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第14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40章 第140章

    来汉阳监狱之前, 陆淮就已经做了决定。

    他心中清楚, 无论是谁,都会有弱点。

    即便魏阁主远离江湖, 不涉红尘,但是他在尘世中仍然会有牵挂的事情。

    在陆淮的调查中,魏阁主消失的这几年里,无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江先生一直在寻找魏阁主的踪迹, 但却始终没有找到。

    陆淮听说过江先生的性子, 他一贯绅士做派, 行事从容,不会干涉别的事情。

    江先生向来淡然, 极少将事情放在心上。想必魏阁主对他来说, 是极为重要的人。

    所以,陆淮决定先从暗阁讲起,再通过观察魏阁主的反应,接近暗阁的秘密。

    魏阁主对任何事都毫不在意, 但在听到江先生的时候,他的面色有所松动。

    陆淮继续说:“江先生现在很好。”

    魏阁主没有讲话, 但表情却舒朗几分,似乎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陆淮循循善诱:“你想去见他吗?”

    这时,魏阁主终于有了反应, 他扭头看向陆淮。

    他的视线落在陆淮的脸上,发觉自己并不认得这人的五官。

    魏阁主开口:“你是谁?”

    陆淮并不回答:“这不重要。”

    魏阁主心有防备:“你来这里做什么?”

    陆淮声线淡淡:“带你出去。”

    魏阁主一怔,汉阳监狱守卫森严, 四处皆是荒芜之地,若是离开一步,都会一目了然。

    他提高了警惕,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陆淮:“我知道,凭魏阁主自己的本事,进出汉阳监狱,如同出入无人之境。”

    “你不走,只是因为你不想走。”

    魏阁主:“我已经了无牵挂。”

    陆淮笑了:“是吗?”

    陆淮决定告诉魏阁主一些事情。若是他知道了,必然少了隐世的念头。

    “暗阁离开了南京,现在的据点在上海。”

    “上海滩很乱,有人想陷害暗阁。”

    “所以,江先生选择向陆三少投诚。”

    魏阁主眉头皱起:“草率。”

    魏阁主知道督军陆宗霆掌管华东地区的事务,陆三少是他的儿子。

    暗阁本就是一个独立的江湖组织,如果和旁人合作,便会失了行动的自由。

    听到这里,陆淮并没有生气,因为这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只要陆淮成功激起了魏阁主对暗阁的关切,就能说服他离开汉阳监狱。

    “江先生知道你在汉阳监狱,派我进来接你。”

    “离开了汉阳后,我可以带你去见他。”

    “……”

    陆淮面不改色地撒了谎。

    如果不用江先生作为托词,魏阁主是绝不会同意的。

    先前,江先生向陆淮投诚,此次救出魏阁主,就当成是陆淮给他的诚意。

    还有一个原因。江先生寻了魏阁主很久,却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若是陆淮替他找到了,是在提醒他一件事。

    即便陆淮人在上海,外面的事情,他照样知道得一清二楚。

    魏阁主望着外面围墙上的电网,许久没有说话。

    放风时间快要结束了。

    陆淮转过身,准备离开。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魏阁主忽的讲了一句:“审讯室中有突破口。”

    陆淮挑了挑眉。

    魏阁主早就发现那条地道了。而现在,他同意越狱了。

    陆淮径直往牢房中走去,没有停留。

    ……

    上海滩,大都会歌舞厅。

    秦骁注意到了鸿门那两人的不对劲,就开口叫住了他们。

    这两人听到秦骁的声音后,脚步一滞。

    他们知道秦骁起了疑心,但是他们不可能停手,只能继续往前走,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

    走廊上没什么人,寂静极了。

    很多人都在舞厅那边,没人注意到这里。

    鸿门的人加快了脚步,有些不耐烦:“我朋友现在很难受,我必须马上带他离开。”

