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第15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57章 第157章

    叶楚给丁月璇打过电话, 说会去大都会找她。

    前段时间, 叶楚一直有事要处理。

    叶楚刚回上海时,丁月璇的戏就开机了, 她们根本没有时间见面。

    现在,丁月璇正在拍摄电影《夜上海》。

    《夜上海》讲的是一个歌星的成长故事。

    电影已经拍摄了一段时间了,剧情进展到那个歌星首次登台演出,所以, 剧组会在歌舞厅进行拍摄。

    剧组的人想将拍摄地点选在大都会。

    丁月璇是大都会的歌星, 已经在这里登台表演了很多次。

    若是他们能在大都会完成这一段的拍摄, 相信拍出来的效果肯定会更好。

    剧组征求了沈九的同意,他们可以在白天来大都会拍戏。

    按照和丁月璇约定好的时间, 叶楚来了大都会。

    先前的每一个夜晚, 大都会的灯会亮起,好似白昼一样。

    来大都会放松的男男女女会结伴前来,欢笑声不断。

    但现在是白日,大都会外面只停着几辆汽车, 失了夜晚的繁荣奢华,安静极了。

    方才在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 叶楚加快了脚步,走进大都会。

    叶楚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廊顶上的几盏灯都没有开, 白日里的光线淡淡。

    走廊两侧的墙上挂着丁月璇的海报,和叶楚上次看到的不同。

    海报已经换了,先前那张海报中, 丁月璇仍显青涩,但此时的她已经完全蜕变成一个光彩夺目的大明星了。

    叶楚亲眼看着丁月璇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位置。

    叶楚见证了丁月璇从懵懂单纯,到独立自主,现在也能够独当一面。

    但是叶楚知道,这些成功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做到的。

    正因为叶楚清楚,她才更为丁月璇感到开心。

    叶楚还未走到走廊的尽头,就听到了丝丝缕缕的音乐声,不断落进叶楚的耳中。

    叶楚继续往前走,她发现大都会所有的窗帘全被拉上,窗户紧闭。

    室内的霓虹灯闪烁着,光线稍显昏暗。

    大都会门外阳光正盛,一进来舞厅,却像是踏进黑夜一样。

    分明此刻是白天,但看上去仿佛是繁华的夜晚。

    原来,剧组为了营造出夜晚的氛围,将大都会稍微布置了一下。

    和外头的安静不同,里面喧嚣极了。

    剧组的工作人员来来往往,穿梭在大都会中,做着拍摄的准备。

    这儿人多,光线幽暗,叶楚一时间找不出丁月璇在哪里。

    叶楚站在原地没有动,环顾四周,寻找着丁月璇的身影。

    “阿楚。”

    叶楚循着声音望去,发现丁月璇站在右侧的不远处,正一脸惊喜地看向这边。

    丁月璇同旁边的人交代了几句,就朝叶楚走了过来。

    “月璇。”叶楚朝她笑了笑。

    叶楚一直看着丁月璇,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丁月璇穿了戏中的装扮,化着精致的妆容,光彩夺目。

    虽然丁月璇变化很大,但是她仍然带着先前的那抹淡然安静。

    叶楚笑着:“你这副样子真好看。”

    丁月璇听见叶楚的话,先是怔了一怔,然后抿嘴笑了。

    丁月璇的笑容纯粹干净,像一缕清新的夜风,吹进奢靡的大都会。

    剧组人员愣了几秒,夜来香在他们面前向来从容大气,他们没有见过她现在有些害羞的模样。

    方才丁月璇走到叶楚身边的时候,大家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

    他们猜测那人应该是夜来香的朋友。

    他们不知道的是,对丁月璇而言,叶楚并不只是个简单的朋友。

    她在丁月璇心中非常重要。

    丁月璇不晓得旁人的心思,她只顾着同叶楚聊天。

    丁月璇看向叶楚:“你之前不在上海,发生了很多事。”

    叶楚知道乔云笙和沈九打了一个赌,但是乔云笙输了。乔云笙借此机会,派人去大都会抓丁月璇。

    丁月璇同叶楚在电话中讲过,沈九找了人来保护她。

    叶楚拉过丁月璇的手:“只要你一切都好,就没事了。”

