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第138章(平安夜快乐发红包)-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38章 第138章(平安夜快乐发红包)

    牢房完全密闭, 所有的东西都被圈在这小小的四方天地里。

    走廊的尽头有一扇窗户, 却被铁栅栏钉死。

    冷风入夜,吹起走廊上中间的一盏灯, 摇摇晃晃。

    灯泡上蒙了一层灰,光线昏暗极了。

    第二天早上,狱卒来了,他将早饭塞进每一个牢房里。

    到了早上八点, 会有一次放风的时间。

    这里的牢房狭窄, 密不透风, 给人极强的压迫感。

    若是这些犯人长期处在这样的环境中,那么他们的心情会越来越压抑。

    他们本就是穷凶极恶之徒, 要是监狱只是一味施于重压, 结果倒是会适得其反。

    关押在这儿的人,大多都不惧生死。将他们逼急的后果,没有人敢承担。

    汉阳监狱以前有过罪犯暴.乱的先例,监狱为了惩罚他们, 连续把他们关了十几天。

    没想到,众多罪犯联手, 将狱卒合力镇压,场面一度陷入混乱中。

    最后,连监狱长都不敢将死亡人数上报, 只是大概说了一个数字。

    为了防止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监狱长给下面的人下达了命令。

    每日早上八点,必须将所有罪犯放出牢房, 去外面空地放风。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允许有人留在牢房中。

    时间快要到了。

    牢房里有一张床,陆淮坐在那里,背脊挺直。

    他的视线始终固定在自己的脚边,看上去对四周的一切都毫不在意。

    就像是一个最寻常不过的罪犯。

    陆淮在等待八点钟的放风。

    这时,一个狱卒拿着棍子走了进来,枪别在他的腰间。

    他来到走廊的尽头,停下步子并站定。

    狱卒是个身材健硕的高个子,面容凶狠,极具威慑力。

    面对这些亡命之徒,必须要选同样能给他们压迫感的狱卒。

    尽管监狱这样做了,也并没有什么用。

    狱卒拿起棍子,敲了几下墙壁。他的声音洪亮。

    “放风时间。”

    全部罪犯都清楚在这个时间点,会将他们放出牢房,放风一事已成了惯例。

    牢房的门一个接一个打开,犯人陆陆续续从里面出来。

    陆淮混在其中,随着人潮往外走去。

    虽然放风时间必不可少,但是在这段时间中,时常会造成骚动。

    所以监狱派了不少狱卒,守在这些犯人的周围。

    人人都配了枪,若是犯人试图攻击狱卒,他们便可随时击毙。

    但是在一般情况下,狱卒会对犯人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要犯人不弄出人命,狱卒就不会插手他们的事情。

    放风的空地不小,是一个四方形的小院。

    不过,空地周边围着一圈电网,高高立起,只要犯人想要逃离,就会被电网拦住。

    监狱的附近还有四个角楼,分别位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从上面往下看,能够看到监狱的全部情况。

    那里持枪的守卫昼夜监视,只要犯人稍有异动,就从角楼向下射击,生死不论。

    从旁人看来,陆淮敛下了神色,似乎只想安静地度过在这里的日子。

    陆淮不经意地扫视整个空地,将所有人的行为看在眼里。

    他要找一个人,暗阁曾经的首领之一,魏阁主。

    魏阁主已经金盆洗手多年,不再插手江湖上的事。

    据说魏阁主在退出暗阁后,一心向佛。

    虽然他杀的都是坏人,但是他手上还是沾染了很多条人命。

    魏阁主认为他犯下了太多罪孽,他这样做,是给自己先前做过的事情赎罪。

    陆淮想要找他,并不难。

    陆淮的目光掠过所有人,看到了魏阁主的身影,他在一个角落里。

    魏阁主似乎和这个监狱格格不入,他和旁人都不同。

    他安静地坐在角落里,周围的喧嚣仿佛都不存在,沉浸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

    魏阁主看上去云淡风轻。他早已不涉红尘,没有事情令他担忧。

    按理说,在监狱里,魏阁主这样的人最好欺负,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的身边。

    因为大家都知道他的身份,虽然他看似这般模样,其实他是这里身手最厉害的。

    陆淮微微眯起双眼,他要找的人就在眼前,但他并不会在这个时候接近魏阁主。

    不过,陆淮扫过这里后,并不知道哪个是莫清寒的替身。

    下一秒,陆淮微微侧头,他听到后面的人正在议论他。

    他们离陆淮不远。但是却一点也没有压低声音,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

    “那个就是新来的吧?”

