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第13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37章 第137章

    听了秦骁的话, 沈九微微一怔。

    秦骁竟然不知道夜来香?

    夜来香是上海滩最有名的歌星, 每天来大都会的人不计其数,他们都是为了来听夜来香唱歌。

    看见秦骁的反应, 沈九有些意外。

    沈九开口:“丁月璇是大都会最有名的歌星,她最近接了一部电影……”

    沈九先给秦骁介绍了丁月璇这个人,然后继续开口。

    “她与乔六有些纠葛……”

    沈九把丁月璇惹到乔六的事情,细细与秦骁说了。

    秦骁一边听, 一边点头, 眉头隐隐皱起。

    沈九:“所以, 乔六极有可能对丁月璇下手,我希望你可以保护丁月璇。”

    “她只要进了大都会, 就是安全的。你要做的事情并不多, 只要保证她平安进出大都会就行。”

    秦骁语气坚定:“好。”

    秦骁虽不认识夜来香,但他见不得乔六仗势欺人。

    他不希望夜来香有危险。

    秦骁神情坚毅:“我定不负九爷所托。”

    沈九挑了挑眉,秦骁这人倒挺有意思的。

    他性子纯粹,极重情义, 只要认定了一件事,必会努力去完成。

    丁月璇也是如此, 她喜欢唱歌,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她都会坚持下去。

    不忘初心, 永不放弃。

    这两人还挺像的。

    沈九不由得有些好奇,不晓得这样两个人遇到了,会发生什么事情。

    沈九扫了武馆一眼, 问:“若是你去保护丁月璇的话,武馆的事情怎么办?”

    秦骁:“我的兄弟们会帮我看着。”

    沈九满意地笑了:“好,那就多谢你了。”

    临走前,沈九给了秦骁一张丁月璇的照片。

    阳光落了下来,相片上那个女子的脸清晰可见。

    秦骁低下头,看了一眼。

    她的嘴边有着淡淡的笑容,眼神清澈极了。

    她气质温婉,看上去十分安静。

    原来她就是夜来香。

    ……

    时间过了一天。

    秦骁知道丁月璇的行程,他会提前半小时去大都会。

    离开武馆时,秦骁和一个兄弟说了一声:“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趟。”

    “你看着武馆,我会尽快回来。”

    秦骁明白,若是有人来武馆找事,只能由他自己出面。

    那人开口:“骁哥,你放心,我会看好武馆的。”

    武馆里的人都称秦骁为骁哥,秦骁待人很好,他们都对秦骁极为信服。

    秦骁点了点头,径直走出了武馆。

    时至深冬,寒风刺骨,气温低得厉害,街上的行人少了许多。

    秦骁来到大都会门口,停下了脚步。

    现在是白天,大都会没有营业,门口没什么人,与晚上相比,多了几分冷清。

    沈九和他说过,丁月璇会在这个时间离开大都会。

    所以,秦骁站在门口等待。

    有几个人陆陆续续地从大都会里出来,看上去是大都会的人。

    他们有说有笑,离开了。

    过了一段时间,秦骁仍然没有看见丁月璇。

    他思索一番后,决定进去找她。

    秦骁进了大都会,经过一条走廊。四下寂静得厉害,声响轻微。

    走廊上铺着一条地毯,向前面延伸开来。

    秦骁缓缓地走着,突然,他脚步一滞。

    前面有一张照片。

    秦骁抬眼看了过去。

    照片上的女子五官淡雅,气质极为清新。

    是丁月璇。

    秦骁的视线掠过丁月璇的五官,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然后,秦骁转过身,往前走了过去。

    曹安恰好从前面出来,与秦骁碰上了,他朝秦骁点了点头。

    秦骁问:“夜来香在哪里?”

    曹安手一指:“夜来香现在在化妆间。”

