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第132章(感谢营养液加更)-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32章 第132章(感谢营养液加更)

    沈九的眼眶一热。

    阿玖的五官那样清晰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和记忆里完全不同。

    但是, 她就是阿玖, 是那年上海滩落过的最干净温柔的雨。

    是沈九那么多年一直放在心底的那个影子。

    沈九有很多事情想要问阿玖,这么多年了, 她还好吗。

    他的手微微颤抖,仿佛那几年压在心里的情感头一回得到了宣泄。

    他从未告诉任何人,关于阿玖的事情。

    可她现在就在这里,这样真实, 在沈九的眼中, 却又好似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境。

    沈九曾经想过无数次重逢的场景, 但今日,他真正站在阿玖面前时, 想说的那些话却出不了口。

    他甚至想伸手去触碰阿玖的脸。

    看看她到底改变了多少。

    可沈九的手却一直垂在身侧, 他攥紧了拳,强忍住自己的冲动。

    发白的指节和泛红的手指在诉说着他的克制。

    从阿玖的眼中,沈九看出了,她现在不认识他。

    这些年, 沈九设想过无数个理由,为什么这么多年, 他在上海都找不到阿玖。

    他想过阿玖生病了,出了意外,却不曾想到……

    阿玖竟不会说话了。

    沈九努力镇定下来, 试图分析目前的情形。

    阿玖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督军府,她看上去和陆淮的关系不浅,和叶楚相处也很融洽。

    那么只剩下一个理由, 阿玖就是陆淮的妹妹,他曾向自己提起过。

    陆淮看到沈九这副样子,心中已有了评断。

    沈九从来没有失态过,这次是陆淮第一次看到沈九失魂落魄的模样。

    陆淮知道沈九心中有一个无法忘记的人,他没有想到那个人。

    竟是阿玖。

    陆淮略加思索,便想到了一件事。

    他记得很清楚,当年,沈九为了躲避乔六的追杀,跑到了和平饭店来,是他保下了沈九。

    沈九来和平饭店求助,之后没过多久,阿玖就出了事。

    看来,沈九是在进清会前,和阿玖相识的。

    阿玖看到沈九的反应也出乎陆淮的意料,阿玖本不愿见陌生人,但奇怪的是,她对沈九竟然没有丝毫的抵触。

    阿玖朝他做了一串手语。

    陆淮眼眸微紧,他看向沈九,解释了含义。

    “她说,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陆淮并不想在阿玖面前提到那次意外,而是简单地向沈九解释。

    “她有很多事都记不清了。”

    阿玖听到陆淮的话,她朝着沈九略带歉意地一笑。

    沈九说不出话来,只是点了点头。

    陆淮曾经和沈九提到过,督军府的那场大火,差点夺去他妹妹的性命。

    为了治疗,陆淮将妹妹送出了上海,这些年,她一直待在外面的疗养院里。

    据他所知,陆淮的妹妹前几日才刚到上海。

    不过那时,陆淮没有细讲,沈九也没有多问。他认为这件事是陆淮的隐私,他不便多问。

    他差点就错过了重新和阿玖见面的机会。

    若是阿玖是陆淮的妹妹,那么多年前的那场大火,以及被送离上海治疗的一切事情,全部都是阿玖亲身经历过的。

    沈九的心猛地一揪。

    这些年,她过的竟是这样的日子。

    沈九的眼睛红了,鼻子一酸,险些要落下泪来。他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想让阿玖看到。

    现在,他对阿玖来说,只是个陌生人。

    若是他贸然开口询问,一定会吓到阿玖。

    方才,沈九看着阿玖的时候,阿玖也同样打量着沈九。

    她并不喜欢见生人,但是沈九给她的感觉很熟悉,所以她不排斥和沈九相处。

    阿玖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沈九,但无论她怎么回忆,都记不起来。

    仿佛她的记忆里有一个缺失的角落,而沈九就在那里。

    阿玖清楚,她忘掉了很多事情。

    但是,她却很想知道,她过去是否真的认得他。

    沈九。

    阿玖默默把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

    陆淮有事想问问沈九,于是让叶楚先带阿玖回房。

    陆淮低头对叶楚说了一句:“阿玖累了,你先带她回去。”

