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第16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65章 第165章

    他喜欢我?

    寂静无声的夜里, 叶楚听到了心跳骤响的声音。

    前世今生, 她已经活了两世了。

    整整两世,她都在为同一个男人心动。

    但是, 叶楚却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

    一时之间,叶楚彻底乱了心神。她无法反应,怔在了那里。

    无论陆淮做什么,她都不会察觉到。

    因为在他面前, 她毫无防备。

    当手铐拷住叶楚的那一刹那, 冰冷的触感提醒着她。

    叶楚收回了心绪, 正视着眼前的事实。

    难道说,他讲那句话, 只是想趁机限制住她的行动吗?

    陆淮知道, 他和叶楚虽然一同经历过危险,但那些都是不得已的情况下。

    况且当时,陆淮能完全确定,在之前的那几次行动中, 叶楚不会受伤。

    但此次是暗杀,陆淮不想让叶楚受伤。

    他绝不会令她身处险境。

    陆淮的声音响起:“我会送你回家。”

    叶楚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却无济于事。

    她只能尽量在陆淮面前保持镇定。

    叶楚没有开口,任凭陆淮将她从床上拉起。

    他带着她坐进了车里,送她回了叶公馆。

    ……

    陆淮很快就起身去了安庆。

    安庆市。

    空气冰冷极了, 寒风掠过鼻间,仿佛都带着刺骨的凉意。

    宽阔的街道上,一辆黑色的汽车平稳地行驶着。然后, 缓缓地停在了酒店门口。

    车门打开,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下来。他面容冷峻,脊背笔直,气质冷冽极了。

    他是陆淮。

    陆淮径直走进酒店。

    此时是白天,酒店的一切看上去极为正常。白天动手太过显眼,因此,那群杀手会一直等到天黑。

    陆淮已经让周副官去安排了,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杀手以为他们知道了陆淮的行踪,而陆淮则等着这些人走进他的陷阱。

    陆淮的房间。

    周副官走进来,低声禀告:“三少,人已经安排好了。”

    目前,陆淮的手下都隐在了酒店里。他们伪装成住客,潜伏在酒店中,随时等待陆淮的指令。

    住客们本就来来去去,他们来自各个地方,不会令人生疑。

    而酒店原先的工作人员,陆淮并没有全部换掉。

    若是一下子换掉酒店里所有的人,容易引起敌人的怀疑。

    陆淮让手下盯着酒店里的工作人员,若是他们行为鬼祟,随时上报。

    陆淮嗓音低沉:“在今晚的刺杀中,务必要保护好其他人的安全。”

    杀手无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他不会让那些杀手,伤害那些无辜之人的性命。

    周副官应是。

    房里一片静默。

    窗户紧闭着,似乎都能听见外头呼啸的风声,猎猎作响。

    陆淮的目光晦暗不明。

    今晚,注定不会宁静。

    夜幕降临,天空黑沉沉的,这黑色仿佛无边无际,往远方缓缓延伸开来。

    大家陆陆续续地走出房门,来到餐厅用餐。

    酒店亮起了灯光,大堂灯火通明,仿若白昼一样。

    陆淮和周副官来到餐厅,陆淮状似无意地扫了一眼。

    餐厅里已经坐着一些人,有的人在叫侍应生点餐,有的人在低头用餐。

    男女皆有,他们看上去就是普通的客人。

    他们全是陆淮的手下,伪装成住客,走进餐厅。

    每个角落都有陆淮的人,他们随时观察周围的情况。

    所有进入餐厅的人,都会进入他们的视线范围和射程内。

    当他们看见陆淮的指令时,会立即动手。

    陆淮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去。他来到一张桌前,缓缓落座。

    在这个位置恰好可以看见大门的情形,若是有人走进餐厅,陆淮可以立即看见。

    周副官则坐在陆淮的对面。

    雪白的灯光落下,照亮了桌子。桌子是深色的,泛着古朴的气息。

    陆淮点了餐,食物很快就端了上来。

    侍应生是陆淮的人,他拿起两瓶酒,放在桌上:“先生,您要的酒。”

