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第15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50章 第150章

    夜色渐深, 天空覆上了沉沉的黑色, 空气冰冷得厉害。

    容沐坐在房里,房里开着灯, 雪白的灯光照了下来,愈加显得他清雅极了。

    一个手下走了进来,开口:“主子,汉阳监狱出事了。”

    那一瞬, 容沐的气息冰冷极了, 但他没有说话。

    手下继续说:“魏峥被人劫走了。有一个行踪不定的囚犯进了监狱, 他在监狱待了几天,和魏峥一起离开了。”

    容沐眸色阴冷, 汉阳监狱管理森严, 那人能带着魏峥从监狱离开,极有可能是暗阁的人。

    暗阁可以悄无声息地潜入一个地方,杀死目标人物,自然也可以在重重防备的监狱中救走一个人。

    魏峥曾是暗阁的人, 他是被仇家弄进去的,在监狱已经待了一些日子了。

    容沐一直都知道, 魏峥没有离开监狱,是因为他没有那种心思。

    如今那人能说服魏峥,让魏峥心甘情愿和他一同越狱, 那人必定出身暗阁。

    不过,魏峥这个人对容沐而言,没有什么用处。

    容沐虽认识魏峥的仇家, 但他从不干涉旁人之事。

    暗阁的人要救他离开,便离开罢。

    容沐与暗阁向来没有什么牵扯,暗阁没有挡住容沐的路,他并不在意这件事。

    容沐关心的另有其事。

    他的声音有几分低哑:“旅店那边情况如何?”

    手下:“旅店那边没事,线人一直在汇报,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那就是没有异动,这是最好的情况。

    容沐只在意那条地道有没有被人发现,若是地道的事泄露,很多事情都会暴露,只能重新部署。

    他不容许出现这样的情况。

    容沐语气森寒:“让监狱和旅店的人盯紧点。”

    虽说魏峥的消失并没有影响到容沐,但是他就这么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失了踪影,容沐到底还是丢了面子。

    容沐冰冷地开口:“监狱那头如果再少了人,解药你们就别再拿了。”

    这是一个警告。

    任务失败的人,没资格再活下去。

    房里的气氛压抑极了。

    手下低头应是,然后便退下了。

    ……

    今日,陆淮要去怀特路上的画廊一趟。

    陆淮有事情要做,但为了不被发现,他不想动用自己的人。

    况且,陆淮和暗阁已经是合作关系,江先生多次提出,要帮助他。

    这一件小事,陆淮相信,江先生会做得很好,也有利于促进他们的合作。

    之前,陆淮已经和江先生说好了,江先生会在画廊等他。

    陆淮做了伪装,径直走出了房门。

    画廊。

    陆淮来到画廊,抬眼望了过去。这里没什么人,冷清极了。

    陆淮随意扫了几眼,发现魏峥并不在画廊,想必他是在江洵的宅子里。

    虽说魏峥离开江湖多年,但只要有人认出了他,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

    陆淮神情淡淡,视线掠过一个人。

    一个男人坐在那里,面容陌生,气质温煦淡雅。

    陆淮晓得,他就是江先生。

    陆淮缓缓走了过去,开口:“江先生。”

    那个男人望了过来,站起身,语气谦和:“三少。”

    江先生伪装了面容,在画廊里等陆淮过来。此时,看见了陆淮,江先生开口。

    “三少,我们进里面谈。”

    陆淮微微颔首。

    他们走进了一个僻静的房间。

    陆淮开口:“江先生,之前我进汉阳监狱,是代替一个囚犯的身份进去的。”

    “那个囚犯就交给江先生处理罢。”

    陆淮顶替了那个囚犯的位置,在进监狱前,暗卫就把那人控制住了。如今,陆淮离开监狱,那个囚犯仍被看守着。

    江先生:“我明白了,三少。暗阁会善后的。”

    那人行事作风极差,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况且那个囚犯的存在,始终是一个隐患。

    暗阁会妥善处理这件事。

    然后,陆淮淡淡开口:“江先生,此次来找你,是想让你帮个忙。”

    江先生:“三少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不提暗阁和陆淮已是合作关系,就凭陆淮将魏峥从汉阳监狱带出来,江先生都会竭尽所能帮助他。

    陆淮:“我想让你跟踪一个人。”

    江先生问:“什么人?”

