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第15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55章 第155章

    车子缓缓发动, 往寒塔寺的方向驶去。

    叶楚和江先生一路无话, 车内陷入一片沉寂。

    叶楚往车窗外看去,街道上行人极少, 已没有白日那般喧闹。

    离寒塔寺还有一段距离,车子停了下来。

    寒塔寺有莫清寒的人,若车子停得太近,容易被那些人发现。于是, 叶楚和江先生便下了车。

    他们迈着步子, 往寒塔寺走去。

    黄昏时分, 天色还没有黑透,但是光线已有些暗了下来。

    叶楚和江先生走在寂静的小道上, 四下无人, 只听得见两人轻缓的脚步声。

    道路幽深,在这黯淡的天色下,愈加显得寂寥万分。

    再往前走,两旁是挺拔的梅树。枝头上尽是清冷的梅花, 空气中香气浅淡,若有似无。

    冬日萧瑟, 因着这素雅的寒梅,寒塔寺更是显得冷寂极了。

    然后,叶楚和江先生拾阶而上。台阶上纤尘不染, 极为干净。

    叶楚记得,白日里,寒塔寺会有和尚们虔诚的诵经声, 悠长深远。

    从表面上看来,这确实是一个佛门净地。

    快走到寒塔寺了,叶楚抬头望去,一辆车停在寺庙门口。他们晓得,寺庙里来了人。

    天色昏暗,按理来说,寺庙里不该再有来客才是。

    除非……

    叶楚眼睛一眯。

    除非这人与莫清寒有关系。

    他来寒塔寺,说不定就是来找净云的。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们决定从后门进去。

    江先生对寒塔寺极为熟悉,叶楚跟着江先生,他们很快就到了那里。

    叶楚对此事并不觉得奇怪。

    暗阁打探消息的本事极高,再加上江先生有意要带她来寒塔寺,自然掌握了寒塔寺的路线。

    寒塔寺后门。

    门敞开着,露出了一道缝隙。门外有一个小和尚,他正在扫地。

    地上散落着干枯的树叶,小和尚低着头,拿起扫帚认真地打扫着。

    叶楚和江先生隐在一旁,昏暗的天色极好地遮掩了他们的身形。

    两人并没有动作,静静地站在那里。

    他们在等待一个可以进去的时机。

    过了一会,小和尚拿起扫帚,往远处走了过去,离门的距离远了些。

    小和尚正在往前走着,恍惚间,他觉得身后仿佛有什么东西掠过,好似一阵轻盈浅淡的风。

    寂静的黄昏里,这种感觉格外诡异。

    他转过身,看了过去。大门依旧敞开着,那里空无一人。

    寒风凛冽,小和尚的衣袖被轻轻吹起,凉意袭了上来。

    这时,寂静中忽的响起了一个微弱的声音。

    “喵……”

    一只黑猫在门前跑过,动作极为轻盈。它踩在落叶上,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小和尚眉头微松,喃喃道:“原来是猫。”

    他继续低头扫起地来。

    而这时,叶楚和江先生已经悄无声息地进了庙中。

    他们脚步极轻,没有惊扰到任何人。

    叶楚跟在江先生身后,江先生晓得路线,她只需要跟着他走。

    这里是一条长廊,极为幽静。江先生动作忽的一滞,他停下了脚步。

    见状,叶楚也止了步子。

    江先生比旁人更为谨慎,他察觉到有人过来了。

    他略一扫视,发现了只有那边的拐角处可以藏身。

    江先生和叶楚很快就藏进那里,身形被墙面遮挡住。

    这时,有两个和尚走了过来,他们一面走着,一面讲着话。

    “费先生又来了。”

    “他母亲身体不好,这回又是来拜药师佛的。”

    “费先生每次都在黄昏的时候来,大概是因为很忙罢。”

    “……”

