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第14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45章 第145章

    大都会。

    这几日, 清会的人觉得九爷有些不对劲, 他们议论纷纷。

    “九爷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前些天, 有几个赌徒欠了债,九爷还让我放了他们。”

    “以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

    曹安走了过来,这些声音都落进了他的耳里,他皱起了眉。

    这段时间, 九爷的状态确实与以前不同。他整个人变得特别温和, 做事也宽松了许多。

    曹安有些担忧, 九爷最近经常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曹安曾旁敲侧击地问过沈九,但沈九并没有回答。

    沈九不说, 曹安只能作罢。

    曹安看了说话的那几个人一眼, 即便九爷与平日不同,九爷的事情又怎么能让旁人议论。

    曹安走上前,冷声:“九爷做什么事情,他心中自然有数。”

    “你们只要管好自己, 旁的事情都与你们无关。”

    清会的那几个人听见后,都低下头, 不再说话。

    另一头,沈九在房间里,他看着某处, 神情极为认真,不像往日那般慵懒。

    房间里站着一个男子,他是沈九请来的手语老师。

    上次在督军府见到阿玖后, 沈九晓得阿玖目前不会讲话,她通过手语来告诉别人自己的想法。

    从那时起,沈九的心里就有了一个念头。

    他要学会手语。

    阿玖用手语来表达她的意思,那沈九就用手语来与她交流。

    若是沈九不懂手语,那他只能从旁人口中,得知阿玖的想法。

    但是,沈九希望在第一时间知道阿玖想说什么。

    这样做,沈九能才感觉他离阿玖更近了些。

    沈九学手语已经有段时间了,今日他只是再确认一遍,这串手语他做得对不对。

    这时,沈九抬起手,做了一串手语。

    意思是,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然后,他看向那位老师,问:“我这样做对吗?”

    老师仔细看了,开口:“九爷,你这样做没错。”

    沈九又做了另一串手语。

    意思是,你身体最近怎么样。

    老师也给了肯定的回答。

    接下来,沈九做的每一串动作,都得到了老师的肯定。

    老师离开后,房里陷入了一片沉寂。

    空气寒冷极了,桌上的茶也早就变凉了,热气已经散尽。

    但是,沈九却恍若未觉。

    他仍在练习那些手语,一遍又一遍。

    这些动作在他的脑海里清晰极了,但他还是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

    事关阿玖,沈九总是极为小心。

    今日,沈九准备去督军府见阿玖一面。

    前些天,陆淮不在上海,沈九便替他看着和平饭店。上海滩最近很平静,一些小事也被沈九解决了。

    陆淮昨日回到了上海,沈九就想去督军府一趟,看看阿玖。

    沈九要经过陆淮的同意后,才能见阿玖,所以,沈九要先和陆淮说一声。

    沈九拿起大衣,打开门,离开了大都会。

    汽车发动,缓缓驶向了督军府。

    到了督军府,沈九看到陆淮,说了他的来意。

    陆淮晓得沈九与阿玖的过往,自然理解沈九的想法,不过陆淮还是会以妹妹为重。

    陆淮说了一句:“不要单独见阿玖。”

    阿玖不爱与人接触,身体也没有好全,陆淮对阿玖极为重视。

    更何况,阿玖现在并不记得沈九,沈九对阿玖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

    若是让沈九单独与阿玖待在一块,陆淮并不放心。

    闻言,沈九心下一松。陆淮的意思就是他同意了。

    陆淮告诉他,阿玖现在在督军府的花园里。

    沈九离开书房,径直向花园走去。

    今日,天气晴好,清冷的阳光落下,往花园里铺上了一层细碎的光。

    沈九缓缓迈着步子,两旁皆是高大的树木,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落下,地上是深深浅浅的光影。