    一瓶是白兰地,另一瓶是威士忌。

    白兰地颜色浅淡,威士忌颜色暗沉。

    陆淮拿起白兰地,往玻璃酒杯里倒去。透明的杯壁上,映着浅色的酒水。

    陆淮端起酒杯,放在唇边,喝了一口。味道清冽,酒水缓缓地流入他的喉咙。

    陆淮和周副官神色如常,他们一面说着话,一面用餐。

    仿佛并不知道之后会经历一场刺杀。

    陆淮的视线状似不经意地落在门外。

    这时,餐厅门口出现了一个人。

    陆淮声音极轻:“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身材较高,脚步沉稳。”

    身手好的人,神情和动作也会有些不同。他们通常步伐有力,双眼也会注意四周的动静。

    而陆淮的感觉比旁人要敏锐,即便那些人伪装得再好,也骗不过他的眼睛。

    陆淮可以确定,这人就是今晚的杀手之一。

    男人落座,陆淮又开口:“他坐在门口左边第三张桌子。”

    周副官会意,他的目光则注视着餐厅的另一道门。

    几分钟后,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周副官轻声道:“一个女人,身材中等……”

    “坐在右边第五张桌子。”

    陆陆续续地又来了一些人,他们都开始用餐。

    陆淮和周副官一直关注着行踪可疑的人,陆淮把那些杀手的位置都记在了脑中。

    先前餐厅里人少,四下安静得厉害。如今餐厅的人多了起来,声音也渐渐高了一些。

    分明杀手还未动作,但是餐厅的气氛仿佛已经变了。空气中似隐着什么东西,压抑万分。

    他们都知道,餐厅里暗藏杀机。

    餐厅已经快坐满了人,陆淮晓得,那群杀手即将要有所动作。

    陆淮看向周副官,沉声道:“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有另一件事情,需要周副官去做。

    周副官站起身,离开了餐厅。

    陆淮的视线落在桌上。

    方才在用餐的时候,陆淮喝的一直是白兰地。

    而那瓶威士忌放在桌上,并未动过。

    陆淮的暗号便是,在他倒威士忌的时候,就是动手的时机。

    这时,陆淮伸出手,拿起了威士忌,往酒杯里倒去。

    深色的酒水在酒杯中微微晃动。

    陆淮搁下了威士忌。

    他的眼神一冷。

    突然,沉闷的枪声响起,餐厅杀机乍现!

    杀气凛冽,撕破了沉滞的空气!

    陆淮的手下,同那批杀手展开了激烈的搏斗。

    陆淮的人率先动手,抢占了先机。刺杀的人迟缓了几秒,也立即拿起了枪。

    方才还静默用餐的人们,现在脸上却带着狠厉的表情。

    他们毫不留情地向别人开枪。

    激烈的枪声接连响起。

    餐厅的其他人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只看见一群人厮杀了起来,心里极为害怕。

    陆淮的手下在与杀手打斗的同时,会保护那群不知情的住客。

    陆淮做了万全的准备,那些刺杀的人渐露败相。

    杀手们有的被击毙,有的被陆淮的手下制服。只有极少数人,还在挣扎。

    其中一个杀手眼看他们就要全军覆没,他眼睛一眯,往周围看去。

    一个男人躲在桌子底下瑟瑟发抖,正要站起身来。

    陆淮的手下本在保护那些无辜的住客,但这男人在枪战刚开始的时候,就躲在了桌子底下。

    大家自然没发现他。

    而男人以为枪战要结束了,便想着离开这里,没想到恰好被杀手看到。

    杀手快步上前,一把将那男人拽了出来。

    男人害怕极了:“别杀我!别杀我!”

    杀手怒声道:“闭嘴!”他把枪抵在了男人的太阳穴处。

    男人立即住了嘴。

    杀手提高声音,威胁着说:“陆三少,你放下枪,不然我就杀了这个人!”

    杀手晓得,依着陆三少的性子,他绝不会让这男人死在自己面前。

    他要借机杀了陆淮。

    恰好在同一时刻,陆淮也拿枪对准了杀手。

    杀手拿枪抵着男人,而陆淮的枪口指着杀手。

    陆淮看清了这一幕,眼底杀意尽显。周身笼着彻骨的凉意,冰冷至极。

    他神情极为平静,眼底似隐着风暴。

    杀手又开口:“你再不放下枪……”

