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第16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67章 第167章

    陆淮离开后, 大雪仍在落着。屋子里静谧无声, 落雪声清晰得很。

    叶楚的心绪复杂万分。

    方才她已经十分明白地确定了陆淮的想法。

    先前发生太多事,叶楚从不曾好好去思索一番关于他们两人的事。

    她不想去考虑, 也不敢去思考。

    但一切忧虑和不安却在今晚被陆淮化解。

    她想过,这一世若是能与他比肩而立,她就会好好重新定位一下两人的关系。

    直至天光亮起,叶楚才勉强睡了过去。

    她在梦里又回到了前世。

    ……

    当时两人在北平, 陆淮在六国饭店邀请了一个人。

    他借着邀请的名义, 实则是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

    叶楚在酒店房间中等待着他。

    虽说他们并没有相处很久, 但叶楚仍是忧虑万分。

    如同今生他去安庆那样。

    天渐渐暗了,天光已经消失。晚上七点, 就是定好的晚餐时间。

    那个人说不定已经到了六国饭店, 但陆淮却还没有回来。

    叶楚在房中踱着步子,焦虑得很,直到房门被人敲响。

    她快步走向门,打开门后, 陆淮走了进来。

    叶楚问:“成功了吗……”

    陆淮没有回答,没想到他竟直直朝着她的身子倒了下来。

    叶楚一惊, 立即往前一步,勉强支撑住他的身体,扶他走到床边。

    陆淮身上穿着整齐干净的西装, 他的左肩膀处有一个很重的伤口。

    叶楚眉头一皱。

    陆淮的声线很镇定:“方才出了一些意外。”

    好似在安慰叶楚。

    下一秒,陆淮却合上了眼睛,仿佛陷入了昏迷。

    叶楚低头, 看向腕表。

    距离约定的晚餐时间,仅仅只剩半个小时。

    这里远离上海,他们也不会带私人医生。

    但是,如果他们晚上迟到,被旁人发现,说不定会引发猜忌。

    所以,今天晚上的晚餐非去不可。

    他们绝不能在旁人面前露出任何马脚。

    当时两人并不相熟,叶楚学过伤口处理,却不曾为他包扎过。

    但今时不同往日,只能由她帮陆淮包扎。

    叶楚脱去了陆淮的西装,将他的扣子一颗颗解开。

    叶楚接了一盆热水,将毛巾浸湿。

    她轻轻俯身,靠近陆淮,血腥之气愈发浓烈,还带着他温热的男性气息。

    他始终没有清醒的迹象。

    叶楚咬了咬牙,用热毛巾轻轻擦拭着他肩膀上的伤口。

    她的长发微微垂下,落在陆淮的胸前,与他毫无遮掩的皮肤相接触。

    她的呼吸萦绕在陆淮的脸旁。

    他和她的脸隔着些许距离。

    她轻微的呼吸声中带着急促和紧张。

    她消毒完伤口后,为陆淮上了药。

    她看了一眼陆淮的脸,所幸他还没有醒来。

    她不知道他将会承受多大的痛苦。

    叶楚用纱布缠着他的伤口。

    这时,门外忽的响起一阵敲门声。

    叶楚的呼吸一凝,情绪立即紧张了起来。

    叶楚并不知道门外的人到底是谁?是敌还是友?

    他们两人是否会暴露。

    她继续替陆淮包扎,她拉起被子,想用被子遮挡住他的伤口。

    她努力镇定心神,准备自己解决这件事情。

    此刻,叶楚突然察觉到她的手腕被一股力量抓紧,往前一拉。

    叶楚身子不稳,差点跌到陆淮身上。

    两人望着彼此的眼睛,靠得极近,中间只隔着薄薄的空气。

    叶楚看见陆淮的眼睛,清明得很,似乎他方才并没有陷入昏迷。

    陆淮的意识极为清晰,他开口讲了一句:“放心。”

    叶楚一下子明白过来,她所做的一切,他一清二楚。

    陆淮伸出手,拨乱她的头发。

    他的指尖穿过她的发间,细密绵软的长发立即变得乱了些。

    陆淮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歉疚:“对不起。”

