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第14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47章 第147章

    贺洵与叶楚四目相接。

    贺洵晓得叶楚看见了自己的样子, 他的心一紧, 却立即镇定下来。

    他转过身,离开了南国酒家。

    贺洵快速走到车子旁边, 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发动了汽车。

    他动作很快,但是车子很稳, 缓缓驶进了冰冷的夜色里。

    时至深冬, 天刚落过雪, 地面有些潮湿,寒风掠过长街, 冰冷的空气涌了上来。

    汽车穿过了夜晚的上海滩, 经过一条条冰冷而寂静的街道。

    夜色沉得厉害,街上行人不多,冷冷清清的。

    汽车平稳地行驶着,最后在一间宅子前停了下来。

    漆黑的夜里, 高大的房子立在黑暗中,四下寂静无声。

    贺洵打开门, 走了进去,身上还带着一丝冷意。

    魏峥坐在里面,听见开门声, 他抬眼望了过去。

    他的视线掠过贺洵的脸。

    贺洵的眼神没有一丝波澜,整个人平静而从容。

    魏征有些了然,试探着问了一句:“贺洵?”

    贺洵摇了摇头:“我是江洵。”

    一字一句, 轻轻地落在空气里,格外清晰。

    江先生没有易容,他迈着步子,径直走了进去。

    “啪”的一声,房间的灯打开,微弱的灯光落在他脸上,照亮了他的脸。

    江先生的气质仍旧优雅,一举一动温文有礼。

    魏峥心里叹了一口气:“出什么事了?”

    江先生语气极为平静:“在南国酒家出了一点意外,贺洵便离开了。”

