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第16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62章 第162章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

    中间隔着人群, 两人遥遥相望, 确认了对方的安全,放下了心。

    他们很快收回了视线。

    方才枪声响起的时候, 陆淮立即扫向叶楚。顷刻之间,他拔出了枪。

    陆淮的枪法很准,那一发子弹并没有伤害到旁人。

    杨公馆的宴会厅中,宾客面上带着恐慌, 这里已经彻底乱了。

    四下俱是纷纷的议论声。

    紧张时刻, 即便是这些平日里沉着的人, 也早就失了冷静。

    那个人想要刺杀的目标真的会是叶太太吗?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暗杀对象。

    ……

    在一片喧闹中, 叶楚镇定万分, 走向苏兰。

    她伸手将苏兰扶了起来,眼中满是关切:“母亲,没事吗?”

    苏兰眉头紧锁:“阿楚,你……”

    苏兰清楚得很, 从来没有人教过阿楚用枪,她是怎么学会的?为什么会反应极快, 枪法极准?

    叶楚的语气很平静:“抱歉,这件事回家后我会解释。”

    当时事态紧急,不容得叶楚想太多。她知道那人要刺杀苏兰, 若是不解决他,苏兰还是有生命危险。

    苏兰望着叶楚,忽的觉得她同先前不一样了。

    苏兰见证了叶楚的成长, 一直以为她只是一个尚未长大的孩子。

    而现在,叶楚还是苏兰那个乖巧的女儿,但她已经能够自保,甚至还能护住亲人。

    不知怎的,苏兰觉得这样的叶楚极好,独立又坚强。

    苏兰的心渐渐静了下来。

    这时,叶楚察觉到了一道视线,她瞥了过去。

    尚嫣站在那里,没有隐藏好她的情绪,她的神色十分复杂,震惊、愤怒还有一丝阴冷……

    叶楚冰冷的目光扫过尚嫣的脸,眼中不带半点温度。

    方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已经不必在尚嫣面前遮掩了。

    细想一番,叶楚发觉当时那个杀手在她眼前举枪,这个动作极为诡异,仿佛是刻意让她看到。

    叶楚已然猜到了事情的走向。

    今晚的杀手为什么要刺杀苏兰?

    这里都是上海滩的名流权贵,他偏偏盯紧了苏兰,而且他的举动故意引起自己的注意。

    摆明了是想逼自己出手。

    若不是自己及时将她推开,苏兰想必已经死在了枪口之下。

    思及此,叶楚的面色一沉。

    有人设了这么一场局,意在试探。她的看法是,那人想要知道陆淮和自己的关系。

    而背后指使的人,定是莫清寒。

    安抚了苏兰的情绪后,叶楚说:“母亲,我去同三少讲几句话。”

    苏兰点头,她向来知道陆淮和叶楚走得近,她不干涉他们之间的来往,更何况,陆淮今夜还出手相帮。

    叶楚望向陆淮,他在同财政司长杨衷讲话。他们的对话恰巧结束,他看了过来。

    在对视中,喧嚣的声响仿佛被隔绝在外。

    他们隔着人群,但彼此心意相通。

    叶楚朝着陆淮走了过去,她的步子有些快,到了他那边。

    两人都清楚,他们现在要配合,言语中不能有纰漏。

    叶楚站在陆淮面前:“多谢三少。”

    陆淮声线淡淡:“叶二小姐的枪法不错。”

    叶楚解释给旁人听:“我学枪并不久,是因为那人站得近,我才没有射偏。”

    杨公馆的聚会上人多,叶楚会枪的事情肯定会闹得人尽皆知。她刚刚用枪击毙了一个人。

    必须要有一个合理的说法。

    叶楚继续补充:“我第一次对着人开枪,现在还有后怕。”

    “叶二小姐,你并没有做错。”陆淮说,“如果你不开枪的话,不一定能活着站在这里。”

    两个人默契十足,一唱一和,演好了这一场戏。

    即便旁人再好奇,听了这一番话后,也觉得叶楚的行为是正确的。

    那些人晓得现今这世道乱,叶楚学枪也只是为了自保。她方才仅仅是为了保护母亲,才开了那一枪。

    何错之有?

    叶楚:“三少一席话,让我明白了很多。”

    陆淮嗯了一声,不再多答。

    他们在这里讲话,正大光明,坦坦荡荡。

    先前在尚嫣面前,两人隐藏关系,故作敌对。她看了方才那一幕,已经知道那些都是演戏了。

    这一次,尚嫣就在不远处看着,叶楚和陆淮正是要让她知道,她就是被他们骗了。

    反正尚嫣这个人,不会在上海滩待多久。

    他们会尽快解决她,不让她借尚家势力闹事。

    叶楚回到了苏兰身旁,苏兰的情绪早就恢复了。从生死边缘走了一回,苏兰愈发冷静。

    杨太太带着她的儿子杨怀礼,向她们走过来。

    在财政司长的聚会上,有人想要谋杀叶太太,明目张胆,猖狂至极。

    治安极好的公馆区,竟然混进了这样的人,真是讽刺。

    杨太太是来向她们赔罪的,她试图安抚叶楚两人,并希望她们能不要心生介怀。

    杨衷的脸色极为难看,他已经派人去追查此事。

    这个杀手是谁放进来的?