    话音刚落,叶楚猛地被陆淮往前一拉。

    他的嘴唇贴上了她的脖颈。

    她的耳根一红。

    叶楚只察觉到脖子上的力道变重,陆淮微微用力。

    叶楚整张脸开始发烫。

    陆淮的嘴唇一偏,离开她的脖子。

    他抬眼看向叶楚的脸颊,发觉那里已经泛起了不正常的红晕。

    陆淮将叶楚的衣领微微拉开,只露出方才他留在那里的一个吻痕。

    门外敲门声越来越急促。

    陆淮说:“别怕,你就这样子去开门。”

    原本低沉的声线,此时已经带了几分沙哑。

    叶楚明白了陆淮的用意,她点了点头,起身朝门口走去。

    她开了门,看向来人:“有事吗?”

    那人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不耐烦之色。

    他的目光落在叶楚的脸上,以及她脖子间的那个吻痕上。

    那人神色缓解,似乎清楚了方才这个房间里在做什么。

    他讲了一句:“打扰了。”

    待到房间的门关上以后,叶楚心下一松,靠在了门上。

    ……

    天已经大亮,叶公馆的房间里,透着几分冰冷的气息。

    叶楚忽的睁开了眼睛,

    那个梦已经消失了。

    她扭头看向窗外。雪不知何时停了,温度却寒冷至极。

    从昨夜以后,一切事情已经变得不同了。

    那些忧虑和担心,在未来都会被他们轻易化解。

    ……

    因为莫清寒的指示,杨公馆一事彻底让陆淮和叶楚暴露。

    陆淮本就想要正大光明地追求叶楚,让旁人更清楚他们的关系。

    这样就无人再敢动她。

    但在此之前,他要做另一件事。

    莫清寒做了动作后,现在倒是隐在暗处。

    事情已经进展到了这个地步,莫清寒还认为自己能够置身事外,不被发觉?

    陆淮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逼他自己暴露。

    陆淮沉思,容沐行事处处可疑,他是莫清寒的可能性极大。

    如今,只需要一件事就可以确定,容沐到底是不是莫清寒。

    先前陆淮去了汉阳,从那里晓得,旅馆有通往汉阳监狱的地道。

    陆淮控制了旅馆的人,铲除了莫清寒的势力,仅留下一人,让他依旧向莫清寒汇报消息。

    以此消除莫清寒的戒心,让莫清寒以为旅馆并未出事,监狱的地道也没被人发现。

    陆淮冷笑一声,莫清寒先前算计一番,让他和叶楚的关系展现于人前。

    那么,他也要给莫清寒一个警告。

    若是莫清寒知道汉阳监狱出事,地道被暴露,必会赶往汉阳。

    如果容沐也恰好在此时离开上海,陆淮就可以确定,容沐就是莫清寒的伪装。

    如此一来,就可以逼莫清寒现身,也可以让他自乱阵脚。

    陆淮要让莫清寒知道,无论是汉阳监狱,还是莫清寒之后的据点,他都会接连铲除。

    陆淮淡瞥了一眼周副官:“告诉旅馆的人,可以通知莫清寒了。”

    周副官应是。

    这是陆淮设的一个陷阱,而莫清寒不得不走进来。

    ……

    旅馆里只剩下一个莫清寒的手下,暗卫一直监视着他。

    旅馆里的暗卫接到了命令,便把吴冉叫了过来。

    吴冉是莫清寒留在旅馆的人,现在收到暗卫的控制,只能为陆淮做事,给莫清寒传递假消息。

    每隔一段时间,吴冉都会给上头的人汇报旅馆的情况。今日便是汇报的日子。

    暗卫拿枪抵在吴冉的腰侧,开口:“给你的主子打电话,说旅馆出事了。”

    然后,暗卫继续说了一些话,让吴冉传达给莫清寒。

    吴冉越听,心里越慌。如果他把这些话和主子说了,主子定会庞然大怒。

    吴冉有些迟疑。

    暗卫面无表情:“你如果不打这个电话,我现在就开枪。”

    黑漆漆的枪口透着威胁的气息,吴冉无奈,只能照做。

    上海。

    容沐的宅子中。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在寂静的房间里格外刺耳。

    容沐接起电话,放在耳边。

    吴冉的声音响起:“主子,旅馆有些事情,您能否过来一趟?”