    乔云笙这人心思歹毒,不达目的不罢休。叶楚不愿让丁月璇因此受到伤害。

    这时,叶楚注意到了一个人,他站在丁月璇的身后。

    那人正是上次和叶楚他们合作,搞垮黑市比武的人。

    秦骁。

    叶楚有些奇怪,秦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丁月璇说:“他是黑市比武的冠军,秦骁。”

    叶楚怔了一下。

    秦骁朝叶楚点了点头:“叶二小姐,好久不见。”

    叶楚也点头,同秦骁打了个招呼。

    丁月璇瞧见两人的行为,问道:“你们认识?”

    秦骁回答:“在三少那里见过。”

    叶楚没有说话,她和陆淮在茶社见过秦骁,一同商议了取缔黑市比武的事情。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莫清寒来到了上海,为了不让秦骁卷进此事,他们不能扯上关系。

    所幸这里没有可疑的人,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几人相熟。

    三少?丁月璇没有做声,而是沉吟了片刻。

    她从未见过阿楚和哪个男人走得近过。看来,对阿楚而言,陆三少竟有些不同。

    细想一番,丁月璇已然明白了过来。

    她也不会想那么多,只盼阿楚能够开开心心。

    丁月璇轻轻地握了一下叶楚的手心,叶楚看了过来。

    丁月璇笑着说:“阿楚,看来你有事瞒着我。”

    叶楚同样笑了:“事出有因。”

    秦骁意识到刚才可能说错了话,叶二小姐和陆三少的事情,或许没有他想得那样简单。

    他立即保证:“我不会告诉旁人的。”

    丁月璇也说了句:“我也不会。”

    丁月璇知道叶楚对这件事保密,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留给丁月璇的空闲时间不多,她和叶楚聊了一会后,马上就要去拍摄了。

    丁月璇觉得有些可惜,她好不容易和叶楚见面,却说不上几句话。

    但是丁月璇向来敬业,她不会让其他剧组人员等她。

    这场戏是歌星首次登台的戏,丁月璇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她的气场同先前不一样了,一下子就融入角色之中。

    叶楚站在一旁看着,她不经意看到了秦骁的表情。

    秦骁的神情专注,视线一直落在丁月璇的身上,始终没有移开。

    叶楚看了看两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忽的笑了一声。

    ……

    再待了一会,叶楚就准备离开大都会了。

    叶楚和丁月璇告别后,她在门口看见了曹安。

    曹安朝她走了过来,开口:“叶楚姑娘,九爷想见你一面。”

    沈九知道叶楚来大都会看丁月璇,便让曹安带叶楚过来。叶楚生日快到了,他有一件东西要送给叶楚。

    沈九找自己,想必有话要说。叶楚点头,跟着曹安走了。

    叶楚来到沈九的房间,推门进去,一眼就看见沈九慵懒地坐在那里,姿态闲适极了。

    看见叶楚来了,沈九直起身来,漫不经心地说:“小丫头,坐。”

    待叶楚落座,沈九开口:“听说你快满十七岁了。”

    沈九和陆淮关系近,自然知道这件事。

    叶楚点了点头:“后天。”

    后天,叶家会在华懋饭店举办叶楚的生日宴会。

    沈九挑了挑眉:“你知道民律草案中有一条规定吗?”

    知道叶楚快十七了,沈九想起叶楚和陆淮之间的关系,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清会有个人熟知法律,沈九随意问了一句,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沈九忽的说起法律,叶楚有些意外:“沈九,你什么时候对法律感兴趣了?”

