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第15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54章 第154章

    陆淮让人看紧了剩下的华商会成员, 以防出现新的暗杀活动。

    果不其然, 几日后,恒通纱场的黄先生在峨嵋酒楼遇刺, 他的人救下了黄先生。

    那群杀手全军覆没,陆淮的人清理了现场,让旁人以为,黄先生遇刺, 从二楼坠落。

    黄先生被送到了最近的教会医院, 他身旁还有陆淮的人看守。

    接到电话后, 陆淮立即从督军府赶了过来。

    莫清寒的行为太过嚣张,他想对上海滩动手, 对上海滩的规矩视之不理。

    这是当和平饭店不存在吗?

    陆淮要让莫清寒知道, 这上海滩到底是谁管的,顺便给那群蠢蠢欲动的人一个警告。

    陆淮下了车,快步走进教会医院。

    黑色风衣衬得他面目冷峭,气质愈发冰冷。他径直朝手术室的方向走去。

    另一头, 伤患被推往手术室。

    伤患周围是医护人员,医院来来往往的人多, 容沐慢步在后面跟着。

    容沐的视线落在昏迷不醒的伤患身上,子弹尚未取出,他仍在生死危关的时刻。

    容沐有两次动手机会, 一是手术前,二是手术后。

    黄先生被推进手术室前,人多口杂, 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若是在手术后动手,人员稀少,动手也方便。

    目前的情况不由得容沐多想,必须尽快做出决定才是。

    原本寂静的医院走廊,因为濒死的伤患变得有些喧闹,似乎往平静的水面上砸入一颗石子。

    一个极薄的刀片落进容沐手中,他用手指将其夹起。

    生与死,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容沐身上穿着医生的白色大褂,他的眼神却寒气彻骨。

    一步步朝着病患走去。

    这时,容沐的步子微微一凝。

    容沐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眼睛一眯。

    竟是陆淮。

    陆淮面容不显,气质却冰冷极了,仿佛有些什么事情惹怒了他。

    若是容沐没有看错,陆淮正在朝手术室走来。

    这是容沐到上海后,头一次正面撞见陆淮。

    短短几秒钟内,容沐已经想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握紧了拳,不能再对那个伤患下手了。

    一切都是陆淮设的局,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现身。

    陆淮已经知道有人想对华商会下手,他想要试探出幕后黑手。

    陆淮在走道的这一头,容沐在走道的那一头。

    若是容沐想要转身,他的动作定会引起陆淮的注意。

    没有办法,容沐只能迎面朝着陆淮走去。他藏好了手中的刀片,略微低着头,装作在看路。

    陆淮朝着容沐走去,容沐也向陆淮走来。

    容沐的身形未动,他没有看陆淮,只是默然往前走。

    陆淮的视线在容沐身上停留了一秒。

    两个人并无眼神交流。

    各怀心思,擦肩而过。

    没有任何阻隔,容沐顺利抵达了走廊出口。

    待到陆淮走到手术室前时,容沐已经不见了。

    陆淮刚走进这里,便起了疑心,已将他的身形全然记了下来。

    陆淮冷笑了一声,那个医生也太过镇定了。

    他清逸温煦,仿佛周遭之事同他毫无干系。

    这倒是让陆淮想到了一个人,德仁堂的大夫容沐。

    尽管方才并未看见真容,陆淮不会让人去跟踪他,确认他是不是容沐。

    现在不能打草惊蛇。

    莫清寒定会发现陆淮的跟踪,他说不定会换一副新的伪装,或者选择藏在暗处。

    陆淮要做的,是让莫清寒认为自己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这样才能降低莫清寒的警惕心。

