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第15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56章 第156章

    叶楚怔了一怔。

    她没有料到, 陆淮会在她的房间里等她。

    而且听这话的意思, 他像是已经等了很久。

    陆淮分明不是在质问,但叶楚却莫名觉得心慌。

    灯光既然已经亮起, 陆淮便往后退了几步,他和叶楚之间的距离被拉开。

    叶楚的表情能被看得一清二楚,她很快恢复了平静。

    这个房间中不能有太大动静,若是被叶家人发现了, 她是真的应付不来了。

    陆淮低头看了一眼怀表:“已经晚上十点半了。”

    叶楚的视线落在了他的怀表上, 对她来讲, 那块怀表是极为熟悉的物件。

    她作了解释:“我方才一直在母亲那边,所以回房迟了。”

    叶楚并不希望陆淮想到别处去, 她定要同他解释清楚才可以。

    她又很快转移了话题:“你没说会过来, 今晚怎么突然来了?”

    陆淮的回答很简洁:“晚上联系不上你,便自己过来了。”

    若不是某个口是心非的小骗子,他又怎会提前离开南京?

    也是因为她,他才会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 直接来到叶公馆。

    这些天没有见面,他们有很多事情都尚未商议过。

    很快, 他们便聊到了正题。

    叶楚:“我在寒塔寺看到了申新纺织的费先生,方丈说,按照原先的计划, 费先生会被安插进华商会。”

    她不假思索:“华商会的事情是莫清寒派人做的。”

    陆淮:“他在上海办了一座庙,其实是用寺庙掩盖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叶楚:“我看到申报了,恒通纱场的黄先生遇刺, 若是他没有被你的人救下,莫清寒已经得手了。”

    陆淮眼睛一眯:“前几日,我在那家教会医院看见了一个人。”

    叶楚似有预感:“容沐?”

    陆淮点头:“是。”

    容沐的外表看上去云淡风轻,清逸至极,无人会把他当成一个杀人凶手。

    如果他真是莫清寒,在医院杀人,混进人群中,于他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将寒塔寺、方丈和容沐联系到一起,他们中间并没有任何真正的交集。旁人绝不会猜到他的身份。

    即便容沐明面上和方丈有来往,谁能知道背后的故事。

    陆淮也告诉了叶楚,前几天的调查结果。

    “尚嫣有一个私宅,她会在那里发泄。”陆淮的眼底冷了几分。

    叶楚心一紧。

    陆淮:“尚嫣会用酷刑折磨那些人……”

    叶楚:“为了满足她病态的追求?”

    陆淮迟疑几秒,点头。

    叶楚的面色微沉,这件事已经在她的预料之中。

    上一世,尚嫣本就一直跟在莫清寒身边,当时叶楚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终生不嫁。

    叶楚现在立即知晓了,想必莫清寒擅长揣摩人心。他要利用尚嫣,让尚家的人信服他,并为他所用。

    莫清寒发现了尚嫣有一种对暴力的病态追求,他既不扼制,也并不适当克制她的行为。

    反倒让尚嫣的性子变得愈发残忍。

    因为感情这件事,对莫清寒来说,根本是不存在的。

    叶楚和陆淮决心细细筹谋一番。

    于是,他们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个问题上。

    怎么能让莫清寒主动现身?

