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第14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41章 第141章

    那个狱卒喝了几杯酒后, 立即离开了。

    他今日是来运送物资的, 虽去了一趟外面酒馆,也要早些回去才是。

    监狱的车缓缓开动, 朝着路尽头的汉阳监狱驶去。

    酒馆里,四下喧闹,人声嘈杂。叶楚点的那杯酒继续搁在桌上,半点未动。

    她起了身, 带着微型相机回了旅店。

    时间尚早, 旅店里亮着灯, 很多人都没有歇息。

    虽说这是一家黑店,但是店里的人都被暗卫控制着, 不敢轻举妄动。他们见了叶楚, 也只会态度恭敬。

    叶楚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

    叶楚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存放好微型相机。

    她松了一口气,方才狱卒并没有讲太多,但是她想知道的事情, 已经全部清楚了。

    若是叶楚没有猜错,明晚或后晚就会开展他们的越狱计划。

    陆淮同她讲过, 他会带暗阁前任首领出来。

    叶楚知道他一定会平安回到旅店,他们还要一同回上海,同莫清寒斗。

    上一世, 他们也曾经遇到过许多艰难的局面。

    虽说危险程度不同,但次次都会被化解。

    ……

    叶楚仍然记得前世的事情。

    有一回,他们要从南京回上海, 车子已经停在督军府的楼下了。

    陆淮临时有事,同叶楚讲了一声,两人便分头回上海。

    汽车上了路,叶楚被司机先送回上海。

    没想到,叶楚快要抵达上海之时,遇见了莫清寒的手下。那群人一直追着,直到将她堵在一座庙里。

    自从叶楚和陆淮结婚后,莫清寒就盯上了她。

    莫清寒派了两路人马,一批人去围堵叶楚,一批人去追杀陆淮。

    那是一座小庙,僧人被莫清寒的人杀了,这里处处弥漫着杀意和鲜血。

    尚未开枪前,莫清寒让手下带了一句话,他特地嘱咐过,这话是讲给叶楚听的。

    若不是你选错了路,怎么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庙不大,暗卫死了,护卫身亡,叶楚独自一人站在中间,目标清晰又明显。

