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第15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58章 第158章

    叶楚笑了笑:“谢谢他的祝福。”

    叶楚虽没有说, 但苏明哲晓得, 这句话又要由他代为传达。

    苏明哲觉得有些奇怪,但没有说什么。

    “礼物先放下, 我送你去华懋饭店罢。”

    “好,再等我一会。”

    这一天对叶楚来说很重要,苏明哲自然要亲自送叶楚去华懋饭店。

    苏兰知道叶楚和苏明哲兄妹俩的关系好,她自然放心将叶楚交给苏明哲。

    叶楚整理好后, 就随苏明哲走出了叶公馆。

    没想到, 叶公馆外面已经停着另一辆黑色的汽车了。

    那辆车属于叶奕修。作为堂哥, 他向来对叶楚极为照顾。

    叶奕修正在等待叶楚,而他的目的同苏明哲一样。

    叶奕修在路上耽搁了一些事, 所以才比苏明哲慢了一步。

    他也是来接叶楚的。

    叶奕修下了车, 他正准备往里走,恰好看到苏明哲和叶楚走了出来。

    苏明哲也在这时抬头,看向了叶奕修。

    两人的视线对上。

    苏明哲牵起唇角,笑了一下。所幸他来到叶公馆较早, 叶楚已经答应了同他一起去。

    叶奕修怔了几秒,他并没有料到, 苏明哲会提前那样多的时间过来。

    “堂哥。”叶楚瞧见门口的叶奕修,对他笑了。

    叶楚起步走向叶奕修。

    苏明哲眸色一暗,跟在叶楚身后。

    “生日快乐。”叶奕修拍了拍叶楚的脑袋, 笑得极为儒雅。

    叶奕修很快接着讲:“我送你去华懋饭店吧?”

    说完后,叶奕修立即打开了车门,示意叶楚坐进车里。

    苏明哲轻轻上前, 不着痕迹地关上了车门。

    苏明哲:“不用麻烦了,我的车就停在不远处,我送阿楚去就行了。”

    叶奕修和苏明哲对视,两人虽在笑着,但心思各异。

    叶奕修保持着得体的笑容:“不麻烦,阿楚也是我的妹妹,我本就应该这样做。”

    苏明哲始终挡在车前:“不过,我先前问过阿楚,她也已经答应我了。”

    苏明哲语气温和,话中仍是不让。

    叶奕修看了苏明哲一眼:“我一直在牛津,今年才能见阿楚。”

    叶奕修试图让苏明哲离开。苏明哲面上带着笑,不动声色地避开了。

    两人互不相让,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见到他们有些幼稚的行为,叶楚不由得笑了。

    她差点忘了,每次苏明哲和叶奕修同来叶公馆的时候,总会为此起争执。

    但是,华懋饭店那边应该已经有人到了。若是他们继续僵持下去,不晓得何时才能过去。

    叶楚开了口:“我坐叶公馆的车子罢,不如你们开车跟在后面好了。”

    两人同时拒绝了叶楚的提议。

    这场争论很快就分出了胜负,最后还是由叶奕修送叶楚过去。

    因为前几年,叶奕修在牛津大学念书。虽然生日礼物准时送到,但是他却没办法来生日宴会。

    苏明哲比叶奕修年长几岁,让让他也无妨。

    ……

    华懋饭店门口,叶奕修的车子缓缓停了,叶楚从车上走了下来。

    苏明哲的车也跟在后面停了下来。

    两人带着叶楚,一同进了华懋饭店。这是叶楚的生日宴会,叶家已经检查过多次,定不会出现任何纰漏。

    华懋饭店的侍应生迎了上来,他晓得叶楚是今日生日宴的主角。

    侍应生说:“叶先生和叶太太已经到了。”

    苏兰和叶钧钊在九霄厅等着他们了。

    叶钧钊会同权贵富商交际,苏兰则和那群太太们待在一起。

    人人都清楚,叶二小姐是叶家捧在手心长大的姑娘。

    她的十七岁生日会,自然要好好操办。

    叶楚进了宴会厅后,便被苏兰叫了去。苏兰那边的太太们,都想见见叶楚。

    其实,叶楚不喜与人应酬,但她仍是面上带了笑,认真对待着。

    叶楚同苏兰点头:“母亲。”

    苏兰向她们介绍:“小女叶楚。”

    贺太太笑着:“几年不见,没想到叶楚出落得这样好看。”

    来人是顺南货号的老板娘,也就是贺洵的母亲。她平日忙得很,晚上抽身来参加聚会时又是光鲜亮丽的模样。

    贺太太是典型的上海女人,活得精致。

    她的眉头微微皱起,她愁的事情只有贺洵的突然消失。今天夜里的宴会,贺洵又不晓得去了哪里。

    但是只要贺洵平平安安就好,贺太太也不会去管他。

    宋太太也讲:“听说成绩也是极好的。”

    严太太:“曼曼说,叶楚的人缘也很好。”