    陆淮沉声道:“尚家大小姐,尚嫣。”

    尚嫣是容沐的手下,她擅长反追踪技巧,若寻常人跟在她身后,容易被她发现。

    尚家背景雄厚,容沐想凭借尚家的势力,在上海做一些事情,陆淮自然不会让他如愿。

    陆淮会揭露尚嫣的真面目,让尚家人对尚嫣彻底失望,如此一来,尚嫣对容沐而言,就没有任何用处。

    陆淮的人若插手这件事,容易引起容沐的注意。所以,由暗阁的人来跟踪尚嫣,是最合适的。

    江先生听过尚嫣这个人,知道她刚回上海,目前风头正盛。

    尚嫣离家多年,此番回尚家,尚家人自然对她极为关注。

    这样一个富家大小姐,不晓得陆淮为何要查她。

    陆淮自然知晓江先生的想法,嗓音低沉:“她身上有我想要的秘密。”

    其他的陆淮并不多讲。

    江先生也不问,很快应下了这件事。

    陆淮这样做,必定有他的道理。

    况且,对暗阁的人来说,跟踪尚嫣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两人达成了合作,陆淮便离开了画廊。

    ……

    一辆黑色汽车停下,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穿着深色西装,系着织锦领带,缓缓走进了史密斯路的古董店。

    此时,店里没有客人,只有一个店员,身材瘦高,是孟五。

    孟五看到有人推门进来,抬起头来,随即恭敬地叫了一声:“江先生。”

    江先生走到孟五面前,停了脚步。

    江先生点了点头,语气斯文:“让孟六过来,我找他有事。”

    说完后,江先生转身走进了密室。

    没过多久,孟六就来到了密室,发现江先生正在等着他。

    江先生的手负在身后,背对着孟六,仿佛在想着什么事。

    “江先生。”孟六出声,语气恭敬谦和。

    江先生转过身来,看向孟六。

    他不拖泥带水,直接进入主题:“现在手上没有任务,同时留在上海滩的暗阁成员有几个?”

    孟六思索了片刻,回答了江先生的问题:“包括我在内,一共五人。”

    江先生点了点头:“你安排其中两个人,去做一件事,跟踪。”

    孟六从不质疑江先生的命令,立即应下。

    江先生又继续说道:“那人身边可能有一些人在保护着她,你们不要被对方发现。”

    江先生心里清楚,尚嫣身边的人即使受到过专业的训练,但是同暗阁的人相比,仍然有所欠缺。

    暗阁的人都经历过厮杀,他们都是从死人堆中出来的,警惕性和隐蔽性都极强。

    尚嫣身边的人绝对不会知道有人在追查他们。

    接了任务后,孟六很快就安排好了计划。

    孟六无事,这次的任务他也参加了。

    江先生要他跟踪的人是尚家大小姐,尚嫣。

    尚嫣刚回上海,行踪不定。

    孟六跟踪了她好几天后,才发现了尚嫣的秘密。

    尚嫣安静地在家中待了几天,等到她出来的时候,孟六立即就跟了上去。

    如江先生所说,尚嫣的身边果真有一些人在保护着她。

    虽然那些人隐于暗处,但仍旧被孟六他们发现了。

    孟六注意到,那些保护着尚嫣的人,身手不错,都受到过专业的训练。

    那些人同样注意着周围的环境,防止有人跟踪他们。

    不过,暗阁的能力远远在他们之上,轻而易举地避开了他们的注意。

    只要暗阁不想让他们发现自己,他们就永远也不知道有人在跟着。

    临近黄昏,日光沉沉,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尚嫣从尚公馆出发,一路上未停,直接到了她的私宅。

