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第15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51章 第151章

    虽说深冬, 但大都会歌舞厅的生意愈发好了。

    夜来香是大都会最红的歌星, 她近日接了一部戏,时常去明星电影公司拍戏。

    拍戏的进度快, 大都会的唱歌晚,两边的事情不能完全顾及到。但只要有时间,丁月璇仍是会去大都会。

    许是众人都想在冬夜里驱散一些寒冷,即便夜来香很少过来, 大都会还是那样繁华热闹。

    歌女们的歌声动人, 华尔兹优雅至极, 能很快忘记那些灰暗的日子。

    鸿门的人暂时不敢来找事,清会名下的产业又管理得好, 沈九也没有先前那样忙。

    只要有时间, 他就会往督军府跑。

    这一天早晨,天气极冷,枝上有着细细的白霜。

    沈九来了督军府,女管家告诉他, 陆淮在和平饭店待了一整晚,尚且没有回来, 他可以在书房等。

    能进陆淮书房的人,为数不多,沈九是其中之一。

    陆淮极为忙碌, 沈九已经习惯。他坐在那里,桌上是新泡好的茶,百无聊赖地敲击着桌面。

    书房里空空荡荡。

    陆淮不在, 沈九没有经过允许,他也不能见阿玖。

    不晓得阿玖过得如何?

    冬天这样冷,她有没有照顾好自己?

    督军府会手语的人很少,谁会陪阿玖聊天?

    ……

    沈九一面坐着想了很多问题,一面又觉得自己多想了。陆淮是阿玖的哥哥,自然会保护好她。

    但这都是阿玖的事情,对沈九而言,问题再怎么多,都是想不尽,念不完的。

    沈九拿起茶盏,他忽的记起,之前他曾在花园中见过阿玖。

    茶水冒着热气,他将杯子搁了回去。

    沈九起身走向窗子,他晓得从那里能清晰地看见花园中的场景。

    沈九停了下来,玻璃窗子上有着一层白色雾气。

    他只是下意识往那里看了一眼。

    花园里站着一个女孩,她缓步朝着督军府的大门走去。

    她的背影安静得很。

    沈九的动作一停,凝视着她的方向。

    阿玖的步子很慢。

    仿佛每一个步子都像她那样轻盈纤弱。

    直到身影消失了,沈九仍旧望着那个方向。似乎这样,就能抓住那些转瞬即逝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身后响起了一道声音。

    陆淮推门进了书房,瞧见沈九发怔的样子,随口问了一句。

    “在看什么?”陆淮的声线低沉。

    沈九忽的回过神,转身看向陆淮。

    “没什么。”他不着痕迹地掩饰了自己的心思。

    陆淮已经猜到了什么,他并没有开口。

    ……

    沈九回了大都会。黑色汽车停下,他穿过漫长的走道。

    白日里,大都会没有什么人。但有演出的歌女都会认真练习。

    有个歌女恭恭敬敬叫了一声:“九爷。”

    那个歌女手中拿着一本小说。

    沈九瞥了一眼,只觉得封面做得还行。

    沈九收回了视线,升起了一个念头。

    若是他能明白女孩的心思,说不定会更有用一些。

    沈九问:“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歌女攥紧了手中的那本小说,是否因为她排练不用功,趁着空闲时间看小说,惹到九爷不高兴了?

    歌女:“九爷,我只在闲暇之余……”

    沈九抬手,阻止了她接下来的道歉。

    曹安立即明白了沈九的意思,九爷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

    曹安:“宜君是现下最红的小说,听说作者还是上海人。”

    “上海滩的女性都喜欢看。”

    曹安虽没有太多文化,但是为博九爷一乐,他补足了很多功课。

    上至大亨逸事,下至坊间八卦,这上海滩没有曹安不知道的事情。

    既然上海滩的那些女性都喜欢看宜君,那么,这个故事想必一定写得很好。

    沈九略加沉思,如果把一些事情改成故事的话,更容易令人感同身受。

    他的视线落在了那本小说的作家名上。

    季仪。

    ……

    近日,宜君的作者季仪回了上海。

    季仪是上海人,曾在公共租界的美国教会学校念书,后来去了国立北平大学。

    季仪平时有工作,业余时间会写一些稿子。她的小说一直不温不火,对于宜君这本小说,出版社没有抱太大期望。

    没想到,宜君已经出版,意外获得了巨大成功。季仪也一举成为了文坛最耀眼的作家之一。

    一架从巴黎开往上海的飞机停在了机场,有一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年轻女子走了下来。

    季仪早就辞了工作,她去巴黎高师修了法国文学,现在刚刚回来。

    季仪在法租界有一套高级公寓,她在上海时,都会住在那里。

    她提着行李箱走到门口,开门进去。

    季仪走到玄关处,听见了里面传来的声响。

    黑色的电话响个不停。

    寂静的屋子里,电话铃声显得格外吵闹。

    她已经多日不在国内了,要么是杂志催稿,要么是朋友约见。

    季仪放下行李箱,走了过去,接起电话:“你好。”

    电话那头的声音陌生极了:“请问是季仪小姐吗?”