    容沐并没有放在心上。

    旅馆里的其他事情都不重要,若是小事,何必叫他一趟?

    容沐不耐:“你们自己处理。”

    吴冉深吸了一口气:“地道被人发现了。”

    容沐眼眸一缩。

    他的神色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

    地道的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而且这么长时间,旅店都安然无恙地在汉阳存在着。

    为什么会被人发现?

    另一头,暗卫的枪又往吴冉腰侧挪了几分,示意吴冉往下讲。

    冰冷的触感提醒着吴冉,吴冉只能继续说。

    “主子,那个人让我通知你。”

    “他知道你想要做什么,并会永远阻止你。”

    容沐的手倏地收紧,修长的指尖泛着白。

    容沐心中怒火上涌:“那人是谁?”

    那人定是察觉出了旅店有古怪,才发现了那条地道。

    而他去那家旅店的原因只有一个,汉阳监狱。

    那里一定有他想要的东西。

    现在那人却故意让自己知道这件事,分明是挑衅!

    这时,容沐心中隐隐已有了一个答案。

    不知怎的,虽然毫无干系,他却想到了一个人。

    几秒后。

    电话那头传来吴冉的声音。

    “陆家三少。”

    然后,旅店的电话蓦地被人挂断了。

    那人的行为仿佛一直被控制着。

    那些话也是旁人让他传达了。

    容沐气极,猛地把电话摔了,地上传来沉闷的声响。

    果真是陆淮!

    陆淮派人这么明目张胆地知会自己,这不是挑衅是什么?

    陆淮的手居然伸到汉阳去了,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了这么些事,自己竟然一无所知。

    容沐眼底阴寒森森,看来旅馆的人早就被陆淮控制了。

    汉阳监狱里有极其重要的事情,现在出了问题,他必须要过去看看。

    即便这是个陷阱,他也一定会去那里。

    容沐的气息阴冷极了,令人心生恐惧。

    房里陷入一片沉寂。

    ……

    汉阳旅馆。

    天空灰蒙蒙的,分明是白天,却带着阴沉沉的灰白之色。

    四下的景物皆透着萧瑟,黯淡的墙面,枯败的野草,到处都是无处遮蔽的荒凉。

    满目只有阴郁的颜色,如同这冷寂的冬日一样,压抑万分。

    周围安静极了,仿佛没有一丝人气,但这寂静却透着诡异。

    忽然,一片静默中似隐隐有了些许声响。

    一行人神色肃穆,来到了旅馆。

    容沐神色阴寒,停下了脚步。

    他接了那个电话后,就离开了上海。

    他要弄清楚陆淮来汉阳监狱,到底知道了些什么事情。如此,他才好去谋划下一步。

    容沐并不惧怕这是一个陷阱。

    从他决定走上这条路开始,他就不会回头。

    况且,他从不认为,他会输给陆淮。

    陆淮若是算计他一尺,他必定回陆淮一丈。

    容沐眼底冰冷异常。

    容沐推开门,走了进去。

    分明现在是白日,旅馆里光线却极为黯淡。门缓缓开了,里头渐渐亮了起来。

    抬眼看去,空无一人。

    外头安静万分,旅馆里也是死一般的寂静。

    容沐嗓音阴冷:“去四处看看。”

    手下领命,散去了。

    过了一会儿,手下带了一个人过来,那人正是吴冉。

    吴冉的手被绑着,嘴里也塞着布,不能讲话。

    容沐缓缓落座,开口:“把他松开。”

    解了束缚,吴冉跪在地上,颤抖着声音:“主子。”

    容沐:“其他人呢?”

    吴冉:“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旅馆的其他人都已经被处置了。

    容沐又问:“他何时来这里的?”

    吴冉:“一个月前,他们当时伪装成一对情侣,来到旅馆投宿……”

    容沐眉头一紧,发觉了不对劲。

    他忽的开口:“情侣?”