    每个人都拿枪指着她,黑洞洞的枪口象征着死亡和杀戮。他们面无表情,冷漠至极,准备对她扣动扳机。

    面对死亡,叶楚并没有畏惧,她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天。

    先前已经有了那样痛苦的经历,她又何曾畏惧过。

    叶楚闭上了眼睛,表情镇定极了,等待着枪声响起。

    想来她临死前是无法再见陆淮一眼了。

    叶楚背脊挺直,微微抿唇。很快,猛烈的枪声传入她的耳朵。

    但是,她的身上却没有察觉到一丝疼痛,仿佛那些子弹并不是冲她而来的。

    叶楚缓缓睁开了眼睛。

    莫清寒的手下都已经倒下,他们被一枪毙命。

    她瞧见枪口的背后,那里站着她的丈夫。

    陆淮冷峻极了,他和手下赶到了,他们一同解决了那群人。

    陆淮从南京回上海,他逃离了莫清寒的追杀。

    他赶过来后,还是尽力保下了她。

    ……

    叶楚收回了思绪,记忆从眼前消失。

    她扭头看向窗外,汉阳的冬天冷得很,夜里的温度愈发低了。

    没什么。

    只是很想他罢了。

    另一头,汉阳监狱。

    不知怎的,陆淮仿佛有所感应,他忽的在黑暗里睁开了眼睛。

    陆淮没有入睡,他的头脑清醒极了。

    那扇小窗外面是寒冷的夜。

    周身是冰冷彻骨的空气,陆淮时时刻刻记着,这是汉阳监狱。

    他有任务在身,每分每秒都不能松懈。

    在汉阳监狱的每个夜晚,陆淮都在念着一个名字。

    叶楚。

    她还在那家旅店里,等他回去。

    陆淮必须尽快离开监狱。

    他已经说服了魏阁主,也拿到了莫清寒的档案。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

    陆淮有几个手下潜伏在汉阳监狱中。

    下午,陆淮已经通知了他们,计划将会在明晚启动。

    陆淮合上眼,睡了一会。

    ……

    上海滩,大都会歌舞厅。

    那晚,大都会抓住了两名歹徒,他们袭击了夜来香,甚至企图带走她。

    这件事发生在偏僻的地方,无人看到,大都会不想声张,将其隐瞒了下来。

    当天晚上,这两名歹徒就被带到了沈九面前,沈九会亲自审问他们。

    等秦骁送丁月璇回家后,曹安很快叫了人,把昏迷中的歹徒带走。

    秦骁向来很有分寸,不知为何,这次下手偏重了些。

    曹安费了一些时间,才将这两名歹徒弄醒。

    当他们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跪在了清会头目沈九爷的面前。

    清会向来是鸿门的对头,水火不容。

    他们都是鸿门的人,此时看到沈九,心中难免有些犯怵。

    沈九的神色还是一贯的慵懒,他懒洋洋地斜靠在椅子上,看着这两个人。

    沈九分明是笑着的,却让人无端感到害怕。

    那两人不敢出声,头低低垂下。

    沈九身子微微前倾,一双长眸眯起,唇角的笑意一收。

    “你们是鸿门的人?”

    虽说沈九讲的分明是一个疑问句,但是他却用了陈述的语气,像是已经肯定了他们的身份。

    那两人尽管犹豫了片刻,还是立即承认了。

    这里是清会的地盘,又不是鸿门的。

    若是他们说出自己的身份,没准沈九爷会看在鸿门的份上,放他们一马。

    沈九挑了挑眉:“是不是乔六派你们来绑架夜来香?”

    其中一人看气氛不对,眼珠子转了转,话到了嘴边,却换了一种说辞。

    他们不应该如实相告,必须要给自己留些余地。

    “这件事不是九爷想的那样。夜来香唱歌好听,仙乐宫只是想请她去唱首歌。”

    沈九意味深长地哦一声,他身子向后靠去,唇角微挑。

    “是吗?那夜来香脸上的伤又是从何而来,原来这就是鸿门的待客之道吗?”

    沈九声音蓦地沉下,跪在地上的两人一惊。

    他们连连摇头:“夜来香以为我们来意不善,她反抗了,所以我们才误伤了她。”

    沈九冷笑一声:“曹安。”

    曹安:“是,九爷。”

    “这些人打伤夜来香,是不是应该付出代价呢?”

    沈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要教训一下这两人。

    曹安立即领命。

    屋内不断传来惨叫声,直到沈九随意挥了挥手,那些声音才歇了。

    沈九不以为然,这些人敢做出这样的事,就应该知道后果。

    沈九漫不经心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语气漠然。

    “乔六交待你们要做什么事?”

    刚被教训过的两人不敢不招,没想到沈九爷看似好说话,其实一点也不会留情。

    两人互相推脱,最终开口:“六爷让我们毁了夜来香的嗓子,让她再也唱不了歌。”

    听完他们的话后,沈九半晌没说话。

    过了一会,沈九忽的开口:“曹安,将他们绑起来,扔到仙乐宫的门口。”

    沈九也准备给乔六送一份大礼。

    仙乐宫。

    门口的客人来来往往,热闹极了。

    这时,有一辆黑色汽车停在了仙乐宫的外面。

    车门打开,几个高大的男人从里面走下来。

    两个人被他们从车上拖了下来,那两人失去了意识,不知死活,手脚都被紧缚着。

    沈九吩咐手下给那两人喂了迷.药,他们暂时不会醒过来。

    清会的人将他们往仙乐宫的大门口一扔,然后高声喊了几句:“仙乐宫杀人了。”

    清会的人动作很大,但是那两人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

    被绳子捆住的两人瘫倒在地上,头侧向一边,动也不动。

    夜色愈发深了,仙乐宫门口亮着灯,这里是上海滩中灯红酒绿的一处地方。

    有些客人正走到仙乐宫门口,见到这一幕,顿时慌了。

    他们纷纷转身回去,不愿意踏入仙乐宫。

    但是,清会的人堵在仙乐宫的门口,他们要让那些人将眼前的事情看明白,才能传播出去。

    仙乐宫杀了人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仙乐宫原本还沉浸在欢声笑语中,此时只剩下了恐慌。