    下一秒,陆淮扣动了扳机。

    动作没有任何迟疑。

    他的脸色冷冽万分,似寒风一样。

    子弹带着雷霆之势,击中了杀手的眉间。

    一枪毙命。

    杀手倒地,男人获救。

    陆淮默然转身。

    此时,餐厅里所有杀手都被制服。

    这场刺杀落下了帷幕。

    餐厅里混乱极了,完全不复先前那样。陆淮会和酒店的老板商量,赔偿相关损失。

    陆淮回到房里,周副官带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方才周副官离开餐厅,是去一个地方抓人。那里可以看见餐厅里的情形,有人在那里监视着陆淮他们。

    周副官制服了那批人,把头目带了过来。

    陆淮看了过去,眉头一紧。

    他认得这人。

    这人叫李鹤。李鹤是军队里的人,驻扎在安庆当地。

    李鹤来过南京,陆淮和陆宗霆见过他一面。

    刺杀的事情竟然与他有关?

    陆淮嘴角抿成直线,嗓音极冷:“谁派你来刺杀我的?”

    沉沉的压迫向李鹤涌来,气氛极为压抑。

    李鹤的身体紧绷,他沉默着没有说话。

    陆淮声音淡漠,冰锋似的:“让你刺杀我的,是陆督军身边的人吗?”

    李鹤咬紧了牙,仍然不开口。

    他绝对不能暴露那人半分。

    他的家人还在那人手上,那人威胁过他,如果事情败露,那人立即就会杀了他的家人。

    陆淮的眼睛如寒潭一般,没有一丝波澜。

    他的语调没有任何起伏:“你背后的人有什么目的?”

    李鹤的头更低了,房里仍是一片寂静。

    陆淮冷眼瞧着,李鹤口风极严,一个字都不暴露。

    陆淮看了周副官一眼:“把他带到地牢拷问。”

    不让李鹤受些苦,看来他不会开口。

    闻言,李鹤身子一僵。

    周副官把李鹤带了下去。

    夜色已经沉得厉害,清冷的月光落下。

    陆淮看向窗外,他的眼睛极黑,如同这冷寂的夜色一样,望不见底。

    陆淮沉吟,陆宗霆身在南京,手伸不到这里,到底是谁让军队里的人叛变?

    军队的人极为忠诚,能让李鹤背叛陆宗霆,那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陆淮的脑海闪过一个念头。

    李鹤背后的人可能是陆宗霆身边的人吗?他会不会就是莫清寒背后的势力?

    今夜,陆淮想了许多。

    直到周副官来汇报:“三少,李鹤还是没有松口。”

    闻言,陆淮脸色一沉。

    他的气息冷得彻骨,仿佛比这冬夜还要冷冽万分。

    李鹤如此嘴硬,看来他极为害怕他背后的人。

    周副官又开口:“三少,李鹤临死前说了几句话。”

    陆淮抬眼。

    周副官说:“李鹤说他的家人都被他背后的人控制了,所以他必须为那人做事。”

    “他说陆督军待他不薄,其他的事情他不能暴露,但是他让您千万要小心。”

    “三少,他背后的人想要的不只是您的性命,他的目标是整个上海滩。”

    陆淮的脸上覆上了一层冰霜。

    陆淮知道李鹤的履历,他曾经对陆宗霆很忠诚。不晓得经历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背叛他们。

    他已经隐隐抓住了线索。

    陆淮晓得,这件事定同莫清寒背后的人有关。

    ……

    今晚八点,宜君首次在国泰大戏院上演。

    距离开演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但是观众却很早就到场了。

    夜幕降临,空气冷冽,冷风吹过长街,气温低得厉害。

    虽说现在天色早已黑透,但是却一点也没有影响看戏人的心情。

    剧院门口停满了车子,男男女女结伴而来,脸上尽带着期待之色。

    小贩们也在国泰大戏院的外面做起了生意,吆喝声不断。

    他们兜卖着零嘴,各式各样,应有尽有。

    此时,剧院里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观众陆陆续续地进场,按照自己的座位坐下。

    戏还未开场,大家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讨论着宜君这部小说。

    大部分书迷都在期待宜君被改编成话剧,搬上舞台,现在正好如他们所愿。

    这时,剧院内的灯灭了,场内原本喧嚣的人声一下子歇了,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幕布缓缓拉开,舞台上的灯亮起。