    两个和尚渐渐走远了,声音也歇了下来。

    叶楚沉吟,从那两个和尚的话中可以知道,寺庙今晚的来客是费先生,他现在正在药师殿。

    费先生极有可能是来找净云的,而净云又是莫清寒的人,那么这个费先生的身份就极为可疑。

    想必费先生现在应该在药师殿中了。

    江先生本就是带叶楚来看净云的秘密,听到和尚的话,他面色不显,仿佛对此毫不意外。

    江先生往前走去,示意叶楚跟上来。

    寒塔寺虽大,但叶楚和江先生很快就进了药师殿,丝毫没有被发现。

    他们刚走进去,仿佛就能感觉到光线暗了下来,空气沉滞了几分。

    叶楚抬眼看去。

    药师殿中间是药师佛,左右两边是日光、月光菩萨。

    佛像高大庄严,透着深沉的气息。

    这时,门外响起细碎的脚步声,落在寂静的药师殿里,声音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叶楚和江先生心一紧。

    有人来了。

    他们快速扫了一眼,决定躲在佛像后面。

    叶楚和江先生快步走了过去,但脚步极轻。

    佛像高大,沉沉的影子覆在他们身上。这里光线晦暗,他们隐在黑暗中,旁人不会看见。

    叶楚和江先生刚站好,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有人走了进来。

    他们放缓了呼吸。

    ……

    进来的人是费先生,他是申新纺织的老板,申新纺织是上海滩一家大公司,名气仅次于恒通纱场。

    费先生走进药师殿,他走到佛像前,弯腰拜了拜。然后,他拿起一炷香,插在了香炉里。

    拜完佛,费先生并没有离开。他站在佛像前,似乎在等什么人。

    这时,另一个人走了进来。

    他正是寒潭寺的方丈,净云。

    费先生转身看了过去,两人对视一眼。

    净云:“费先生这样有孝心,您的母亲一定会好起来。”

    净云的声音温和,听上去像是最寻常不过的一句问候。

    费先生:“今日在峨眉酒楼……”

    话未说完,净云摇头,示意费先生现在别讲话。

    见状,费先生立即住了嘴。

    净云缓缓地扫视着药师殿,神情极为严肃。

    药师殿里空空荡荡的,除了他和费先生,并没有别人。

    净云放下心,这才看向费先生,声线镇定:“任务失败了。”

    他接了主子的命令,派人去刺杀华商会的黄先生。本来就要得手了,没想到中途有人救了黄先生。

    费先生皱着眉:“恒通纱场的黄先生被陆三少的人救了,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经此一遭,很多人都知道,陆三少绝不会对华商会的事情视之不理。

    净云:“主子原想让华商会起内乱,这样你就能取代黄先生的位子。”

    莫清寒早已选中了费先生。

    费先生容易控制,背景也有利于莫清寒行事。

    莫清寒原本的计划就是,让华商会其中一个成员死亡,再将费先生安插进入华商会。

    先前刺杀贺洵和苏明哲的计划失败,莫清寒再次让人刺杀别的成员。

    恒通纱场的黄先生贪图富贵,容易上当。

    但是在关键时刻,这一切再次被陆淮打乱了。

    费先生担忧:“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那个位置他原本已经唾手可得,现在若是要放弃,他实在是不甘心。

    净云语气平静:“陆三少已经怀疑了,你暂时按捺不动。”

    费先生只能应下。

    佛堂庄严,他们二人却在这里讲着害人性命的话。

    谁能想到,平日净云大师慈眉善目,但这些全是他伪装出来的。

    费先生和净云的谈话全部落进叶楚耳中,事情变得极为清晰。

    费先生就是莫清寒的棋子,莫清寒隐在暗处,他让净云来操控费先生。

    叶楚眉头隐隐皱起,先前陆淮去汉阳监狱,他们有了一个黑名单。

    黑名单上的名字全是莫清寒的手下,都与汉阳监狱有关。

    净云就是从那里出来的。

    费先生则是莫清寒的一个暗棋,他和其他莫清寒的手下一样,被安插在各大势力中。

    而这群人是黑名单上没有的。

    不管怎样,费先生暴露了身份,叶楚知道他为莫清寒效力,之后会同陆淮商量解决他。

    此刻,药师殿里倏地响起了一个声音。

    仿佛是风敲击门传来的沉闷声响。又好像是旁的什么声音。

    净云极为警惕,他立即不再说话,目光往四下看去。

    气氛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空气里仿佛有沉沉的压迫感。

    药师殿安静极了,压抑万分。

    叶楚和江先生自然察觉到了净云的反应,他们紧皱着眉。

    方才两人极为小心,他们确定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但无可否认的是,净云的确起了疑心。