    他们有两种办法,一是通过净云大师,也就是汉阳监狱中的樊景云。

    二是当众拆穿尚嫣。尚嫣的真面目,尚家人并不知道。

    只要尚嫣陷入困境,她在极为慌乱的情况下,定会去找莫清寒求救。

    他们现在不能正面对上,莫清寒也不会来找。

    确认莫清寒身份后,陆淮和叶楚会继续隐藏他们。

    只是莫清寒小心谨慎,他们是否会被发现,仍是未知数。

    敌在明,他们在暗。到时候,莫清寒想要做什么事情,他们都会一清二楚。

    若是被发现了,就当做激出莫清寒,让他自我暴露,说不定还能抓住他背后的人。

    两人商议好后,时间已经很晚了。

    叶楚同陆淮道了一声晚安,他才离开。

    叶楚收拾好后,躺在了床上。

    前些天,陆淮一直没有回上海滩。

    叶楚失眠了几回,但这一次,她很快就进入了睡眠。

    到了梦里,她的嘴边还是笑意。

    ……

    清晨,阳光还很稀薄,过了一会,晨雾散去,阳光透过云层落下,驱散了些许寒冷。

    一个神秘的女人来到了国泰大戏院。

    她穿着一件黑色大衣,脖子上系着条雪白丝巾,脚上是一双丝绒缎面鞋子。

    她还带着一顶帽子,帽檐微微垂下。

    女人推门走进了国泰大戏院,台上的同学们正在排练着话剧。

    有时候,剧院的人会在底下看他们排演。

    有些同学注意到了这个女人,但是他们并没有在意,继续认真排戏。

    那个女人一直看着这出戏的每一个细节。

    包括角色的安排,演员的情感投入以及他们念的台词……

    那女人饶有兴味地看着。

    虽然她早就知道男女主角都是女生,但如今还是头一次看到,她觉得很新颖。

    这两个同学演得都很不错,始终专注于自己的角色,台词表情各方面都处理得很好。

    那个女人很低调,仅仅只是站在角落里,并没有离舞台很近。

    待到整个故事快要演到尾声时,她就起步离开了。

    她刚走到剧院门口,就碰到了这家剧院的经理。

    经理对上那人眼睛的那一刻,愣了一下。

    他难掩好奇,开口问道:“你是季仪?”

    季仪没有否认,她点了点头,给了经理肯定的回答。

    经理有些惊喜:“我是你的书迷,宜君写得真好看。”

    经理没料到,自己居然能在剧院里碰到宜君的作者。

    更不用提,现在舞台上排演的话剧正是宜君。

    经理语气中带着些许兴奋:“我们剧院在排宜君的话剧,年后就会上演了。”

    国泰大戏院对宜君这出戏很重视,所以经理也时常会来这里看同学们排演。

    季仪笑了笑,笑容温和大方:“谢谢,你是剧院的人吗?”

    经理谦虚:“说来惭愧,我虽是剧院经理,但没有做什么实事。”

    季仪问道:“我能向你要一张首演的票吗?”

    她对即将在年后上演的话剧很感兴趣,方才她看了同学的演出,非常精彩,令人期待。

    经理一口答应下来。

    临走前,季仪思索了几秒,想让经理帮她一个忙。

    季仪:“那群学生表现得很好,你能帮我鼓励他们一下吗?”

    演话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缺少热情,那些同学们全情投入到这部话剧中。

    季仪觉得这点难能可贵。

    对于季仪这个要求,经理自然不会拒绝。

    等到同学们休息的时候,经理走上前去。

    剧院经理没有直接告诉他们:“你们晓得方才在下面看戏的人是谁吗?”

    同学们已经和经理很熟了,他们经常来这里排练,这个经理也常来看他们演出。

    付恬恬好奇:“不是你们剧院的人吗?”

    剧院经理卖关子:“不是,你们再猜猜。”

    另一个同学开口:“是不是电影公司的女演员?”

    好几个同学都提出自己的猜测,但是无人猜中。

    这时,剧院经理才说出了事实:“她是季仪。”

    经理一开口,所有人的情绪愈发高涨了起来。

    严曼曼抬高声线:“季仪?是写宜君的那个季仪吗?”

    严曼曼可是季仪的忠实书迷,她一直期待着季仪能来看他们演出。

    剧院经理点头:“对。”

    严曼曼有些兴奋:“她真的来看我们演出了。”

    刚才她也瞧见了站在台下的那个女人,没想到正是季仪。

    不过实在可惜,她居然没有认出来,错失了和季仪说话的机会。

    听到经理的话,同学们纷纷议论了起来,脸上均带着遗憾。

    看到同学们的反应,经理继续说道:“季仪向剧院要了一张首演的票……”

    严曼曼和付恬恬异口同声:“她会来看我们的首演!”

