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第16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64章 第164章

    沈九解释:“陆淮, 我只是想带阿玖……”

    没有等沈九说完, 陆淮立即挂了电话。

    沈九知道陆淮的性子,他现在一定气极了。

    若是沈九不按照陆淮说的做, 他已经很想象到日后的结果了。

    搁了电话,沈九和阿玖就离开了茶楼。

    阿玖忐忑不安,不晓得她是不是惹哥哥生气了,也怕哥哥会迁怒沈九。

    沈九看着阿玖, 安抚道:“阿玖, 我会好好和陆淮说的, 他会理解我。”

    阿玖点头。

    沈九送阿玖回到督军府后,一直没有离开, 等待陆淮回来。

    陆淮本在南京, 他下午立即赶回了上海。

    阿玖晓得陆淮来了,担心沈九会被责骂,她忙到了客厅。

    陆淮站在那里,面色冷峻, 唇线抿成直线。

    他的视线落在阿玖身上:“阿玖,你先回房。”

    有些事情他以后再同阿玖说。

    阿玖有些担忧地看了沈九一眼。

    她怕哥哥怪罪沈九。

    沈九笑了笑, 让阿玖不要担心。

    他的笑容像往常那样,似乎并不紧张,令阿玖心下一松。

    待阿玖回房后, 陆淮的脸色沉了下来:“沈九,你趁我不在带走阿玖,你最近越来越能耐了。”

    沈九自知理亏:“陆淮, 这件事确实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

    沈九放软了态度。

    陆淮没有说话。

    沈九又开口:“其实我怕你不答应,所以才会私自带走了阿玖。”

    “阿玖总要出去看看的。况且你不在家,阿玖会孤单的。”

    陆淮晓得沈九对阿玖的关心,他这样做也是为了阿玖着想。但是,陆淮还是要敲打他一番。

    “我是阿玖的哥哥,阿玖对我来说很重要。”

    “如果她在外面出了事,你有想过该怎么办吗?”

    沈九沉默了。

    不提阿玖需要一段时间来与外界接触,还有一个原因,让陆淮对这件事格外谨慎。

    陆淮认为,现在不是适当的机会。

    陆淮沉声:“沈九,你太莽撞了,阿玖极有可能会遇到危险。”

    最近莫清寒在上海屡屡行事,若是他发现了阿玖的事情,不晓得会做出什么。

    陆淮这样一说,沈九才意识到,陆淮身份特殊,很多事情他也无法掌控。

    如果有人起了坏心思,趁机对阿玖下手,后果不堪设想。

    沈九十分自责,他的语气带着歉意:“是我大意了。”

    他差点让阿玖处于危险,幸好今日没有出事。

    沈九的内疚,陆淮看在眼里,他忽然说了一句:“日后你和阿玖出去的时候,必须有我在场。”

    沈九猛地抬头。

    陆淮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放缓了神色。

    “若是叶楚和你们一起出去,我也是同意的。”

    沈九怔了一怔,他晓得,陆淮这样子分明是松了口。

    沈九的语气认真:“好。”

    只要能带着阿玖出去,无论是什么要求,他都会同意。

    陆淮补了一句:“不过,要等这阵子风头过了,阿玖才能出门。”

    沈九明白,近日上海滩发生了很多事,陆淮当然会有所顾虑。

    陆淮又说:“你可以多来督军府看看阿玖,阿玖同你来往,她并不排斥。”

    沈九心头一喜。

    他知道陆淮已经做了最大让步。

    沈九再三保证后,才离开了督军府。

    沈九走后,陆淮去找了阿玖。

    陆淮同阿玖说,以后她与沈九出门的时候,必须和他或者叶楚一起,这样他才能放心。

    阿玖本以为陆淮会生气,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同意让她外出。

    她忽的笑了。

    笑容浅淡,好似窗外清冷的阳光。

    陆淮望着阿玖的笑容,他没有开口。

    阿玖向来受着陆家人的保护,现在上海滩发生的那些危险,她全然不知。

    陆淮希望她能平安顺遂。

    至于那些事情。

    他会找一个适当的时机再告诉阿玖。

    ……

    一个少年站在国泰大戏院的门口。

    他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面容稚嫩。他的目光直直落在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正是那日晕倒在剧院门口的阿越。

