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第13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30章 第130章

    时至隆冬, 天气愈发得冷了。

    大雪纷纷扬扬地下了好几日, 地面上早已经覆上一层不浅的积雪,踩上去的时候, 还能听到细碎的声音。

    今天会有最后一场考试,考完试后,就会迎来冬假。

    纵使天气再冷,同学的心情也没被影响, 大家都在期待着放假。

    今早, 雪下得很大, 风急地滑。叶楚便不乘电车了,而是坐叶公馆的车来上学。

    叶楚正走到校门口, 就被严曼曼叫住了。

    “阿楚。”

    叶楚回头, 严曼曼刚从车里下来,朝她小跑了过来。

    严曼曼跑得急,地面虽然滑,她却毫不注意, 一直往叶楚这边跑。

    叶楚低笑,扶住了严曼曼。

    “跑这么急做什么?”

    严曼曼微微喘着气:“我找你有事。”

    两人一边往里走, 一边说着。

    严曼曼挽着叶楚的手:“考完试后,我去找你,顺便叫上付恬恬。”

    很快就要放假了, 若是现在还不抓紧时间见面,就要过好些日子了。

    叶楚应下,在教室门口同严曼曼分开。

    付恬恬成绩不太好, 几星期前,她就开始担忧了。平日里,她总念着玩,这些天却没了心思。

    尽管临近放假,但是付恬恬的心还是没有放下来。

    只有等考试结束,她才能放松下来。

    所幸考试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过去了。

    一考完试,叶楚就走到付恬恬座位旁边,转告了严曼曼的话。

    付恬恬刚考完试,没过多久,她的情绪就缓了过来,立即收拾好东西,和叶楚去找严曼曼。

    三人见面后,商量了一下,准备去学校附近的咖啡馆喝杯咖啡。

    报刊亭离学校不远,她们路过那里的时候,严曼曼特地停了下来,翻起杂志来。

    付恬恬冷得发抖,凑过去看一眼:“什么杂志?”

    严曼曼把手里的那本杂志,递到叶楚她们面前:“这本杂志给宜君的作者开了一个专栏,能看到她的文章。”

    很早之前,严曼曼就是这位作家的忠实读者,无论她的书出版,还是杂志文章刊登,严曼曼都会看。

    严曼曼立即付了钱,将杂志拿在手中。

    三人加快了步子,走进咖啡馆中。

    咖啡馆的温度较高,喝了一口热咖啡后,她们身上的寒冷也少了几分。

    严曼曼又继续说起刚才的话题。

    严曼曼看上去兴奋极了:“父亲的朋友认识宜君作者,说她近期会来上海,若是她能来看我们演出就好了。”

    付恬恬点了点头:“那我们需要努力排练才是。”

    严曼曼叹了一口气:“我还要同你们讲件事,过几天我就要去北平了,暂时不能参加排练了。”

    叶楚知道,严曼曼的家在北平,只是在上海念书。过年的时候,她得回去一趟。

    叶楚问:“你什么时候回上海?”

    严曼曼笑了:“我同家里人都讲好了,因为要参与话剧演出,今年会留在上海过年,他们都很支持我。”

    “我准备过年前先去北平看看他们,然后再回上海。”

    严曼曼喝了一口咖啡,问叶楚和付恬恬:“过年的时候,你们会做些什么?”

    付恬恬咽下了口中的蛋糕:“我会在家里帮父母看着武馆。武馆事情多,他们几个人忙不过来。”

    她们都知道付恬恬家中是开武馆的。平日里无事的时候,付恬恬便会待在武馆中。

    “叶楚,你呢?”严曼曼看向叶楚。

    叶楚怔了一下,过年时要做些什么?她还没有想好。

    前几年,叶楚住在督军府中,她都是和陆淮一起过年的。

    每逢过年,上海滩会有许多事情。但是,那几日,陆淮都会留在督军府中,和叶楚一起过年。

    即便事情再多,他也一定会赶回来。

    重生以来,这是叶楚第一次和家人过年。

    想起前世的事,叶楚忍不住恍了神。

    不过,叶楚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她不希望她们两人察觉到她的不对。

    叶楚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低头抿了一口咖啡:“我还没想好,应该只是待在家里吧。”

    虽然叶楚嘴上这么说,但是严曼曼并不相信。她不觉得,叶楚会乖乖地留在家中。

    冬假那样长,叶楚怎么可能不和三少见面?