    一路走去,沈九只觉得四下安静极了。

    沈九抬眼看去,目光在某处顿了一顿。

    一个少女背对着沈九,她纤瘦极了,身上穿着宽大的外套。

    是阿玖。

    沈九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走了过去。

    沈九来到阿玖前面,停下了脚步,视线落在阿玖身上。

    阳光照在阿玖的脸上,愈加显得阿玖肌肤雪白,没有血色。

    陈妈看见沈九,她得到过陆淮的吩咐,便退到一旁,但确保两人在她的视线范围内。

    陆淮在书房里,他走到窗台边,恰好可以瞧见花园里的情形。

    沈九已经到了花园,他站在阿玖的身前。

    两人的距离不近,陆淮放下心。

    确认这样不会影响到阿玖,陆淮才回去做自己的事情。

    阿玖坐在那里,她察觉到有人走了过来。

    她抬眼看了过去。

    这个男子面容妖孽,身形修长,他微垂下头,注视着自己。

    阿玖认出了他。

    是沈九。

    不知怎的,阿玖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她看见沈九,总觉得他有几分熟悉。

    阿玖做了一串手语。

    沈公子。

    阿玖的动作,沈九看得极为认真。他抬起手,做了一串手语。

    阿玖,你还记得我吗?

    第一次在阿玖面前做手语,沈九有些紧张。他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也担心阿玖看不懂。

    阿玖怔了几秒。

    上回见到沈公子的时候,他还不会手语。在陆淮的解释下,他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阿玖有些疑惑:沈公子,你会手语?

    沈九看清了阿玖的动作,嘴角浮起一丝极浅的笑意。

    自然是为你学的。

    沈九不会把这些话说出口,沈九只告诉阿玖:想学便学了。

    阿玖仿佛明白了什么,她笑了一下。

    想起方才沈九问自己,是否还记得他,阿玖摇了摇头。

    阿玖:我可能见过沈公子,但是现在记不起来了。

    阿玖这样讲,沈九并不意外。她现在失去了记忆,若要记忆复苏,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沈九今日来,还有一个目的。他想带阿玖去外面看看,他不想让阿玖一直待在督军府里。

    一直待在一个地方,对阿玖的身体不好。阿玖和他出门,他定会保护好阿玖,不让阿玖受到伤害。

    况且,沈九已经想到一个办法,能让阿玖记起他。

    沈九看向阿玖,眼神柔和:上海滩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我想带你去看看。

    阿玖,你能出门吗?

    听到沈九的话,阿玖的眼神亮了几分。

    这些年,为了调养身体,她一直待在疗养院里。外面的世界,她很久没有接触过了。

    上海滩的繁华和喧闹,在阿玖心里,早就变得模糊了起来。

    若是能出去走走,阿玖也并不抗拒。

    但阿玖有些迟疑,哥哥对自己极为重视,她身体才刚好,如果要出门,哥哥定不会放心。

    阿玖看着沈九:我出门必须要经过哥哥的同意。

    沈九抬头,看了一眼督军府的书房,窗边没有人。

    沈九思索,他和阿玖见面,想必陆淮会看着他们。现在陆淮不在,应该在忙其他事情。

    等会他和陆淮提一下这件事罢。

    沈九的视线望向阿玖,神情极为温柔:我会同你哥哥讲的。

    阿玖笑了。

    天色有些暗了下来,沈九是时候离开了。他的目光落在阿玖身上,不舍得挪开。

    阿玖的笑容淡淡,看上去宁静极了。

    沈九做了一串手语。

    阿玖,我先走了。

    阿玖笑着和他告别。

    沈九离开花园,缓步往书房走去。

    他一面走,一面想,怎么能让陆淮同意他带阿玖出去。

    沈九站在书房门口,迟迟没有进去,他不晓得如何同陆淮开口。

    沈九十分清楚陆淮的顾虑,阿玖身体不好,现在还是在家静养最好。

    若是他就这么提出带阿玖出门,说不准陆淮就会拒绝。而且他也觉得,这样做有些莽撞。

    反正日后总有机会的,等阿玖身体再好些,带她出去也不迟。

    沈九忽的释怀了,今日他能见到阿玖,已经很满足了,其他的事情,日后慢慢来罢。

    书房的门微敞开着,陆淮看见沈九在门口站了很久,问:“怎么了?”