    当时,阿越昏迷,神志不清,却被叶楚所救。

    阿越虽然知道自己是被一个女子救起,但是他并不晓得那人究竟是谁。

    尽管他陷入了昏迷,他仍旧隐约听到了那人的声音。

    阿越顺手偷走了那个女子的手链。

    为了找到救命恩人,当阿越清醒后,立即开始寻找起这条手链的主人。

    这条手链在上海滩并不常见,只有几个人将其买下。

    所幸的是,因为这条手链款式特别,必须要提前预定,所以,购买了手链的顾客全都登记在册。

    阿越至少不用毫无目的地寻找。

    阿越拿到了买过这条手链的顾客名单,他按照名单一个个找下去。

    只要他听到这些人的声音,他就会认出那人是否是他的救命恩人。

    现在阿越已经排除了所有的人,最后只剩下一个名媛小姐,尚未确认。

    那人正是叶楚。

    阿越先是找到叶楚所在的学堂,信礼中学。

    但是阿越去的时间不巧,学堂已经放了假。

    整个信礼中学都空荡荡的,所有学生都离开了。

    阿越又守在了叶公馆的门口,等了很长一段时间,也不见叶楚出来。

    阿越心想,叶楚肯定是出门了。

    阿越不死心,他打听到了有关叶楚的其他消息。

    叶楚经常会陪着同学一起,来国泰大戏院排练即将上演的话剧。

    阿越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来到了国泰大戏院。

    此时,剧院门口并没有多少人,黑漆漆的大门紧闭着,应该没到开演的时间。

    阿越走上前,刚靠近大门,门就忽的开了。

    一个男人从剧院里走出来,他是国泰大戏院的剧院经理。

    阿越上前一步,向经理询问具体情况。

    剧院经理一转头,发现拉住他的人竟然是一个孩子。

    阿越的笑容很亲切。

    剧院经理:“你有什么事吗?”

    阿越问:“请问,宜君的话剧还在这里排练吗?”

    剧院经理摇了摇头:“前几天是他们最后一次排练。”

    阿越语气有些焦急:“那么,他们再也不会过来了吗?”

    剧院经理给阿越解释:“后天宜君会在这里首演,你要找人的话,那时再过来罢。”

    听完剧院经理的话,阿越松了一口气。

    阿越礼貌地向经理道别,然后离开了国泰大戏院。

    ……

    这天,上海下了小雪。

    叶楚看着窗外,雪花簌簌地下着,素净洁白。雪花落在窗沿上,很快便消失了。

    她的情绪有些烦躁,没有由来。她分明记得,这阵子会有事情发生。

    最近经历了太多事情,叶楚一直想不起,前世到底出了什么事。

    她看着日历,上面的日期写得很明白。

    近些天,话剧宜君的首演即将开始,过年的时间也快要到了……

    还有呢?

    叶楚脑子一空,什么都记不起来。

    她搁下了日历,去找苏兰。

    苏兰正坐在房中看着报纸,见到叶楚进来,她收起报纸。

    叶楚淡淡一瞥,那份报纸上头写着申报两个大字。

    她忽的怔了。

    眼前的一幕,同前世的场景渐渐重合。叶楚记得,那也是一个下着雪的早晨。

    那时候,上海的雪虽小,却接连下了好几日。

    学堂放了假,叶楚没有参加话剧社,也没有认识陆淮,只待在叶公馆里。

    叶公馆订了好几份报纸,每日清晨都会准时送到信箱。

    那天苏兰也在看申报,上面刊登了一条新闻。

    “少帅陆淮在安庆遇到伏击,防备得当,酒店住客无一人伤亡。”

