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第13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33章 第133章

    方才时间太短, 他们两人并无商量。叶楚仅仅是通过自己的判断, 便做出了这个决定。

    这群人来意不善,定不会善罢甘休。要是她出去, 那批人指不定又会找借口进来搜查一番。

    而这个包厢里有一份汉阳监狱的资料,陆淮和叶楚既不能暴露自己,又不能让旁人发现。

    如何才能避开他们的搜寻?

    这些人气势汹汹,即便找了列车长也无济于事。

    只能有一个他们无法进包厢的理由。

    “内子还在睡觉。”陆淮的声音清晰, 他的眼睛微微眯着, 似是有些不快。

    从陆淮的语气来听, 仿佛他也是刚起了床,被这群人打扰了似的。

    “让你见笑了。”

    那些人的视线望向包厢里的那张床, 这时看清楚, 一个女子躺在那里,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

    被子紧紧盖着,她的身子藏在里面,也不晓得……

    底下到底有没有穿衣服。

    那些人这才意识到, 这对小夫妻估计是在温存。

    却因为他们的闯入,惊扰了一室春.色。

    有一个人不由得笑了, 原本凶狠的脸上也忽然多了几分温和的感觉。

    笑声中带着暧昧不清的调侃意味。

    听见了那个人的笑声,叶楚的声线一变:“外面是谁?”

    她似乎觉得丢人极了,忙一拉被子, 将脑袋埋了进去。

    陆淮牵起了唇角。先前听惯了她清冷的语调,现下竟有机会见到她别样的一面。

    当然,若是日后能多听几次, 感觉也不错。

    陆淮用言语安慰她:“夫人,他们不过是例行巡查罢了。”

    叶楚拉紧了被子,不敢出来。

    “内子胆子小,要是你们无事……”陆淮的语气委婉,却是在下逐客令。

    经过方才这样一闹,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那群人立即放下了疑心,他们本来找的就是一个男人。只是床上那人先前没有现身,才多看了几眼。

    现在也不方便在这里多加逗留,毕竟,别人夫妻俩在做一些事。

    “你们继续。”

    门被拉上,他们十分识相地离开了。

    待到那些人走后,陆淮的面色沉了下来,已经没有方才的温煦之态。

    他快步朝叶楚走了过去,只见她整个身子藏在被子里,缩成一团。

    陆淮不由得一笑,他的声线低沉:“没事了。”

    这时,叶楚才掀开了被子,她露出一张小脸来:“走了?”

    经过那样一闹,叶楚的脸已然红了,黑色长发衬得她的肤色愈发洁白干净。

    偏偏又是夜晚。

    那双眼睛清亮,望向陆淮。

    叶楚并没有察觉到不对,但这一幕却落进了陆淮的眼中。

    陆淮敛起了神色,立即移开了眼,点了点头。

    叶楚的心一松,她紧绷的身体也忽的放松了下来,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已经覆上了一层薄汗。

    她从床上直起身来,走到包厢里的那张小桌旁。

    叶楚倒了一杯水,喝了几口。陆淮也走了过来,坐在她身旁。

    叶楚问:“你觉得他们在找什么人?”

    陆淮:“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那批人在火车上四处找人,陆淮的暗卫一定早就知道了此事。

    暗卫经验丰富,他们见到这种状况,自然会主动去找,并不需要陆淮的指令。

    若是他们寻到了,便会过来汇报。

    叶楚已经明白了陆淮的意思,她点头,没有继续开口。

    方才两人扮了夫妻,还被那批人误会,现在一下子安静下来,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他们谁都没有讲话,这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那股子尴尬的氛围勉强消失了。

    敲门声听起来好像杂乱无章,其实是暗号。出现这个声音,意味着他们的调查已经完成了。

    陆淮拉开门,门口站着的那人正是暗卫之一。

    他们极为谨慎,进了门后才开口。

    暗卫话少:“三少,人找到了。”

    “国字脸,丹凤眼,左眼有道刀疤。”

    陆淮的表情极淡,他略加思索,就立即将这张脸与某个人联系上了。

    陆淮翻开了汉阳监狱的那份档案,手指落在其中一张照片上:“这张脸?”

