第129章 第12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29章 第129章

    大家都是应邀前来参加宴会的, 没想到竟然有人死在了他们面前。

    宾客们纷纷远离那具尸体, 大部分人虽然心中慌乱,但是很快都镇定了下来。

    他们脸上仍旧带着不安, 退避到一旁,气氛凝重得很。

    叶楚站在角落里,微微眯了眼。

    方才还活生生的人,现在竟躺在了冰冷的地上。

    严曼曼刚巧过来找叶楚, 就听到大厅那边传来了尖叫声。大家窃窃私语, 轻声议论, 说宴会上死人了。

    虽说严曼曼性子娇蛮,但是她头一回碰见这种事, 顿时慌了神。

    “曼曼, 你别再看,别去想。”叶楚压低了声音。

    叶楚瞧见严曼曼的脸色,苍白得厉害,身子也有些站不稳。

    于是, 叶楚立即将严曼曼带到一旁,转移她的注意力, 努力安抚她的情绪。

    叶楚轻轻拍着严曼曼的后背,她的背脊僵直,叶楚想让她放松下来。

    严曼曼知道叶楚的用意, 她只把视线放在叶楚身上,不去想刚才看到的场景,这才缓过神来。

    叶楚一边安慰着严曼曼, 一边注意着宴会上的事。

    她仔细观察每个人的反应,希望能找出破绽。

    宴会上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各怀心思,想要判断出这次事件背后的原因。

    他们都知道那个死者的身份,王先生是个商人,自然会和很多人有往来。

    在场有个客人,姓刘。刘先生和死者王先生的关系复杂,两人之间有过口舌之争。

    刘先生也是商人,他们难免会有利益纠葛。

    甚至在今晚的宴会上,还有人看到过他们在一起说话,氛围很僵,火.药味十足。

    他们也只听了个大概,不知道具体讲了些什么。

    不过,此人的嫌疑很大,死者一出事,不少人朝刘先生投去怀疑的目光。

    刘先生对死者出手的可能性极大,可能他之前就对王先生怀恨在心,早就动了害人的心思。

    趁着宴会上人多眼杂,他抓住机会给王先生下了毒。

    而刘先生始终没有离开过宴会厅,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这样一来,刘先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死者,还能洗清自己的嫌疑。

    但是,更多的人不这么想。

    他们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今晚参加宴会的人,非富即贵,有一个人出事都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很明显,这件事对尚家的影响最大,尚家举办了此次的宴会,却有人死在了宴会中。

    那人一定和尚家有仇,在尚大小姐重回上海之后,趁此机会,闹出这样的事情。

    所有人都晓得,北平的副总理是尚家的亲戚,自会维护着他们。

    这样一来,极有可能是上面的人起了纠纷,弄出这样的动静,想要警告尚家。

    在场的宾客各怀心思,议论纷纷。

    “这件事还是叫巡捕房的人来处理罢。”

    “若是上头的人要动尚家,我们可招惹不起。”

    “……”

    尚家的人也都在猜想,到底是谁做了这些事。

    尚夫人先是极快冷静下来,然后开始安抚着宾客的情绪。

    “大家不用紧张。”

    “尚家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今晚的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究竟是谁做的?是不是想对尚家不利?她一无所知。

    这次宴会是专门为尚嫣举行的,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尚嫣心情如何。

    尚夫人皱紧了眉头,她突然瞥见尚萱的神色,觉得有些古怪。

    亲眼看到别人死在自己面前,自然会害怕,但是尚萱的反应还不止这些。

    尚萱脸色惨白,却隐约带着一丝怒气,眼神不住地看向前面的尚嫣,双拳握紧,似乎想说些什么。

    尚夫人最了解自己的女儿,她知道尚嫣和尚萱从小不和。

    别人家的姐妹都亲近得很,但是她们却始终隔着一层。

    尚嫣离家出走,多年未归,如今突然回家,小女儿尚萱本就不喜欢尚嫣,定要闹出些事情来。

    尚夫人清楚尚萱的心思,这次的宴会是最好的出手时机,尚萱肯定不会放过。

    但是更让尚夫人没想到的是,尚萱居然把这小家子气的斗争搬到台面上来。

    尚萱年纪还小,不晓得家和万事兴的道理。在家中,最重要的不是处处想着自己,和家人置气,而是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尚夫人绝对不能让尚萱在众人面前失态。

    尚萱朝着尚嫣走去,刚走出一步,就被尚夫人拉住了。

    尚夫人面色如常,看向尚萱的眼中,却暗含警告。

    尚萱一慌,脚步不稳,被尚夫人拉走了。

    四下乱得很,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儿的动静。

    “你好好想想,现在最应该做些什么?不要自乱阵脚。”尚夫人靠近尚萱,几乎是贴着她的耳边讲。

    尚夫人的话给尚萱敲响了警钟,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尚萱知道,父母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她给尚家添麻烦。若是她方才去找尚嫣了,定讨不得好。