    叶楚自然也看出了沈九的异样,知道陆淮的想法。

    叶楚点了点头,走到阿玖身边。

    阿玖听到了陆淮的话,乖乖地站起身。她在客厅坐的时间久了,身体的确有些不适。

    阿玖朝陆淮挥了挥手,同他说再见。

    这时,沈九已经恢复了平静,他抬起头来,恰好看到阿玖的动作。

    再次遇到阿玖时,他的思绪乱得很,心情极为复杂,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阿玖手上的疤痕。

    随着阿玖的动作,她的袖口微微滑下,手腕上几道浅浅的疤痕隐约露了出来。

    阿玖常年待在疗养院中,极少外出,她的手臂几乎白得透明。

    即使是疤痕浅淡,但还是极为显眼。

    看来,这也是那次大火造成的。

    一丝沉痛闪过沈九的眼睛,他的视线落在阿玖身上,片刻不离。

    和陆淮道别后,阿玖准备回去了。

    她经过沈九身旁,朝他点了点头,再一次笑了。

    沈九的心情复杂得很,他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僵硬极了。

    但是,沈九仍是忍不住转身看去,望向阿玖的背影。

    阿玖快上楼梯时,止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沈九,她的脸上始终带着一丝不解。

    随后,阿玖跟着叶楚离开,再也没有转头。

    等到阿玖一离开,沈九立即问陆淮:“阿玖她怎么了?”

    陆淮怔了几秒,他从未向沈九提及过阿玖的名字,而沈九却知道。

    但是,这已经在陆淮的意料之内了。

    陆淮:“我之前和你提过,督军府曾经起了一场大火,阿玖就是在那时受的伤。”

    沈九追问:“那阿玖的脸和她的……”

    沈九忽的停住,克制极了。

    沈九没有讲全,但陆淮明白他的意思。

    “她的脸也受伤了,我们将她送去国外医治。”

    陆淮顿了顿,继续说:“她的声带并没有受损,但是阿玖无法开口说话,是因为心理原因。”

    沈九瞬间失了力气,跌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沈九缓缓开了口:“很久之前我就和你说过,我的心里有人。”

    他的声音不重,那个真相触手可及。

    “那个人就是阿玖。”

    沈九开始回忆那些过去,往事如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阿玖心地很好,她在我落魄之时,主动帮我。”

    “是阿玖让我去和平饭店找你,那时,我并不知道阿玖就是你的妹妹。”

    “但是后来,我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消失了。”

    “……”

    和陆淮的猜测一样,沈九确实是在进入清会之前,认识了阿玖。

    陆淮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阿玖也是在那时候出的事,我们很快就送她去国外治疗了。”

    陆淮:“阿玖忘记了很多事情,她不一定会记得你。”

    沈九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阿玖的情况,现在他不会去打扰她。

    若是阿玖能想起来,自然很好。

    不过,即便阿玖再也无法记起他,沈九也要重新和她认识。

    沈九犹豫了片刻,才问陆淮。他的声音小心翼翼。

    “我可以偶尔过来看看她吗?”

    阿玖现在身子并不好,她仍是会待在督军府里。

    沈九想来看阿玖,必须要经过陆淮的同意。

    陆淮许久没有说话,沈九还以为陆淮会出声拒绝。

    却没料到,陆淮点了点头,答应了沈九提出的要求。

    沈九沉默地离开了,什么都没有说。

    沈九走后,陆淮还坐在客厅里。

    过了一会,陆淮才低声念了一句:“阿玖,沈九。”