    然后,他不再说话,房里寂静极了。

    月色透窗而入,清清冷冷的,勾勒出江先生高大静默的身影。

    魏峥知道江洵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他移开了眼睛,没有开口。

    江洵思绪沉沉,过去的记忆汹涌而来,带着浓烈的沉痛和压抑。

    在暗阁的杀手训练中,有一项极为残酷的试炼。所有新进暗阁的杀手,都要参加这场试炼。

    最后,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其他人的结局皆是死亡。

    贺洵来到了暗阁,他参加了那场试炼。

    试炼场很大,光线昏暗,入目之处皆是暗沉一片,透着诡异的气息。

    起初,试炼场里是死一般的寂静,这种寂静压抑极了,令人窒息。

    不知是谁先动起了手,冰冷的刀锋划破了这片沉寂。

    在这一刻,厮杀开始。

    大家都举起手上的刀,眼里露出狠色,毫不留情地向别人刺去。

    这里没有同伴,只有敌人。

    最后只有一个人能走出这个地方,若对别人心软,下一秒,就会被别人杀死。

    但只有一个人例外。

    他与旁人不同,并不主动攻击,只是一昧地防守。若是有人威胁到他,他也不会伤害别人的性命。

    这人是贺洵。

    那时贺洵年岁不大,他原本是顺南货号的大公子,背景雄厚,锦衣玉食。

    后来他被歹人所害,来到了暗阁。

    贺洵在这群新进的杀手中天赋最高,身手最好,但他心底善良,并不愿伤人性命。

    因此,贺洵处处被人欺压。

    往往会有三四个人一起攻击贺洵,他们动作狠绝,招招致人于死地。

    多死一个人,他们活下去的希望就大了几分。

    在那样的情况下,贺洵为求自保,也只是踢伤他们,拿刀划伤了他们的手腕。

    这些人要不了贺洵的性命,便向对方举起了刀。

    上一秒还是同伴,下一秒就变成了敌人。

    在试炼场里,人性不值一提。

    如果想活下去,就必须踩着别人的尸体和鲜血。越来越多的人倒下,试炼场剩下的人越来越少。

    鲜血染红了试炼场,空气中漫着肃杀之气,永远没有停歇。

    试炼场里分不清白天,也不知晓黑夜。

    这里只有杀戮。

    而这群人身处在地狱。

    贺洵身上布满了无数大大小小的伤口,但他感觉不到疼痛,他的神经已经麻木了。

    长时间高负荷的打斗,随之而来的还有沉沉的疲倦与睡意。

    但贺洵不敢闭眼,他的身体也一直是紧绷的状态,警惕性从来没有放下。

    因为稍有不慎,就会丢了性命。

    死亡的气息如影随形。

    时时刻刻提醒着他,现在糟糕的处境。

    绝望、恐惧、疼痛……都向贺洵席卷而来,这样的日子仿佛没有尽头。

    在试炼场里,时间仿佛静止了似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此漫长。

    那是一个夜晚,天已经黑透了,外面下着倾盆大雨,豆大的雨滴无情地砸在地面上。

    试炼场里的人自然不知晓外面的情况,他们的眼里只有无穷无尽的厮杀。

    贺洵又一次被人找上,那人身手不错,招招攻击他的要害之处。

    现在试炼场里的人已经寥寥无几,那人如果能杀死贺洵,就极有可能活到最后。

    贺洵躲过那人一次次杀招,他身上添了许多伤口,但是仍没有伤那人性命。

    那人见贺洵都躲过去了,他眼睛一眯,下手更狠了。

    他用力把刀刺向贺洵的胸口,如果得手,贺洵立即就会没命。

    贺洵忽的伸手,抓住了刀尖,鲜血顺着冷硬的小刀流了下来。

    他握紧了拳,却迟迟下不了杀手。

    漆黑的夜里掠过几道雷电,风雨交加,冰冷彻骨。

    贺洵闭紧了双眼,对方的那把刀很快就要刺中他的心脏。

    近在咫尺。

    濒临死亡的时刻。

    这时,贺洵的脑海里忽的闪过了什么。

    他再次抬起眼的时候,眼中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退缩。

    贺洵神情默然,眼底冰冷一片。

    他面无表情地握紧了刀,将刀一转,直直地刺向那人的胸膛。

    锋利的刀锋泛着冰冷的光泽,映着贺洵的表情,森寒入骨。

    形势立即扭转。

    那人以为贺洵会和先前那样并不反抗,他微微怔住了。

    但是,已经迟了,刀刺入那人的心脏,温热的鲜血流出。

    一刀毙命。

    那人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贺洵缓缓站起身,眼底没有任何温度。

    此时,他已经是江洵。

    那是江洵的第一次出现,也是他第一次杀人。

    在高强度的试炼和病态的厮杀中,贺洵受到了极强的精神创伤。

    这时,另一重人格出现了。

    江洵是来保护他的。

    江洵下手狠辣,招招置人于死地。他的身上带着凌厉的杀气,面对旁人毫不留情。

    江洵机械地拿起刀,刺入别人的身体。

    而江洵的心里没有一丝波澜。

    对江洵而言,杀人就像是完成一个任务,杀光所有人,他就可以出去。

    江洵杀人的时候,贺洵一直在沉睡。那些厮杀和痛苦的记忆,贺洵丝毫不知。

    江洵冷漠,贺洵善良,他们共同存在,又相互依存。

    在无数个厮杀的日日夜夜里,江洵的心越来越冰冷。他知道他必须变得强大,这样他才能活下去。

    最后,试炼场里只剩下江洵一人。

    走出试炼场,江洵的步子不紧不慢,眼底森寒一片。

    天空微微泛着白,稀薄的阳光落下。

    他的身影孤寂而坚定。

    江洵赢了这场试炼。

    是最后活下来的那个人。

    但从此以后,他的身体里有两个人格。

    一个是贺洵,一个是江洵。

    ……

    这就是贺洵的过去。

    江洵从思绪中抽离,但那些沉痛的场景仿佛还近在眼前,清晰极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事情确实已经过去了,但那些鲜血和杀戮已经造成,再也无法抹去。

    贺洵也永远变成了这副模样,两个人格,同时占据了这具身体。

    如果说贺洵是阳光明朗的白日,那么江洵就是沉痛阴暗的黑夜。

    江洵是光的背面,他象征着夜。

    他杀起人来面不改色,即便这不是他自己想要做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江洵的双手确实染上了鲜血。

    而贺洵对这一切全然不知情,他只晓得自己体内有另一个人格,与他截然不同。

    但他并不清楚,另一个自己在做些什么。

    那些罪孽只由江洵来承担,那些痛苦的记忆也只有江洵知晓。

    江洵独自背负着伤痛,从不会向旁人提起。

    后来,江洵成为了民国第一杀手,他回了一趟贺家,让贺家人知道贺洵还活着。

    在家人面前,他仍是那个散漫潇洒的公子哥,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

    江洵本性是善良的,因此,他成为暗阁首领后,取消了残忍的试炼场,也改变了暗阁的规矩。

    从此以后,暗阁不杀好人。

    江洵接手暗阁后,暗阁众人对他极为信服。江湖上提起江先生,大家也是满心敬佩。

    暗阁就此进入了新的阶段。

    ……

    见到贺洵的异样后,叶楚皱起眉。她看得很清楚,他的状态变得不同了。

    叶楚有事要做,并没有过多停留。

    她在大堂站了一会,有道声音在身后响起:“叶楚。”

    叶楚认得那是尚嫣的声音,她总是故作亲切。

    很快,叶楚就收起了方才的思绪,认真应对起来。

    待到叶楚转身的时候,她的脸上已经带了笑容,真诚万分。

    叶楚笑着说:“尚嫣。”

    尚嫣有些疑惑:“你怎么不进去?”

    叶楚回答:“方才见到了学堂校董,打声招呼罢了。”

    尚嫣点了点头,她环住了叶楚的手臂,举止亲密。

    尚嫣:“我还叫了别的人,她早就到了,想来或许等得急了。”

    叶楚问:“谁?”

