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第14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46章 第146章

    容沐知道, 每逢初一十五, 叶老太太都会来寒塔寺。

    但他在净云大师那里,听到了一个和尚讲话。

    今日, 叶老太太是和她孙女一同过来的。

    容沐清楚,那人一定是叶楚。

    于是,他来到大殿中,等待叶楚出现。

    叶楚站在那里, 身旁也没有人。

    容沐似乎有了机会。

    容沐走到叶楚面前, 但是他始终和她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礼貌得很。

    容沐语气和煦:“你是那日的……”

    容沐装作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好像他只记得叶楚是那日救助阿越的人, 却不知道叶楚真正的身份。

    叶楚并没有因为容沐温煦的外表, 而放松警惕。

    她仍旧集中了注意力,在对待容沐的时候,谨慎万分。

    叶楚朝容沐点了点头,叫了一声:“容大夫。”

    容沐笑了, 笑容清逸至极:“那日走得匆忙,还没有请教小姐的名字。”

    叶楚清楚, 若是容沐就是莫清寒,那么他一定早就调查过自己,知晓她的身份。

    叶楚声音清冷:“叶楚。”

    容沐问了一句:“叶二小姐?”

    叶楚故作疑惑:“你认得我?”

    容沐声音淡然宁静, 朝叶楚笑了下:“我曾听人提起过。”

    叶楚是上海的名媛千金,名气不小。

    容沐听说过叶楚的名字,也不奇怪。

    叶楚始终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容沐, 想要看看他的反应。

    但是容沐似乎伪装得很好,无论他讲什么,面容总是平静淡雅。

    叶楚从容沐的表情中,根本看不出问题。

    叶楚没有立即开口,两人面对面站着,都没有说话。

    容沐笑了笑,向叶楚提出了一个提议:“叶二小姐,一同去庙里走走吧。”

    容沐已经起步离开了,他的步子不急不缓,从容不迫。

    像是在等待她过来。

    叶楚看着容沐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眼,她在原地停留了几秒。

    略加思索后,叶楚跟了上去。

    众目睽睽之下,容沐并不会对她做什么。更何况,现在有这样好的机会,她一定要查探一番。

    容沐走上了一条小道。

    那条路通往后面的梅园,一路上都有人,他们是去赏梅的。

    容沐看着叶楚跟了上来,放缓了脚步,开始同叶楚聊起天来。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

    容沐语气温和:“叶二小姐来这里做什么?”

    容沐当然知道叶楚是陪着祖母一起来的,但他还是故意问了一句。

    叶楚回答:“陪祖母来上香。”

    其实她是想来这里看看,寒塔寺究竟藏了些什么事。

    叶楚面色如常,好似在认真回答容沐的问题。

    容沐笑了笑,他并不觉得叶楚会有其他的企图。

    在他的眼中,叶楚不过是一个信礼中学的女学生,同时,她也是一个可以被他利用的工具。

    容沐笑了笑:“叶二小姐倒是极为孝顺。”

    既然容沐这么问了,叶楚也问了容沐一句:“容大夫呢?为何会来寒塔寺?”

    叶楚心中生疑,但是面上不显,神情平静极了。

    叶楚不认为容沐会照实回答,但她还是想从他的只言片语中,得到有用的线索。

    听到叶楚的问题,容沐语气如常:“不过是来听方丈讲经罢了。”

    容沐并没有说错,叶楚只要随意打探一下,就知道他经常会来寒塔寺,听人讲经。

    这时,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

    刚好行至到梅花林旁,他们在树边站定。

    忽的起了一阵风,这里梅花众多,香气浓郁极了,在鼻间萦绕不散。

    大殿里的诵经声仿佛变得遥远起来,几乎已经消散在了风中。

    四下是赏梅的人们,但叶楚和容沐这里却很安静。

    叶楚打破了此时的寂静:“哦?容大夫与方丈是朋友?”