    若是久待下去,秦骁定会继续追问,他们会露出更多破绽。

    秦骁皱了皱眉,这两人果然有古怪。

    秦骁上前几步,一把扯下中间那人头上的帽子。

    帽子被掀开,露出那人的全部面容。

    是丁月璇。

    丁月璇的脸上有个巴掌印,因为她皮肤白皙,印子很明显,看得出下手的那个人丝毫没有留情。

    丁月璇闭着眼,头低低垂着。

    秦骁眉头紧皱,眸色渐深,难掩怒火。

    鸿门的人看到秦骁的样子,知道事情已经败露,没办法再和秦骁虚与委蛇,只能硬着来了。

    秦骁发现是丁月璇后,立即将丁月璇一把拉进自己怀中。

    他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丁月璇这般模样。

    为了避免旁人看见,秦骁用帽子盖住了丁月璇的脸。

    秦骁动作很小心,力道也放轻了几分,生怕碰到丁月璇受伤的脸。

    将帽子盖上后,秦骁单手环着丁月璇,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秦骁清楚,那两人的目标是丁月璇。只有把丁月璇放在自己身边,他才能全身心地对付那两人。

    鸿门的人见势不好,立即对秦骁出手。

    他们同时出击,其中一人出拳打向秦骁,另外一人去抢秦骁怀中的丁月璇。

    秦骁抱着丁月璇,还要应付两人的攻击,但他始终不慌不忙,冷静极了。

    秦骁的心性坚定,只要他认准的事情,他就一定会专注其中。

    是秦骁自己没有保护好丁月璇,无论如何,接下来,他也不会再让丁月璇受伤了。

    丁月璇身子瘦削,靠在秦骁的怀里。秦骁环住她时,只觉得她瘦极了。

    面前那两人来势汹汹,他们不达目的不罢休。

    时间一长,秦骁担心,那两人的拳头难免会落到丁月璇的身上。

    秦骁想速战速决,在短时间内解决那两人。

    秦骁将丁月璇护得更紧了些,另外一只手握紧了拳,狠狠地砸向对方。

    秦骁出拳的力量极大,一拳打在那人的手臂上,那人手臂一弯,失了力气。

    另外一个人的手就快要碰到丁月璇的衣服,秦骁眉眼一冷,抬脚踢了过去,踢在那人的肋部上。

    仅仅只是两招,那两人就被打倒在地。这是大都会的地盘,他们只能忍着痛。

    当然下一秒,他们就无法开口了。

    这里动静有些大,秦骁不想引来其他人,他立即出手打向两人的脖子,他们立即晕了过去。

    这时,身后出现了一个人。

    曹安有事要去后门一趟,这条走廊是必经之路。

    曹安恰好看到那两人躺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秦骁也注意到了曹安,他看到曹安后,用眼神示意。

    曹安立即明白了秦骁的意思,点了点头。

    两人都不想声张,同时保持了沉默。

    秦骁带丁月璇去化妆间,曹安留下处理这两个人。

    秦骁扶着丁月璇,他的手覆在她的手臂上。

    丁月璇仍是昏迷着,她垂着头,靠在了秦骁的身上。

    秦骁的手微微用力,让丁月璇不至于会摔倒。但他极为注意,没有碰到丁月璇身体的其他地方。

    秦骁往四下看去,走廊上寂静得厉害,没有什么声响。

    即便没有人,但秦骁还是极为谨慎。

    他伸出手,又把帽子往下压低了些,遮住她。

    秦骁带着丁月璇,缓缓向前走去。

    走廊上有几扇窗户,清冷的月光透窗而入。夜色沉得厉害,越往里走,越显得光线暗淡。

    走廊上寂静无声,只有秦骁和丁月璇两个人。

    他们走到了化妆间,秦骁推开门,灯光落了下来。

    化妆间里摆着一个软塌,秦骁把丁月璇扶上去,让她躺在上面。

    然后,秦骁松开了手。

    丁月璇仍没有醒来,秦骁伸出手,按在丁月璇的人中处。

    过了一会儿,丁月璇睁开了眼。

    视线渐渐变得清明起来。

    她第一眼看见的人,便是秦骁。

    是他救了自己。

    秦骁见丁月璇醒了,心下一松:“你醒了。”

    丁月璇点了点头。

    脸颊和脖颈间还传来疼痛的感觉,丁月璇的眉头皱起。

    丁月璇坐了起来,雪白的灯光落下,看得出她的脸有些红肿。

    仿佛是想起了方才被劫走的那一幕,丁月璇的手微微颤抖。

    但是,她并没有开口,整个人安静极了。

    秦骁看在眼里,虽然丁月璇不提刚才的事情,但她确实被吓到了。

    秦骁的声音带着歉意:“抱歉,今日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若他早察觉到事情不对,丁月璇就不会受到伤害。

    闻言,丁月璇抬眼看向秦骁。

    他的眼神坚毅,神情极为认真。

    方才她虽然没有醒来,但她能感觉到有个人搀扶着她,那人力道不大,似乎怕伤了她。

    待她躺在软塌上后,那人似是为了避嫌,很快就收回了手。

    丁月璇轻声道:“谢谢,若是没有你……”

    她不晓得要讲些什么,便不说了。

    秦骁的视线掠过丁月璇的脸,他不善言辞:“你回去敷一下药罢。”

    丁月璇晓得不能在脸上留下伤疤,她点了点头:“好,你没受伤吧?”