    翌日,申报上刊登了一则新闻。

    自华商会前主席身亡后,华商会内部斗争惨烈,成员屡次受到不同程度的暗杀。

    在少帅陆淮的帮助下,恒通纱场的老板被救……

    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上海滩,人人都知道,陆三少不会让人动华商会。

    上海滩恢复和平的表象。那些不安分的人也歇了好一阵子。

    一时之间,再也无人敢起念头。华商会新主席上任后,处理了先前的烂摊子,一切重新回到了正轨。

    ……

    这天,叶楚在看申报,正巧看到关于华商会的那篇报道。

    房间的门被人敲响。

    白瑛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面上带着笑容。

    见到白瑛过来,叶楚立即搁下了手中的报纸,抬眼看去。

    前几日,陆淮分明问过叶楚,是否要见面。两人讲好会见面,但她却一直没有收到消息。

    叶楚今日才等到白瑛过来,想必她是来通知自己的。

    白瑛把汤放在了桌上,恭敬地唤了一声:“二小姐。”

    叶楚嗯了一声,装作不经意地问:“三少让你过来的?”

    白瑛点头:“是。”

    叶楚漫不经心地问:“他怎么说?”

    白瑛:“三少让我同你讲一声,他这几天在南京有事,不能来见你了。”

    叶楚怔了一怔,眼神暗了下来,似乎有些失落。

    白瑛笑了笑:“若是二小姐想要见三少,他会尽快赶回来。”

    叶楚被说中了心思,她耳根一热。

    她并不想看白瑛看出什么,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努力镇定心神。

    叶楚嘴硬得很:“若是三少忙,就让他去忙罢。”

    “不必管我,我不着急见他。”

    她的声线平静,听上去仿佛并不在意。

    叶楚不晓得,她的耳廓还泛着红,在白皙的皮肤衬托下,尤为明显。

    白瑛没有拆穿她:“好,二小姐。”

    避免被旁人发现,白瑛离开了叶楚的房间。

    桌上放着一个瓷白色的碗,窗外阳光正好,落进来,碗壁上有着细小的光。

    叶楚望着那碗汤,却没有半点喝的念头。

    今日又没有等到。

    她皱了皱眉。

    怎么觉得有些烦躁了呢。

    白瑛借着采买的念头,离开了叶公馆。

    她行事警惕,一直注意着周围的环境,坐着黄包车到了布朗路。

    确认四处无人盯梢后,白瑛进了一家小酒馆。

    这个酒馆是陆淮的情报据点之一。

    白瑛走到一个隐蔽的房间,里面放着黑色电话,她拨通了南京督军府的号码。

    那边的人接了,听到白瑛的交待,去叫陆淮过来。

    不一会儿,陆淮来了。

    陆淮:“何事?”

    白瑛认真禀告:“我已经同二小姐讲过了。”

    白瑛现在是叶楚的人,所以她在陆淮面前也称呼叶楚为二小姐。白瑛只会向陆淮汇报一些关于叶楚的事情。

    陆淮问:“她怎么样?”

    白瑛又道:“二小姐知道您不能来,她很失望。”

    “她让您好好忙,不必管她。”

    陆淮忽的笑了。

    口是心非的小骗子。

    ……

    房里极为安静,黑色的电话倏地响起,划破了这片寂静。

    江先生缓步走过去,拿起了话筒,放在耳边。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江,好久不见。”

    熟悉的声音落入江先生的耳内,江先生知道这人是谁。

    这人是江先生多年的好友,江先生也正是受到了这人的委托,才来到了上海,照看叶家。

    江先生:“你现在怎样?”

    江先生知道这人不会主动来找他,这次打电话过来,必定是要问叶家的事情。

    那人:“我在南昌,叶家人呢?”

    江先生:“他们现在过得很好。”

    那人沉默几秒,并没有说话。

    电话那头是一片寂静,仿佛能听见那人轻缓的呼吸声。

    江先生晓得那人对叶家的心思,听见自己的话,那人想必放下了心。

    江先生:“叶楚她已经长大了,很聪明,还会用枪。”

    前几日,江先生也在金门大酒店,那时候,他的身份是贺洵。

    江先生亲眼看见叶楚拿着枪,眼神冰冷,在那样紧急的时刻,她也没有慌乱。

    这样的叶楚,江先生也是头一回看见。

    电话那头,那人忽的笑了一声。

    似乎那人也没料到叶楚会用枪。

    “叶楚能保护自己,我会一直看着她。”江先生说,“对了,三少也会护着她。”

    先前,陆淮怀疑自己靠近叶楚别有居心,便警告了自己一番。

    后来江先生与陆淮多次交手,他能看得出,陆淮对叶楚极为关心。

    那人声音一凝:“陆家三少?陆宗霆的儿子?”