    乔云笙得了消息,怒气上涌,走向仙乐宫的门口。

    然而,等乔云笙出来前,清会的人已经坐上车离开了。

    乔云笙站在仙乐宫的大厅里,因为少了客人,此时的仙乐宫显得空荡荡的。

    乔云笙自然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至于是谁做了这些事,乔云笙不去调查都能猜得出来。

    乔云笙走到沙发旁坐下,优雅地翘起腿,手放在一旁的扶手上,轻轻叩着。

    乔云笙看上去并没有那么生气,反倒笑了笑:“又是沈九。”

    不过这次还加上了一个人,秦骁。

    乔云笙的笑意冰冷至极。

    仙乐宫中传出了几声枪响。

    无人敢靠近。

    ……

    汉阳监狱的早晨很快就来临了。

    同前几日一样,狱卒来送早饭,陆淮的神色淡淡,看上去极为寻常。

    过了一会,放风时间到了。

    牢房的门开了,所有囚犯被放了出来。

    他们又到了先前那个小院。

    监狱的囚犯们拉帮结派,各自站到一起。陆淮当然和明爷的人一同站着。

    陆淮不经意地扫视着这里,他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一批人身上。

    昨日,在档案室中,陆淮看过了一部分档案。

    其中有一批人和莫清寒的入狱时间相近。

    陆淮只匆匆看过几份,而剩下的那些名字都已经被他记在了脑海中。

    他在默默观察,那个角落里,有几张脸和档案上的照片相重合。

    那群人的动作虽然看似和别的囚犯没什么两样,但其实极为谨慎。他们一直在关注着四处的动静。

    有一个人,被他们围在中间,仿佛他的身份很重要。

    陆淮知道。

    那个人当然是莫清寒。

    明爷的人问:“新来的,你在看什么?”

    陆淮的声线淡淡:“那些人看上去本事很高。”

    明爷的人嗤笑了一声:“莫清寒?我刚来的时候,他是这里的老大。”

    陆淮没开口。

    “有一段时间,他性子变了些,什么都不争了。咱们明爷就上来了。”

    陆淮眯起了眼睛。

    “不过,他哪比得上明爷,你别动什么歪心思。”

    陆淮声线有些冷:“自然。”

    陆淮利用了明爷拿到档案,他还有些用处,在越狱时能帮得上。

    陆淮看了莫清寒一眼。

    果真如身旁那人所言,他现在很低调,只安静,并不开口。

    大概是怕自己说太多,容易露出马脚。

    陆淮晓得莫清寒在监狱中性情改变的原因。

    因为真正的莫清寒早就离开了汉阳监狱,而这里的人只是一个替身。

    若是陆淮没有猜错,莫清寒刚进汉阳监狱没多久,就收服了那一批和他同时入狱的人。

    那些人听命于他,为他做事。

    而有人帮了莫清寒越狱,他去了华东地区。甚至现在到了上海滩……

    反正,假的莫清寒留在监狱中,无论出了任何事情,他都有不在场证明。

    这同样也说明了另一件事,莫清寒认识一个擅长易容之人。他现在定是用另一张脸和另一个身份潜伏在上海滩。

    是那个从天津回上海开医馆的大夫容沐?

    还是别的什么人?

    等陆淮回去后,很快就会知道真相了。

    这时,有人叫了陆淮一句:“新来的,明爷找你。”

    陆淮面色不显,步子从容。他走到了明爷面前。

    明爷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你昨日找那个怪人做什么?”