    暗卫一怔:“是。”

    他继续汇报:“这个人欠了赌债,方才火车上的人是在追杀他。”

    陆淮知道,那些人到了夜间才出手,是因为这列火车从晚上八点开始,不会停站。

    即便动静大也不用担心,无论火车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等第二天后才会被人知晓。

    暗卫:“我们的人现在正在跟他。”

    陆淮淡淡开口:“你们暗地里帮他,务必让他平安抵达汉阳。”

    暗卫唯命是从:“是,三少。”

    交代完后,暗卫立即离开了,他的身影隐没在了人群中。

    陆淮将那份档案递了过来。叶楚看了一眼,照片上正是暗卫所提到的刀疤脸。

    刀疤脸男人正在被一群赌场的人追杀,他上了火车,所以引发了刚才一系列的事情。

    陆淮:“汉阳监狱附近只有一家旅馆,这个刀疤脸是旅馆老板。”

    叶楚眯了下眼:“黑店?”

    陆淮点了点头。

    汉阳监狱位置偏僻,还仅有一家旅馆。

    那家旅馆必定是黑店。那个刀疤脸的男人几年前刚从汉阳监狱出来,如今竟成了旅馆老板。

    这其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既然老板在外欠了赌债,那群人又想要他性命。现在,他逃上了火车,想要回汉阳,也不足为奇。

    陆淮清楚,黑店和监狱之间一定有什么秘密。

    陆淮本就要去那家黑店,现在想来,似乎有了一个更好的法子。

    他们虽抓住了黑店老板的秘密,但是若想让整个黑店的人都能在行事期间相助,必须通过另一种方式。

    陆淮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叶楚。

    若是劫财,黑店的人必然会在当晚保证他们安全,并且,暗卫会私下控制这家旅店。

    到达汉阳后的当天晚上,陆淮就会实施计划,让黑店的人听命于他们。

    两人商议之后,决定一起潜入黑店。

    ……

    叶楚和陆淮下了火车后,就立即前往那家旅店。

    为了不引起黑店老板的怀疑,叶楚和陆淮这次假扮成了一对私奔路上的情侣。

    孤男寡女突然出现在荒郊野外,这个理由最合适不过了。

    他们都做了易容,别人不会看出他们的真实模样。

    陆淮和叶楚状似无意,仿佛是不小心才到了这个地方,并不是有意来到这家旅店的。

    越是靠近旅店,周围越是荒芜。

    沿着弯弯曲曲的小径往里走,小路两旁尽是黄土枯草,处处荒凉。

    所经之处,都是空置的房屋,破败得很,一看就知道好久没有人住过了。

    一路走过去,竟瞧不见一个人影。

    小路的尽头正是那家旅店,它伫立在一片荒芜之中,诡异极了。

    此时,陆淮和叶楚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交换了一下眼神。

    旅店快到了,他们要多加小心。

    因为是冬天,天色黑得也快。当叶楚他们走到旅店的时候,光线已经黯淡了下来。

    入了夜,四下更是寂静得厉害。

    叶楚和陆淮停下了脚步,敲响了旅店的门。

    急促的敲门声,在夜里突然响起,清晰极了。

    过了一会,里面才传来了脚步声,有人跑过来开了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门被打开之前,叶楚和陆淮的表情早就改变了。

    陆淮敛起了神色,就像是个普通的旅客,只是气质偏清冽了些。

    叶楚咬了咬唇,故意小声地朝陆淮抱怨了一句,这晚的天气不大好。

    两人看上去,仿佛真的是一对不谙世事的小夫妻。

    门打开的刹那,叶楚和陆淮也只是不经意地转头,扫了一遍店内的场景。

    店里有男有女,分坐在各个角落里,在叶楚和陆淮踏进旅店的那一刻,全部人都转过头,看向他们。

    叶楚立即感觉到强烈的压迫感。

    尽管每个人都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的情绪,但是叶楚仍旧看出,他们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善。

    照片上的那个刀疤脸男人也在里面。

    叶楚和陆淮假装一愣,继续往里走了几步。

    叶楚似乎对店内的古怪气氛全然不察,她先是皱了皱眉,然后开口问道。

    “你们谁是这里的老板?”

    叶楚的话音刚落,方才在火车上的那个男人就应了声。

    他朝叶楚笑了笑:“我就是这家旅店的老板。”

    叶楚扫视了一番旅店,嘴角立即垂了下来,一看就知道她对这家旅店不满意。

    她的情绪完全摆在脸上,毫不设防。

    “这里附近只有一家旅店吗?”