    严曼曼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句:“是吗?要是你没什么地方好去,我可以打给电话给你母亲,邀请你过来。”

    严曼曼提醒叶楚,如果叶楚下次想和陆淮偷偷见一面,她还是很愿意帮忙的。

    反正,严曼曼过年要待在上海。

    上次在北平的时候,为了和陆淮私下见面,叶楚只能找严曼曼帮忙,让她替自己遮掩。

    严曼曼故意提起给苏兰打电话一事,调侃意味颇浓。

    叶楚失笑,严曼曼对这件事还真是念念不忘。

    叶楚脸色未变,回了一句:“要是有机会,我一定找你。”

    严曼曼和叶楚一来一往,身旁的付恬恬不明所以。

    她并不晓得北平那件事,也不清楚叶楚和陆淮的关系。

    叶楚本想对所有人保密,只是严曼曼撞见了真相,两人只能一同守下了这个秘密。

    ……

    尚嫣知道容沐同意见她后,她伪装了自己的面容,来到了寒塔寺。

    空气冰冷得厉害,寒塔寺里的香客并不多,与平日相比,多了几分冷清。

    尚嫣走在路上,经过乔装后,她的面容极其平凡,没人瞧得出,这是尚家大小姐。

    看上去她只是一个来寒塔寺祈福的香客,与旁人没有什么不同。

    尚嫣来到一个房间,周围环境极为幽静。寒风吹来,树叶簇簇作响。

    净云大师与容沐关系极好,这个房间是净云大师特意为容沐准备的,这里极为清净,不会有人过来。

    尚嫣推开门,走了进去。

    清冷的阳光下,一个男子背对着她,他的背影清瘦挺拔,气息淡然清逸。

    正是容沐。

    容沐晓得尚嫣来了,他没有转身。

    尚嫣唤了一声:“容大夫。”

    容沐极为谨慎,即便这里只有他们两人,他也不允许尚嫣叫出他的真名。

    上次惹怒容沐后,尚嫣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容沐了。

    尚嫣直直地看向容沐,眼底起了几分波澜。

    但是,尚嫣很快垂下眼,掩饰了这份情绪。她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到容沐,不能再惹怒他。

    容沐示意尚嫣坐下。

    尚嫣开口:“上次在宴会上,我同叶楚接触过,暂时取得了叶楚的信任。”

    容沐让尚嫣进入上海的名流圈,叶楚就是尚嫣的目标对象之一。

    尚嫣假意接近叶楚,她发觉叶楚并不难相处。不过,尚嫣并没有就这样相信了叶楚。

    无论叶楚呈现的是否是她的真实面目,尚嫣总会带着一份警惕,不过,目前看来,她与叶楚确实是亲近了几分。

    容沐声音没什么起伏:“继续说。”

    尚嫣:“容大夫,我还发觉了一件事。虽然叶楚掩饰得极好,但我看得出,叶楚似乎喜欢陆淮。”

    “不过,陆淮对叶楚没什么兴趣,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僵。”

    容沐有几分怀疑:“你确定?”

    容沐调查过,叶楚与陆淮见过几次面,但容沐并不清楚这两人是什么关系。

    若这两人关系不错,容沐就要警惕起来。若这两人关系并不好,容沐就可以利用这个做一些事情。

    尚嫣:“陆淮对叶楚的追求极为抗拒,他对叶楚的态度很差。”

    讲到这里,尚嫣看了容沐一眼,容沐神情疏淡,气质温和干净。

    无论是清逸的容沐,还是阴冷的莫清寒,尚嫣喜欢的,一直是他这个人。

    她的声音放软了些:“所以,我认为这件事极有可能是真的。”

    还有一句话尚嫣没有说出口,她理解叶楚的心思。爱一个人求而不得,正是她对莫清寒的感情。

    她爱上莫清寒,跟着他回到了上海,愿意为莫清寒做任何事情。

    而她看不出莫清寒对她的心思,心里忍不住就会有些落差。所以,她会时常做些事情,让莫清寒注意到她。

    即便有些举动会惹莫清寒生气,但她仍是忍不住要靠近他。

    就按陆淮说的,叶楚为了接近他,经常会在他出现的地方制造偶遇。

    在尚嫣看来,叶楚喜欢陆淮,做出这些举动极为正常。

    容沐思索,陆淮向来不近女色,若叶楚一直在追求陆淮,陆淮性子冷漠,对叶楚态度不好在他的意料之中。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性。叶楚追求陆淮其实是假象,两人其实关系不差,他们伪装得太好,骗过了尚嫣的眼睛。

    心里虽存着怀疑,但是容沐却觉得第二个猜想可能性并不大。

    陆淮又怎会同旁人这样伪装?

