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第14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43章 第143章

    叶楚知道, 上一世, 莫清寒来到上海的时候,他的档案已经不存在了。

    所以, 他们今生才清楚,莫清寒没来上海的那段时间,他在汉阳监狱服刑。

    莫清寒的那批手下离开监狱后,那些档案被严密封锁。他们到了华东地区继续做事。

    现在档案还没有被完全销毁, 所以才能抓住把柄。

    黑店的那条地道正是他们的出入点。陆淮和叶楚守住这家黑店, 就能等到莫清寒的人。

    叶楚的视线继续扫过那张白纸上的名字。

    看见了一个有些眼熟的名字, 她微微皱起了眉。

    叶楚伸出手,她的手指落在了一个名字上, 樊景昀。

    陆淮:“这个人是谁?”

    叶楚很快搜寻着自己的记忆, 她记了起来:“寒塔寺方丈。”

    上海虽已经进入新旧交替的时代,但是,老一辈的人仍有宗教信仰。

    自从叶楚的祖父离世后,祖母就常年烧香拜佛, 她时常去寒塔寺听方丈讲经。

    叶老太太会在叶家提起这件事,因此, 叶楚也听过不少寒塔寺的事情。

    叶楚曾听她讲过,这位方丈出家前,俗名就是樊景昀。后来他的法号是净云, 旁人称他一句净云大师。

    叶楚没有想到,原来他曾经是汉阳监狱的人。

    上一世,净云大师一直都没有露出马脚, 寒塔寺虽处上海郊外,却照样吸引许多香客。

    寒塔寺香火鼎盛,很多人都来听方丈讲经。

    那些香客中不乏名流权贵,若是净云大师从他们那里得知了消息。这对莫清寒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谁曾想过,佛门清净之地,会隐藏着这样的秘密。

    陆淮冷笑了一声:“看来,我们需要找个人去寒塔寺看看了。”

    叶楚不假思索:“我的祖母同方丈认识,我随她去就是了。”

    陆淮略有迟疑,他尚且没有调查清楚寒塔寺的背景,并不想让叶楚只身犯险。

    但是,陆淮尊重叶楚的想法,他不能总是将她抓紧。这样反倒是限制了她的自由。

    陆淮问:“若是遇见了莫清寒的伪装,你该如何?”

    叶楚笑了:“那里是上海,他怎敢动我?”

    “更何况,莫清寒不知道我们合作一事,我倒是能尽快发现他的伪装。”

    陆淮心中思索,暗卫会一直看着叶楚,寒塔寺又香客众多,想必莫清寒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什么。

    他想要隐藏身份,就不能亲自出手。

    陆淮同意了:“回上海后,你找机会去趟寒塔寺。”

    叶楚点了点头:“好。”

    陆淮拿起了打火机,弹开盖子,手指一按,火光亮了起来。

    燃烧着的火苗靠近素净的白纸,瞬间吞噬了那一抹白色。

    火光蔓延整张纸,所经之处变得焦黑。

    那张黑名单在他们的眼前烧毁,沦为灰烬。

    这家旅店,鱼龙混杂,这里的人不能信任。

    陆淮和叶楚不能留下任何把柄。

    一切都已经记在陆淮的脑中,回到上海后再复制一份就可以了。

    天已经黑透,今夜没有月亮,旅店房间里,陆淮和叶楚安静站着。

    陆淮忽的开了口:“叶楚,这几日你没有睡好,今晚回去好好睡一觉。”

    叶楚怔了几秒,他怎么知道自己没有休息好?

    叶楚只是嗯了一声。

    陆淮又补了一句:“别再担心了。”

    叶楚耳根一热,她转过身去,道了一声晚安。

    今晚,一切尘埃落定后,两人格外安心。他们沉沉睡了过去,一夜无梦。

    这个有着地道的房间将被暗卫严密看守着,不许任何人进入。

    另一头,汉阳监狱。

    监狱长站在黑夜里,他的眼底阴沉。

    先前那辆囚车已经离开了,联系不上司机,他派人去追捕了,现在还没有消息。

    那个罪犯新来不久,却从监狱中带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旁人不知道,但是监狱长明白得很,这个姓魏的并不是什么普通杀手,他曾经是暗阁的首领。