    此事发生在安庆,风声却传回了上海滩。

    也许是有心人士盯紧了陆淮,只要他一出事,立即登报宣扬。

    ……

    回忆渐渐从眼前散去,叶楚的目光变得愈发清明。

    她的心猛地一揪,疼得厉害。

    叶楚知道,那一年,莫清寒没有出现在上海,刺杀陆淮的人不是他。

    有很多人想让陆淮死,但那帮势力并不是莫清寒。

    而且申报上的事情,真假未知。叶楚完全不知道当时陆淮的情况,若是报纸隐瞒了重要的真相呢。

    叶楚记得十分清楚,时间就是三天后。

    现在是星期一,也就是说,陆淮将在这个星期去安庆。

    她要阻止他去安庆。

    叶楚出了门,叶公馆的车子送她去了督军府。

    自从上次陆淮解释过后,叶楚就能出现在督军府,不必藏着掖着。

    叶楚将此事告诉了陆淮,若是他到安庆去,将会在酒店中遇到一场刺杀。

    她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陆淮确实要去安庆。

    陆淮知道叶楚重生,所以对暗杀一事深信不疑。

    陆淮答应她,他绝不会去安庆。

    离开督军府的时候,陆淮望着黑色的汽车逐渐远去。

    叶楚没有看到她的背后。

    陆淮的眼底明明暗暗,不知在想些什么。

    ……

    过了一日,叶楚尚未得到陆淮的消息。

    不知怎的,她总觉得心慌,似乎有些不好的预感。

    夜里,叶楚给督军府打了电话,是女管家接的电话。陆淮不在,周副官也不在。

    叶楚又打去了和平饭店。

    那一头终于有人接了起来。

    叶楚皱眉:“你还在和平饭店?”

    她的言语中带着一丝怀疑。

    陆淮声线淡淡:“有些事情要处理,我会早些回督军府的。”

    他的语气极为平静,听上去只是寻常的事情。

    但叶楚疑心很重:“你还记得昨天我讲过的话吗?”

    陆淮不答:“你说过的话,我自然记得。”

    陆淮的讲话有技巧,看似回答了她,反倒是有意地避开了那个问题。

    叶楚仿佛明白了什么。

    她问:“你会去安庆吗?”

    陆淮说:“不会。”

    他回答得很快,似乎已经做了这个决定,但这话落进叶楚的耳中,却更加可疑了。

    叶楚语气一松:“那就好。”

    她状似无意,随口问起:“和平饭店有什么事情吗?”

    陆淮:“大概还要再忙一个小时。”

    叶楚刻意放缓了声线:“那你忙吧,我要去休息了。”

    陆淮道了一句:“叶楚,早点休息。”

    叶楚的声音淡然:“晚安,陆淮。”

    挂了电话后,叶楚的眸光暗下来。

    她已然清楚了陆淮的心思。

    在安庆,有人设了埋伏。若是能利用这次机会,以身犯险,就能查到想要暗杀他的人究竟是谁。

    但是,陆淮不想让自己担心,所以才会骗她。

    既然陆淮想要瞒着她去安庆,那么,叶楚也有自己的想法。

    ……

    冷风入夜,起了稀薄的白雾。原本喧嚣热闹的夜上海,也在雾气中忽暗忽明。

    叶楚只身一人从叶公馆出来,径直去了和平饭店。

    和平饭店和往常一样,仍旧戒备森严,巡逻的人紧盯着四周,查探着可疑人士。

    叶楚对这里的地形和巡逻安排都非常了解,她和上回一样,避开了守卫,来到了四楼。

    叶楚心里藏着怒气,脚下的步子也快上了几分,她走到了陆淮的房间前面。

    上次叶楚从乔云笙那里逃出来的时候,住在了这间房。

    那件事之后,陆淮给了叶楚这个房间的钥匙,叶楚刚好能在此时用上。

    门锁咔擦一声被打开,房内寂静,听得很清楚。

    “谁?”

    当叶楚推开门的那一瞬间,陆淮的声音响起。

    此刻,陆淮的声线极低,冷意森森。

    叶楚走进去的时候,陆淮正背对着她。

    他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把枪,面前是一张矮桌,上面放着好几把枪,型号各不相同。

    房间顶上的灯未开,只有陆淮前面桌子上,亮着一盏灯。

    陆淮微微侧着头,下颚绷起,神情淡薄冰冷。

    若是来人稍有异动,他就会立即拿起手中的枪,当场杀了那个人。

    叶楚往前走了一步,合上了门。

    待门关上的声音响起,陆淮站起身来,执起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叶楚。

    当陆淮对上叶楚的眼睛,他怔了怔,原本还紧绷的身子一下子松了。

    他立即将枪挪开,放到了身后的桌子上。

    叶楚怎么会来这里?

    陆淮先是不解,随后转念一想,不由得勾了勾嘴角。

    叶楚向来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她能从自己的语气中听到异样,又有什么奇怪的。

    叶楚眯了眯眼睛:“你今天要离开上海?”