    但是,尚嫣很谨慎,一直都警惕着。

    她似乎并不想让人发现她出现在这个宅子。

    等到尚嫣进到宅子里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暗阁诚意避开尚嫣的耳目,跟进了宅子。

    近段时间,尚嫣过得很不舒心。

    自从来了上海之后,她在家中都要收敛自己的本性。

    许多事情,尚嫣都不能做。

    对着那些厌烦的家人,尚嫣还要装出一副乖女儿的样子,讨好他们,和他们虚与委蛇。

    伪装实在是一件累人的事情。

    尚嫣在家中装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了。

    尚嫣恰好想起一个人,那人惹到了她,可以成为她发泄情绪的对象。

    上回她去酒楼的时候,被那里的服务生羞辱了。若不是当时有人在场,她早就对那人下手了。

    尚嫣所谓的羞辱,仅仅只是那人先招呼了别的客人。

    那人没有认出尚嫣就是尚家大小姐,对她的态度和旁人相同。

    就凭这一点,尚嫣就认为自己受到了怠慢和轻视。

    后来,那人还不小心将茶水打翻,沾湿了尚嫣的衣服。

    虽然那人道歉了,但是尚嫣仍然不满意。

    那时,尚嫣正巧被容沐拒绝,她只能在必要的时候,才能见到容沐。

    谁让那人刚好撞到自己的枪口上呢,她一定会好好惩罚一下那人。

    没过多久,那人就悄声无息地消失在了一条巷子中。

    那人被绑到尚嫣的私宅,这处地方极其隐蔽,很难被人发现。

    尚嫣走进了宅子,穿过长廊,走到最里面的一个小院子里。

    院子的中央立着一个木桩,上面绑着一个人。

    那人耷拉着头,紧闭着眼睛,似乎被喂了迷药,神志不清。

    尚嫣从走进宅子开始,立即就换了一副模样。

    她不再掩饰自己,而是将自己真实的情绪展露了出来。

    尚嫣眸色深沉,嘴角勾起令人悚然的弧度,就像一条黏腻滑溜的毒蛇,直直地盯着人不放。

    有人弯着腰,给尚嫣打开了院子的门。

    尚嫣走了进去,当看到院子的那个人时,她的笑容更盛了。

    下一秒,她突然阴沉下脸,眼神森冷,令人不寒而栗。

    “来人,将他给我弄醒。”

    尚嫣对折磨一个死人可没兴趣,她最喜欢听的就是那些人在清醒时刻的求饶。

    就算他们再怎么求情,等来也不过只是更深的绝望罢了。

    只要进了这里,就无人能够出去。

    尚嫣刚说完话,一旁的手下就立即上前,用冰水将那人泼醒。

    他们面色如常,手上的动作熟练快速,似乎做过了很多次。

    他们的眼里只有麻木,并不会对那些受害者产生同情。

    随着冰水的浇下,那人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在如此寒冷的冬天,气温极低,凛冽冷风呼啸而来,吹到身上,刺骨万分。

    那人睁开了眼睛,先是迷蒙了几秒,然后才发现自己此时的处境。

    “你们是谁?”那人的声音里明显颤抖着,牙齿上下碰撞,咯咯作响。

    尚嫣冷笑了一声,手往旁边摊开,很快就有人递上了一条鞭子。

    鞭子上尽是倒刺,只要勾着点衣服,就能将衣料划破。更别说,打在人身上会是什么后果。

    尚嫣没有立即挥动鞭子,她朝那人先走近了些。

    “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吗?”尚嫣问了一句。

    那人心中恐惧,艰难地将话挤出喉咙:“这位小姐,我是哪里得罪你了吗?”

    尚嫣眼底黑雾更浓,她拿起鞭子,朝那人抽了过去。

    出鞭既快又准,打在那人的脸上。

    倒刺勾破那人的脸,瞬间流出鲜血来,淌在衣服上。

    看到有血流出,尚嫣竟笑出声来,兴奋极了。

    那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疼痛难耐,他终于辨认出尚嫣的身份。

    “你上次来过酒楼。”

    尚嫣轻笑了一下,随即手上的鞭子再次落下,伴随着阵阵惨叫声。

    尚嫣的声音凉薄:“晚了。”

    尚嫣并不留情,却次次避开了要害。

    她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发泄的人,怎么会让他轻易地死掉呢?

    那人只是无妄之灾,他一个无心之举,居然就惹到了尚嫣这样的恶魔。

    当尚嫣感觉手有些累了,于是她停下了动作,将鞭子扔到一旁。

    “看着他点,给他留一口气。”

    尚嫣看了那个半死不活的人一眼,就离开了宅子。

    她丝毫不知,这一切全落进了另一个人的眼中。

    ……

    江先生调查清楚后,就将尚嫣的秘密告诉了陆淮。

    这同叶楚先前讲过的一样,尚嫣这人以笑容作为伪装,实则残忍狠毒,视人命为草芥。

    尚家对尚嫣极好,但无人知道她的那间私宅。

    若是他们看见了她的真面目,又会怎么做?