    这两个名字真相像。

    陆淮或许明白了,沈九当年为什么要给自己换一个新名字了。

    ……

    天空刚落过细雪,空气凛冽,气温低得厉害。

    叶楚和陆淮乔装易容后,来到了火车站。

    先前,叶楚同苏兰说自己想和严曼曼一起去北平。学堂刚放假,学习那样紧,没有时间休息。

    苏兰便一口应了下来。

    他们走到站台上,那里已经来了不少人,旅客提着行李,神色匆匆。

    叶楚和陆淮站在那里静静等着,耳边是细碎的人声。四周那样喧闹,他们却安静极了。

    两人买了上午九点的车票,这列火车将从上海开往汉阳。

    他们并肩站着,无人开口,却也不尴尬,好似一对最寻常不过的夫妇。

    叶楚的目光落在前方的铁轨上,她恍惚记起了当年旧事。

    两条铁轨并行,虽一同向前方延伸,却永远不会相交。

    火车就像沉重的命运,而铁轨是命运的轨道。

    仿佛曾经的他们,沿着轨道而行。

    却又因为巧合有了意外的交集。

    ……

    此时的叶楚有些安静,陆淮似乎有所察觉,他微微偏过头,看了叶楚一眼。

    叶楚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并没有发现。

    陆淮晓得,叶楚心里还藏着一些事。但叶楚不说,他也不会问。

    这时,悠长的汽笛声响起,落在了空气里。火车缓缓停在了站台边,车门打开。

    大家提起行李,陆陆续续上了车。

    站台变得空空荡荡的,喧嚣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四下安静极了。

    叶楚纷乱的心绪逐渐静了,她和陆淮一同上了火车。

    火车缓缓发动,开往了前方。

    车上空气有些闷热,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声音有些嘈杂。

    陆淮上了火车,车厢里的乘客各自忙碌,他的目光不经意地扫了过去。

    有的人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有的人拿着报纸认真地看着,有的人在大声交谈。

    火车上的人形形色.色,陆淮的视线淡淡地落在了其中几个人身上,随即很快就移开了视线。

    这些人是陆淮的手下,他们也作了伪装,看上去寻常得很。

    这次去汉阳,是要去调查莫清寒的真实身份。路途遥远,会有很多变数,不晓得路上会遇到什么。

    而且,这次叶楚也随自己来了汉阳,陆淮要保证叶楚的安全。

    陆淮让这些手下隐在暗处,没有自己的指令,都不要暴露身形,不然容易打草惊蛇。

    看到可疑的人,则要多加注意。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形,这些人不会出手。

    陆淮在前面走着,叶楚跟在他身后,她的目光忽然在某处顿了一顿。

    有一群人虽然穿得很普通,但是面色却有些凶狠,看上去不是善类。

    他们不停地往周围看去,时不时讲了些话,仿佛在找什么人似的,行为鬼鬼祟祟。

    叶楚很快收回了视线,她的眉头隐隐皱起。

    这些人看上去不像是普通的乘客,倒像是江湖上的人,不晓得他们要做些什么。

    叶楚晓得,旁人或许察觉不出什么,但陆淮警惕性极高,他定是发现了古怪之处。

    一面想着,叶楚一面向前走,然后,在一处卧铺包厢前停下了脚步。

    推开门,清冽的空气涌了上来。

    叶楚和陆淮定了两个卧铺包厢,她现在的那间是自己的包厢。

    他们抬脚走了进去,关上了门。

    阳光落进了车厢里,里面的装饰极为西化,处处精致。一个床铺,一张小桌,空间不大,但是舒适得很。

    陆淮和叶楚坐在了小桌旁,四下寂静,只有他们两人。

    他们极有默契,同时开口。

    “刚才那帮人有古怪。”

    两人面不改色,仿佛已经对此事习以为常。

    陆淮的声线低沉:“叶楚,我会让人盯着他们。”

    叶楚的心一松:“嗯。”

    这次去汉阳,是为了调查莫清寒的行踪,他们都不想出什么纰漏。

    虽说这列火车已经经过初步的排查,并没有可疑的人。

    方才那群人神态凶狠,应该是私下寻仇。

    不知怎的,叶楚有种直觉,今晚注定不会平静。

    火车开得极快,景物从窗外一掠而过,渐渐变得遥远了起来。

    车厢里温暖得很,隔着一道窗子,能看见外面无声无息地下着雪。

    一层白汽覆上了窗子,视线有些看不分明。

    陆淮瞧见叶楚的神色有些疲倦,开口:“叶楚,路途遥远,你去休息一下罢。”

    去汉阳还有很长一段路,陆淮不希望叶楚太过劳累。

    叶楚点了点头:“好。”

    这节车厢是叶楚的房间,陆淮的房间则在叶楚的隔壁。

    陆淮没有多言,很快起身离开了。

    叶楚拉上窗帘,遮挡了光线,车厢暗了下来。

    她闭上眼睛,眼前是一片漆黑,她渐渐睡了过去。

    路程有些漫长,天色愈加黯淡,火车轰隆轰隆驶进了深沉的夜色。

    ……

    不知过了多久,叶楚睁开了眼。

    叶楚往窗外看去,夜色深沉,远处的山峦隐在漆黑的夜里。清冷的月光下,一切都显得寂静无声。

    叶楚站起身,走到陆淮房间,她敲了敲门。

    “陆淮,是我。”