    魏峥进了监狱后,从不惹事,也不问江湖事。

    但是,让监狱长紧张的是,他们两人被关在那件审讯室中,有没有发现那个地道的秘密。

    监狱长给旅店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伙计接的,他叫了黑店老板过来。

    从黑店老板的回答中,监狱长知道现在旅店并无异样,那条地道也没有被人发现,他松了一口气。

    监狱里不过是少了两个囚犯罢了,只要他们的秘密没有泄露,到时候他还能跟上面的人交待。

    ……

    德仁堂。

    天已经黑了,医馆里没什么人,安静得很。

    空气中弥漫着药材的清香,若有似无的,挥之不去。

    容沐身上也沾染了不少药香,他有事要做,提早离开了医馆。

    容沐回了家,他径直走进书房。

    容沐坐在桌旁,神情平静温和,气质淡雅极了。

    面前的桌上放着尚嫣写给他的纸条,是他的人送来的。

    上面写到叶楚离开上海有一段时间了,一直没有回来。

    这件事是容沐吩咐尚嫣去做的。

    容沐让尚嫣去一趟叶公馆,同叶楚交流,这么一来,他就能确定叶楚的行踪。

    但是,尚嫣并没有在叶公馆见到叶楚。叶家的人同她说,叶楚此时不在上海。

    根据尚嫣打探来的消息,叶楚和她的同学严曼曼一起去了北平,好像要在那里待上一段时日。

    严曼曼是叶楚的朋友,叶楚去北平的时候会住进严家宅子。

    容沐知道严曼曼的身份,她是警察署长的独生女,备受宠爱。

    严曼曼的家在北平,但她在上海念书,逢年过节自然要回去。

    这次,叶楚和严曼曼一起过去,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容沐敛下了神色,眸底晦暗不明。

    另外一件事倒是令他起了疑心,这段时间,陆淮也不在上海。

    容沐派人一直盯着和平饭店。

    手下向容沐汇报,说陆淮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和平饭店了。

    容沐不清楚陆淮究竟在哪里。

    叶楚和陆淮都离开上海了,这件事看似寻常。

    可在容沐看来,里面说不定有古怪。

    于是,容沐又给尚嫣下达了一个命令。

    若是严曼曼和叶楚一同去了北平,那么过些时间,一定会回来。

    容沐让尚嫣盯牢叶公馆,看叶楚什么时候回来,她是不是一直和严曼曼待在北平。

    容沐让尚嫣一有消息后,就立即向他汇报。

    ……

    旅店老板知道陆淮救了他的家人后,对陆淮心生感激,告诉了陆淮一些事情。

    老板并不认识莫清寒,他只知道隔段时间会有人来到这个旅馆。

    这些人做事的时候,会把老板支开,行事极为保密。

    老板只负责看守地道,至于这些人是为谁做事,又有什么目的,老板概不知情。

    陆淮晓得,既然莫清寒控制了监狱的通道,而莫清寒又远离汉阳,这里必有他的人手,定期向他汇报。

    若莫清寒在规定时间内,得不到他属下的汇报,定会起疑。

    所以,陆淮必须要找出这批人,铲除他们,再换上自己的人。

    陆淮瞥了暗卫一眼,声线淡淡:“最近这批人有没有什么异动?”

    暗卫:“他们并未做任何可疑的事。”

    陆淮知道,如今暗卫监视着这个旅店,莫清寒的人即便心急,也找不到机会下手。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莫清寒的人主动露出马脚。

    从老板的口中,陆淮清楚旅店每周会有一个例会,参加的人都清楚密道的存在。

    说不定莫清寒的人也会在其中。

    他们若知道陆淮也知晓了密道一事,定会心生警惕,把这件事告诉莫清寒。

    只不过如今他们一举一动受人监视,不能如此行事罢了。

    若陆淮让暗卫放松对黑店的监视,这些人寻到机会,一定会向莫清寒报信。

    或者,干脆杀了自己,以绝后患。

    陆淮目光微沉,告诉暗卫:“最近对他们的监视不必太过严密。”

    同时,陆淮还让暗卫给旅店老板带了几句话,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给莫清寒手下暴露身份的机会。

    暗卫应是,便退下了。

    得到陆淮的命令后,这几日,暗卫对旅店的监视宽松了许多。

    旅店的人慢慢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有些人开始蠢蠢欲动。

    今日,是旅店开会的日子。

    在道上,这种会议被称为聚会,每个组织或帮派都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极少数人能参加聚会。

    即便这仅仅是一家黑店,这种规矩也是存在的。

    老板坐在房间里头,等着他们过来。

    房里光线晦暗,顶上是一盏灯,昏黄的灯光落下。

    开会的人陆陆续续地走了进来,他们坐在桌边。

    他们没有开口说话,房里冷清得很。

    老板这次开会是为了安抚人心。

    老板率先开口:“大家也看见了,这些天,旅店里发生了一些事,但是我觉得那批人并没有恶意。”

    “那个男人和我说过,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做一些事情。只要我们不离开旅店,他们并不会限制我们的自由。”

    这些话是陆淮派人告诉黑店老板的。

    老板心里清楚,虽然那些人话是这样说的,但旅店的人若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陆淮绝不会留情。

    “我们该做什么,便做什么。”老板语气意味深长,“不过,做事前心里掂量着点。”

    其他人听了后,沉默不语。

    他们晓得,再也不能动坏心思。想起那日被那些人拿枪指着的情形,他们还心有余悸。

    这时,一个声音忽的响了起来。

    “那对男女到底是什么人,他们真的不会害我们的性命吗?”