    季仪微微蹙眉:“是我。”

    曹安:“季小姐,我是清会的人,我们九爷想同你见一面。”

    季仪心中一凛。

    她才回上海,何时得罪过清会的沈九爷?

    季仪镇定情绪:“九爷找我有何事?”

    曹安似乎猜到季仪的心思:“我们清会是讲道理的,但是这一次的见面,季小姐必须来。”

    曹安的意思是如果季仪不来,他也会将她绑过来。

    搁了电话后,季仪有些慌乱。她清楚得很,方才是警告,若是她不同意,便会受到更严重的威胁。

    这次沈九爷的邀约,她不想去也得去。

    这天下午,清会派了一辆车,接季仪去了大都会。

    季仪被人领着,一路心神不定。

    到了一个房间,曹安面带微笑:“季小姐,请。”

    这个声音和电话里的相同,季仪握紧了拳,指节发白。

    沈九坐在房间里面,桌上放着两杯热茶。

    见到季仪进来,沈九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季小姐,请坐。”

    季仪不坐:“九爷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季仪带着敌意,沈九细想一番,很快明白了原因。

    他凤眼一眯,看向曹安:“我怎么说的?请季小姐的时候,要有礼貌。”

    曹安垂下头,九爷让他在最短的时间里请到季小姐,他哪里管得了这样多?只能用他最擅长的方式,威胁。

    曹安的声音略带歉意:“季小姐,是我唐突了。”

    沈九看了曹安一眼,曹安离开了房间,带上门。

    沈九的态度很温和:“季小姐,坐。”

    季仪这才落座。

    沈九开门见山:“我晓得季小姐写的故事能打动人心。”

    “我今日请季小姐来,是想让你写一个剧本。”

    季仪一怔:“剧本?”

    人人都晓得沈九爷爱看戏,爱看话剧。季仪虽离了上海一段时间,但很多事情仍是清楚。

    沈九点头:“不如我来给季小姐讲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几年前的上海滩。”

    “那天,上海滩下了雨。”

    “……”

    “她在上海滩消失,了无音讯。”

    “他便再也没有见过那个撑着伞的女孩。”

    沈九的故事结束了,他拿起桌上的茶盏,低头喝了一口。

    茶水流进了沈九的喉咙,仿佛将从前的苦涩也一同咽下。

    “后来呢?”季仪不由得追问。

    “后来?”沈九重复一遍这两个字。

    沈九笑了一声:“过程有些漫长曲折,但他终究还是找到了。”

    季仪心生好奇:“这是真实的吗?”

    沈九不答:“这个故事是真是假,有何重要?”

    季仪怔了一怔。

    无论是那个好心善良的少女也好,还是那个雨夜逃亡的少年也罢,真真假假,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上海滩繁华又容易令人迷失,谁会记得从前的自己和最初遇见的那个人。

    季仪:“九爷,我会尽快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情感细腻之人,最是容易被感动。

    听完故事后,季仪决定推掉杂志的约稿,先替沈九爷写了这个剧本。

    她已经隐约猜测到了这个故事背后的含义,她一定会保密。

    ……

    近日,苏明哲又做成了一桩新的生意,恰好叶楚的十七岁生日也快到了,他准备先请叶楚吃个午餐。

    当然,苏明哲要给叶楚的生日礼物远远不止这些。

    苏明哲在前一天就给叶公馆打了电话,询问叶楚是否有时间,

    得到叶楚的肯定答复后,苏明哲才定下了酒店,约好了接叶楚的时间。

    第二天,苏明哲开车来到了叶公馆的门口。

    车子没有在其他地方停留,直接到了金门大酒店。

    当叶楚和苏明哲落座之后,服务生立即走了过来。

    苏明哲是这里的常客,服务生很快就认出了他。

    服务生叫了声:“苏大公子。”

    苏明哲朝他点了点头。

    服务生将手上的菜单递到叶楚和苏明哲的手中。

    服务生向他们介绍:“这周我们酒店推出新的法餐,若是有兴趣,可以试试。”

    苏明哲没有直接点单,而是看向了叶楚。

    等到叶楚同意后,才点了菜。

    点好菜后,服务生退了下去。

    苏明哲想起叶楚的生日,问道:“妹妹的生日快要到了,若是想要什么,便同我讲。”

    苏明哲向来宠叶楚,只要是叶楚提出的要求,他多半会答应。

    尽管每年都有生日,但是对苏明哲来说,叶楚的每一次的生日都必须是特别的。

    苏明哲看向叶楚,似乎想让她多说些要求。

    叶楚轻声笑了:“只要表哥送的,我都喜欢。”

    苏明哲晓得叶楚的性子,也不多问。

    他只是在心中想着,今年一定要给叶楚一个意义非凡的礼物。

    这时,苏明哲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陆淮。

    上回带他妹妹去夜总会的陆家三少。

    苏明哲原本还是明朗的脸稍稍暗了几分,他立即问叶楚:“三少最近没有找你吧?”