    容沐扭过头,缓缓看向叶楚。

    两人四目相接。

    叶楚的视线直直落进容沐的眼中,仿佛想要看到他的秘密。

    容沐望着叶楚的眼睛,他只觉得叶楚的心思重,却又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容沐的一举一动,都自然极了。

    虽然叶楚说出了事实,但是容沐镇静得很。

    他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叶楚的问题:“每个人都可以是朋友,只是看人的选择罢了。”

    叶楚忽的一笑:“容大夫,你说得对。”

    叶楚不愿再和容沐单独处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

    她从一开始就提防着他,神经紧绷,不敢有所松懈。

    现在,叶楚确认了一件事,容沐认识方丈,并时常来寒塔寺。他极有可能就是莫清寒。

    因此,她忽的紧张了起来。

    叶楚顿了顿,说了一句:“时间不早了,我的祖母要找我了。”

    叶楚提出离开,容沐自然不会制止。

    和容沐告别后,叶楚立即走出了这处院落,回到大殿之中。

    叶楚走出院子后,容沐还是一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他始终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此时,容沐身上的淡然气质立即消失,瞬间像换了一个人。

    他的眼底并不和之前一样干净平和,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阴翳。

    容沐眸色渐深,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

    督军府的书房。

    微型相机中的胶卷被拿出,桌子上放着一张白纸。

    那是莫轻寒的档案。

    白纸黑字上写得明明白白。

    在莫清寒进入汉阳监狱前,他没有任何犯罪记录,背景极为干净。

    莫清寒被关进这个看守森严的监狱,是因为杀了一整个酒馆的人,手段十分残忍。

    但是,他的杀人原因不明。

    陆淮沉默地看着那份档案,他眸光微沉,先前叶楚告诉他,容沐和寒塔寺方丈的关系。

    现在看来,莫清寒和容沐倒是渐渐重合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陆淮收回了心神,沉声道:“进来。”

    来人推门而入,他的身体挺拔,缓步走到陆淮面前,站定了脚步。

    他恭敬地唤了一声:“三少。”

    正是消失了几个月的周副官。

    陆淮的声线淡淡:“辛苦了。”

    周副官:“这是我分内之事。”

    由于调查莫清寒一事极为重要,陆淮只想将此事交给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这几个月里,周副官离开上海,行踪隐秘,同各地暗卫取得联系。

    对外宣称,周副官告病回家,要休养一段时间。

    周副官在湖北省探查的时候,发现了汉阳监狱的事情。

    在汉阳的时候,陆淮和叶楚到了监狱附近的那家黑店。周副官之所以没有现身,是不想让旁人发现异常。

    “你回家多休息一段时间。”陆淮清楚周副官的辛苦。

    周副官犹豫了几秒,见到陆淮的表情坚定,他没有拒绝。

    汉阳监狱的事情告一段落,后续收尾也已经达成。周副官的使命结束,他过阵子就会回督军府。

    待他离开后,陆淮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这是一个私人专线,属于江先生。

    江先生行踪不定,他同陆淮讲过,能不能接通这个电话,要看运气。

    响了几声后,电话那头有人接了起来。

    陆淮一笑:“江先生。”

    江先生的态度温和:“三少,有事么?”

    陆淮开门见山:“我准备了一份大礼,想同江先生见一面。”

    江先生声音一顿:“是吗?”

    江先生摸不准陆淮的心思,自是起了疑心。上回陆淮设了一个陷阱,但现在,他分明已经同意合作了……

    不晓得等待着自己的,又会是什么。

    陆淮淡淡开口:“江先生不必多想,我只是帮你找到了一个人罢了。”

    陆淮晓得江先生多疑,既然他们是合作关系,他就不会隐瞒。

    江先生眼睛一眯:“谁?”

    陆淮的声音平静极了:“魏峥。”

    江先生向来沉稳的声线竟有了一丝裂痕:“魏峥?”

