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第13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39章 第139章

    上回乔云笙下了命令后, 顾平立即召集了一些手下, 准备对丁月璇下手。

    不过,顾平很快就察觉到, 事情发生了变化,现在并不是动手的好时机。

    顾平发现,秦骁出现在了大都会的门口,送丁月璇进出。

    一路上, 他们根本找不到机会下手。

    顾平自然知道秦骁是谁, 也清楚六爷对此人极其不喜。

    秦骁不但落了六爷的面子, 甚至还和三少联手,取缔了鸿门的黑市比武。

    顾平不敢轻举妄动, 他准备回去禀告乔六爷后, 再做打算。

    近日来,乔云笙多了一个新宠。

    那个女人叫阿清,她长得和乔云笙的初恋情人有几分相似。

    当乔云笙心情好的时候,他向来对女人大方。

    阿清还以为乔云笙转了性子, 一心一意地对她好,脾气也渐渐娇蛮了起来。

    不过, 无论她怎么闹,乔云笙始终还是包容她。

    乔云笙阴晴不定,阿清不知道她仅仅只是个玩物, 随时都能被抛开。

    仙乐宫。

    乔云笙正在仙乐宫听着歌女唱歌,一派闲适的样子。

    阿清靠在乔云笙身旁,小鸟依人, 吴侬软语。

    阿清发现乔云笙的注意力没放在自己身上,而是看着台上的歌女,小嘴立即一撇,向乔云笙撒起娇来。

    她声音娇柔:“六爷,歌声好吵,我有些头疼。”

    阿清话音刚落,乔云笙就转过头来,看向她。

    乔云笙的眼底没什么情绪,看得阿清心里发慌,她刚想解释,乔云笙立即制止了。

    乔云笙对着台上的人,优雅地一抬手,示意她们可以下去了。

    阿清一喜,看来乔六爷确实对她上心了。

    “六爷,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阿清笑了,看着乔云笙。

    乔云笙笑了笑,伸出手捏住阿清的下巴,在上面摩挲了几下。

    他直直地看着阿清的眼睛,不晓得他在想着什么。

    这时,顾平突然敲响了门,得到乔云笙的同意后,走了进来。

    看到阿清也在这里,顾平犹豫了一下。

    顾平知道六爷最近很宠阿清,但他还是没将阿清放在眼里。

    因为阿清不可能在六爷身边待太长时间,去和留,全凭六爷的心情罢了。

    只不过这次要汇报的事和夜来香有关,顾平没有立即说出口。

    “何事?”乔云笙皱了皱眉。

    “是有关夜来香的事,那边出了点问题。”顾平开口。

    乔云笙没有让阿清下去,而是挥了挥手,让顾平继续讲。

    顾平一五一十地将发现的事情告诉了乔云笙:“秦骁在保护夜来香,也许是沈九派人做的。”

    听完顾平的话,乔云笙立即皱起了眉。

    沈九绝对和此事有关,他知道自己和秦骁不对头,才故意这么做。

    能在黑市比武中拿到冠军的人,身手自是远高于常人,一般人近不了秦骁的身。

    阿清在旁边听到了夜来香的事情,她以为乔六爷对夜来香有几分兴趣。

    “六爷……”阿清挽着乔云笙的手臂,声音绵软,试图让他注意自己。

    乔云笙最烦被人打扰,他转过了头,似笑非笑地看了阿清一眼。

    这种不识相的人没必要在他眼前晃悠。

    “你现在可以滚了。”

    乔云笙的声音听上去没有任何起伏,似乎只是在讲述一件很平常的事。

    乔云笙冷笑了一声,看着她的脸。

    他的手放在阿清的脸上,阿清还以为乔云笙心软了。

    阿清那张相似的脸也让乔云笙提不起兴致,他冷冷挑眉:“你算个什么东西。”

    “滚,我的耐心有限,不想说第二遍。”

    乔云笙嫌弃地移开手,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

    阿清头一回看到乔云笙冷下脸的样子,心中一紧。

    阿清小心翼翼地从沙发站起,不敢多发一言,很快离开了。

    房间里寂静得很。

    这时,有一个手下敲门进来。

    “六爷,赌场那边……”