    江先生:“是。”

    那人有些不放心:“你多加注意,看看他存了什么心思。”

    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隐隐的担忧。

    江先生晓得叶家对这人的重要性,他开口:“我明白了。”

    搁了电话,江先生不由得沉思起来。

    最近他发现叶楚去过好几回寒塔寺。

    虽说寒塔寺是上海有名的寺庙,那里香火旺盛,很多名媛千金都会去那里上香祈福。

    但这件事若是搁在了叶楚身上,江先生就要多思量一些。

    他总觉得叶楚并不会无缘无故去那里。

    于是,江先生便找人去调查了一番。

    暗阁的人告诉江先生,寒塔寺的方丈有几分古怪。

    但是,他们查不到方丈的背景,只知道他几年前来到了寒塔寺。一开始从小沙弥做起,慢慢地到了今天的位置。

    其他的一无所知。

    从表面上看去,方丈的背景极为干净,好像一张白纸一样。

    但是细细想来,仿佛有人刻意抹去了方丈的背景。

    方丈的背景越是简单,就越让人生疑。

    江先生不由得怀疑,那隐藏方丈身份的人到底是谁?那人又为何要这样做?

    他让暗阁的一个成员,暂时不用做任务,去调查寒塔寺的事情。

    然后,他发现了一件事。

    江先生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叶楚。

    天刚落过雨,地上有些潮湿。空气极为干净,弥漫着淡淡的草木味道。

    江先生缓步走在路上,他穿着深色的西装,质地极好,看上去平平整整的,没有一丝褶皱。

    这条小巷没有什么人,四下静悄悄的,声响在这里仿佛都沉寂了下来。

    江先生穿过这条寂静的小巷,来到了大街上。

    宽阔的街道上,声响渐渐重了起来,多了些许喧闹。

    前面就是国泰大戏院了,江先生晓得叶楚这段日子经常会来这里。

    信礼中学的话剧马上就要演了,叶楚的同学也参加了,最近一直在排练。

    叶楚空闲的时候,便会来看她们排练。

    江先生来到戏院门口,现在戏院还没有营业,门口没有什么人,冷冷清清的。

    他径直走了进去。

    戏院里空荡荡的,乍一望去,仿佛没有边际。

    台上站着信礼中学的学生,他们嘴上念着台词,这戏院极大,声音仿佛都遥远了起来。

    光线有些暗淡,江先生随意扫了几眼,目光落在了某处。

    江先生的脚步慢了下来。

    观众席上坐着一个人。

    她身形纤瘦,乌黑的长发散在肩上,气质极为清冷。

    江先生晓得,她是叶楚。

    叶楚的嘴角似带着一丝笑意,整个人看上去安静极了。

    但江先生清楚,叶楚隐藏了很多事情。

    真实的她与现在截然不同。

    无论是先前从乔六手里逃脱,还是前几日拿枪对着别人。

    那时候的叶楚,冷静、从容,眼底仿佛没有任何畏惧。

    江先生忽的笑了。

    他有些期待,叶楚还有多少东西没有展现出来。

    江先生的视线掠过叶楚,她看着舞台,目光专注,看得极为认真。

    江先生想着,若是现在同她讲话,许是会打扰了她。

    不如先在外面等着,待叶楚出来后,再同她讲那件事罢。

    思及此,江先生收回了视线,他转身往外走去。

    脚步极为轻缓,就像一阵微风,淡淡地拂过,没有惊扰到任何人。

    戏院的人并未察觉,方才有人来过这里。

    过了一会儿,严曼曼和付恬恬的排练结束了,叶楚笑着站起身,向她们走了过去。

    和严曼曼她们讲了一些话后,叶楚便和她们告别,然后,走出了剧院。

    天色有些暗,阳光沉沉地落下了几分。

    叶楚迈着步子,准备回家。

    江先生一直在戏院外面等着,看见叶楚走出来,他笑了笑,抬脚跟了上去。

    叶楚警惕性向来很高,她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眉头微紧。

    江先生没有刻意隐藏行踪,他就是要叶楚发现自己。

    这时,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叶楚身后响起。

    “叶楚。”

    叶楚听出这人的声音,她停了脚步,转身看了过去。

    是江先生。

    许是担心她认不出自己,江先生这回的易容和上次一样。

    叶楚极为警惕:“江先生,有何贵干?”