    讲了这句后,丁月璇怔了几秒,他是秦骁,怎么会受伤呢?

    秦骁:“我没事,我送你回家。”

    丁月璇点头:“嗯。”

    ……

    汉阳监狱。

    第二日,放风之时,陆淮果真被明爷叫走了。

    正如他昨天所说的那样,档案室需要人。为了避免档案遗漏,他们要做归纳整理。

    狱卒和守卫对这些东西极为头疼,因此,这种事就落在了囚犯身上。

    当然整个过程中,监狱会派守卫盯着,不能让囚犯做手脚。

    明爷派了两个人过去,和陆淮一起去的那个人叫阿四,他是老手了。

    阿四好动,陆淮又是新人,他自然会多问几句。

    阿四:“我没见过你。”

    陆淮:“前两天刚来。”

    阿四:“多待一会就习惯了。”

    “……”

    讲着讲着,两人走到了档案室,一个守卫迎了上来。

    守卫扫了陆淮一眼:“你很眼生,新来的?”

    陆淮点了点头,并不多言。

    守卫面露怀疑之色,他随意翻了一下陆淮的口袋,没发现什么异常。

    陆淮不动声色,他感觉到口袋中有什么东西沉了下来。

    陆淮遮挡住口袋,他的动作很快却又不着痕迹。

    见到守卫对陆淮有了疑心,阿四当然会从中做调解。

    阿四忙笑着说:“明爷很看重他。”

    守卫嗯了一声,放他们两人进去了。

    阿四和陆淮讲了一下,他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

    一个负责归纳,一个负责登记排查。

    这些档案会在一星期内整理完毕。

    若是运气好,早日看到那份档案,陆淮就能早些离开。

    桌子上已经放了几个箱子,先前纸张受了潮,现在已经干了,档案袋外留下了一些痕迹。

    大门敞开着,外面的三个守卫一直盯着这里的动静。

    陆淮和阿四坐下来,陆淮翻档案,阿四在登记表上寻找名字。他们没有拖延,很快开始。

    陆淮拿出一份档案,缓缓念着。

    “聂冲,堂邑人。”

    “……”

    核对了登记表上的内容与原始档案的内容后,这份档案就算是翻过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登记表上已经核对了好几面。陆淮拿出一份档案,受了潮后,纸张发皱发黄。

    上面还有着暗黄色的纹路。

    陆淮翻开档案,一份资料整整齐齐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的视线落在了姓名栏,语气平静极了。

    “莫清寒。”

    阿四正在低头找着莫清寒的名字。

    陆淮的视线落在了外面的守卫身上。

    那个守卫虽在和同伴讲话,目光仍关注着档案室,他看起来好像在认真盯着,其实一直在不经意间瞥向陆淮。

    他们两人的视线对上。

    守卫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此刻,阿四皱眉翻找着莫清寒的名字,但却还没有找到,他愈发烦躁了起来。

    外面忽的响起了一个声音。声音很重,听上去有些兴致,格外引人注意。

    “今晚要不要去酒馆?”

    “想什么呢,晚上不是还要轮班吗?”

    “把事情交给那愣头青做不就行了。”

    “……”

    阿四的性子好动,听见声音后,他很快就扭头看向门口。

    这时,陆淮从口袋中摸出一样东西。

    方才那个守卫是陆淮的人,往他上衣口袋中放了一个微型相机。

    他用微型相机拍下了这一页的内容,很快将其收了回去。

    外面的声音极吵,一系列动作发生在短短十五秒内。

    待到阿四转身回来后,陆淮已经完成了他的行动。

    阿四见到陆淮仍在专注地看档案,感慨了一句:“你这么认真,日后明爷肯定会赏识你。”