    沈九又恢复了慵懒的神情:“没什么,就是跟你讲一句,我先走了。”

    然后,沈九转身,离开了书房。

    看着沈九的背影,陆淮忽的笑了。

    他自然知道沈九的心思,面对阿九的时候,沈九倒是挺有分寸的。

    ……

    叶楚知道,每逢初一十五,祖母都会去寒塔寺一趟。

    叶楚要去寒塔寺打探情况,看看净云大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寒塔寺离伯父家不远,祖母向来不会太早出发。

    叶楚一早就离开了叶公馆,去了伯父家。

    叶老太太正在自己的小佛堂里,口中念着经文,手上还拿着一串佛珠。

    “奶奶。”叶楚的声音响起。

    叶老太太有些意外,站起身来:“你今日怎么会过来?”

    叶楚走到叶老太太身边,挽住她的手臂:“奶奶要去寒塔寺上香,我陪您一起去罢。”

    叶老太太愣了愣,不知阿楚何时对寺庙有了兴趣,说不定是临时起意。

    也可能是家中烦闷,阿楚只是想出去走走。

    叶老太太没有多问,答应了下来。

    正好有阿楚陪她,一路上也能说说话。

    寒塔寺。

    寒塔寺的后院有一个亭子,平日里不会有人来。

    里头有张石桌,上面摆放着黑子白棋,棋盘旁边还放着一壶热茶。

    亭子周围种着几株梅花,梅花开着正盛。

    枝头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梅花,风忽的一吹,送来阵阵幽香。

    容沐和净云大师分坐两端,两人各执一棋。

    棋盘上的棋子凌乱,黑子白棋交错,看上去两人已经下了一段时间了。

    容沐穿着一身素净长袍,头微微低着,看向面前的棋盘。

    他下棋的时候不急不慢,似乎什么都不在意,气质淡雅极了。

    净云大师拿起一颗白棋,放在棋盘上,截断了容沐的棋子。

    容沐的棋局受阻,他却没有一丝慌乱。

    他手执黑棋,继续按照原计划下着。

    这时,净云大师开了口:“容大夫好久没有来了。”

    这些天,容沐都没有到寒塔寺来,今日是第一次上门。

    容沐神情温和,放下一颗黑棋:“近日风声紧,不方便。陆三离开上海,无人清楚他在做什么。”

    容沐一直派人盯着和平饭店,根据手下的人汇报,陆淮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和平饭店了。

    最近,陆淮从南京回了上海。

    容沐心中起了疑心,自然会提高警惕。

    陆淮究竟去了哪里?又在谋划着什么事?

    这些容沐全都不知情,但是他不会坐以待毙,只会主动出击。

    净云大师皱了皱眉,手上的动作慢了几分:“容大夫怀疑他会有所动作?”

    净云大师了解陆三少,也知道他的性子。

    陆三少向来多疑,若是被他发现他们的异样,绝对会对他们出手。

    净云大师心里存了事,下棋的时候难免带出些情绪。落子的时候,放错了位置。

    容沐抬头,不着痕迹地看了他一眼:“净云大师,你的棋局乱了。”

    容沐声音平和,但是暗含警告,让净云大师不要失了冷静。

    净云大师立即回过神,点了点头。

    容沐又落下一子:“他还不知道我的身份。”

    容沐到上海时,已经做了伪装,换了身份,换了脸,成为一个完全与莫清寒不沾边的人。

    陆淮又不能未卜先知,不可能晓得德仁堂的大夫就是他。

    更何况,陆淮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存在,又怎么会提前做好防备。

    按照现在的情势,陆淮在明,他在暗。

    容沐会在陆淮毫无准备的时候,击垮他。

    净云大师沉声道:“陆三少不是这么好蒙骗的。”

    净云大师很谨慎,不想事情有所偏差。他提醒容沐,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陆淮行事果断,不会拖泥带水。

    况且他的势力极广,容沐想要动陆淮,必须要步步小心。即便只是走错一步,都不能挽回。

    容沐神色未动:“即便他起疑心了,我也有应对的办法。”

