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第135章(感谢营养液加更)-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35章 第135章(感谢营养液加更)

    四下寂静得厉害, 寒风掠过窗边, 冰冷彻骨。

    强盗们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惧意漫上了他们的心头。

    他们浑身紧绷, 站在那里,不敢有任何动作。

    这些拿枪的人到底是谁?为何这些人隐在这里,他们却完全没有察觉到。

    强盗们思索一番后,惧意却愈加强烈了些, 身体有些微微颤抖。

    向来是他们威胁别人, 他们自己何曾落到过这种境地。

    这时, 空气似乎静了下来,有几个人走了过来。

    强盗们看了过去。

    前面走过来一男一女, 男的高大冷峻, 女的纤瘦清冷,两人的步子不紧不慢。

    旅馆里光线有些黯淡,视线看不分明。待到这两人走到前面,强盗们才看清了他们的脸。

    强盗们都愣住了。

    他们不就是那对私奔的小夫妻吗?

    分明还是方才的面容, 但看上去气场已经截然不同。

    男的气质冷冽至极,女的气息极为清冷。

    两人并肩站在那里, 虽未说话,就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沉沉地向他们压了下来。

    陆淮看了一眼, 他的手下把另一个强盗往里一推,那男子踉跄了几步,到了这群人的中间。

    这时, 强盗们怎么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的计谋败露了。

    刚才这两个人表现出来的全是假象。

    这两人一个伪装成清贫男子,一个伪装成与情郎私奔的名媛小姐,就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

    强盗们气急败坏,这两人伪装得太好,居然骗过了他们全部人的眼睛。

    老板看见这一幕,心思一转,立即开始思索起来。

    拿枪对着他们的人定是这两个人的手下,能命令这样一群人,想必这两人身份肯定不低。

    而这两人不去其他地方,偏偏来到黑店投宿,一定有什么目的。

    老板越想越慌,他不晓得这两人要做些什么,但当务之急是,要把自己摘出去。

    老板作了决定,率先开口:“这位小姐,我们做的是正规生意,不知你为何要这样做?”

    叶楚瞥了一眼桌上,桌上放着珠宝、大洋以及银票,虽然灯光昏暗,但仍能瞧得清清楚楚。

    叶楚的嘴角浮起一丝讽刺的笑容。

    她的声音极为淡漠:“在饭菜里下药,抢夺别人钱财,事成之后分赃……”

    “若我和夫君反抗的话,下一步,你们是不是要把我们杀了?”

    叶楚看向老板,眼底没有任何温度:“这就是你说的正经生意?”

    老板心神一凛。

    叶楚样样都说准了,之前店里也来过别的住客,他们抢完那些人的财物后,怕被泄露,就把那些人全杀了。

    反正钱已经到手了,留着那些人的性命只会多生事端。

    不过,老板是绝不会把真相说出来的。

    为了保全自己,他一定要把脏水泼到别人身上。

    老板看着叶楚,语气放软了些:“这位姑娘,我看你对我们店有些误会。”

    “方才你说的那些事,我样样都不清楚,我从不会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叶楚挑了挑眉,黑店老板要往别人身上泼脏水了。她倒要看看,老板会说些什么。

    然后,老板转过身,用手指着那两个强盗。先前,分明是他派这两人去抢叶楚和陆淮的财物。

    “定是这两人自己起了歹心,想要抢姑娘的钱,与我完全没有关系。”

    “姑娘若气不过,可以找那两人算账。”

    老板心想,是他叫这两人去抢这对小夫妻的钱,迷药是他们下的,进屋抢钱也是他们做的。

    他从头到尾都隐在了后面,没有暴露,自然十分安全。

    更何况,他可不想陪那群蠢货白白送死。

    被陆淮喂了毒.药的人叫柴定,他听了黑店老板的话,生气极了。

    他们这群人全部都听老板的命令,若不是老板叫他去拿这对夫妻的钱,他也不会被抓住,更不会吃了毒.药。

    柴定气极:“分明是你出的主意,来这里住宿的人,抢尽他们的钱财,如果反抗,全部杀光。”

    “分赃的时候,你占大头,现在出了事,就推到我头上,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老板当然反驳:“你别胡说,你自己心术不正,别诬陷到我的头上。”

    柴定冷笑,看向陆淮:“这位先生,我吃了你的药,命就在你的手里了,我没必要说谎。”

    反正他已经落在了陆淮和叶楚的手里,干脆和这群人鱼死网破,谁要别想好过。

    老板现在才知道,之前柴定和他们说要分赃,他们信了柴定的话,才会大半夜来到大厅。

    却落进了早已安排好的陷阱里。

    现在想来,柴定这样做,定是受了陆淮的指示。若不是柴定背叛了他们,他们现在也不会受人压制。

    老板气极:“原来是你背叛了我!”