    尚嫣笑了一下,并不作答。

    两人的表面功夫做了十成,旁人看了,只觉得她们关系极好。

    叶楚和尚嫣各怀心思,经过了喧闹的走道,四处愈发静了。她们到了尚嫣订好的那个包厢。

    “大小姐,叶二小姐。”侍应生的态度有礼。

    侍应生拉开门,包厢的门缓缓开了,里面坐着一个女孩。

    听到了动静,她抬起头,望了过来。

    那个人正是严曼曼。

    见到叶楚的时候,严曼曼牵起了嘴角。

    叶楚面色不显,但眼底微动。她很快就明白了尚嫣的用意。

    叶楚离开上海的理由是和严曼曼去北平玩。尚嫣明显是不相信的。

    这次晚餐,尚嫣特地叫上了严曼曼,并没有给叶楚任何准备机会,想令她措手不及。

    虽然叶楚信任严曼曼,但她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女学生,叶楚不晓得她能不能应付过来。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见招拆招就是了。

    严曼曼的声音带了笑意:“阿楚。”

    叶楚唤了一声:“曼曼。”

    叶楚和尚嫣一同走进了包厢,落座。请客的尚嫣坐在中间,叶楚和严曼曼分坐两侧,没有交流机会。

    尚嫣的笑十分虚伪:“晓得你们关系好,我便不说邀请了谁,现在看到,是不是很惊喜?”

    叶楚笑了笑:“确实是惊喜。”

    她的话中暗藏深意。

    她们是朋友,尚嫣邀请两人过来,一方面是想和她们亲近,另一方面是刻意示好。从邀请理由来看,无可指摘。

    尚嫣打开红酒盖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尚嫣已经二十有二,但是,叶楚和严曼曼才十六岁,仍在上学,不能喝酒。她给两人准备的是果汁。

    南国酒家的菜式极为新颖,常常同别处酒店一争高下。

    无论是和北平的六国饭店相比,还是同南京的福昌饭店较量,南国酒家都不落人后。

    严曼曼在尚家宴会上见过尚嫣,不知怎的,她感觉叶楚并不喜欢尚嫣。

    但这是尚嫣请的晚餐,严曼曼自是不会表现出来。

    严曼曼开了口:“谢谢尚大小姐的邀请。”

    尚嫣的表情一僵,很快就恢复了:“叫我尚嫣就好了。”

    严曼曼岔开了话题:“同你们讲件事罢。”

    “前些天,我在北平见到了杨四。”严曼曼说,“她要同执法官的儿子订婚了。”

    杨四小姐是财政司长的女儿,杨怀礼的妹妹。虽说严曼曼同杨怀礼已经是绝无可能了,但严家和杨家的关系仍是极好。

    尚嫣笑了一声:“现在已经是新时代了,婚姻大事还是要自己选择才好。”

    叶楚虽不喜尚嫣这种故作成熟的姿态,但这句话,她还是同意的。

    上一世,尚嫣等了莫清寒那么久,终身未婚,不就是因为她想掌控自己的人生吗。

    严曼曼夹了一块八宝鸭,放入口中。她细嚼慢咽,动作很淑女。

    尚嫣适时提起:“说到北平,你们前些天是不是一同去过?”

    叶楚微微抬眉,果然来了。尚嫣的目的昭然若揭,正是想打探北平一事。

    严曼曼看了叶楚一眼:“我们自是一同去,一同回来的。”

    叶楚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她清楚得很,严曼曼说过会保密,绝不会从她嘴里泄露出半个字来。

    “你们关系这样好,真叫人羡慕。”尚嫣喝了一口红酒,遮掩了自己的眼神。

    尚嫣打听过,严曼曼和叶楚不对头,两人分明在严曼曼生日宴会上,因为叶三而闹得不愉快。

    现在倒好,她们非但没有维持僵局,还愈发亲密,甚至在假期同去北平。

    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尚嫣觉得,女孩子的友谊,必然是有缝隙的,只要她抓住机会,便能从中窥探出真相。

    尚嫣开口:“曼曼。”

    严曼曼扭头看来。

    尚嫣:“同阿楚相交后,我想知道关于她的一些事。”

    “阿楚她不好意思说,你是她的朋友,能否替我释疑?”

    仿佛她们吃了一顿饭,关系就极近了。

    叶楚心中冷笑,但是面上却微微蹙眉,望着尚嫣。

    严曼曼:“何事?”

    尚嫣:“你说,阿楚和陆三少是什么关系?”

    严曼曼皱眉:“尚大小姐,你在讲什么?”

    “为什么我听不明白?”

    叶楚忽的一笑。

    严曼曼的演技这样好。

    连明星电影公司里的演员都比不上她。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月底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47章 第14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