    老板的笑意看似友善:“是的,附近没有其他旅店,我们是唯一一家。”

    老板的话刚落下,叶楚就看了陆淮一眼,面露不满。

    陆淮伸手略微搭了一下叶楚的肩膀,好似在安慰。

    两人一看就关系不浅,叶楚看上去没什么心机,陆淮则是沉默得很,比叶楚多了一份警惕心。

    这是叶楚和陆淮之前就商量好的,陆淮不需要多开口,叶楚负责说话。

    陆淮谨慎,而叶楚便假装成没有心机的人,一静一动,更显真实。

    若是两人都对店里的人全然信任,这样的伪装不够真实。

    旅店里的人自然会观察他们,他们的动作都必须是自然的反应。

    当然,这一点对叶楚他们来说,并不难。

    “这里环境不太好。”

    尽管叶楚已经很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话,但是大家还是从她眼中看出了嫌弃:“我们只是想住个好一点的地方。”

    叶楚和陆淮故意露财,就是为了让这些人注意到。

    其实,从叶楚他们一进来的时候,那些人就已经发现了。

    虽然叶楚和陆淮刻意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但是那料子看上去却质地极佳。

    这群人不是善类,坏事做得多了,自然会看出进店旅客的身份。

    一看到叶楚和陆淮,就知道他们的家境不差。

    就算他们两个人穿衣服再普通,再怎么掩饰,那通身的气质是遮掩不住的。

    两人肯定非富即贵,只是不晓得是什么原因,会让他们来到这家旅店。

    店里的人暗自交换眼神,眼睛俱是一亮。

    又有猎物送上门了,这次的收获一定不小。

    老板面带歉意,笑了一下:“你们也能看出,周围的环境差得很,生意惨淡,大家都离开了,我们留在这里,也只是求个温饱。”

    叶楚没法,只得拉着陆淮在桌子旁坐下。

    夜风忽起,从门外灌进旅店,冷极了。有人起身,关上了门,将叶楚他们彻底关在了店里。

    门一合上,店里的人都开始分散开来,各做各的事。

    叶楚点了一壶茶,她刚坐下,就有个服务生走上前来,将桌子擦了擦。

    服务生长得凶神恶煞,虽是穿着厚衣服,但还是能看出他的身形极壮。

    叶楚低头看着桌面,陆淮则是露出谨慎之色,多看了服务生一眼。

    那张桌子已经看不出原先的颜色,仿佛已经放了很久的样子。

    叶楚看了一眼陆淮,抿了抿唇。陆淮看见后,轻抚了下叶楚的手背,以示安慰。

    叶楚不满的神色缓了缓,能看出来,她对陆淮极为依赖。

    这些都被店里的人看在眼里。

    这时,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出了声:“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吧?我看你们眼生得很。”

    叶楚听见有人问她,抬眼看去,随即点了点头。

    “我是店里的账房,我夫君姓赵,他们都叫我赵二娘。”

    顿了顿,赵二娘又补了一句:“不过我夫君走得早,只留我一人了。”

    赵二娘看上去很爽朗,平易近人,几句话就能降低别人的警惕心。

    叶楚自然不会让他们失望,她听到赵二娘的话后,先是露出同情之色,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叶楚当然知道那个赵二娘满口胡话,她不过是顺着那人的话讲。

    这小姑娘看上去不谙世事,没出过门。这种人最容易同情别人,所以她才故意捏造了这些说辞。

    赵二娘骗人骗习惯了,自然张口就是一句谎言。

    “路上劫匪多,一不留神就丢了性命。”赵二娘眼神悲痛。

    叶楚安慰了她一句,似乎很同情她的遭遇。

    赵二娘一看叶楚的神色,就知道叶楚信了她的话,果然是个单纯的富家小姐,这么一来,晚上的事情就好办了。

    赵二娘的视线不经意扫过叶楚身旁的男人。

    那个男人似乎气质出众,即便是坐在破败不堪的旅店中,也显得贵气得很。

    她心下微惊,再仔细瞧去,却发现陆淮面容普通,气质平凡。

    那不过就是个普通男人,也许是她方才看错了罢。

    只是那个男人一直不说话,看上去并不简单,还需要再观察一下。

    赵二娘打探起叶楚来:“你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听到赵二娘的话,叶楚面上一红,低下了头,似是说中了她的心事。

    一开始,叶楚还支支吾吾的,之后赵二娘再接着问,叶楚就把自己的事情全都交待了一番。

    “我们其实是从家里偷逃出来的,我们互相喜欢,但是两家的父母不对头,自然不允许我们在一起。”

    叶楚悄悄瞥向陆淮,笑了一下。

    赵二娘问道:“私奔?”