    不晓得这回他又找自己做什么。

    江先生语气斯斯文文的:“同你谈谈天,不必那样紧张。”

    江先生晓得叶楚对自己仍有心防,他若直接说出寒塔寺的事情,想必叶楚不会听他的话。

    叶楚并不回答。

    第一次见面,江先生也说了相同的话。后来,他拿刀抵着她的脖子,让自己和他谈天。

    呵,真是令人记忆深刻。

    叶楚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和江先生没什么好聊的。”

    叶楚转过身,径直往前走了过去。

    叶楚反应这样冷淡,江先生动作一滞,但他很快就跟了上去。

    街上三三两两地还有几个行人,他们步履匆匆。

    江先生缓缓上前,与叶楚一起并排走着。

    江先生微微偏头,看了叶楚一眼,声音带着歉意。

    “初次见面的时候,我太过莽撞。希望你现在能放下戒心。”

    他向来不懂得如何与女孩子相处,第一次与叶楚见面,就用了不恰当的方式。

    叶楚的眼神看向前方:“江先生想要做什么?”

    江先生开口:“你近日去过寒塔寺多次,为什么?”

    叶楚目光一凝,她知道江先生的本事,他想要知道这些并不难。

    不过,叶楚不喜欢旁人来打探她的消息。况且,无论她做什么,都与江先生无关。

    叶楚语气冷淡:“这是我个人的……”

    江先生一笑:“隐私。”

    每回他问到这种事,叶楚都会用相同的话来回答。

    江先生晓得,叶楚警惕性高,他与叶楚又不熟,叶楚这样说,并不稀奇。

    叶楚这才看了江先生一眼:“江先生既然已经清楚,又何必多问?”

    江先生又说:“让我猜猜你的想法,你对寒塔寺感兴趣,想知道那个方丈的秘密。”

    叶楚心一紧。

    仅凭自己去过寒塔寺几次,江先生就猜出她的目的。看来江先生确实心思缜密。

    但叶楚面色不显,令人看不清她的情绪。

    这时,她的耳边又响起江先生温和的声音:“我说过要帮你一事是认真的。”

    江先生的言下之意是,叶楚不必对他处处提防。

    叶楚沉思,陆淮讲过江先生没有恶意,目前陆淮和暗阁已是合作关系,而且尚嫣的事情也是江先生查出来的。

    江先生是可以相信的。

    江先生:“我已经查到了方丈的事情,你要同我一起去看看吗?”

    说完后,江先生便往前走了过去。

    他晓得,叶楚是个聪明人。叶楚多次去寒塔寺,定是想把方丈的事弄个明白。

    既然自己可以帮她,又没有恶意,叶楚没必要放弃这个机会。

    孰轻孰重,叶楚还是知道的。

    江先生的车停在路边,他坐在车里,等着叶楚过来。

    过了一会儿,车外似有脚步声传来。

    江先生笑了。

    然后,车门被打开,叶楚微微俯身,坐在了车后座。

    叶楚瞥了江先生一眼:“江先生,出发吧。”

    停了片刻,叶楚又开口:“方才我已经打电话给三少了。”

    “若是我有事,你逃脱不了干系。”

    江先生嘴边的笑意加深。

    他们两人还真是,事事不瞒对方。

    作者有话要说:  元旦小剧场

    陆淮:你不高兴了?

    叶楚:没有,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陆淮:放心,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叶楚:不……不必。

    陆淮:亲吻、拥抱、还是……自己选。

    元旦到了,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营养液,悄咪咪地期待一下。昨晚跨年,所以今天发迟了,大家元旦快乐!新的一年天天开心哦~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54章 第15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