    “听说他在外面很厉害,但是现在看上去,好像没什么能耐。”

    有人嗤笑了一声:“能进来这里的人,哪个不厉害?”

    “……”

    这些议论声全部落进陆淮的耳中,他却恍若未闻。

    陆淮始终注视着前方,丝毫不理会身后的人。

    陆淮很清楚,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

    所以,这里的罪犯也拉帮结派,各自有自己的同伙。

    在放风之时,那些人会聚在一起,占据属于他们的阵地。

    而陆淮右侧的一群人,恰好是汉阳监狱中最有威慑力的那一批。

    进了监狱后,大家在外面的身份变得不那么重要,所有人都只凭实力说话。

    而这个领头老大具有很强的领导能力,很快就收服了一小批手下。

    那个人姓明,大家都叫他明爷。

    明爷那边的人,一直看向陆淮,明显不怀好意。

    陆淮的目光轻轻扫过,他的下颚绷直,唇角隐约有丝笑意。

    陆淮等着那人来找自己麻烦。

    因为陆淮必须要让明爷替他做一件事。

    明爷的手下黑豹走在他的旁边,毕恭毕敬地讲话:“明爷。”

    明爷抬眉:“怎么?”

    明爷的视线停留在陆淮身上,面色微沉。

    “这人昨晚刚到监狱,听说他行事古怪,警察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抓住他。”

    黑豹将自己听到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明爷。

    明爷冷笑了一声:“是吗?”

    明爷顿了顿,意味深长地说:“新来的不懂规矩,你们过去,让他知道这里的规矩是什么?”

    不屑之色尽显。

    黑豹立即低头应下,叫上几个人,走向陆淮。

    明爷冷眼看着陆淮,上下扫视了他很久,他并不觉得陆淮能平安无事地待在这里。

    看他这副样子,肯定也不知道这里的规矩。

    明爷看着黑豹他们走向陆淮,他安静坐着,准备看接下来的一场好戏。

    “估计这人和上回那个一样,三招都过不了。”