    净云抬起脚,走了过去。

    寂静的药师殿里,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

    药师殿光线极暗,视线看不分明。况且,叶楚和江先生藏在佛像后面,更不可能知晓净云往哪里走。

    叶楚神经紧绷,她握紧了拳,眼底极为平静。

    她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江先生的手放在腰侧,那里有一把冷硬的枪。

    他的眼底冰冷,杀手的本能尽显。

    两人各怀心思,视线落在佛像那里,随时注意周围的动静。

    净云知道声响从门那边传来的,他走到门前,打开门,往外仔细看了看。

    净云没发现什么,他对费先生摇了摇头:“门外没人。”

    闻言,叶楚倏地松了一口气,方才净云往门口走去,是以为门口有人,并没有怀疑到他们身上。

    想来也是,江先生是民国第一杀手,行踪最为隐蔽,旁人定不会发现他的踪迹。

    是她太过紧张了。

    费先生开口:“那我还会不会……”

    净云:“你放心,主子说过的话一定作数,你只要耐心等待就行了。”

    即便没有发现这里有人,但两人不敢多聊,走出了药师殿。之后,费先生离开了寒塔寺。

    声响渐渐远去,药师殿再次恢复了寂静,想必他们已经走远了。

    叶楚和江先生极为谨慎,平安无事地离开了寒塔寺。

    ……

    另一头,陆淮在南京的事情已经忙完了。今日下午,他刚刚抵达上海。

    陆淮本不用走得那样急,只是想到有人想见他,提前赶了回来。

    他一回到督军府,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叶楚的声音在那边响起:“是我。”

    陆淮声线淡淡:“怎么了?”

    叶楚:“我在国泰大戏院,遇到了江先生。”

    陆淮面色一凝:“他找你什么事?”

    叶楚将整件事都讲得明白,绝不会瞒着陆淮。

    叶楚不解:“他为何总关心叶家的事?”

    陆淮:“江先生受人委托,照顾叶家。但他对此极为保密,我一直查不出那个委托人是谁。”

    “他值得信任,并非来意不善。”

    叶楚顿了顿,继续道:“江先生想带我去一趟寒塔寺。”

    他们本就要追查寒塔寺的方丈净云大师。

    净云受莫清寒的指示,在寒塔寺中隐藏,不晓得背地里做了什么事情。

    而江先生是民国第一杀手,他最擅长隐蔽行踪。想必他已经查到了什么,才会带叶楚去。

    陆淮清楚,叶楚打这个电话,是来征求他的同意。

    陆淮交待了一句:“若是遇到了危险,听江先生的,他经验丰富,定能轻松解决。”

    叶楚:“好。”

    搁了电话后,陆淮忽的感觉空落。

    他随意拿起一份文件,试图转移注意力。

    陆淮的手指落在文件上,但动作停了一下。

    他讲过,不会限制叶楚的自由。不知怎的,真的到了这种时刻,反倒又有些烦躁。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天色已经渐渐暗了。

    桌上的文件却没有翻几页。

    陆淮回过神来,他看向那份文件,瞧见上面的内容后,眉头微微皱起。

    过了很久,寂静的月光落进屋子。

    陆淮看了一眼怀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他的第一个念头是,不晓得叶楚有没有从寒塔寺回来。

    陆淮现在并不能给叶公馆打电话。

    他分明讲过,要是想见叶楚,就会让人通知她,但是今晚两人没有约好要见面……

    若是他贸然出现,她会有什么反应?

    见还是不见。

    陆淮思索了一下。

    他起了身,披上黑色大衣,出了门。

    算了,还是去看一眼罢。

    ……

    江先生将叶楚送回了叶公馆。

    她回家的时候,没有赶上晚餐。苏兰在厨房留了一份饭菜。

    叶楚用过餐后,在苏兰房中待了一会,才回房。

    叶楚进了自己的房间。

    当叶楚合上房门,走到桌子旁边的时候,她感觉到不对劲。

    房间里有人。

    难道是陆淮吗?