    陆淮笑了一下,没有开口。

    这里的档案众多,他们不能浪费时间,继续忙碌起来。

    陆淮还看到了另一份档案,来自暗阁的魏阁主。

    不过,魏阁主的资料极少,只有入狱时间,甚至没有原因。

    陆淮注意到了,莫清寒的入狱时间和魏阁主的时间是错开的。

    也就是说,两人不会在狱中认识。

    况且,按照魏阁主方才的反应,他也并不知道江先生的下落。

    陆淮先前基本排除了江先生是莫清寒的可能性,现在也证明了结果确实如此。

    今日,他们的整理马上就要结束了。

    这时候,陆淮发现了一叠同莫清寒入狱时间相近的档案。

    陆淮明白,他已经拿到了莫清寒的档案,最迟明天,越狱计划就能开始启动。

    只要离开了汉阳监狱,他就不能接近档案室。

    陆淮已经来不及翻那一堆档案了。

    他的眼神扫过那些纸。

    很快将档案上的名字全都记了下来。

    离开档案室的时候,陆淮又遇见了那个守卫。

    阿四在旁边看着,守卫似乎对陆淮已经释疑了,他心口一松。

    两个人在档案室中的认真,门外的守卫看得一清二楚。

    守卫开口:“新来的,干得不错。”

    陆淮口袋中的微型相机被他拿走了。

    守卫会将这个相机交给另一个狱卒。

    那个狱卒负责输送物资,这星期的时间正好到了,他会离开汉阳监狱,到外面去,将物资带进来。

    这正是转移相机内容的最好机会。

    ……

    另一头,叶楚一个人待在旅店的房间中,她紧张极了。

    陆淮进了汉阳监狱后,就和叶楚断了联系。

    这几天,叶楚同家里打过电话,叶家人都没有怀疑。他们以为她在北平过得很好。

    叶楚搁下了电话,便又开始想起陆淮。

    这时,有个暗卫敲响了叶楚的房门。

    叶楚立即走了过去,打开了门。

    暗卫得到了一个消息,他来通知叶楚。

    暗卫同叶楚说,让她在今晚八点去附近的一个小酒馆,有人会在那里等她,那人要告诉叶楚一些事情。

    暗卫讲完这些话后,就离开了。

    关上门后,叶楚整个人放松了大半。

    她清楚酒馆里的那个人肯定和陆淮有关。

    陆淮能让人出来传递消息,就证明陆淮在汉阳监狱里还是安全的。

    离赴约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做好一切准备后,叶楚出了门。

    酒馆离旅店不远,叶楚一出旅店,暗卫就悄悄跟着,隐藏好身形,保护她的安全。

    叶楚走到了酒馆,浓烈的酒味从里面传了出来。

    她镇定心神,缓步走了进去。

    小酒馆里光线昏暗,鱼龙混杂,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

    叶楚和这儿的人一样,叫了一杯酒,但是她没有喝,仅仅只是将酒杯放在自己面前。

    叶楚坐在了酒馆的最里面,这是他们先前讲好的位置。

    不一会儿,身后有一道声音响起。

    “三公子爱喝白兰地,这里却没有。”

    听到这几个字后,叶楚微微一怔。

    她扭头看去:“三公子可好?”

    他点头:“很好。”

    来的人是汉阳监狱的狱卒。

    这个狱卒是陆淮的手下,当陆淮查出暗阁藏有秘密时,就将此人安插进了汉阳监狱。

    附近酒馆不多,这家酒馆恰好离汉阳监狱最近。

    这个狱卒外出的名义是输送物资。

    汉阳监狱的氛围压抑,那里的狱卒离开的时候,总会来这家小酒馆坐坐,喝上几杯酒。

    所以在这里碰到几个狱卒,并不会引起别人怀疑。

    那人假装搭讪,和叶楚攀谈起来。

    在旁人看来,只不过是两个人在聊天,最是寻常不过了。

    狱卒不经意做了一个动作,微型相机被放进了叶楚的上衣口袋。

    狱卒说:“你要的东西在里面。”

    叶楚点了点头,她明白那人的意思,陆淮已经将资料拿到手了。

    “不要担心,三公子很快就会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圣诞节小剧场

    陆淮:等我回来。

    叶楚:怎么等?

    陆淮:洗干净等,蒙着黑布等……随你。

    民国谍战人员会用微型相机。

    小剧场求灌溉~圣诞节快乐!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40章 第14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