    太吵了。

    乔云笙忽的拿起了桌上的枪,朝着身侧的墙扣动了扳机。

    砰砰几声枪响。

    枪口冒着烟,墙面留下了几个弹孔。

    这里没有人受伤,但所有人都恐惧万分。

    仿佛方才从地狱里走了一遭。

    乔云笙吩咐了顾平一句:“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要让丁月璇再也没法开口唱歌。

    ……

    顾平派人跟踪了丁月璇几天,发现了一件事情。

    秦骁把丁月璇送到大都会后,便会离开。等到丁月璇唱完歌后,秦骁再把丁月璇送回家。

    也就是说,丁月璇在大都会唱歌的期间,秦骁并不会在丁月璇的身边。

    这也是他们对丁月璇下手的好时机。

    若派一些眼生的人进入大都会,借着夜色把丁月璇劫出来,这样被发现的可能性很小。

    更何况,大都会人多眼杂,若再把丁月璇伪装一番,混在人群中,此事便成了板上钉钉的事。

    顾平细细思索,把这个计划告诉了几个鸿门的人,他们决定马上开始实施。

    大都会。

    夜色深沉,大都会门口却灯火通明,一辆辆汽车停在了那里,气氛热闹万分。

    今晚夜来香会在大都会登台唱歌,这些人都是来听夜来香唱歌的。

    夜来香作为上海滩最有名的歌星,很多人都被她纯净的歌声所打动。

    这时,两个男人走进了大都会,他们面容普通,正是鸿门的人。

    他们知道丁月璇今日会来大都会,决定今晚就劫走丁月璇。

    大都会门口的人极多,人来人往,声音嘈杂,这两个鸿门的人便趁机走进了大都会。

    丁月璇马上就要登台唱歌了,他们就先在台下等着。

    过了一会儿,丁月璇走上台,她的歌声清澈极了,好似夜晚最清新的风。

    丁月璇走下台的时候,全场掌声雷动,久久没有停歇。

    看着丁月璇离开,这两个鸿门的人也站起身来。

    大都会光线暗淡,视线看不分明,没人会注意到这两人的举动。

    他们一路跟着,发觉丁月璇朝走廊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廊上还有一些人在走动,丁月璇身边有几个歌女在和她讲话,现在并不是动手的时机。

    鸿门的人停了脚步,决定等人少的时候再动手。

    歌女们陆陆续续地走了出来,走廊上的人越来越少。

    过了一会儿,声音渐渐歇了下来,四下变得安静万分。

    鸿门的人往里面走了进去。

    他们一面走着,一面四下看去,慢慢地走到了丁月璇的化妆间。

    一个人假装进去问路,伺机劫走丁月璇,另一个则在外面望风。

    鸿门的人走了进去,他的目光迅速扫了化妆间一圈。

    房里只有丁月璇一人。

    他心里一喜,嘴上说着:“请问这条路……”

    丁月璇坐在化妆间里,正要卸妆,突然听见了这个陌生的声音。

    丁月璇转过身,发觉这人极其面生,而且行为鬼祟。

    一般人并不会来到大都会的后面,这人却来这里问路,丁月璇觉得有些不对劲。

    丁月璇淡淡地开口:“你走错路了。”

    丁月璇说着话,手则缓缓伸向了梳妆台。

    她身后放着一根簪子,是方才刚刚取下的。

    丁月璇把这个簪子握在了手里。

    若这人来意不善,她只能自保了。

    那人听了丁月璇的话,他转过身,假装要离开。

    丁月璇的心微微一松。

    下一秒,这人立即转身,朝丁月璇走了过来。

    丁月璇心里一紧,抬高了声音:“来人!”