    此人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为什么今晚的安保工作没有做好?

    聚会本就已经快要散了,没想到最终只能惨淡收场。

    ……

    宴会散场后,尚嫣坐上了尚公馆的车子。

    夜很黑,安静极了。

    司机很快就发动了车子,开往尚公馆。

    此时的尚嫣已经难掩怒气,所幸车后座只有尚嫣一人,不然旁人就会发现她面色异常。

    尚嫣靠在车座上,攥紧了拳,修剪好的精致指甲已经深深地嵌到了手心,疼痛难当。

    不过,尚嫣的情绪乱得很,一点也未曾察觉。

    尚嫣险些失控,但是她仍旧保留着一丝理智。

    她将头转向窗外,看着外面稍纵即逝的上海滩夜景,眼中狠厉之色乍现。

    她居然被叶楚和陆淮联手骗了。

    要不是今晚有人开枪,尚嫣还一直被他们蒙在鼓里,她以为叶楚和陆淮并无关系。

    尽管在旁人的眼中,陆淮仅仅只是顺手帮了叶楚,但是尚嫣明白背后的深意。

    如果陆淮没有时时刻刻注意着叶楚的情况,又怎么会在第一时间发现那人有所异动。

    之前两人还装作互相厌恶的样子,视对方为仇敌。

    现在看来,陆淮非但不讨厌叶楚,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不只是朋友这么简单。

    叶楚和陆淮一定是提前串通过,在她面前演了一出戏。

    五年前,尚嫣离开上海,当时她对陆淮有想法。

    陆淮不想让她知道他和叶楚的事情,定是怕她对叶楚下手。

    为了保护叶楚的安全,陆淮甚至瞒过了上海滩的其他人。

    尚嫣从未见过这样的陆淮。

    车子很快就到了尚公馆,尚嫣立即下了车。

    打开车门的那一刹那,她重新恢复之前的模样,笑意盈盈,亲切得很。

    尚嫣一回到自己的房间,房门合上时,她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尚嫣支走了家中的丫鬟,门外只留了莫清寒派给她的人。

    她一时气不过,将房间里的东西砸了。

    尚嫣忍耐本性已久,没想到今晚还发生了这种事情。

    她已经陷入了自己的情绪,破碎的茶壶划破她的手,她都恍若未觉。

    房内的声音沉闷至极,不断传出,隔着房门也能听得清晰。

    里面的动静这般大,所幸站在门外的都是莫清寒的人,不然尚家就会发现尚嫣的本性。

    莫清寒安插了不少人在尚嫣身边,如今他们看到尚嫣的暴戾样子,却一点也没有感到奇怪。

    每个人都面色如常,根本没有在意里面的人在做些什么,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尚嫣胡乱发泄了一通后,才稍稍有些清醒过来。

    此时,房间里的东西全被砸烂了,残骸散落一地。

    尚嫣坐在一片狼藉之中,手掌上流着血,鲜血流个不停,顺着她的指尖往下滴。

    尚嫣的怒气始终难消,这时,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这个消息是她提供给莫清寒的,莫清寒以为叶楚和陆淮没有关系。

    他对今晚发生的事情也毫不知情。

    尚嫣决定立即出门,去找莫清寒,她要将这个事实告诉他。

    ……

    夜色深沉,寒风掠过,冰冷的夜晚透着沉沉的压抑。

    尚嫣做了伪装,快步走进一个房子。

    这个房子是容沐在上海的住宅,极为隐蔽。屋内光线柔和,容沐坐在那里,气质淡然。

    容沐晓得进来的人是尚嫣,他头都未抬一下。

    尚嫣眉间带着怒气,她直接开口:“我们都被骗了!”

    “陆淮对叶楚的厌恶,叶楚对陆淮的求而不得,这一切全是假象!”

    叶楚和陆淮根本不是普通关系,他们隐藏得太深,骗过了她的眼睛。

    容沐抬头,眼神一沉:“怎么说?”

    他一直怀疑陆淮对叶楚的态度,如今看来,是他想错了。

    尚嫣:“今晚在杨公馆,险些发生了凶杀案。陆淮竟为叶楚开了枪。”

    容沐眸色微动:“陆淮动手了?”