    其他强盗们脸上也露出了气愤之色,他们都被柴定连累了。

    叶楚和陆淮不动神色地看着这一切,神情漠然。

    然后,他们对视了一眼。

    既然老板已经露出了马脚,也没必要再看他们继续狗咬狗。

    叶楚声音极淡:“说够了吗?全都给我闭嘴!”

    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似冰雪一样。

    老板眸色一紧,凉意爬上了他的脊背。

    他瞬间住了嘴,不敢再讲下去。眼前这少女极有气势,分明年纪不大,却让人害怕。

    这时,陆淮淡淡地看了其中一个暗卫一眼,眸色沉沉,气息极为冷冽。

    那个暗卫会意,他立即往地上开了一枪,子弹恰好打在老板脚边的地板上。

    离老板仅一寸之远。

    这一枪是对黑店老板的警告。

    枪声响起,强盗们的脸刷的一下白了。

    老板虽努力挺直了脊背,仍旧害怕他们手中的枪。

    这些拿枪的人身形笔直,枪法极准,不晓得是什么来头。

    若这些人要他们的性命,他们怎么逃得了?

    空气一下子凝滞了起来,气氛也愈发压抑了。

    大厅里安静极了,任何声响都清晰可闻,令人更加紧张了。

    叶楚扫了那些强盗一眼:“你们别忙着往别人身上泼脏水。”

    “放心吧,一个都走不了。”

    这些人作恶多端,害了很多无辜之人的性命,必定要受到惩罚。

    强盗们心里一紧,他们都做了不少坏事,自然会心虚。

    这时,一个暗卫走了上来,他的手上是一叠素净的纸张。

    先前,陆淮让暗卫去调查了这家黑店人员的档案,他们曾经的经历,他们害过什么人……

    那些档案极为详细,方方面面都没有遗漏。

    陆淮看向叶楚,声线低沉:“夫人。”

    然后,陆淮把资料递给了叶楚。

    叶楚和陆淮商量过,那些强盗心狠手辣,极难对付。

    若要彻底震慑他们,就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命在陆淮和叶楚手里,这样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

    叶楚翻看了一下,眼眸微紧。

    她看了之前的那个服务生一眼,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你十六岁的时候,抢了一家珠宝店,拿走了全部的珠宝,不仅如此,还把珠宝店烧了……”

    “珠宝店被迫倒闭,店主一家流离失所……”

    叶楚声音极淡,落在寂静的大厅里,清晰极了。

    她继续开口:“十八岁的时候,你砸了一家……”

    服务生脸色苍白极了,恐惧又袭上了他的心头。

    这些事情全是他做过的,有些细节连他有些记不清了,但是叶楚却讲了出来。

    一字一句,极为清楚。

    自己在这个少女的面前无处遁形,一举一动都被她知道得明明白白。

    叶楚又看向赵二娘,冷冷地开口:“你十八岁的时候,欠了巨额赌债……”

    “你假意嫁给一个富商,卷走了他全部的家产,富商家破人亡……”

    赵二娘的脸色十分难看,这些事她从未对别人提起过。

    她换掉了姓名和身份,来到了汉阳,没人知道她的过往。

    这个少女竟然调查得这么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赵二娘已经晓得叶楚他们不是好惹的,但她仍然想再争取一下:“姑娘,我……”

    叶楚似笑非笑:“我耐心不够,你确定你还要说下去?”