    电影即将开拍,电影公司给丁月璇设计了好几套妆面,现在她在试妆。

    秦骁沿着走廊过去,周围是一个个房间。

    这时,一扇门打开,几个歌女说笑着走了出来。她们脸上化着浓妆,身上也有着香水味。

    歌女们经过秦骁的身边,秦骁恍若未觉,目光没有在她们身上停留一秒。

    秦骁径直往前走了过去。

    丁月璇的化妆间在走廊的尽头,走廊有些漫长,越往里走,越发显得那里寂静极了。

    房间门微微敞开,灯光落在了地面上,呈现出一道光影来。

    秦骁推门走了进去。

    丁月璇刚试完妆,现在坐在化妆间里。

    平日丁月璇是不化妆的,她习惯素净的脸。每回在大都会唱完歌,她都会卸了妆再离开。

    方才试了好几套妆容,丁月璇坐在梳妆台前,细细地卸妆。

    妆面已经卸得差不多了,现在她仍带着首饰。

    雪白的灯光照了下来,愈发显得丁月璇气质素雅。

    丁月璇把手放在左耳耳垂上,缓缓拿下了一只银质耳环。

    耳环被放在了桌上。

    她的眼睛望着镜子,手指伸向她的右耳,正要取下另一只。

    这时,丁月璇的动作一滞。

    从镜子里,她清晰地看见了,她的背后站着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站在门边,他身形高大,脊背笔直。

    他并没有走上前,而是与她保持着一段距离。

    丁月璇背对着男人,她没有转过身。

    丁月璇的视线掠过男人的脸。

    他的五官极为硬朗,英气极了,看上去也有几分熟悉。

    她认得这张脸。

    丁月璇在报纸上看见过,这男人叫秦骁,是黑市比武的冠军。

    原来是他。

    心里虽这样想着,但丁月璇面色如常,眼神也是淡淡的。

    丁月璇抬起手,取下了右耳的耳环,然后,把耳环搁在了桌上。

    丁月璇一直看着镜子,目光没有移开。

    她的视线与秦骁相接。

    然后,丁月璇牵起唇角,对他轻轻地笑了。

    秦骁站在后面,自然从镜子里看清了丁月璇的动作。

    他移开了视线,微垂着眼。

    秦骁面色不显,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丁月璇看着秦骁,他的动作被丁月璇看得清清楚楚。

    丁月璇眼底浮起一丝极浅的笑意。

    她站起身来,转身对上秦骁的眼睛。

    秦骁:“丁小姐,这段时间,我会保护你的安全。”

    丁月璇忽的笑了,先前,她听沈九说过这件事。

    没想到竟是他。

    丁月璇并不多言,只是淡淡开口。

    “走吧。”

    ……

    陆淮想去汉阳监狱里一趟,叶楚怎么会答应。

    汉阳监狱里关押的都是流寇、强盗、劫匪……最穷凶极恶之人,他们四处犯罪,落网后被送进了这里。

    这群罪犯无法管教,只能镇压。汉阳监狱的监狱长用了很长的时间,建立起了秩序。

    他只负责维持表面的和平,但是无论囚犯是生是死,皆不归他管。

    因此,这块地方是不会有人来的。

    汉阳监狱像是一个独立的场所,虽属于政府,但是政府的人又不管。

    叶楚虽然担心,但仍是努力镇定下心神。若是陆淮要去,必然会有他的理由。

    叶楚问:“什么解释?”

    如果陆淮的回答,她不会让他进去。

    陆淮定定地看着叶楚:“我想去那里接一个人出来。”

    叶楚微微皱眉:“汉阳监狱里有谁?”

    陆淮开了口:“魏阁主。”

    “他是暗阁曾经的首领之一。”

    陆淮将那段往事缓缓道来。

    在江先生接手暗阁之前,暗阁有两个首领,一个姓魏,一个姓纪。

    暗阁是顶尖的杀手组织,里面的人,分成两派。一批人跟随魏阁主,他极有原则,不杀好人。

    而纪先生则相反,只要出高价,就能买仇家的人头。

    几年前,暗阁有一场极大的变动。

    不知道什么原因,魏阁主金盆洗手,退隐江湖。纪先生却意外身亡。

    从那时开始,江先生接手了暗阁,建立新的秩序。暗阁才慢慢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前段时间,那家象征着暗阁的古董店开到了上海。

    江先生又来向陆淮投诚,那时候,陆淮就派人去调查暗阁了。

    陆淮的手下几经调查,发现了暗阁的前首领魏阁主竟在汉阳的监狱里。

    陆淮早就派人潜进了汉阳监狱,几个新来的狱卒和守卫都是他的人。

    而这些天,通过汉阳监狱,陆淮竟意外找到了和莫清寒相关的线索。

    先前在汉阳监狱中安插的人手,现在就能够派上用场了。

    时间够长,那些人已经取得监狱众人的信任了。

    陆淮想要知道暗阁的秘密,也想知道几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除了档案室那里莫清寒的档案之外,陆淮还要去见魏阁主一面,想办法将他带出来。

    魏阁主身手极好,他要是想逃狱,区区一个汉阳监狱根本关不住他。

    为什么他会留在那里?