    车厢内传来陆淮低沉的声音:“进来。”

    叶楚推开门,看见陆淮坐在那里。光线暗淡,却愈发衬得陆淮的眉眼冷峻清隽。

    陆淮抬眼看向叶楚:“你来了。”

    叶楚坐下,瞥了一眼桌上,那里放着一些资料。

    这些资料都同汉阳监狱有关。她拿了起来,准备翻看一下。

    陆淮淡淡开口:“叶楚,我去一趟餐车。”

    “需要我带些什么吗?”

    叶楚笑了笑:“同你一样就好了。”

    陆淮站起身,打开门,走出了车厢。

    不一会儿,陆淮带了他们的晚餐回来。

    黑咖啡和三明治。

    陆淮把盘子搁在叶楚的眼前。

    叶楚抬眼看去,陆淮淡淡笑了。

    “这是你的,同我一样。”

    这顿晚餐吃得很平静。

    陆淮和叶楚都知道,莫清寒极其狡诈,若他真的在汉阳监狱待过,那这次汉阳之行,定会遇到一些危险的事情。

    但是,两人并没有紧张。

    只要他们在一起,什么困难都可以解决。

    ……

    另一头,寂静的车厢里传来了一些声响。

    夜色深沉,过道里光线暗了下来,乘客们都有些困了,四下寂静得厉害。

    这时,安静的走道上却传来了阵阵脚步声,脚步声很急,打破了这片沉寂。

    几个男人走到前面,他们面色凶狠,经过一节又一节的车厢,去看那些乘客们的脸。

    他们一面看着,嘴上一面说:“那人跑哪去了?该死的,动作这么快!”

    “他既然上了这辆火车,就别想逃出去!”

    “再去里面的车厢找找,我不信他不在这里。”

    火车上灯光晦暗,大家脸色极为难看,任谁遇到这种事情,心情都不会太好。

    这头,叶楚和陆淮用好餐,叶楚站起身,正要离开。

    车厢外突然传来重重的敲门声,男人凶狠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开门!”

    “我们要找人,如果不开门的话,我们就闯进去了!”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

    果然出事了。

    陆淮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气息也变得冷冽至极。

    叶楚皱着眉:“是白天那帮人。”

    不晓得他们要找谁,动静这般大。

    陆淮并不想开门,但是敲门声却越来越响,丝毫没有停歇。若不开门,外面那群人好像不会罢休。

    陆淮并不想暴露他和叶楚的行踪,因此,他们行事一直极为低调。

    毕竟火车上若是发生了什么,目标会很明显,容易引起旁人的注意。

    陆淮告诉过暗卫,让他们盯着门口那批人,同时,也告诫过他们,不要随意出手。

    所以,暗卫现在仍隐在暗处,听候陆淮的指令。

    陆淮环视了车厢,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他看向叶楚:“叶楚,你躺到床上去。”

    陆淮会应付这件事。

    叶楚很听话,她在床上躺了下来。

    陆淮走到她身旁,替她盖上了被子。他的手不经意触到她的长发,他略加思索,伸出了手。

    啪的一声,灯灭了。

    灯光消失,四周陷入了一片漆黑。

    陆淮轻轻一扯,叶楚的头发瞬间散开,披在了床上。他撩起她的长发,轻轻遮住她的脸。

    黑漆漆的夜里,长发乌黑,她的小脸白皙得很。

    “别怕,我在。”

    陆淮起身离开,拉开了车门。敲门声立即停了,他看了过去,那里站着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

    那些人看了陆淮一眼,扫过他的脸,没发现什么异常。

    紧接着,他们看见了床上似乎躺着一个人,又探着头想往里看去。

    这时,床上响起了一道轻柔的女声。

    迷迷糊糊的,好似刚睡醒的样子。

    叶楚开了口:“夫君,怎么了?”

    她清冷的声线竟变得柔软,仿佛是在撒娇,像极了一个依赖丈夫的妻子。

    陆淮忽的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32章 第132章(感谢营养液加更)》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