    尚夫人看似是扶着脸色苍白的尚萱,其实是在控制着她,不让她做其他蠢事。

    尚萱清楚,母亲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拉住她。

    尚萱能察觉到母亲的情绪,她知道母亲虽然面色不显,但是却生气了。

    尚萱心中怕极了,但是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冷静地去想一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件事定不是因她而起,那么肯定是有心人想要对付尚家。

    尚家树大招风,极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那人故意在酒里下毒,导致有人在宴会中死去,造成宾客慌乱。

    尚萱知道母亲的意思,现在他们要一致对外,把眼前的危机解决了才好。

    尚夫人一直盯着尚萱,她看见尚萱逐渐恢复了镇定,这才松了一口气。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宴会厅渐渐安静下来。

    宾客的议论声也慢慢停了,大家都在等着宴会主人给个交代。

    尚先生作为一家之主,必须要做些什么。

    尚先生最先回过神来,他来到大厅中间,给了大家一个解释。

    “宴会上发生这样的事情,造成大家的恐慌,我很抱歉。”

    尚先生一脸严肃,郑重地向大家鞠了一躬。

    “大家放心,我们已找人通知了巡捕房,他们会立即赶来,妥善处理此事。”

    “今晚的宴会提早结束,大家可以先行回家。我在这里,再次向大家说声抱歉。”

    尚先生的语气诚恳极了。

    尚先生和副总理之间的亲戚关系,谁人不知。看在副总理的面子,他们也不能抱怨些什么。

    到了最后,这件事肯定会被压下来,没有人会知道真相。不管怎么处理,尚家都不会有半点损失。

    宾客识相得很,陆陆续续地离开。

    待到宾客走后,尚家人全都进了书房,那个有嫌疑的侍应生已经离开了,再也不能抓住任何线索。

    他们知道尚萱想对尚嫣做什么,还处置了那个不听话的小女儿。

    ……

    一切结束后,尚嫣回到房内,打开门,屋内黑漆漆的一片。

    尚嫣刚要开灯,这时,一个黑影闪了进来。

    “主子吩咐你做的事情如何了?”

    尚嫣晓得这人是莫清寒的手下,她开口:“他让我做的事情,我都完成了。”

    “尚萱已经被处置了。”

    尚家在尚萱的房里搜出了毒.药,尚萱根本没料到,为何致敏的药物变成了致人于死命的毒.药。

    尚萱对自己下手证据确凿,尚嫣父母很生气,尚萱被禁足,不能出门,再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尚家好像有些怀疑,这件事是旁人故意针对尚家的,他们让我出门时要小心。”

    虽然尚嫣父母嘴上没说,但是尚嫣看得出来,他们觉得有人盯上了尚家,起了一点疑心。

    “他们想换掉我身边的丫鬟。”尚嫣笑了一下,“我就把自己的人手安插了进去。”

    如此一来,莫清寒的人就进入了尚家,可以掌握更多的信息,让莫清寒日后行事更加方便。

    顿了片刻,尚嫣开口:“尚家现在开始接纳我,以后我会慢慢让他们更相信我。”

    这件事之后,尚家同尚萱有了隔阂,对尚嫣却充满了愧疚。

    他们认为尚嫣刚回来,就遇到了这样的事,心里一定不好受,便想着补偿尚嫣。

    尚嫣一字一句,讲得极为清楚。她晓得只有自己对莫清寒有用处,才可以留在莫清寒的身边。

    莫清寒交代的事情,她一定会完成。

    她不想让莫清寒对自己失望。

    这人正要离开,他的身后响起了尚嫣的声音。

    “等一下。”

    这人脚步一滞。

    尚嫣声音很轻:“今晚我和叶二小姐相处得不错,也知道了一些事情,我觉得他会对这些很感兴趣。”

    尚嫣的视线望向黑暗:“不过,我要亲自和他说。”

    她完成了莫清寒的事,自然希望可以见莫清寒一面。她认为自己提出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那人并未说话,径直离开了。

    尚嫣笑了一声。

    ……

    夜色愈发深沉,四下一片寂静。

    容沐坐在黑暗中,光线极暗,他身上的气质阴冷至极。

    有道黑影进了房间,悄无声息,却被容沐立即察觉到了。

    容沐的声线没有波澜:“尚家的事,怎么样了?”