    他前些天不在上海,在外面有些事要办。他不知道三少会不会趁此机会对叶楚下手。

    叶楚立即摇了摇头:“他那么忙,怎么会找我。”

    她只会在夜里和陆淮偷偷见一面罢了。

    听到叶楚的话,苏明哲放下心来。

    这时,门口进来一个人,他穿着暗色条纹的西装,衬衣最上面的扣子解开了几颗,随性极了。

    那人正是贺洵。

    贺洵的视线刚好扫过叶楚他们,他步子一拐,朝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贺洵笑了笑,笑容闲散:“苏明哲,好巧。”

    苏明哲抬头看去:“贺洵,你也来这里用餐?”

    他们同是华商会成员,自然会有生意上的往来,关系不浅。

    贺洵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叶楚:“我一个人来的,可以和同你们坐一桌吗?”

    四周分明没有多少客人,大厅空空荡荡的,贺洵偏要和叶楚他们坐在一起。

    叶楚担心从贺洵口中会讲出不该说的话。

    她刚想拒绝,没想到苏明哲答应了下来。

    苏明哲表示同意:“可以。”

    贺洵坐在苏明哲的身边,头微微一侧,目光刚好落在叶楚身上。

    贺洵故作疑惑,好似是第一次看见叶楚的模样。

    贺洵扭头问苏明哲:“这是你的……?”

    苏明哲笑了:“这是我妹妹。”

    苏明哲给叶楚介绍了一下贺洵的身份。

    苏明哲说:“贺洵,顺南货号的少东家。”

    贺洵和苏明哲聊起生意上的事:“昨夜我在米高梅同华商会新主席聊过,他说……”

    贺洵话未说完,就被苏明哲打断了。

    苏明哲制止了贺洵的话:“我妹妹在,不要提到一些事。”

    他指的是米高梅歌舞厅。

    苏明哲不想让叶楚听到歌舞厅的事情,尽管他在做生意的时候,会经常进出那里。

    贺洵当然听出了苏明哲的意思。

    贺洵看了一眼叶楚,忍不住笑了,笑容肆意不加掩饰。

    看来这里只有他才知道叶楚的真面目,苏明哲以为她只是一个单纯的女学生。

    贺洵清楚得很,那晚,他亲眼看见乔云笙的手下追捕叶楚。

    若是叶楚真的一无所知,她又怎么会从乔云笙的手中逃脱?

    她的心思很深,估计身手也不差。

    贺洵立即扭头,继续和苏明哲闲聊起来。

    苏明哲问:“华商会前主席被刺,凶手找到了吗?”

    贺洵回答:“巡捕房的人已经在查了,暂时还没有。”

    “……”

    他们正在聊着,氛围很好。

    但金门大酒店的气氛却悄无声息地变了。

    四下忽的变得寂静,声响渐渐歇了。

    服务生不晓得去了哪里,本就不多的宾客也离开了。

    此时,静下来的酒店有些异常,似乎有人潜伏在暗处,蠢蠢欲动。

    贺洵和苏明哲都是警惕之人,自是很快察觉到了这种诡异。

    贺洵漫不经心拿起桌上的小刀,漫不经心地转动刀身。

    刀面光滑,闪着微微的光泽,便像一面镜子,能看清一些视线死角处看不见的东西。

    随着贺洵的动作,身后的情形清晰地映在刀面上。

    通过刀,贺洵看见窗外的街道那里有人影。

    这时,贺洵和苏明哲对视了一眼。

    贺洵随意一说:“为什么外面的街道上连辆车都没有?”

    苏明哲面色如常,接下去回答:“大概是因为来了不该来的人。”

    他们立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要在那些人动手之前,抢先动手。

    下一秒,贺洵和苏明哲同时起身,拔出枪,对准来人的位置,扣动了扳机。

    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犹豫。

    枪声骤响,破空之音短促几声,划破窒息的寂静。

    来人应声而倒,发出沉闷的声响。

    贺洵和苏明哲迅速离开座位,分站到叶楚的两侧。

    将叶楚挡于身后。

    苏明哲眉眼低沉,笑容收起,面容坚毅。

    贺洵长身而立,动作自然,静若远山。

    苏明哲开口:“阿楚,你躲在我们身后。”

    苏明哲最先确保的是叶楚的安危,就算是要抵上他的性命,他也不能让叶楚受伤。

    贺洵沉默不语,却将身子一挪,将叶楚挡个严实。

    两人警惕地看着周围,不敢有所松懈。

    贺洵和苏明哲瞄准目标,弹无虚发。

    来人很多,苏明哲分.身乏术,正当他对着南面开枪时,不远处,有另一个人拿枪对着他。但他已经无暇顾及。

    叶楚眼睛一眯。

    她不假思索,从腰间摸出枪来。

    子弹用尽,贺洵和苏明哲在几秒内换上了新的弹夹。

    下一秒,两人的身后枪声顿响,子弹破风而去。

    正前方的一个人倒下。

    叶楚手执着枪,眼神坚定,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前方。

    作者有话要说:  苏明哲:她怎么会枪?

    陆淮:我教的。

    苏明哲:你……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要跨年啦,今天我们都是十八岁!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51章 第15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