    叶楚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我觉得你没有做错,人就是要趁着年轻,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赵二娘说。

    叶楚知道赵二娘信了她的话,唇角一勾。

    叶楚伸出手,轻轻落下,陆淮微微合拢了手掌,将叶楚的手完全包裹进手心。

    “即便父母反对,我也离不开他。若是下半辈子不能和他在一起,我的人生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叶楚和陆淮牵着手,她扭头看向赵二娘,口中满是谎言。

    虽然叶楚说的都是谎言,但是陆淮仍旧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她。

    他微微眯眼,眸色深浅未明,眼神专注极了,唇角漫起若隐若现的笑容。

    赵二娘此时才放下心来,这男人不是没有弱点。

    他虽沉默得很,不爱讲话,始终面无表情,但他看向那个女人的眼中尽是情意。

    无论何时,只要他的眼睛扫过女人,那冰冷的脸上都会带着一丝温和。

    即便他警惕心重,只要这女的在他们手中,他就一定会妥协。

    那女人很单纯,一看就没受过什么苦,她的每个动作和眼神之间,都流露出对男人满心的依赖。

    若这些都不是真的,那也只能说,他们的演技太好了些,能够轻而易举地控制自己的真实情感。

    看来今晚的行动应该会很顺利。

    之后,叶楚又瞥了陆淮一眼:“他不爱讲话,我时常不晓得他在想什么。”

    赵二娘这才放松地笑了:“这点你不用担心,我是过来人,男人话不多,只是内敛。”

    “你自己不太清楚,我已经都看在了眼里,他心里当然有你。”

    叶楚听完赵二娘的话,又望向陆淮。

    他们对视,两人四目相接。

    陆淮假装不经意地碰触叶楚的手肘,示意她们讲得差不多了。

    赵二娘将他们的小动作看到了眼里,那男人就算再谨慎,也没什么太大的威胁。

    叶楚假装困了,同赵二娘说了声:“路途遥远,我们想休息了,可以将饭菜送到楼上来吗?”

    赵二娘连声答应,嘴角一勾。他们往饭菜里加了药,若是吃下了,便会很快昏倒。

    叶楚和陆淮走上楼,楼梯年久失修,破败得很。

    叶楚走在前头,小声抱怨了几句。

    陆淮跟在叶楚后面,一直注意着叶楚的脚下,谨防她摔倒。

    赵二娘冷笑了声,就算两人再怎么恩爱,天一亮,还不是要把命搭在这里。

    房门关上,叶楚和陆淮动作一松,两人相视一笑,默契十足。

    叶楚和陆淮怕引起别人的怀疑,很快就离开了门口,走到了桌旁,放下了手提箱。

    这家旅馆的构造极为复古。

    不知是否为了行事方便,在门旁边竟然有着玻璃窗,上面挂了一层浅色的帘子。

    从外面能看到屋里的情形。

    两人都清楚,他们还没有完全消除外面那些人的疑心。

    待会他们还要再演一出戏。

    叶楚和陆淮都提高了警惕,一直注意着门外。

    没过多久,那边果然有了动静。

    来了。

    虽然那些人经验十足,他们会很好地隐蔽自己的身形,但却会被陆淮和叶楚发现。

    有人悄悄躲在了门旁,探听着房间里的事情。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是时候开始演戏了。

    叶楚脸色未变,声音却故作焦急。

    “我家里人一定发现我不见了,他们看到了桌上的信后,就会知道我们私奔了。”

    陆淮声线淡淡:“没事的,有我在。”

    两人继续讲了几句,门口那人依旧站着。

    似乎仍不会释疑。

    叶楚思索几秒,抬头看了陆淮一眼。

    她对上了陆淮的眼睛,他的视线直直望了过来。

    若是想让外面的人相信他们的关系,必须要做一些事情才行。

    叶楚伸出手,拉了一下陆淮的衣袖。

    陆淮唇角牵起,伸手环住她的肩膀,单手将她拉入怀中。

    他的力气不重,不舍得伤她。

    但是叶楚的身体猛地往前一倾,她的长发摩擦着他的手背。温热的男性气息包裹住她,隐隐带了一丝危险的感觉。

    陆淮搂住了叶楚的身体,她只觉得自己的脸贴紧了他的胸膛。

    陆淮的手穿过叶楚的发间,轻轻抚摸着乌黑的长发。他的手指略带冰冷,像是将凉意一点点传了过来。

    她的心跳不由得渐渐加快。

    他虽提高了声音,声线却依旧低沉。

    落在她的耳边。

    “我一定会疼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太累了睡迟了,所以第一更晚了,下一更在12点后。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今天有加更。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33章 第13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