    明爷嘲笑了一声,想看到陆淮落魄的样子。

    可惜这次,明爷不能如愿了。

    黑豹他们一走过来,陆淮就已经察觉到了。

    进汉阳监狱前,陆淮就清楚了这里的规矩。

    来这里的新人,都会被人教训一顿。

    若是赢了,很快就能成为这个监狱的“上层人”,因为这儿只靠拳头说话。

    要是输了,下场会很惨,因为技不如人,就该如此。

    黑豹他们很快就走到陆淮身边,黑豹先动手,其他的人站在一旁。

    黑豹认为陆淮本事不大,他一人就能解决了。

    黑豹最先出拳,趁着陆淮还背对着他,一拳打向他的后脑。

    陆淮身形未动,仿佛丝毫未觉。

    等到拳头快要碰到陆淮身体时,他将头一偏,完美地避开了黑豹的攻击。

    黑豹的拳头落了空。

    黑豹认为是巧合,怎么可能有人不回头,就能知道身后那人的动作。

    他再一次出击,这回他捏紧了拳头,用尽全力,往陆淮的太阳穴打去。

    两个拳头同时打向陆淮的脑袋,若是陆淮被打中,那么他的头骨很有可能被当场打碎。

    监狱的打架不同于外面的小打小闹,他们个个都会下狠手。

    陆淮脚步一移,身子一转,正对着黑豹。

    黑豹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仅仅离陆淮只余几寸远,拳风擦过陆淮的脸。

    因为黑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他顿时觉得拳头钻心得疼。

    不过,黑豹很快就缓过神,立即迎了上去。

    陆淮双目微微一沉,低下头,眼睛直直地看着黑豹,平静异常。

    他丝毫不觉得黑豹的行为,会对他构成什么威胁。

    黑豹心中一紧,他被陆淮这样一看,竟然感觉到沉沉的压迫感,双腿差点跪在地上。

    陆淮负手而立,气质冷冽极了,眼眸略微眯起。

    黑豹手上的动作迟疑了一下,但他还是咬咬牙,打了过去。

    陆淮一只手背在身后,另外一只手抬起,砸向黑豹的肩窝。

    分明只是轻轻一击,好似根本没用多大力气,但是,黑豹被打中后,竟立即跪在了陆淮的面前。

    从旁人的角度看过去,陆淮只是随意抬了抬手,而黑豹这么高大的一个人,居然就这么倒下了。

    不过,黑豹的感受和他们全然不同。

    当陆淮抬手打向他的时候,他也以为自己能抗下。

    那动作只是轻飘飘地落下,而黑豹却觉得有着千斤万斤重的东西,压在他的肩膀上,怎么都起不来。

    黑豹完全做不出任何抵抗。

    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谁?

    刚才正面接触下来,黑豹发现他比自己打听的还要厉害,果真是深藏不露。

    黑豹身上藏着小刀,他从袖口拿出,划向陆淮的脚腕。

    陆淮早已察觉,左脚抬起,脚尖将黑豹手中的小刀一勾。黑豹的武器瞬间脱手。

    陆淮随意一踢,小刀滑向了一侧。

    明爷原本还想看好戏,此时却皱紧了眉,他给其他手下使了眼色,让他们一同上前。

    旁边的狱卒早就看到了这边的情形,不过,在闹出人命前,他们不会主动出手管制。

    因为一群暴.乱的罪犯杀伤力很大,要伤害他们极其容易。

    比起自己的性命来,维持住监狱秩序这件事,根本不值一提。

    陆淮看着几个人向他冲了过来,他冷峻的脸色丝毫未变,反倒轻笑了一声。

    陆淮易容后的五官平淡无奇,却意外浮起了一个笑容。

    但是下一秒,陆淮敛起了笑,大家都以为刚才那一幕是自己的错觉。

    那几个人的力气都不小,他们被关进这座监狱以前,也是出了名的凶狠。

    监狱里的其他人冷眼看着,他们认为新来的那个人应该是凶多吉少。

    几个人同时向陆淮出拳,陆淮只是侧身,微微一避,就将全部人的攻击避开。

    他们的拳头连陆淮的衣服都没碰到,更别说身体了。

    他们连连出拳,招招攻击陆淮的要害。

    众目睽睽之下,要是他们联起手来,连一个陆淮都打不过,真是落了他们的脸面。

    陆淮不想和他们继续纠缠下去,他双手同时出击,处处打在他们的弱点上,最后身子微低,横扫他们的脚。

    只是短短一瞬,全部人倒在了地上,完全爬不起来。

    躺在地上的人痛疼难当,不断惨叫着,面目狰狞。

    而陆淮站在这些人中间,反手背在身后,修长的身子站得笔直,面上没有任何表情。

    虽然现场没有见一滴血,但是在他们的眼中看来,陆淮犹如杀神,让人不敢接近。

    此时,现场安静极了。方才四处响起的讥讽声和调笑声歇了,他们纷纷后退一步,远离陆淮。

    明爷坐在那里,冷眼看着。

    他走了过来,对陆淮说:“你以后可以加入我们。”

    陆淮面色不显,点了点头。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陆淮想要的是进入档案室,拿到莫清寒的那份档案,并找出和他同期进入汉阳监狱的人。

    陆淮清楚得很,一般人并不能接近档案室。

    但是,明爷认识档案室的人。

    他的手下会向狱卒汇报牢内之事,并参与档案的收录。

    陆淮只有得到明爷的准许,才能进入档案室。

    ……

    汉阳的夜晚寂静万分,月上中天。

    叶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无法入睡。

    陆淮离开这里已经一天了,她也担心了一整天。

    昨天夜里,陆淮假扮成那个罪犯,被送进了汉阳监狱。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叶楚只能继续住在这家旅店中,等待他回来。