    江先生寻了魏峥很久,但一直没有找到他的下落。没想到,陆三少竟然能发现魏峥的踪迹。

    陆淮说:“江先生找个地方,我们见面。”

    江先生已经知道陆淮并无敌意:“怀特路的画廊,那里有我的人。”

    因为陆淮的诚意,江先生便将暗阁的一处据点告诉了他。

    怀特路上的画廊是暗阁开的,不接单,只是接纳暗阁内部人士而已。

    陆淮:“今日下午?”

    江先生:“是。”

    两人已经达成了一致协议,就搁了电话,为下午的会面做准备。

    由于魏峥的身份特殊,他回上海后,被陆淮安置在了一个私人住宅中。

    这间宅子是新租的,人员也都是新面孔,避免有人通过陆家名下产业,顺藤摸瓜找到他。

    陆淮开车去了和平饭店,乔装易容后才离开。

    和平饭店鱼龙混杂,有着不少来自上海滩各个帮派的人,陆淮混在那群人中,很快离开了。

    陆淮去那个宅子接了魏峥。他们到了怀特路上的那家画廊。

    画廊门口冷冷清清,上面有一个牌子,写着暂停营业。

    两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暗阁经过那次动荡后,魏峥避世,了无音讯。没有人能找到他,大家都以为他已经遭遇不测。

    暗阁已经换了一批人,江先生不想让旁人知晓此事,便支开了这里的人。

    只留下孟八。

    孟八明面上是画廊的老板,他话不多,从不过问江先生的事情。

    两个穿着长袍马褂的人进了画廊,其中一人戴着宽边沿帽,另一人面目平凡却气质冷峻。

    江先生看了一眼:“孟八,你去看店。”

    孟八心领神会,明白江先生有要事相商。他应声后,立即快步走向门口,店门被彻底锁死。

    孟八留在画廊,看着门口,确认外界情况。

    江先生带着两人进了密室,他虽背脊挺直,但却握紧了拳,指节发白。

    江先生停下了脚步,他转身看向那个面容平凡的男子:“三少。”

    方才陆淮进画廊的时候,江先生就已经知道了,他做了易容。

    江先生在人前现身时,不露真容。但陆淮在这里,江先生倒是没有隐瞒什么。

    上一回,江先生见陆淮,用的也是这张脸。反正,不会有人知道他掩藏的真实身份。

    陆淮看向身旁那个男人,他穿着灰色长褂,帽子遮住了半张脸。

    他拿下了帽子,露出一张眉目淡然的脸来。

    江先生扫过那张脸。

    他的五官并没有多少改变,但气质却变得疏朗,好似方外之人,不涉红尘。

    正是魏峥。

    江先生缓缓开口:“魏阁主,好久不见。”

    先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面色不显,语气平静。

    魏峥语气平和:“好久不见。”

    陆淮的视线掠过两人的脸,他们的表情镇定。分明久别重逢,却隐隐有着一股压抑的氛围。

    似乎他们同时在保守一个秘密。

    只是,不知道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江先生看向陆淮:“三少,你在哪里找到魏阁主的?”

    陆淮不假思索:“汉阳监狱。”

    江先生微微一怔,很快平复了心神:“多谢三少。”

    陆淮:“不必客气,既然我们有了合作,我自然会帮暗阁。”

    江先生一直都想找到魏阁主,陆淮替他完成这个心愿,两人便建立了更深的信任。

    江先生的态度诚恳万分:“若是三少有任何需要,暗阁必当竭力相助。”

    他向来做人坦荡,暗阁绝对不会背叛三少。

    陆淮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不会多留。

    “江先生和魏阁主好好叙旧,我先走一步。”

    待到陆淮离开了,魏峥和江先生留在密室中。

    他才开口叫了江先生的名字:“江洵。”

    江先生:“师傅。”

    魏峥看重江先生,一手栽培他上来。江先生就是贺洵,这个秘密只有他们两人知晓。

    魏峥:“你回贺家了?家中可好?”

    江先生点头:“贺家人都待我极好,像先前那样。”

    魏峥松了一口气,他理解江洵的不容易。回上海自然是好,但贺家人什么都不知道,江洵难免要隐瞒。

    江先生:“你怎么会进汉阳监狱?”