    容沐知道,尚嫣刚来到上海,无人知道她是自己的手下,更别提尚嫣每次来找自己都是做了易容。

    陆淮和叶楚根本没必要在她的面前演戏。

    而且容沐确定,自己来到上海的事情,无人知晓。陆淮和叶楚这么做,完全是多此一举。

    但是依着容沐谨慎的性子,他做什么事都不会妄下判定,凡事会多想几分。

    他也不会相信任何人,叶楚和陆淮的关系,他会亲自去查一下。

    容沐看向尚嫣:“你做得很好,之后继续与叶楚接触。”

    停了片刻,容沐又开口:“若有什么事情,我会通知你。”

    言下之意是,没有他的命令,尚嫣不能来德仁堂找自己。

    尚嫣自然听出容沐的意思,她眼底隐隐有着失落之色,但她没有说什么,便离开了。

    尚嫣离开后,屋子再次归于寂静。

    ……

    严曼曼不日就要去北平,话剧宜君又要在一个多月以后上演。因此,这几日,她们都在国泰大戏院排戏。

    刚放假,叶楚无事,自然要陪同她们二人。

    出了叶公馆后,叶楚便坐上了车。这些天,苏兰总不放心叶楚的安全,让司机送她。

    深冬的天气愈加冰冷,天空少了几分颜色,车窗上泛起了一层白。

    叶楚坐在车上,景色从窗外掠过去,虽已至冬,上海滩却依旧热闹。

    先前,陆淮派手下护她,现在,已经用暗卫换掉了之前的那批人。

    相比之下,暗卫的行踪更隐蔽,除非危险,不会轻易现身。

    叶楚甚至察觉不到他们在跟踪她。

    但是她清楚得很,尽管那些人的行动消无声息,她却更为安全了。

    想着想着,叶公馆的车子缓缓停了。

    汽车停在国泰大戏院的门口。因为是白日,戏院有些冷清,见不到几个人出入。

    叶楚同李叔讲了一声,便下了车。

    叶楚在门口略微停了一会,待到叶公馆的车子开走了,她才起步。

    仿佛看见了什么,叶楚的步子一顿,眯起了眼睛。

    国泰大戏院的对面有一条小巷,她在马路这头,隐约看见了有人躺在那里,似乎昏迷了。

    时间尚早,道路偏僻,这里没有什么人来。若是真的出了事……

    叶楚略加思索,朝着那条巷子走了过去。

    四下寂静极了,叶楚看见,那是一个身量未成的少年。

    他的样子痛苦极了,眉头紧锁,现下竟已没了挣扎的力气,好像是发了急病。

    叶楚的视线落在少年的脸上时,她微微一怔。

    她认得这张脸。

    这个少年名叫阿越,是江湖上有名的神偷。据说他从小就开始偷窃,本事极高。

    小到珠宝首饰,上至传家之宝,只要阿越去,没有到不了手的东西。

    尽管阿越现在不过十二三岁,面容青涩,叶楚依旧辨认出了他的五官。

    上一世,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叶楚见过阿越的脸。

    阿越虽以偷窃为生,但是心性并不坏。他会在修道院中帮助无父无母的孤儿。

    至于阿越的结局……

    叶楚心神一紧。

    上一世,阿越死在了莫清寒的手中。

    莫清寒走上这条复仇之路,所有人都只是他的棋子。

    而若是有人挡了他的路,必定不得善终。阿越就是其中之一。

    叶楚看向阿越,他只有十二三岁,痛苦万分地倒在地上。

    她想救他。

    叶楚半蹲下身子,她试图探一下阿越的气息。

    叶楚伸出手,许是因为方才的走神,她没有察觉到来人的靠近。

    这时,有一个面容清幽的人悄无声息地停在了她身旁。

    一道影子忽的落下,沉沉笼罩在叶楚的周围。

    那个人恰巧和她一同蹲下了身子。

    不同的是,叶楚的手探向阿越的鼻息,那人的手则放在了阿越的手腕上。

    他的手指洁净修长,搭在脉上,动作轻缓,却极为认真。

    忽的起了一阵风,一股浅淡的草药味道从他身上传来。

    那股清淡的药香不经意地飘进叶楚的鼻间,令人无法忽视。

    叶楚皱了皱眉,似有不好的预感。

    她抬眼看去,她的身旁是一个男人。

    那个人一身白衣,气质温润。

    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容沐。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掉红包,今日会加更,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30章 第13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