    为了避免走漏风声,陆淮的人会隐藏好自己的身份,除非是监狱工作的内容,他们不会轻易出来。

    所以,叶楚无法打听,也绝不会有人来送消息。

    叶楚低头看了一眼怀表,现在是凌晨一点了。

    但她仍旧没有睡意,头脑清醒极了。

    在这一天,即便叶楚闭上眼睛,想短暂休息一下,也只是在做噩梦。

    或许是料到了这种事,陆淮早就让暗卫准备好了安神的药物。

    叶楚头疼得很,她倒了一杯水,吞下了一片安眠药。

    过了一会儿,睡意很快来袭,叶楚睡着后,又做梦了。

    这次不再是噩梦,而是上一世的事情。

    ……

    叶楚向来是跟着陆淮的,那日,她随着他去了西京。

    他们住进了西京的一家酒店。

    西京在陕西,属于西北地区,不在陆宗霆的势力范围以内。

    许是有人知道了少帅离开上海的消息,特地选在远离上海的地方动手。

    在夜里,有人悄悄潜入了这家酒店,意图对陆淮下手。

    宾客们都已经入睡,西京饭店安静无声。

    陆淮和叶楚尚未睡下。

    房间里,他们听见枪声在外面响起,顿时击破一片寂静。

    两人对视一眼,很快就明白了他们的处境。

    有人想要对他们不利。而陆淮的手下在这家酒店,暗卫也立即现身。

    那时,叶楚并没有向陆淮学多久,她的身手不够好,枪法也不够精准。

    陆淮知道,那群人是冲着他来的。

    枪声接连着响起,来人似乎已经到房间外面了。

    危险已然靠近,陆淮很快思索了一番。

    他的手下同那批人都在房间外面,他们都有枪。西京酒店重重戒备,叶楚逃不出去。

    若是她暂时先藏起来,勉强能拖延一些时间。

    陆淮略扫了一眼,他让叶楚藏进了衣柜中

    “你在这里等我。”

    他将怀表塞进叶楚手中,眼神坚定。

    “最多一个小时。”

    她点了点头。

    话音刚落,叶楚眼前一黑,衣柜的门被陆淮关上。

    陆淮离开了房间,叶楚摸向腰间,那里有一把勃朗宁1910,是陆淮送的。

    她用手握紧了怀表,指节发白,心情紧张万分。

    时间滴答滴答,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尽管她藏身在衣柜中,仍是能清晰地听到外面的声响。

    外面是肆虐的枪声。

    那些人似乎僵持在一场漫长的枪战当中。

    陆淮还好吗?

    他现在怎么样了?

    ……

    叶楚不敢去想,但是那些画面仍旧不住地朝她涌过来。

    但是,她记得一句话。

    陆淮讲过,他会在一个小时内回来。

    她要等他。

    叶楚躲在衣柜中,发怔地看着手里的那块怀表。

    看秒针不停地走着,看着时间在眼前流逝。

    到了某一刻,枪声忽的停了。

    房间外面的走廊寂静得很,渐渐的,竟有脚步声响起。

    时针走到了一点,精准无比。

    房间的门被打开,有人进了屋子。

    叶楚的心一紧。

    那个人的步子朝着这里走来,在衣柜前停了下来。

    叶楚握紧了怀表,她的心跳加快了几分,紧张极了。

    他打开了衣柜的门。

    叶楚缓缓抬起头来,她的视线落向他的身上。

    他们虽认识不久,但那张脸,叶楚却熟悉得很。

    陆淮。

    他的面目依旧冷峻,只是左脸上有了一道血痕,似乎是被子弹擦过后留下来的。

    即便陆淮的脸上添了那道血痕。

    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清冽的气质。

    不知怎的,叶楚鼻子一酸,忽的落下泪来。

    仿佛情绪挤压了许久,在这一刻得到了发泄。

    这时,陆淮俯下身来,指尖轻轻抚过叶楚的脸。

    替她擦去了眼角的那一滴泪。

    时针停留在那里,是他们约定好的一个小时。

    他开了口。

    别哭,我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平安夜快乐,本章明日11点前的每条2分评论都发红包,求一波营养液~

    监狱里的电网和角楼等构造参考自民国京师第二监狱。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38章 第138章(平安夜快乐发红包)》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