    话音刚落,容沐放下一颗黑棋。

    形势逆转,胜负已定。

    虽然这盘棋还未下完,但是白棋的颓势尽显,就算继续下去,也无事无补。

    而黑棋占据了大半的棋盘,强势侵入,不给别人留有余地。

    容沐下棋的方式和此时的他完全不同。

    现在他眉目淡雅,与世无争,仿佛不在意任何事情。

    而真正的他,和眼前这盘棋一样,侵略性极强,冷漠果断。

    净云大师苦笑一声:“我又输了。”

    容沐没有因为赢了这盘棋而欣喜,他的眉眼之间依旧没有任何情绪。

    容沐执起棋盘上的棋子,将其放回棋盒中。

    ……

    这时,叶楚和叶老太太也来到了寒塔寺。

    寒塔寺名声极大,香客众多,平日里香火不断,大殿里弥漫着袅袅白烟。

    在寺里走上一圈,衣服上都会沾染着香火气息。

    叶楚随着叶老太太走进大殿,她也同别的香客一样,神情虔诚。

    叶老太太点了一根香,闭上眼,跪在蒲扇上。

    叶楚站在叶老太太的身后,叶老太太手中拿着一炷香。

    香已经燃了一截,火点忽明忽暗。

    之后,叶老太太将香火钱投到一旁的功德箱中,然后去求了一支签。

    既然来了这里,叶老太太自然让叶楚也去求了一支。

    叶楚求的是中签,叶老太太带着她走去解签的地方。

    那里站着一个和尚,身材中等,面容清瘦,表情平和。若是旁人见了他,总能平定心绪,令人信任。

    叶楚将抽中的签递过去,和尚接过签,念道。

    “宝剑出匣耀光明,在匣全然不惹尘,今得贵人携出现,有威有势众人钦。”

    那个和尚细细地看了一下,很快便给了解释。

    “这位小姐,你想做的事情很多。”

    叶楚没有回答。

    和尚又说:“你定会遇到贵人,若是有贵人相助,那些事情都会顺遂很多。”

    叶楚忽的笑了。

    她想,她知道那个贵人是谁。

    他们会一同携手,并肩作战,有了他后,一定能改变今生的结局。

    叶楚笑了:“谢谢。”

    每回解完签后,叶老太太总会见净云大师一面。

    她会听净云大师讲经,心情便能安静下来。

    其实,净云大师会同叶老太太见面,只是因为她是叶家人罢了。

    叶楚见到净云大师后,他看出她对佛经并无兴趣。

    净云大师向叶楚提议,她不如在寒塔寺里到处走走。

    叶楚自然不会拒绝,这相当于她得到了净云大师的允许,可以随意去寺内的任何地方。

    而叶楚正想看看寒塔寺里面有没有可疑的地方。

    和叶老太太分开后,叶楚走到了大殿前。

    香客络绎不绝,来往不断,个个都带着虔诚的表情,跪在蒲扇上。

    叶楚颇有几分感慨,上海滩新旧交替,宗教信仰却不曾消失。

    她的眼睛一眯,视线落在了一个人身上。

    四下有些喧闹,说话声,诵经声,不绝于耳。

    在喧嚣中,却有着一处寂静。他丝毫不受影响,专注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那个人从容镇定,温煦淡然。

    在众多香客中,叶楚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是容沐。

    看到这一幕,叶楚皱紧了眉。

    前几日,陆淮离开汉阳监狱的时候,记下了一份名单。

    那些人都曾在汉阳监狱服刑,叶楚才知道寒塔寺的方丈竟是莫清寒的人。

    而此时,容沐偏偏又出现了寒塔寺里。

    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这时,容沐将手上的香插进香炉中,他停下了动作。

    容沐往后退了一步。

    他头一偏,视线扫到了一旁的叶楚。

    她站在那里,似乎看见了他。

    容沐顿了顿,他的面容和煦,温润如玉,谦谦君子一般。

    庙中,香火气息极重,弥漫在空气中。

    他的步子清雅,仿佛不受旁事干扰。

    一步步朝叶楚走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月底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45章 第14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