    这件事,陆淮要告诉叶楚。

    叶公馆后厨缺了东西,今日负责采办的人是白瑛。

    白瑛离开了叶公馆,得到了一个消息。

    回来后,白瑛做了一碗汤,又一次敲响了叶楚的房门。

    苏兰正坐在房中,同叶楚讲话。

    白瑛面容镇定:“太太好,二小姐好。”

    苏兰疑惑:“阿楚,我记得你从前不喜欢喝汤的。”

    “冬天到了,我让厨房做的。”叶楚笑了笑,“我长大了些,有些习惯总要变的。”

    苏兰并没有怀疑。

    白瑛默不作声地离开,叶楚抬眼看她,微微点头。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

    叶楚知道,陆淮今晚会过来,他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

    这一天,用过晚饭后,叶楚就早早回了房。她说自己累了,要早些休息,让旁人不要来打扰。

    从晚上九点开始,叶楚就在等待了。

    她开了窗子,仅打开一道缝隙,冷风从那里透进来。所幸房间里暖和得很,并没有散去几分热意。

    叶楚看了看今日的申报,又翻了翻小说宜君,什么都没有看进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夜愈发深,等待就愈发紧张了。

    陆淮却始终没有来。

    叶楚低头看了一眼怀表,表盖弹开,表盘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她没有放弃等待。

    叶楚知道,他讲过会来,就不会爽约的。

    过了一会儿,她握着怀表,竟靠在那里睡着了。

    屋子里温暖,外头是凛冽的寒风。

    陆淮来到叶楚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叶楚的手松开,一只怀表落在她的衣服上。她靠在那里,闭着眼睛,安静极了。

    她的睡眠很轻,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叫醒。

    今日,和平饭店有些事情耽搁了。陆淮本不想来得那样迟,却逗留了一些时间。

    陆淮看着叶楚,他放缓了步子,朝着她走去。

    陆淮顿住了脚步,他在叶楚身旁停了下来。

    他望着她,她的呼吸安静地起伏着。

    陆淮轻轻俯下身子,靠近叶楚。

    叶楚仿佛累坏了,才睡了过去。但在睡着的时候,她依旧面容安宁。

    陆淮想要开口叫她,却又不忍心。

    屋子里亮着一盏小灯,能将叶楚的脸看得清楚明白。

    陆淮的视线落在了叶楚的眼睛上。

    她的睫毛垂下,在脸上落着轻轻浅浅的影子。那双眼睛虽闭着,但他晓得她的眼睛清亮分明。

    陆淮的视线下移。

    下面是一个精致小巧的鼻子,鼻尖微微翘起。

    外面是夜,这里的光线淡淡,衬得叶楚的皮肤愈加白皙。

    陆淮的视线缓缓看向她的嘴唇。

    叶楚的唇线极为好看,唇色浅淡,那一抹粉色轻盈得很。

    陆淮的呼吸一滞,他低下头来。

    他不由得靠近了几分,离着她的嘴唇越来越近。

    他们的呼吸愈发近了。

    两个人的嘴唇仅仅隔着一道薄如蝉翼的空气。

    她的唇近在咫尺。

    陆淮的呼吸有些急促。

    他察觉到了叶楚柔软的气息,朝他涌来。

    他们的气息缠绕。

    陆淮想要继续靠近她……

    睡梦中的叶楚微微蹙了一下眉。

    这时,陆淮的动作停了。

    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的面容一凝。

    陆淮直起身来,心绪渐渐平复,呼吸也稳定了下来。

    他认真看着叶楚,她仍旧没有醒。

    陆淮伸出手,抚上了叶楚的脸颊,动作极轻。

    他的手指底下是细腻纤柔的肌肤。

    陆淮轻轻开口,声线低沉,却只有他们能听见。

    “叶楚,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到时候,我就不必那样忍耐了。

    陆淮站起身来,转身朝桌子那边走去。

    他没有发现的是,她垂在身侧的手略微紧了几分。

    陆淮走到桌子旁,他随意抽出一张纸。

    他拿起一支钢笔,俯下身来。

    陆淮写了一行字。

    纸条被搁在了桌上,陆淮转身看了叶楚一眼。

    她仍是闭着眼睛,没有醒来。

    他放下了钢笔。

    任何声响在寂静的夜里,都会显得愈发清晰。

    陆淮没有叫醒叶楚。

    他离开了叶楚的房间,也离开了叶公馆。

    叶公馆的夜晚,向来是静悄悄的。

    那人离开后,那些声响都消失了。

    这时,叶楚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眸漆黑,她发觉房间已经空了。

    她的视线清明,也不晓得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叶楚起身走到桌子旁,看见了上面放着的那张白纸。

    素净的纸张上写着一行字。

    我先离开了。

    他的字迹清隽分明,在深夜里,带着一丝冷峻的感觉。

    叶楚的嘴角微微牵起。

    叶楚扭头看向窗外,冰冷又深沉的,是冬日的夜。

    透明的玻璃窗外,风有些凛冽。

    他替她关了窗子。

    将那些寒风都关在了外面。

    她忽的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月底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50章 第15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