    赵二娘心里漫上了阵阵凉意,她的手脚一片冰冷。

    陆淮和叶楚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群强盗被他们抓住了把柄,定不敢再犯事。

    陆淮让强盗们回到房里,暗卫则监视着他们。

    而黑店老板则留了下来。

    陆淮没有那么多时间,他开门见山。

    陆淮淡瞥了老板一眼,冷声道:“我们要和你做一笔交易。”

    陆淮派手下调查过,黑店老板曾在汉阳监狱里待过,那里的管理极其森严。

    不知怎的,后来他从监狱里出来时,却成了监狱附近一家旅店的老板。

    这是监狱附近唯一一家旅店、老板还在里面服过刑……

    种种迹象都表明,老板和汉阳监狱必定有些联系。

    若陆淮要知道汉阳监狱的事,从他身上入手,可以方便许多。

    老板心生警惕:“什么交易?”

    陆淮的声线极低:“你这家店,和汉阳监狱有什么关系?”

    老板心神一凛,陆淮为何会问起汉阳监狱的事,莫非他知道了什么?

    监狱的事极其隐秘,老板自是不会对任何人透露。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老板神色谨慎。

    他脸色极为镇定,继续开口:“我承认这家店是黑店,我们这里的人也都是坐过牢的。”

    “但是,我确实不知道汉阳监狱的事情。”

    陆淮早就料到老板不会轻易说出,他的反应在陆淮意料之内。

    陆淮忽的问了一句:“你最近是否见过你的家人?”

    老板猛地抬头,前段时间他欠了赌债,为了不连累家人,他才几经辗转,重新回到汉阳。

    他好不容易躲过了那些追债的人,以为家人必定是安全的。

    但听陆淮的意思是,他要拿他的家人威胁自己吗?

    老板这样想着,眼神带上了几分凶狠。

    这时,陆淮瞥了暗卫一眼:“把人带上来。”

    过了一会儿,大门口出现了两个人。一个妇女牵着一个小孩子,走了过来。

    正是老板的家人。

    老板的眼睛直直盯着他的妻儿,心想,若陆淮等会要对他家人不利,他应该怎么做。

    老板的家人走到陆淮面前,感激地说:“谢谢你救了我们。”

    听见这句话,老板怔了一怔。

    陆淮救了他的家人?

    老板的妻子看着老板,开口:“你离开家后,追债的人就找上门了。”

    “幸好有人救下了我们,我们才没有被带走。”

    “……”

    当时,陆淮和叶楚在火车上撞见了那群追债的人。

    陆淮知道他们要抓的人正是黑店老板后,让暗卫去帮了他一把,暗地里保护他回汉阳。

    另一头,几个暗卫去了黑店老板的老家,救下了他的妻儿。

    因此,老板的妻子才会说陆淮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老板原本以为陆淮会拿他妻儿来威胁自己,现下事情竟和他想象得完全不同,他心里有些愧疚。

    他欠了赌债,受人追杀,便逃上了火车,想回到汉阳。

    是他太大意了,差点把家人置于险境。

    老板想起方才陆淮说要和他做一笔交易,他抬起头,下定了决心。

    “我同意和你们合作。”

    他的意思是,会告诉陆淮汉阳监狱的事情。

    陆淮和叶楚相视一笑。

    今夜的事情忙了很久,天差不多快要亮了,但他们的目的已然达成了,日后行事会方便许多。

    陆淮担心叶楚会累,让她先去休息。

    叶楚同他道了一声晚安,便起步离开了。

    陆淮看着叶楚的背影,她的身形纤瘦极了,他心中在思索。

    他向来懂得她的心思。

    若是被重重保护的金丝雀,一生不知疾苦,虽得了顺遂,却失了自由。

    陆淮明白得很,叶楚不会,她也不愿。

    她想成为一棵树,能同他并肩而立,共同经历困难险阻。

    风也好,雨也罢,一同前行便是了。

    陆淮这般想着,那边,叶楚并不知情,她的步子一转,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处。她转身进了房间。

    陆淮一直望着叶楚,便连她已经回了房,他仍没有收回视线。

    似乎这样就能将她看得更为清晰一些。

    这几日的事情在眼前一幕幕掠过,从火车到旅店,他们一路走一路演着。路上虽有波折,但只要他们合心,就能轻易化解。

    两个人的表演极为默契,仿佛不用开口,就能知道对方的想法。陆淮也不晓得,那些默契从何而来。

    火车上,他们是半梦半醒间被人惊扰的伴侣。

    旅店里,他们是父母反对相约私奔的小夫妻。

    ……

    陆淮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微笑。

    怎么就觉得她那样熟悉呢?

    我的小夫人。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35章 第135章(感谢营养液加更)》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