    叶楚的声音难掩怒气,面对陆淮时,脸上也不由带出了几分。

    陆淮分明答应了她,却又在顷刻之间反悔。

    这才是最让叶楚生气的地方。

    陆淮没回答,而是直直看向叶楚,眼底漆黑一片,像是散不开的雾。

    陆淮低声叫了一句:“叶楚。”

    竟带着浓浓的无奈。

    叶楚气极,往前几步:“陆淮,你不准走。”

    陆淮目光深深,半响未做声,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一趟他非走不可。

    叶楚拿出身上的枪,对准了陆淮。

    枪并未上膛,叶楚只是想要陆淮留下。

    叶楚的声音很冷:“你是不是要去安庆?”

    枪口指着陆淮,陆淮反倒走上前来,站在叶楚面前。

    距离拉近,靠得近了,陆淮的气息也愈发明显。

    胸前一紧,叶楚手中的枪抵到了陆淮的心口。

    陆淮却丝毫没有后退一步,他本就高大,现在微低下头,目光落在叶楚白净的小脸上。

    叶楚任何的情绪转变,他都能时刻感受到。

    叶楚身子一僵,心下一紧,下意识想将枪挪开。

    但是她又想到,这枪根本就没有上膛。

    陆淮回答:“是。”

    语气坚定,不容置喙。

    叶楚嘴角微微下沉:“我分明提醒过,你为何以身犯险?”

    先前叶楚就和陆淮说过,上辈子他在安庆的时候遇到了刺杀,让他避开这次的危险。

    但是叶楚早该想到,按着陆淮的性子,他不会将自己的安危放在第一位。

    陆淮刻意放缓了声音,带着安抚:“叶楚,我已经安排好,不会出事。”

    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他此次前去,正是要将那群人一网打尽,顺藤摸瓜。

    叶楚接着问:“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陆淮眼神深邃:“怕你担心。”

    下一秒,陆淮伸出手,拉住叶楚的手腕,将她的枪卸下,扔到一旁的床上。

    动作干净利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叶楚眼底一暗,抬手靠近陆淮,拉住他的领口的衣襟。

    左脚勾向陆淮的脚踝,想将其摔到一旁。

    陆淮就是想用这话蒙混过关,叶楚可不会让他如愿。

    陆淮似乎察觉到了叶楚的动作,他任凭叶楚抓住他的衣领,身形半点未动。

    随着叶楚的动作,陆淮的身子不稳,往一侧倾倒。

    床离得很近,陆淮身子下落,恰好倒在了床边。

    在陆淮倒下的那一刻,他眉眼一挑,开始有了动作。

    陆淮伸出手,拽住了叶楚的手臂。

    叶楚没有想到这一点,愣了一下。

    下一秒,她倒在陆淮的身旁。

    枪刚好在陆淮的身侧,叶楚拿过枪,继续抵着陆淮。

    不过,叶楚这次并不用枪抵住陆淮的心口,她仅仅只是抵着陆淮的手臂。

    叶楚低下头看着陆淮,眼神中暗含警告。

    陆淮瞧见叶楚的动作,顿了几秒,随即笑了。

    陆淮仰着头,看着身旁的叶楚,心一下子静了下来。

    叶楚不解陆淮的反应,她皱了皱眉。

    叶楚并不想因此放过陆淮:“你为何不带我过去?”

    此时的场景似乎有些暧昧,但是陆淮的举止极有分寸。

    他一直看着叶楚,眼神似暮色沉沉。

    陆淮忽的开了口。

    低沉的声线落下,敲响夜晚的寂静。

    “因为我喜欢你。”

    房间里光线晦暗,陆淮的脸隐在黑暗中。

    他的神色,看不分明。

    即便陆淮的语调平静,底下仍暗藏着隐忍和克制。

    话音刚落,叶楚立即怔住了。

    叶楚的视线落在陆淮的脸上,她手上的力道忽然一松。

    枪从手间悄声滑落,跌在床面上。

    陆淮凝视着叶楚,默不作声。

    她发怔地望着陆淮,他悄无声息地拿出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副手铐。

    他的手中拿着手铐,触感冷硬寒彻。

    陆淮很快就有所动作,制住了叶楚的身体。

    手铐往她手上一扣。

    清脆的声音响起,叶楚的双手被拷住。

    分明上一秒,陆淮还在表露心意。

    但下一秒,他却用冰冷的手铐束缚住了她的行为。

    作者有话要说:  在明天的更新中,三少会回来,然后有更正式的告白。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64章 第16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