    季仪这样的举动,分明还会继续来看他们的演出。

    想到宜君作者能亲自来看,大家都兴奋异常。

    剩下的日子里,她们决定要更努力排练,在季仪面前留一个好印象。

    ……

    从国泰大戏院出来后,季仪先去了一趟咖啡店,点了杯咖啡和几块蛋糕,悠闲地度过了一个下午。

    回家的路上,季仪经过一家书店,书店的橱窗明亮干净,能瞧见里面的情形。

    季仪去书店里买了几本书,然后回到了法租界的那套公寓里。

    她从包里拿出钥匙,开了门,将大衣和帽子脱下,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此时,天色暗了下来,屋子里一片黑暗。

    季仪摸索着开关,按下。

    啪的一声,灯光骤亮,柔和的光线落满整间屋子。

    季仪走到书房,桌上放着一叠稿子。

    那是她给沈九爷写的剧本。

    她刚回上海的时候,就被九爷的手下带到了大都会。

    沈九爷亲自给她讲了一个故事,要让她帮忙写出来。

    季仪对这个故事很感兴趣,自然答应了下来。

    稿子已经写了大半,但是今天,季仪却遇到了瓶颈。

    因为灵感匮乏,她才去外面随处走走。

    她想要找些灵感,将这个剧本继续写下去。

    若是要排成一出戏,沈九爷那个故事又太少。季仪需要往里面加更多的内容。

    季仪正巧记起宜君话剧在国泰大戏院排演,季仪便去了那里。

    外头天气冷,看完同学们的排练后,季仪就回了家。

    此时,她的头脑倒是清醒了不少。

    季仪打开了桌上的小灯,柔和的光洒下。

    天色早已完全暗了下来,窗户紧闭着,将其他声音隔绝在外。

    夜幕降临,房间内寂静万分,偶尔有夜风吹动窗户,发出细小的声响,外头的繁华喧嚣都与她无关。

    季仪拿起笔,继续写起下面的故事。

    季仪正好写到了男女主角的重逢。

    直到男子以为再也不会见到那人的时候,他们又一次意外相遇了。

    但是,季仪却新加上了一点,女主角失忆了。

    一个失忆的女子,重遇从前认识的人。只有男方记得那段过去,而女方却并不记得。

    男子带着记忆,一路寻找。却不曾想到,当他见到她的时候,她却遗忘了。

    记得也好,不记得也罢。反正他认定了她,怎么也不会离开。

    季仪并不知道,她在不经意间写出了沈九那个故事的后半段。

    过去永远不会死去,记忆也永远不会消失。

    一份感情要经得起考验,若那人真是命中注定,上天岂会这样仓促安排?

    虽说双方都有改变,但他们都能坦然接受。

    只要是那个人,结局必定会是圆满的。

    ……

    叶楚的十七岁生日,很快就要到了。

    原本叶家人都会在叶公馆举办她的生日宴会。

    但是叶楚知道,现在上海滩不平静,莫清寒又在上海,她并不想让人趁机接近叶家。

    叶楚便将地点定在了华懋饭店,离叶公馆很近,不必过分张扬,倒是省了许多麻烦。

    待到事务渐渐完成后,叶公馆的人开始拟定参与人员名单。

    叶楚请了她学堂里的朋友,还有丁月璇,甚至故意给了尚嫣一份。

    至于陆淮……

    两人分明清楚极了,为了避嫌,陆淮是绝不会出现在叶楚的生日宴会上的。

    但是,叶楚仍是给陆淮准备了一份请帖。

    只不过,他的请帖同旁人丝毫不同。

    在督军府,陆淮收到这份请帖的时候,密封工作做得极好。

    似乎是怕里面的字被人看见。

    陆淮拆开了信封,他拿出那份请帖。

    上面写着一行字。

    诚邀三少前来参加。

    陆淮忽的笑了一声。

    关于叶楚的这句话,陆淮倒是有自己的分析。

    在他看来,她的意思是,生日当晚在华懋饭店,宾客人多口杂,不晓得会发生什么。

    这场生日会较为紧张,是叶楚的一场试探。

    等到一切解决后,他们再去过另一种生日会。

    叶楚的十七岁生日。

    没有旁人,只属于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56章 第15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