    下一秒,沈九坏笑道:“女子满十五岁,便能婚配。”

    这就意味着,陆淮可以同叶楚结婚了。

    只不过,这两人性格内敛,不把情感说出口罢了。

    即便这两人都不提,但叶楚和陆淮的心思他都看在眼里,他实在替这两人着急。

    叶楚:“……”

    叶楚当然清楚沈九在说什么,不过,她没料到沈九竟这样直接。

    这种情况,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沈九晓得叶楚害羞了,他接着说:“小丫头,这次生日过后,你就十七了。爱做什么便做什么,不必在意他人想法。”

    他的意思是,先前叶楚年纪小,做事情可能束手束脚的。但叶楚马上就要十七了,有些事情就不必顾虑太多。

    沈九的嘴角浮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比如在与陆淮的这段关系中,叶楚稍微主动一点也是无妨的。

    叶楚有些无奈:“沈九,你管得太多了。”

    沈九轻笑了一声,小丫头脸皮薄,他就不调侃她了。

    沈九看着叶楚,神情认真:“陆淮他性子冷,有些事他藏在心里不会说,小丫头,你多担待点。”

    陆淮嘴硬,小丫头可别被陆淮这冷清的性子吓跑了。

    叶楚笑了:“嗯。”

    她自然晓得陆淮的性情,他话不多,却总为旁人着想。

    这时,沈九想起了他叫叶楚过来的目的,他拿起一个盒子,递给叶楚。

    沈九:“送你的礼物,打开看看?”

    叶楚接过来,低头看去。

    盒子是黑色的,上面映着精美的花纹。

    叶楚打开盒盖,视线落在上面。

    里面是一对腕表。

    这时,沈九的声音响起:“另一块表,你可以送给陆淮。”

    沈九的心思昭然若揭。

    叶楚:“……”

    不过,这是沈九送自己的礼物,是他的心意。

    叶楚无视了方才沈九的话,她说:“沈九,谢谢。”

    沈九挑了挑眉。

    沈九忽的想起了什么,他的神色变得柔和了许多:“阿玖很想你。”

    这段时间,沈九有空就会去督军府看阿玖。

    即便阿玖失去了记忆,经过这么些天,她和沈九的关系好了许多。

    因为叶楚很久没去督军府,阿玖告诉沈九,她有些想叶楚。

    陆淮和沈九讲过,他和叶楚目前要保持距离。

    具体的原因他虽然没有说,但沈九明白,陆淮这样做,是担心叶楚有危险。

    最近上海滩有些动荡,两人不经常接触,对彼此都好。

    听了沈九的话,叶楚开口,“过段时间,我会去看阿玖的。”

    她也很想阿玖,但现在是非常时刻,莫清寒的人隐在暗处,她和陆淮的一举一动都必须极为谨慎。

    等这阵子过了,她就会去督军府看阿玖。

    闻言,沈九笑了。

    ……

    苏明哲接到了陆淮的电话,约他在恒兴茶社见面。

    他们两人公开见面,不会有人怀疑。

    华商会成员遇刺案闹得沸沸扬扬,上海滩众人蠢蠢欲动,陆三少铁了心要护住华商会。

    苏家是巨贾之家,苏明哲也是华商会的重要成员。他同三少见一面,是极为寻常的事情。

    这日,苏明哲到了恒兴茶社。

    打开门,苏明哲看了过去,陆淮已经到了。

    苏明哲走过去,落座。

    陆淮淡淡开口:“苏明哲,喝茶。”

    浅白的雾气升起,驱散了些许寒意。

    苏明哲看了一眼,那是他最喜欢的雀舌茶,陆三少倒是极有诚意。

    陆淮:“恒通纱场的黄先生出事,你应该已经知道了。”

    前些日子,苏明哲在金门大酒店吃饭的时候,遇到了杀手。

    后来,黄先生也受到了暗杀。华商会成员接连遇刺,这件事在上海滩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动手的人,定是别有居心。

    苏明哲微皱着眉:“有人想对华商会成员做什么?”

    陆淮沉声道:“趁着新主席上任,令华商会起内乱,那人意图扰乱上海商界。”

    那人目的很明显,要引起上海滩的动乱。依着陆淮的猜想,在幕后操控一切的人正是莫清寒。

    他想借机在华商会安插自己的人手,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弄出这些事情。

    苏明哲:“三少已经有所准备,救了黄先生一命。想必还有别的准备罢。”

    陆淮已经向外界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他会护着华商会,警告那些歹人不要再多生事端。

    陆淮问了一句:“你知道申新纺织的费先生吗?”

    苏明哲点头。

    申新纺织不如恒通纱场,尚且没有资格进入华商会。因此,费先生并不是华商会的成员。

    陆淮这样说,莫非费先生与这次刺杀有关?