    十里洋场的人,个个心思通透,会捡着好话讲,尤其这是叶楚的生日,每个人说的话都格外中听。

    这些话听听就罢了,并不会被叶楚放在心上。

    宾客们热情得很,送了许多礼,诚意十足,礼物都被放进了一个房间。待到他们回叶公馆的时候,再把那些礼物取回来。

    晚宴极其用心,为了照顾宾客们的口味,不同的桌上摆满了各式风味的餐点。

    鸡骨酱、八宝鸭、松江钙鱼……这边是上海菜。牛排、计条司、鲜菇汤……那边是西餐。

    还有苏州厨子做的中式糕点,和法国西点师做的法式甜品。

    叶楚见到严曼曼和付恬恬的时候,她们正在寻找她。

    “阿楚。”

    严曼曼嘴边浮笑,朝着叶楚走来。她的声音不大,注意得很。

    这里人多,严曼曼又恢复了先前那副淑女名媛的样子。

    付恬恬在旁出现:“十七岁生日快乐!”

    严曼曼不着痕迹地推开了她,暗自站在叶楚旁边。付恬恬自是注意到了,很快就站在了叶楚另一旁。

    经过话剧宜君的排练,她们两人的关系近了不少。虽说拌嘴少了,但有时候,明里暗里还是要竞争一小下。

    付恬恬买了个关子:“我早已买好了礼物,过会你就知道了。”

    严曼曼倒是迫不及待讲了出来:“我的礼物是上次托人在英国带过来的。你一定会喜欢。”

    这时,丁月璇从宴会厅门口走进来,她打扮得素净又清雅。

    隔着人群,叶楚对丁月璇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一笑。

    宴会人多,不晓得会不会出现乔六的人。因为秦骁要一直保护丁月璇,所以叶楚给了他一份请帖。

    叶楚沉默地看着,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

    秦骁跟在丁月璇身后,他们倒像是形影不离。

    严曼曼和付恬恬已经用过餐了,她们并不饿,也无事可做,便同叶楚聊了一会。

    这时,严曼曼发现宴会厅的角落里站着一个人。

    她怔住,几个字从喉咙中吐出:“季仪……”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竟在这里见到了宜君的作者季仪。

    季仪回上海滩不久,她虽是有名的作家,但这里名流云集,没有人会在意。

    严曼曼问叶楚:“谁请的?”

    叶楚看着身后,喃喃道:“喏,他请的。”

    “他是……?”严曼曼扭头看去,他的个子很高,她只能抬头看。他身形高大,面目俊朗。

    叶楚缓缓开口:“这是我的表哥,苏明哲。”

    严曼曼望着苏明哲,她怔了几秒,很快收回了视线。

    “我要找季仪讲话。”严曼曼落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付恬恬见到了叶奕修,两人一碰面,又争执起来。

    叶楚没能聊太久,就又被叶钧钊和苏兰叫了过去。

    这场宴会便在见旧面孔,认识新面孔中度过。苏兰说了,这些事要多做,日后定有用处。

    当然,虽说生日宴会上有很多名流权贵,但在这场宴会中,却没有一个尚家的人。

    叶楚并没有请尚嫣。

    上回在南国酒家用餐的时候,尚嫣故意在严曼曼面前挑起事情,又刻意拉着叶楚去找陆淮,意图试探。

    叶楚反应得快,尚嫣丝毫没有怀疑。

    可叶楚不是没有脾气的人,她要接近尚嫣,但不意味着要容忍尚嫣的古怪脾气。

    叶楚要给尚嫣一个警告。

    生日宴会这样重要的场合,尚嫣却没有收到叶楚的请帖。

    果不其然,这天晚上,尚嫣的礼物还是送到了叶楚手中。礼物被尚公馆的丫鬟送到了华懋饭店门口。

    丫鬟无法进来,叶公馆的人将礼物带了进来,并将一切事情告知叶楚。

    尚嫣甚至让丫鬟带了一句口信,说希望上次的事情能一笔勾销。

    叶楚心中冷笑一声,却面色不显,给了尚嫣一个肯定的答复。

    很快,叶楚又投入了这一场生日宴会中。宴会的时间虽不长,但对她来讲,却煎熬得很。

    不晓得过了多久,她低头看了一眼怀表,差不多快要散场了。

    宴会结束后,叶楚同他们道别,客气有礼。

    最后,叶奕修送叶楚和苏兰回了家。

    附近有一家德国俱乐部,若是宾客想继续喝酒,便能去那里。

    ……

    回了叶公馆后,叶楚穿过漫长的走道,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先前叶楚给陆淮送了一份请帖,但不知道他有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生日会已经结束了,有人要去俱乐部玩,有人要去歌舞厅,她却选择回家。

    进了房间,屋子里没有开灯,但叶楚察觉到了有人在。

    这里虽是一片黑漆漆的寂静,但那种感觉极为熟悉。

    她轻声问:“是你吗?”