    陆淮竟和一个女子来到旅馆,莫非她是……

    吴冉:“那人和一个女子伪装成私奔的情侣,他们演技极好,我们都以为他们毫无威胁。”

    “没想到,最后却中了这两人的圈套。”

    容沐眼底极为复杂,他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叶楚。

    而且是以陆淮夫人的身份。

    细算一番,一个多月前,陆淮离开上海,而叶楚那时去了北平。

    他们瞒着所有人,来了汉阳。

    原来在那么早的时候,陆淮和叶楚就设下了这个局。

    连这种事情陆淮都让叶楚参与,看起来陆淮极信任叶楚。

    他们私下分明如此亲密,却在上海滩所有人面前,隐藏了他们的关系。

    若是自己早发现这一点,他怎么可能会放心让这两人一同离开上海。

    容沐眼底极为冰冷。

    他声音低哑:“继续说。”

    吴冉:“那对男女身手极好,我们被他们控制了,被困在旅馆里,不能离开半步。”

    “后来,那男的消失了几天。”

    容沐沉吟,想必就是在那几天,陆淮去了监狱。

    吴冉:“几天后,那男的回来了,但他依旧没有放我们离开的意思。”

    讲到这里,吴冉看了容沐一眼。

    “和主子汇报的时间到了,可是那些人监视着我们,我们没法和上头联系。”

    “于是,我们商量着杀了那对男女……”

    结果失败了,其他同伴被杀,自己还被控制,做那个通风报信的人。

    吴冉如果不和莫清寒汇报的话,他就拿不到解药,所以,他只能一直向莫清寒传递假消息。

    当然,这一点他是不会和莫清寒说的。

    容沐看了吴冉一眼,眼底的寒意越来越深:“地道的事是谁泄露的?”

    一定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了陆淮,不然,陆淮怎么可能知道。

    吴冉连连摇头:“主子,我向来口风极严。”

    窗外寒风凛冽,呼啸而过,掠过窗户,发出沉闷的声响。

    室内的气氛压抑极了,令人心生惧意。

    这一刻,房里的气温似乎冷了下来,其他手下站在容沐身后,呼吸也变缓了许多。

    容沐自然不信吴冉的话,地道的事既然泄露,无论是谁做的,当时旅馆所有人都没有活下去的必要。

    容沐偏过头,说了一句,语气极冷:“找到当时旅馆里的人,杀了他们。”

    “不要留一个活口。”

    他们现在失了踪影,容沐不确定他们的死活。但是,他们必须死。

    手下应是。

    然后,容沐看向吴冉:“至于你……”

    吴冉害怕极了,连连求饶:“主子,饶了我,我只是个传话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的身子一直在颤抖。

    容沐忽的站起身,往吴冉走了过去。

    他脚步极轻,却似多了几分凛冽,令人心生畏惧。

    容沐的每一步都像踏在吴冉的心上,他心里的惧意越来越浓。

    容沐拿起枪,抵着吴冉的额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吴冉。

    容沐语气森然:“废物。”

    “脏了我的眼。”

    吴冉的身子愈发紧绷。

    容沐没有看吴冉一眼,下一秒,他扣动了扳机。

    “砰砰”几声枪响,寂静的空气里,清晰异常。

    枪声接连响起,大厅里,血腥味漫了上来。

    容沐转身,声音没有一丝感情:“你们如果没有做好我交代的事情,他就是你们今后的下场。”

    手下低头,这里极为静默。

    容沐来到房间,他已经有了准备,要回监狱。

    他低下头,缓缓卸下脸上的易容。

    阳光照进屋子,房里光线亮了几分,落在镜子上,镜子上的人逐渐清晰了起来。

    随着容沐的动作,他原本的面目,一点一点展现了出来。

    眉峰料峭,眼睛黑沉,鼻梁英挺笔直……

    极薄的唇,极冷的眼,无一不透着凉薄的气息。

    容沐的面容已经全然卸掉,镜中的面目就是莫清寒真正的脸。

    与清雅淡然的容沐截然不同。

    莫清寒抬眼,漆黑的眼底尽是一片冷寂。

    ……

    另一头,上海。

    德仁堂的大门紧闭着。

    听人讲,容大夫有事,出了一趟远门。医馆短时间内不会开门了。

    这个消息传进了陆淮和叶楚耳中。

    他们真正确定了一件事。

    容沐正是莫清寒。

    作者有话要说:  预告:下章有个大转折。

    这章有吻痕福利!求一波营养液~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67章 第16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