    陆淮:“申新纺织想取代恒通纱场。苏明哲,你有什么想法?”

    苏明哲:“费先生的生意一直有点问题,我能查出来。”

    上海滩商界的动向,是需要时时刻刻掌控的。对申新纺织这样的公司,苏明哲也有关注过。

    苏明哲知道,申新纺织明面上是正经公司,私下却不晓得在做什么。

    若是费先生真的有问题,苏明哲会细细调查,必定会发现申新纺织隐藏的秘密。

    陆淮:“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两人没有像先前那样争锋相对,这里气氛愈发和谐。

    停了片刻,陆淮又说:“今日找你来,还有另一件事。”

    苏明哲抬眉:“和我妹妹有关?”

    陆淮已经和苏明哲说过,他对叶楚有心思。只不过现在不是表露的时刻。他会和叶楚保持距离。

    陆淮的话让苏明哲暂时放下了戒心。

    陆淮声线低沉:“这是我给她备的礼物。”

    提到叶楚,陆淮的声音低了几分,气息也仿佛没有方才那样冷冽。

    然后,陆淮把桌上的盒子推过去,放在了苏明哲的面前。

    苏明哲低头看去。

    看上去这只是普通的黑色盒子,陆淮仿佛并不想张扬此事。

    苏明哲说了一句:“她后天就满十七岁了。”

    不晓得陆三少会不会来叶楚的生日宴会。

    陆淮声音淡淡:“我不能去叶公馆见她,只能劳烦你了。”

    明面上陆淮这样说,但私底下陆淮是如何做的,他自然不会告诉苏明哲。

    而苏明哲不知晓陆淮的真实想法。

    苏明哲认为,近日上海滩并不太平,幕后黑手也还没有抓到。

    敌人在暗处虎视眈眈,若是陆淮与叶楚走得很近,会引起那些歹人的注意,到时候叶楚会受到牵连。

    陆淮能这样做,看来他是真心为叶楚着想。

    苏明哲没有拒绝。

    这时,陆淮忽的说了一句:“替我讲一句生日快乐。”

    苏明哲:“好。”

    讲完这两件事,陆淮和苏明哲便离开了恒兴茶社。

    ……

    今天,叶楚的生日宴会将在华懋饭店举行。

    叶家的珠宝生意做得很大,人脉也广。来参加聚会的不仅仅有叶楚的朋友,还会有名流权贵。

    请帖已经发出,届时,大家会到华懋饭店的九霄厅来。

    冬日的下午,天色黑得早,已经微微暗下来了。

    叶公馆。

    叶楚正在她的房间里为宴会做准备,这里已经堆满了叶家人送的礼物。

    十七岁的生日宴会,自然不能草率对待,今晚的衣物打扮已经挑选好了。

    她不想太过张扬,但也不能失了叶家的脸面,所以要精心准备。

    叶楚穿一件西式洋裙,戴一条珍珠项链,再搭上一双高跟皮鞋。她用发带系起了柔软的头发。

    她正在系着长发,门那边传来了声音。

    有人敲响了门。

    叶楚快步朝门走去,她打开了门。

    苏明哲站在那里,看见她时,眼睛一亮。

    他笑了:“妹妹这一身真好看。”

    叶楚嘴角牵起,对着苏明哲笑。

    苏明哲走进了房间,他还带了一个盒子过来,素雅的黑色,虽简单但极有品味。

    见到他手中的礼盒,叶楚问:“这是……”

    苏明哲:“那个人让我代送给你的。”

    苏明哲把礼物递到叶楚手中,并不讲陆淮的名字。

    叶楚明知故问:“谁送的?”

    苏明哲只好说:“三少。”

    “他托我讲一声,生日快乐。”

    对于今晚叶楚会和陆淮见面一事,苏明哲毫不知情。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不好意思,我和她晚上会见面。

    苏明哲:???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开了一个新预收~打滚~

    《她是他的心瘾》

    初见时,她拿刀抵着他,两人争锋相对。

    到后来,她却成了他一生戒不掉的瘾。

    旁人总说她性子冷淡。

    对他来说,她是夜里最迷人的罂粟。

    令他无法自拔。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57章 第15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