    “主子。”那人说,“尚嫣已经完成了您交待的事情,尚家人开始信她了。”

    这在容沐的意料之中,他安排的事情,向来没有出错的时候。

    容沐声音冰冷:“告诉她,她做得不错。”

    容沐对尚嫣这人极为不耐,但是若想利用她,有些时候还是要给她一些好脸色。

    容沐清楚尚嫣对他的心思,即便她三番二次表达自己的心意,他的心底从未起过一丝波澜。

    容沐是一个毫无感情的人,对他来说,所有人都只分两种,能利用和不能利用的。

    不能利用的人,可以随意抛弃。

    而那些能被他利用的人,容沐会多留他们一段时间,直至用尽那人的价值。

    手下继续传达尚嫣的话:“她想见您一面,有些事情要当面说。”

    听到这里,容沐微微皱眉,正想拒绝。

    手下说:“是关于叶二小姐的事情。”

    容沐一顿,眯起了眼睛,心下有了一番思量。

    他忽的开口:“同尚嫣讲一句,见面可以,不要暴露自己。”

    容沐答应与尚嫣见面,自然不是因为尚嫣这人,而是因为他想知道叶楚的事情。

    叶楚,叶家的二小姐。

    容沐先前调查过,叶家的两位小姐,分别是叶楚和叶嘉柔。

    容沐要做一件事,而这件事同叶家有关。他会从她们两人中挑选一个人,来帮他做。

    容沐知道,叶嘉柔前段日子被叶楚送去了北平,证明叶楚的心思比叶嘉柔缜密,头脑也更聪明。

    若是让叶楚去帮他做这件事,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容沐准备见叶楚一面,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点,容沐想了解叶楚对陆淮的真正态度。

    容沐晓得叶楚和陆淮有过几次见面,他想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是什么关系。

    第二点,容沐要观察一下她,叶楚这个人说不定可以利用。

    若是他要慢慢布局,让叶楚替他做事,是时候去靠近她了。

    寂静的黑暗中,容沐坐在房里,他的神色看不分明。

    ……

    尚公馆出了事情,宾客自是不能久留,各自从宴会厅走出,准备离开这里。

    叶楚同苏兰一起走,她们顺着人潮往外走。

    叶楚想到了今晚宴会上的事情,不由得皱起了眉。

    她自然晓得,因为上一世,在尚嫣的宴会上,一切平平安安发展,也并无任何人员伤亡。

    既然这件事发生了,那就证明莫清寒真的提前来到上海了。

    他们料到了莫清寒会动手,却没想到他却直接在尚嫣宴会上杀人。

    叶楚清楚极了,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方式,的确是他的作风。

    通过这样一闹,上海滩的人都会晓得尚大小姐宴会出事,又正好让尚家的人重新关注尚嫣。

    一举二得,又将自己摘了个一干二净。

    莫清寒定是想利用尚嫣掀起风浪,只是今生,他们不会令他如愿了。

    宴会厅里气温高,待到人们走到外头的时候,冷风才袭了上来。

    叶楚刚走出大门,便觉得额间有些潮湿的凉意。

    她心生好奇,伸出手,正想去抚摸额头,却没曾想到……

    这时,一片洁白的雪花落在了叶楚的掌心,她的动作一凝。

    这年的冬天冷得厉害,今夜下了雪。叶楚嘴角牵起,雪花在手中融化了。

    她抬头看去,细碎的雪花从空中落下来,虽好看得紧,却带着些许寒冷。

    前尘往事朝着叶楚而来,恍惚之间,她仿佛回到了上一世。

    ……

    前世,叶楚和陆淮已经定下了合约,他们的时日不多,必须尽早成婚。

    时间很紧,但陆世贤仍是找人选了一个好日子。这种人生大事,自然不能轻慢。

    督军府的人对假夫妻一事毫不知情,那段时间,他们天天为两人婚事忙碌。

    大婚那日,叶楚穿着白色婚纱。深冬的空气冰冷极了,她无法御寒,手指冻得通红。

    陆淮察觉到了,在他的建议下,仪式也简单了许多。那些宾客早早离开了。

    陆淮和叶楚都没有料到,大婚那夜竟下了一场大雪。

    是那一年冬天,上海滩的初雪。

    他们在督军府里,陆淮站在那里,望着窗外飘落的雪花。

    他对她讲了一句话。

    下雪了。

    谁会晓得,督军府的大喜之日,他们两人竟坐在房中一同看雪。

    一个下着雪的夜晚,两个人各怀心事,一夜无眠。

    这便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

    听到了四处的议论声,叶楚从回忆里醒了过来。

    她现在站在尚公馆的门口,旁边是宴会上的宾客们。

    因为下了雪,他们在门口尚且没有离去。

    叶楚同苏兰都没有移动步子,她略一扫视,便瞥见了陆淮的身影。

    他还没有走。

    她和他都站在人群中,一前一后,不远也不近,中间还隔了一些人。

    叶楚站在陆淮身后,不知怎的,她起了一个念头,突然出声。

    叶楚的声线柔和:“下雪了。”

    人声喧闹,叶楚的声音并不重,也不晓得是讲给谁听的。

    陆淮站在叶楚前面,她一直沉默地望着他的背影。

    他忽的开了口,也不晓得是回答给谁听的。

    陆淮的声音清冽:“嗯,下雪了。”

    叶楚的心跳漏了半拍。

    仿佛两人隔着人群,遥遥地回应。

    雪花无声地落下来,清冷极了。奇怪的是,两人倒也不觉得寒冷。

    这一年的冬天,他们又一次在上海滩。

    看了一场初雪。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会细写前世新婚之夜。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29章 第12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