    陆淮性子冷,外人只知道他不近女色。容沐不知道,陆淮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开枪。

    尚嫣又说:“陆淮和叶楚同时开枪,击毙了那个杀手。”

    她补了一句:“陆淮那样关心叶楚,他们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容沐沉思,陆淮做出厌恶叶楚的假象,极有可能是为了保护叶楚。

    陆淮身份特殊,时常会遭遇危险。叶楚是他的心上人,他这样做是为了不让叶楚受到伤害。

    这样想来,陆淮与叶楚的关系,说不定会比他想象得更深。

    尚嫣看着容沐,问:“我要不要对叶楚动手?”

    叶楚那样欺骗她,她咽不下这口气,定要找叶楚算账。

    容沐冷冷地说:“谁允许你动叶楚?”

    叶楚是叶家人,莫清寒做了那样久的准备,他要接近叶家,怎么能被尚嫣一招破坏。

    叶楚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棋子。

    她还有利用价值,当然不能死,否则,这一切他都要从头部署。

    尚嫣有些生气:“为什么?”

    叶楚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容沐为何要护着她。

    容沐不再看尚嫣,他忽的说了一句:“这件事是我安排的。”

    他安排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苏兰动手,他这样做,就是为了逼叶楚开枪。

    苏兰是叶楚的亲人,苏兰若有危险,叶楚绝对会护住苏兰。

    而陆淮也参加了杨家的宴会,如果陆淮和叶楚不是敌对的,他看见这一幕,必定会有所动作。

    无论陆淮怎么做,容沐都会知道一点。

    那就是他对叶楚的态度。

    如今,容沐果然得到了他想知道的结果。

    这样他才可以决定下一步棋该如何走。

    尚嫣听见后,眉头一皱:“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件事?”

    容沐阴冷地看了尚嫣一眼:“如果你知道的话,你的反应还会这么真实吗?”

    “陆淮极为机警,你的表情如果有一丝不对,都会暴露我的计划。”

    这件事十分重要,他不允许有半点失误。

    尚嫣试探着问了一句:“你就不怕我出事吗?”

    人多眼杂,那个杀手也可能会误伤旁人。

    话音刚落,尚嫣心下一紧。

    突然,一把冷硬的枪对准了她。

    冰冷万分。

    尚嫣未料到容沐会这样对她,心里慌乱极了。

    容沐的神情疏淡,但是他的眼底阴寒入骨。

    容沐声音带着几分低哑:“我救了你的命,把你培养成现在这个样子。我的任何决定,都不由得你做主。”

    他面无表情地开口:“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服从。”

    “其余的事情你没资格多问半句。”

    尚嫣心头一震。

    如果她在外面没有遇到莫清寒,她早就死了。现在她回到尚家,为莫清寒做事,本就是应该的。

    她自己对莫清寒动了心,就想奢求更多。

    可尚嫣忘记了一点。

    她的喜欢对莫清寒来说,什么都不是。从始至终,都是她自作多情。

    尚嫣垂下眼:“主子,是我做错了。”

    尚嫣不敢再轻举妄动,容沐这才收了枪。

    尚嫣离开了,容沐的目光落在房内,令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过了一会,容沐拿出一张纸。

    素白的纸张上面写着一些字。

    容沐早已经记住了那些内容。

    叶楚,叶钧钊和苏兰之女。

    她是叶家二小姐,有一个姐姐数年前失踪,已经宣告死亡……

    容沐对叶楚做了全面调查。

    在这份资料上,她不会枪,不会武术,只是一个普通女学生。

    而叶楚的一切和这份资料截然不同,完全颠覆了容沐对她的认知。

    容沐漠然地拿起打火机,轻轻地按了一下。

    明亮的火光乍然亮起,火光漫上纸张,缓缓蔓延开来。

    白纸很快就变得焦黑,然后化作了灰烬。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寂静的房间里,容沐的神情深浅不明。

    叶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

    聚会散场后,叶楚和苏兰坐上车。司机缓缓发动了汽车,车子驶进了沉默的深夜。

    一路上,苏兰十分沉默,没有开口问起任何事。

    苏兰越是不提,叶楚愈发紧张。

    叶楚不晓得,她的沉默之下是否会隐藏着风雨。

    黑漆漆的夜里,汽车平稳地开着,却仿佛要被夜幕吞噬。

    偶尔经过纸醉金迷,偶尔掠过那些繁华的喧嚣。

    上海滩的夜晚是令人沉迷的,但叶楚的心却是乱的。

    车子逐渐靠近叶公馆。

    在叶公馆的那条路上,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在昏暗的路灯下面,那辆汽车,尤为静默,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叶楚认出来,那是督军府的车子。

    她忽的心下一松。

    从那冰冷的紧张中,竟漫出了一股子暖意。

    叶楚知道,陆淮正在等她。

    今晚过后,他们再也不用隐藏自己的行踪。

    反倒能够正大光明地相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  苏兰: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陆淮:岳母,请不要质问我夫人,质问我就好。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62章 第16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