    她浑身紧绷,用力地握住了手里的簪子。

    那人见丁月璇要呼救,连忙用手紧紧捂住丁月璇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

    丁月璇拿起手里的簪子,用力往那人手里刺去。

    那人吃痛,闷哼了一声,下意识松开了手。

    丁月璇失了挟制,立即往门口跑去。

    她还未到门口,这时,另一个人走了进来,堵住了她的去路。

    是另一个鸿门的人。

    这个人见同伴一直没有出来,就进来找他:“怎么这么久还没弄好?”

    先前进来的人急忙开口:“快抓住这臭娘们!”

    他没料到丁月璇竟会拿簪子刺他,他一时大意,差点让丁月璇跑了。

    丁月璇听出这两人是一伙的,她心里有些绝望。

    另一个人关上门,朝丁月璇走了过去。

    他用力抓住丁月璇的手臂,先前那个鸿门的人也走上前,抓住丁月璇的另一个手臂。

    丁月璇身形纤瘦,怎么敌得过两个男人的力量,很快她就被制住了。

    先前那个鸿门的人面露狠色,他抬起手,狠狠打向丁月璇的脸。

    他嘴里骂着:“臭娘们,敢拿东西刺我!”

    丁月璇挨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地疼,脑袋也昏昏沉沉的。

    另一个人皱着眉:“动作快点,小心有人进来。”

    他们两人立即加快了动作,一个手刀打晕了丁月璇,丁月璇的身子软了下来。

    他们往丁月璇身上穿了一件男式外套,外套很大,可以完全掩盖住丁月璇的身形。

    然后,他们给丁月璇带了一顶帽子,帽子压得很低,遮住了丁月璇的脸。

    做完这一切后,他们一人握着丁月璇的一边手臂,把她带出了化妆间。

    走廊仍是安静万分,表演的歌女们尚未回来,这个时候把丁月璇带走,没人会发现。

    秦骁一直在后门等丁月璇,丁月璇若唱完歌,就会来后门找他。

    寻常这个时候,丁月璇早就出来了,但是,今日秦骁等了很久,都没有看见丁月璇的身影。

    秦骁眉头微微皱起,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秦骁决定去看看。

    他迈着步子,径直走进了大都会。

    秦骁来到走廊上,正要往化妆间的方向走去。

    突然,他脚步一滞,目光在某处顿了下来。

    有几个人走了出来,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客人一样,正常得很。

    但秦骁仍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光线黯淡,音乐声充斥着他的耳朵,耳边的声音喧闹万分,但是,他一眼就看见了那几个人。

    细细看去,这一行三个人,两边站着两个男人,中间则是一个戴帽子的人。

    中间那人被那两个男人搀扶着,行动有些缓慢,似乎被人制住了一样。

    他一直低着头,身上是一件男式风衣,衣服很长,盖住了他的脚。

    头上那顶帽子很大,他的面目看不分明。

    秦骁觉得有些古怪,为何要这般遮掩?

    他朝那三个人走了过去。

    秦骁开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秦骁看中间那人行动不便,故意说了这样一句话,来试探他们。

    那两个鸿门的人自然认出了秦骁的脸,他们心里紧张,晓得绝不能让秦骁知道,中间那人就是丁月璇。

    秦骁身手极好,若被他发现了,他们的计划绝对会失败。

    其中一个人开口:“没事,我这兄弟醉得一塌糊涂的,他自己走不了,我们就准备把他送回家。”

    “不劳烦你了。”

    来歌舞厅喝醉酒,并不奇怪。

    而且他们为了避免被别人发现,之前便在那件男式外套上洒了酒,极为真实。

    淡淡的酒味萦绕在秦骁鼻间,看上去这两人并没有撒谎。

    但秦骁仍没有放松警惕。

    他的视线又落在了中间那人的身上。

    近看这人,秦骁才发现中间那人身形格外瘦弱,完全被宽大的衣服包裹住了。

    身形这般纤瘦,看上去更像一个女子。

    帽子虽盖住了那人大部分面容,但是仍能隐隐能看见那人雪白的肌肤,以及乌黑的头发。

    鸿门的人见秦骁没有说话,认为秦骁已经相信了他们的话。

    他们握着丁月璇的手臂,正要离开。

    这时,秦骁的声音响起。

    “等一下。”