    叶楚按亮了灯,看见陆淮站在那里。

    他早已经到了。

    陆淮的视线直直望了过来,落进她的眼睛。

    他手里似乎拿着什么。

    叶楚看了一眼陆淮手中的盒子,她记得下午已经收过一份他的礼物了。

    陆淮说:“这是阿玖送你的。”

    叶楚笑了:“我很想她,有机会一定会去找她。”

    陆淮唤了一声:“叶楚。”

    叶楚站在那里,看着他一步步朝她走来。

    他的脚步不快,但却坚定极了。

    很快,步子停了。

    陆淮走到了叶楚的面前,认真地凝视着她。

    他的五官被叶楚看得清晰,轮廓分明,同记忆中一样,她的心跳竟漏了半拍。

    陆淮开了口:“我有事情同你讲。”

    叶楚不晓得他要说什么。

    她嗯了一声,便仔细听着。

    房间里开着灯,柔和的光线安静落下。

    陆淮继续讲。

    “你现在已经十七岁了,有很多事情……”

    他尚且没有讲完,却意外被打断了。

    这时,走廊忽的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线。

    “阿楚,你睡了吗?”

    苏兰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遥远,但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仿佛很快就会到达叶楚的房间。

    房门并没有锁。

    叶楚和陆淮对视一眼,他们明白,绝不能让苏兰发现他在叶楚房中。

    叶楚扫视着房间,寻找能将陆淮藏起的地方。

    她看了一眼床,摇了摇头。目标太大,很容易被发现。

    陆淮很高,只能进叶楚的衣柜了。

    她叹了一口气,堂堂陆家三少,白日里不能相见,他们只在夜里见面。

    叶楚一边关门,一边轻声地说:“委屈你一下。”

    衣柜的门在陆淮面前合上,与此同时,房间的门被苏兰推开。

    叶楚对着镜子,装作在解发带。发带一松,长发披了下来。

    她搁下手中的发带,朝苏兰走去:“母亲。”

    苏兰没有怀疑:“见你的房间还亮着灯,我便过来了。”

    叶楚随口问起:“其他人呢?”

    苏兰说:“明哲带着他们去德国俱乐部了。”

    “怎么还不休息?今晚不累吗?”

    “不累。”叶楚笑了笑,“我现在在拆礼物呢。”

    她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

    苏兰拿起了桌上的一个盒子,递给叶楚。

    叶楚拆开了盒子,里面放着一条翡翠项链,颜色是恰到好处的绿,颇具质感,链子做工也精致。

    苏兰在旁问:“你觉得这条项链怎么样?”

    翡翠是苏兰挑的,成色极好。这条链子也是她让人精心打造的。

    叶楚笑得真切:“我很喜欢。”

    苏兰:“戴上试试看。”

    她忽的想起了什么:“翡翠同这件洋装不太衬。”

    “我记得你好像有件素白色的旗袍。”

    若是今晚要试项链,换件衣服也可以。苏兰已经起了身,准备走向衣柜。

    叶楚站起来,心中慌乱却面色不显:“我晓得那件旗袍放在哪里。”

    苏兰停下了步子:“那阿楚拿一下好了。”

    叶楚松了一口气,她朝着衣柜走去,让自己的步子平稳。

    当着苏兰的面,叶楚挡住了她的视线,然后开了衣柜的门。

    陆淮藏身的地方在衣柜里面,在衣服和柜壁之间,正好有一块空荡的地方。

    叶楚故作镇定,扫了一眼衣柜,寻找着素白色的旗袍。

    叶楚小心翼翼地翻动着衣服,试图找到那件旗袍,动作幅度却轻极了。

    空间密闭,叶楚清浅的呼吸声被陆淮听得清楚。她的情绪尚且没有回复,似乎有些紧张。

    发带早就解了,她的长发垂了下来,落在陆淮的眼前。

    发间有着一抹轻柔的香气,叶楚的味道丝丝缕缕,钻进陆淮的鼻子中。

    陆淮的呼吸一滞。

    他站在那里,身形未动,叶楚的手寻找着旗袍,她一点点靠近过来。

    陆淮的视线一转,发现了那件旗袍的位置正在自己眼前。

    两人的距离很近,中间相隔着的是叶楚的衣裳。

    无论是洋装还是旗袍,每一件衣服上都有着香皂的清香。

    陆淮不由得伸出手,将那件旗袍轻轻一推。

    叶楚见状,心一紧,忙用手将素白色旗袍拿住。

    他们的手,隔着一层薄薄的旗袍相触。那股熟悉的温热感,一如既往。

    两人的动作一停。

    “找到了吗?”苏兰在后面问了一句。

    叶楚的耳根一热。

    她的声音放得很轻,落下一句警告。

    “别动。”

    太轻的声线落进他耳中,反倒有些绵软。

    陆淮忽的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的温馨提醒:你女儿房里藏了一个男人。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58章 第15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