    陆淮简单讲了一遍,他看着叶楚,一直在默默观察着她的表情。

    听完他的解释后,叶楚的情绪似乎没有先前那样抵触了。

    陆淮知道她的担忧,但他不能放弃这次机会。

    陆淮放轻了声音,仿佛在请求她的许可。

    “叶楚,我想去汉阳监狱。”

    叶楚顿了顿:“你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吗?”

    话虽这么讲,陆淮听出了叶楚的语气,她已经松口了。

    陆淮笑了:“我明白你的担心。”

    叶楚看着他,他虽露出了一个安抚性质的笑容,那抹笑意中却带着自信和坚定。

    他好像已经预料到了结果,他们必然会成功。

    陆淮的面容这样清晰,叶楚微微一怔。

    她认识了他那样多年,他向来从容不迫。

    无论他们遇到什么事情,陆淮总是处变不惊,定能从中找到解决的办法。

    如果有一天,叶楚也想只身犯险……

    即便陆淮知道了,想必,他也会给予她充分的自由,去做自己的选择。

    为什么她不可以?

    叶楚心中已经有了想法,她安静地看着陆淮。

    他有了全盘计划,正在同她解释。

    陆淮说:“旅店的这条地道通向汉阳监狱的审讯室。”

    “在监狱中,我早就安排好了。狱卒和守卫中间都有我的人。”

    “如果我想离开监狱,只要里应外合,就能将风险降到最低。”

    叶楚望着陆淮,道了一句:“好。”

    寂静的阳光落进了窗子,衬得叶楚脸上的弧度柔和极了。陆淮看了她一眼,嘴角的笑意加深。

    叶楚想了想,问:“你要用什么身份进去。”

    陆淮说:“明晚,会有一个罪犯被送进汉阳监狱。”

    “他行踪隐秘,此次被捕。”

    “而那个监狱里,无人见过他的脸。”

    叶楚明白了,陆淮会乔装易容进入汉阳监狱。即使他的面容同先前不一样,只要狱卒不清楚状况,就不会有人知道。

    叶楚仍旧担忧,却又不想让陆淮看出。

    她只讲了一句:“万事小心。”

    陆淮望着叶楚的眼睛,郑重地许下了一个承诺。

    “你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两人对视,在彼此眼中清晰地看见了自己,却并不多言。

    千万般默契已经在心中。

    ……

    天色已经黑透了,一辆汽车在道路上行驶,开往汉阳监狱。

    深冬的夜晚,冷风凛冽,寒彻至骨。车上关着的是一个性情古怪的罪犯。

    他行事诡异,行踪不定,这回落网,自然是送到了最为森严的汉阳监狱。

    汽车缓缓停了。

    路的尽头是一扇黑漆漆的大门。

    大门开了,司机对着里头喊了一句:“有新人。”

    一个守卫打着哈欠,走过来开门。

    他在这里待了多年,见惯了这些事。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新的罪犯送进来,不足为奇。

    新来的囚犯被带了出来,他立即被几个守卫同时围住,他们拔出了枪。

    几把枪抵着囚犯的背,冷硬的触感提醒着他,切莫轻举妄动。

    还有一把枪抵在他的太阳穴上。

    守卫们和囚犯一同往里走,有个人不经意地瞥了囚犯一眼。

    他微微一怔。

    那个人怎么毫不惧怕?他身上竟隐约有着坚毅寒冽的气质。

    一点也不像罪犯。

    他眨了眨眼睛。

    再看过去时,发现那人的身形在黑暗中,虽高大,却看似极为寻常。

    他放下了疑心,应该是自己方才看错了。

    守卫把囚犯带进了一间牢房,这里空间不大,末了,还交待了一句。

    “老实点,好好待着,别闹事。”

    他没有说话。

    牢房的门被关上,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守卫已经走远了。

    那个囚犯缓缓睁开了眼睛。

    面容平淡,已经做过了易容。

    但他的眼神坚定又清亮。

    他是陆淮。

    陆淮坐在黑暗中,周身的气质冷冽。四下万籁俱寂,他沉默极了。

    他头一回看见了汉阳监狱里的构造,方才走了一遭,这里的路线都已经印在了他的脑子里。

    陆淮扫过四周的环境,仿佛要将什么看个清楚明白。

    他的视线冷峻又寂静。

    墙面斑驳,这里昏暗至极,不见天光。

    他在思索一个问题。

    莫清寒是怎么离开汉阳监狱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三少版越狱哈哈哈。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会有加更。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37章 第13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