    他口中的怪人指的正是魏阁主。

    魏阁主作为杀手,自是要隐藏身份。汉阳监狱中多的是流寇和流窜犯,不属于真正的江湖人士。

    除了暗阁内部人员,鲜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

    单名一个峥字。

    陆淮是昨日在档案上看到的,但是像魏阁主这样谨慎,魏峥这个名字是真是假,也有待考量。

    陆淮顿了顿,面色似有犹豫,并不开口。

    “明爷问你话,你怎么不答?”旁边有人皱起了眉,抬高了声线。

    陆淮的眼神淡淡扫了过去,看向他的眼睛。

    那人立即噤了声,不知怎的,分明陆淮的表情只是冷了些,他却觉得有一股极强的压迫感。

    那人又想起先前陆淮的身手,他往后退一步,不敢再招惹陆淮。

    明爷正站在那里,望着陆淮,目光微冷。

    他好像已经对陆淮起了几分疑心。

    陆淮的语气坚定:“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不希望别人知道。”

    明爷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我想知道一个合理的解释。”

    明爷略一瞥,身旁的人很快都往后退去。

    陆淮上前,在明爷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他杀了我全家,我要杀了他。

    陆淮收回步子,看向明爷,观察着他的表情。

    明爷见过了很多事,他并不觉得惊奇。

    明爷抬眉:“这是你进汉阳监狱的原因?”

    明爷伸手在脖子上一抹,做了一个杀人的动作。意思是陆淮是否想杀了那个姓魏的怪人。

    陆淮点头:“算是吧。”

    陆淮进入这里,确实是要靠近魏峥,不过是想带他出去罢了。

    明爷思索了几秒,他的视线瞥向不远处的魏峥。

    他忽的开了口:“狱卒会一直盯着这里的动静,你可以动他,但是杀不了他。”

    陆淮清楚汉阳监狱的规定。

    囚犯们都是穷凶极恶之人,狱卒不想上头怪罪。在他们监管的时候,不允许这里有人死亡。

    现在是放风时间,小院被一群狱卒盯得死死的,找不到下手的时机。

    若是在狱卒看不到的地方,那就另当别论了。

    明爷问:“你有什么想法吗?”

    明爷的表情看似诚恳,仿佛是对手下的关怀。

    然而,陆淮等的就是这一句话,明爷已经进了他的圈套。

    陆淮淡淡地说:“只要避开了别人的监视,我就能下手。”

    明爷没有否认。

    陆淮讲出了他的目的:“我想被关进审讯室里。”

    汉阳监狱没有审讯这一回事。

    所以,这里的审讯室,其实是一个完全密闭的黑色房间,给做错事的囚犯关禁闭。

    那条通往外界的地道就在里面。

    明爷抬了抬眉,似乎觉得有点意思。

    陆淮:“还请明爷帮我一次。”

    明爷沉默了半晌。

    明爷会帮陆淮,因为他喜欢看别人厮杀的感觉。

    明爷本就不喜那个姓魏的,如果陆淮能杀了他,那当然最好。

    还有另一个原因。

    陆淮这个人,表面上看似听命于他。但是明爷觉得,陆淮捉摸不定,令人看不明白。

    陆淮的身手又极好,若是哪一天叛变了……明爷不晓得他会怎么对待自己。

    如果陆淮和魏峥对上,得了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明爷也是乐意的。

    “我很看重你。”明爷嘴上讲得好听,“这个忙,我帮定了。”

    陆淮唇角牵起:“多谢明爷。”

    明爷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魏峥,他提醒陆淮:“放风时间快结束了。”

    陆淮点了点头,起步朝着魏峥走了过去。

    明爷站在后面看戏,嘴角浮起了笑意。

    他很期待能看到这两个人互相残杀的样子。

    另一头,陆淮已经站在了魏峥面前。

    魏峥依旧云淡风轻,只是他知道眼前这人带着善意,眼中少了几分防备。

    陆淮开了口:“魏峥。”

    魏阁主怔了几秒,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我已经安排好了。”

    在越狱当天,陆淮才通知了魏峥这一消息。

    “今晚越狱,我们两人必须一起去审讯室。”

    时间不长了,陆淮立即切入了正题。

    “所以……”

    “现在你跟我打一架。”

    话音刚落,陆淮就很快出手了。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41章 第14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