    ……

    另一头,汉阳监狱。

    监狱外的人在焦心等待,监狱内的人在隐秘行事。

    短暂的时间显得这样漫长。

    陆淮的时间不多,他也不想多加停留,自然是越快处理完事情越好。

    第二天放风的时候,陆淮已经和明爷的人站在一处了。

    陆淮从明爷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

    档案室昨夜受了潮,不知哪个不长心的狱卒,巡逻之时喝醉了酒。酒浸湿了一部分档案,需要检查和重新归档。

    明日,他们就可以去档案室。

    明爷不晓得陆淮的想法,他认为这是他给陆淮的一个机会罢了。

    整理完档案能得到监狱里分发的奖赏,明爷深明事理,这是他收服人心的办法。

    其实,这件事是陆淮的手下安排的。

    陆淮的手下早已经摸清楚了这里每个人的性情。昨夜巡逻的人正好是一个嗜酒如命的人,若不是因为有背景,不可能进汉阳监狱。

    这个人来监狱,是为了享受丰厚的油水。

    即便他做错了事情,他背后的人也会保下他。

    听到这个消息后,陆淮面色不显,仅仅点头答应。

    他们看出陆淮是不多言的性子,并没有讲什么。

    陆淮站着,仍然在观察那些囚犯。他的视线落在了一处,那里的人同样聚在一起,只是人数较少。

    他关注的是,他们中间围着一个人。

    明爷的人注意到了陆淮的表情,随口问起:“你看那个男人做什么?”

    陆淮:“那个男人?”

    “他来这里很久了,原先受人欺负,现在竟成了那些人的头头。”

    “他是谁?”

    “莫清寒。”

    “是吗?”陆淮笑了。

    陆淮状似不经意地扫过那个人。

    陆淮清楚得很,那个人是莫清寒的替身。

    莫清寒虽然不在这里,但是通过旁人的嘴,陆淮知道了,莫清寒在监狱中这段日子做了什么。

    莫清寒先前是一个罪犯,他被捕后,进了汉阳监狱。起初,他被所谓的监狱中“上等人”欺压。

    然后,莫清寒收服了第一批手下,后来,不晓得他用了什么办法。

    莫清寒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监狱,还在里面留下了一个自己的替身。

    这两件事在没有旁人帮助下,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

    证明了监狱里有人在帮他,或者莫清寒的背后还有势力大的人。

    那个人能从汉阳监狱里保下莫清寒,还令他毫发无损。

    陆淮的眼睛一眯。

    既然莫清寒在汉阳监狱有一批手下,那么,档案室里能得到的线索就更多了。

    陆淮只需等待明日去档案室,便能知道结果,而现在,他要做另一件事。

    他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那个角落里有一个人。

    陆淮问:“那人是谁?”

    “他性子很怪,据说以前是杀手。”明爷的人说,“千万别惹他。”

    陆淮点了点头,朝着魏阁主走过去。

    听见身后那人的告诫,陆淮没有回头。

    陆淮的步子从容,他走到魏阁主的面前。

    魏阁主一个人站着,沉默极了。

    周围是穷凶极恶之人,他却气定神闲。

    魏阁主带着清雅之色,察觉到了身旁有人,他的目光仍旧看向前方,视而不见。

    时间不多,陆淮开门见山,先问了一句。

    “你还记得暗阁吗?”

    魏阁主没有开口,面容舒缓,仿佛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陆淮观察着他的表情,继续说:“现在暗阁的首领是江先生。”

    魏阁主面色不显,似乎并没有在意,但是,他的身体一僵。

    江先生。

    贺洵的母亲姓江,他来到暗阁时不提自己的本名,只说自己姓江。

    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在那次事故中,贺洵意外成为了江先生,不,准确来说,贺洵和江先生都同时存在于一个人身上。

    而这件事只有魏阁主一人知晓。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贺洵现在竟已经成为暗阁首领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圣诞节快乐~

    快月底了,大家要是有多余的营养液,就投过来吧,感谢!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39章 第13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