    魏峥当年家破人亡,没了求生念头,又被人所害,进了监狱。

    他从未想过逃离,以为日后会在监狱了结此生,却在今年被陆淮说服,离开监狱。

    魏峥没有寻到那个仇人,只记得他的声音。

    他在监狱待了几年,现在回到上海,好似一场新生。

    魏峥的眼神沉了下来,既然他回来了,定要找出那人。

    ……

    叶公馆。

    叶楚接到了一个电话。

    晓荷说:“二小姐,有人找你。”

    “是尚家大小姐。”

    叶楚怔了几秒,她不知道尚嫣此时打电话给她是何用意。但是,叶楚仍接起了电话,同她虚以为蛇。

    叶楚试探着问:“尚嫣?”

    尚嫣的声音亲切:“叶楚,是我。”

    叶楚的声线柔和:“找我有什么事吗?”

    尚嫣:“那次宴会后,我们还不曾好好聊过,前些天你还去了北平。”

    叶楚笑了:“说的也是,先前讲过要多联络的。”

    她们两个人的语气亲密,仿佛关系极好,相熟得很。只不过,双方心中都知道,自己在演戏罢了。

    尚嫣:“叶楚,若是你假期无事,不如来南国酒家吃一顿吧。”

    南国酒家是尚家产业,在上海滩的名气大。

    上一世,叶楚还在那里同尚嫣有过争执。

    叶楚面色微沉,却笑着应了:“好。”

    叶楚搁了电话,立即回到房中,给督军府打了一个电话。

    陆淮接起了电话。

    叶楚将方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他。

    陆淮冷笑一声:“她打听得倒是够仔细的。”

    叶楚:“怎么?”

    陆淮:“那日,我也会去南国酒家,同警察署长见面。”

    叶楚眼睛一眯:“莫非她又想试探我们?”

    陆淮略加思索:“那倒未必,尚嫣先前信了你几分,她说不定想知道你离开上海的事情。”

    尚嫣的目的本就是接近叶楚。尚家宴会上,她已经清楚了叶楚和陆淮的关系,不过还有些怀疑。

    尚嫣得知了陆淮会去南国酒家的消息,立即敲定了日期。

    叶楚当然要应付尚嫣,以她为切入点,顺藤摸瓜找到莫清寒。

    这一次的见面,将在两人的各怀心思中开场。

    ……

    那天晚上,叶楚穿了一身简单的衣裳,披上御寒的大衣。

    深冬时分,上海滩的气温很低。

    叶公馆的车子停在了南国酒家的门口,叶楚下了车。

    虽说天气寒冷,但南国酒家的宾客众多。这里人们来来往往,热闹万分。

    叶楚走进大堂,忽的觉得暖了。

    她只停留了一秒,便立即起步,准备走去尚嫣订好的包厢。

    这时,有一个人从叶楚面前走了过去,他的步子很快,仿佛焦急得很。

    叶楚的脚步停下。

    若是她没有看错,那个人是贺洵。

    按照贺洵的背景,出现在南国酒家并不奇怪。但是方才他的神色虽正常,身体状态却是紧绷的。

    叶楚看了过去,贺洵正快步走在走廊上,不知要去做何事。

    叶楚觉得有些古怪,贺洵的性子向来散漫慵懒,现下又是怎么了。

    她跟了上去,出声叫住了他。

    想看看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楚的声音带着疑问:“贺校董?”

    贺洵头疼得厉害,眼看着就要走到走廊的尽头,离开这里。

    四处是喧闹的人声,他却同这里格格不入。

    叶楚在那头唤了一声,贺洵的身体一僵。

    他仍想离开,但那道声线极为耳熟,他不自觉地停下了步子。

    贺洵在拐角处停了下来,他察觉到了叶楚的注视。

    贺洵忽的回头看了叶楚一眼,视线直直落进她的眼睛。

    仅一眼。

    贺洵的眼神沉静,气质温和。

    不似从前。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月底啦,求一波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46章 第14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