    叶楚略加思索,她认为那人不一定是陆淮。

    陆淮下午才刚刚抵达上海,而且他并没有让白瑛通知自己,说明他晚上不会来叶公馆。

    况且叶楚觉得,陆淮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若是他要来叶公馆,必定会提前告知自己。

    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

    叶楚不动声色,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房间里没有开灯,始终是一片黑暗静默。

    叶楚有意无意地观察着周围。

    她要判断出那人的藏身之处。

    那人似乎是受过训练,他的呼吸很浅,极不容易被发现。

    但让叶楚不明白的是,那人分明可以完全隐匿自己的身形,却又故意露出一点破绽,让她发现。

    叶楚不清楚那人到底想做些什么。

    那人的身形隐在房间的另一侧,灯的开关恰好在那个方向。

    门离叶楚不近,为了防止意外,她先拿起了枪。

    还未等叶楚走到门口时,那人却开始有了动作。

    他似乎知道叶楚发现了他,没有刻意放轻脚步。

    叶楚的脚步一滞,她握紧了手上的枪。

    那人的步子不急不缓,一步步向叶楚靠近。

    此时,叶楚冷静异常,警惕着他的动作。

    叶楚身子紧绷,将枪对准了来人的方向,手指放在了扳机上。

    子弹上了膛,随时准备开枪。

    叶楚面色镇定,丝毫没有犹豫。

    下一秒,那人立即上前,他离叶楚仅仅只有很短的距离。

    他的手迅速抓紧叶楚的手,一股温热的感觉贴了上来。

    他的手指顺着她手背的肌肤,到达她的手腕。

    一系列动作在几秒内完成,他的力道却不重,仿佛怕伤到了叶楚。

    叶楚手中的枪被立即卸下,她失去了先机。

    枪被那人拿在手中,他迟疑了片刻,随后把枪扔到了不远处的床上。

    床上叠着被子,枪落在上面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声音。

    叶楚很快就落于了下风。

    这时,叶楚主动出击,打向那人。

    那人伸手一挡,截断叶楚的攻击。

    叶楚后退一步,提脚踢向那人的头部。

    那个人抓住叶楚的脚,往自己这边的方向一拉。

    叶楚另一只脚同时抬起,用力蹬向那人的腹部。

    他身子一避,叶楚失了禁锢,身子向后倒去。

    叶楚身子一转,往后退了几步。

    那人跟了上来,毫不犹豫地靠近叶楚。

    他伸手抓紧叶楚的手臂,手掌微微用力,将叶楚拉了过来。

    叶楚皱了皱眉,手肘曲起,想要砸向身后。

    当叶楚靠近那人的时候,她的动作突然停了,心下一松。

    她晓得那人的身份了。

    是陆淮。

    叶楚对陆淮很了解,他的一举一动对叶楚来说,都极为熟悉。

    陆淮忽然出现在自己的房间,还始终保持着沉默。

    按照陆淮的性子,他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

    因为叶楚心中存了事,所以没有留意身后的情形。

    当叶楚回过神的时候,她才发现一件事。

    方才她正在攻击陆淮,而现在,因为动作猛地一收,一股冲劲令她朝他跌去。

    她的身体完全靠在了陆淮的怀里。

    陆淮怕叶楚摔倒,他用双手扶住了她的肩膀。

    两人的身子紧贴,陆淮的体温传到叶楚身上。

    叶楚心下一凛,立即从陆淮的怀中站起。

    炽热的温度瞬间消失,叶楚感觉到一丝凉意。

    叶楚转过身,和陆淮面对面站着。

    陆淮知道叶楚已经认出了他,但是他仍旧没有开口。

    此时,陆淮朝叶楚走来,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短,他的气息也愈发靠近。

    叶楚耳根一热,她无处可逃,只能退后一步,背脊恰好贴在冰凉的墙上。

    陆淮忽的伸出手,靠近叶楚的脸。

    叶楚不由得怔了几秒,呼吸一凝。

    下一秒,陆淮的手却搁在了墙上,他轻轻按下她身旁的开关。

    房间骤亮,光线刺眼,叶楚很快闭上了眼。

    她渐渐熟悉了屋子里的明亮。

    当叶楚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陆淮站在自己的面前。

    陆淮的目光下移,看进叶楚的眼中,眸色深浅不明,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他忽的开口,低沉的声线,落在寂静的夜里。

    “你现在才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55章 第15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