    老板看了过去,是潘适。

    潘适又开口:“有这些人在,我们做事束手束脚的,做什么都不方便。”

    莫清寒在旅店里安插了一些人手,潘适就是其中之一。

    平日他们会注意旅店的情形,只要发现不对之处,会立即向莫清寒汇报。

    潘适的身份,其他人并不知情,只有莫清寒的手下才会清楚。

    这几日,发生了这样的事,潘适想向上面的人报信。

    但是周围荒芜,他们的电话又被人看管,连酒馆都去不了,更别提通风报信了。

    潘适极为心急,再这样下去,一点消息都传不出去,说不定会影响主子的计划。

    房间里的其他人虽然没说话,从他们的神情可以看出,他们与潘适也是一样的想法。

    老板知道,前几天陆淮从地道里带了一个姓魏的人出来,他们的目的只是想救出这个人罢了。

    因此,不久后,他们应该就会离开了。

    老板知道旅店的人都是道上混的,难免有些心浮气躁,所以,他开口说了一句。

    “再等几天,他们离开后,我们就安全了。”

    其他人不再讲话,一个个走出了房间。

    潘适紧皱着眉,主子为了防止手下叛变,给每个人都喂了解药。

    今晚是他给上头汇报情况的规定时间,只有消息送出去,他才能拿到解药。

    否则,潘适就会毒发身亡。

    潘适联系了几个莫清寒的手下,他们决定孤注一掷,今天就对陆淮下手。

    ……

    旅馆的人在开会,叶楚和陆淮在另一个房间里等待着。

    例会结束后,他们就会查探一番,看看有没有人露出马脚。

    当然,这件事极为重要,他们还要做一些别的准备。

    桌上摆着一个黑色的箱子,陆淮开了锁,箱子打开,里面放着不同型号的枪支弹药。

    叶楚略加挑选,陆淮则随意拿起,枪已经备好,他们还带上了充足的子弹。

    子弹上了膛,枪进入准备状态,随时能够使用。

    他们每人各拿了两把枪,一把别在腰间,一把放在上衣口袋,以备不时之需。

    箱子被盖了回去,钥匙一拧,重新上锁,他们将箱子搁在了房间里。

    陆淮看了叶楚一眼:“准备好了吗?”

    叶楚点头,她加重了语气:“嗯。”

    他们知道,旅店的例会已经结束。若是有人心虚,定会在今晚暴露。

    打开了房门后,陆淮和叶楚走了出来。他站在那里,她很快环上了他的手臂,动作极为娴熟,没有半点尴尬。

    他们挽着手,并肩走着,一同离开了房间。

    夜深了,许是众人已经入睡,旅店的走廊愈发寂静。

    先前他们晓得有几个人下了楼,估计那些人是在商议如何对付他们。

    陆淮和叶楚走下楼梯,他们刻意走得重了些,脚步声清晰极了。

    暗卫分散在旅店的不同位置,听到了两人的脚步声,会立即提高警惕。

    陆淮和叶楚到了大堂,眼神不经意扫了一眼。

    大堂的角落里站着旅店的人,也站着陆淮的暗卫。

    暗卫虽盯着旅店的人,但是,这里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大对。

    陆淮和叶楚缓步朝着大堂中间走去,靠得极近。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落进了旁人眼中。

    这时,叶楚瞥见了陆淮身后那人的表情,他虽看上去面色平静,但身体却紧绷着。

    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或许他是在等一个杀他们的时机。

    叶楚的声音委婉:“夫君,我的头有些疼了。”

    陆淮笑了:“夫人,不如我们回房吧。”

    他们之间看似亲密无间,这段对话听上去也并无异样。

    叶楚的眼睛一冷,陆淮微微眯起眼睛。

    陆淮和叶楚四目相接,眼神交流一秒,立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有人要动手了。

    陆淮和叶楚立即松了手,两人的身子分开。

    他们的动作极快,同时拔出枪来,枪口指着彼此。

    此刻,身后的人已经起了异动,那些人也举起了枪。

    两方的举动,几乎同时完成,堪堪差了一秒。

    这时,陆淮和叶楚扣动了扳机,朝着他们身后开枪。

    子弹从枪口.射出,破风而去!

    一时之间,寂静的旅店大堂,枪声乍响!

    作者有话要说:  民国史密斯夫妇再次上线~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43章 第14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