    第一场戏是男女主角的初遇。

    尽管剧中的演员全都是学生,经验尚浅,但却完全看不出来,他们才刚刚开始演戏。

    大家的演技都不俗,一举一动,都展现出了书中人物的灵魂。

    这都是因为大家废寝忘食地练习,才会呈现出这样的效果。

    很快,台下的观众都沉浸在剧情之中。

    而在观众席的第一排,叶楚坐在那里,能将舞台上的表演看得一清二楚。

    但此时,叶楚却失了看戏的兴致。

    陆淮离开上海已经两天了。

    叶楚心念着陆淮的安危,暂时无法投入到话剧之中。

    时间过去越久,叶楚越是担心。

    只要陆淮一天没回来,她就一天安不下心。

    叶楚思绪纷杂,她一面担忧陆淮的情况,一面又想起那天夜里,陆淮对她说的那句话。

    后来,叶楚回到叶公馆后,她时不时就会想到那天晚上。

    到底是借口?还是真意?

    若是陆淮回来,能否亲口告诉她真相?

    叶楚微微蹙着眉,神情有些不安,但她很快整理好情绪,将整部戏看完了。

    等到戏散场后,叶楚来到了后台。

    严曼曼和付恬恬已从舞台下来,叶楚一定会去给她们鼓励。

    叶楚推开门时,脸上已经带上了盈盈笑意。

    “戏演得很好。”叶楚笑着看向同学。

    叶楚的心里虽然装着事,但她仍是收起了心思,认真看戏。

    严曼曼惊喜地转头:“阿楚!”

    严曼曼的脸上还带着妆,她快步走到叶楚身边。

    她难掩激动:“阿楚,观众的反应怎么样?”

    严曼曼补上一句:“我紧张坏了,根本没注意到台下的情况。”

    叶楚笑了笑,安抚道:“大家都很喜欢,他们都看得入迷了。”

    房间里响起一片欢呼声。

    这时,房门被敲响,贺洵走了进来。

    贺洵一进来,同学们全都礼貌地叫了一声。

    “贺校董。”

    贺洵点了点头,笑容张扬随性:“演出很成功,你们演得很不错。”

    贺洵刚说完,同学们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他们没想到贺洵竟然会特地前来,看他们演出。

    贺洵又接着说道:“我来过几次剧院,看过你们的排练,大家很认真。”

    除了叶楚,其他同学全然不知贺洵曾经来过剧院。

    学校决定演出结束后,将同学聚集起来,去华懋饭店吃顿饭。

    贺洵说道:“学校给大家办了一场庆功宴。”

    同学听到这个消息,先是愣了愣,随即议论纷纷。

    他们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贺洵看到大家的反应,唇角一勾:“地点在……”

    贺洵还未说完,却顿了一顿。

    叶楚站的位置离贺洵最近,此时房间里声音嘈杂,只有叶楚听到了贺洵的声音。

    叶楚刚巧转头看向贺洵,自然注意到了贺洵的变化。

    贺洵眼眸倏然一缩,闲散的笑意凝结在了嘴边。

    叶楚皱了皱眉,觉得有些奇怪。

    下一秒,贺洵却恢复如常。

    贺洵重新开口,将声音提高了一些:“地点定在华懋饭店。”

    等到同学都听到了,贺洵提了一句:“庆功宴我就不去了,大家好好玩罢。”

    贺洵说完后,就走出了房间,脚步稍显凌乱。

    叶楚心下一沉,立即做出了决定。

    叶楚先向严曼曼和付恬恬告别:“抱歉,我有些事要去做,不能和你们一起去了。”

    虽然严曼曼她们有些不舍,但还是和叶楚说了再见。

    叶楚马上离开了房间,准备去看看贺洵的情况。

    贺洵此时的样子和那日在南国酒家时很相似。

    叶楚早就觉得贺洵古怪,却又说不上来原因。

    叶楚走出房门的时候,已经看不见贺洵的身影了。

    但是叶楚并没有回去房间,仍旧在寻找贺洵。

    当叶楚走到一条走廊上时,她发现走廊的尽头似乎有人影。

    叶楚当机立断,走了过去。

    这条走廊上的灯恰好坏了,光线异常暗淡。

    叶楚靠近他,试图确认那人的身份。

    那人背对着叶楚,手撑在墙上,头微微垂下。

    叶楚看到那人手腕上的手表,她眼睛一眯。

    她记得,贺洵也有一块相同的手表。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江先生掉马,陆淮回来。

    上一章手铐paly这么甜,求一波营养液!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65章 第16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