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第16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68章 第168章

    莫清寒让手下通知了汉阳监狱的监狱长, 让他做好准备。

    明日他就会进入旅馆的地道, 前往汉阳监狱。

    汉阳监狱里安插了不少莫清寒的人,这次他进去就是要去看一看, 监狱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时间一到,莫清寒进了旅馆的地道,地道的尽头正是汉阳监狱。

    汉阳监狱。

    监狱长收到了莫清寒的通知,他清楚莫清寒来监狱定是有事要做。

    审讯室里有条地道, 通往不远处的一家旅馆。

    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件事, 监狱长是其中之一。

    若是莫清寒要进监狱, 他必须要将假的莫清寒弄进审讯室。

    监狱长立即有了决断,他叫来自己的亲信, 将事情吩咐了下去。

    假莫清寒坐在牢房中, 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脚步声沉沉,挂在腰间的钥匙晃动着,互相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

    “莫清寒”心中有些不安, 他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监狱门一下子被拉开。

    狱卒走了进来。

    “莫清寒”不经意地扫了一眼门口,发现站在那里的狱卒也看向了这边。

    狱卒顿了一会,然后将眼睛移开, 饭菜被分给每一个囚犯。

    走到“莫清寒”这间牢房前,狱卒放下饭菜后,特地多停了几秒, 才转身离开了。

    过了一会,监狱门再次合上。

    “莫清寒”猜想,可能是有人给自己留了任务。

    “莫清寒”仍旧和往常一样,拿起了饭菜,走到了牢房的角落。

    此时,其他的囚犯正在吃着饭,不会有人注意到这边。

    “莫清寒”检查了一下送来的饭菜,果真在碗的底下发现了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一句话。

    让他尽快想办法进入审讯室。

    “莫清寒”看完信息后,立即将纸条销毁。

    他知道真正的主子要出现了。

    等到恰当的时机,“莫清寒”故意闹出了一些事情。

    监狱长早就安排好了,待“莫清寒”一有了动静,就有狱卒将他带到了审讯室。

    审讯室的门打开,“莫清寒”走了进去。

    在门合上的一瞬间,“莫清寒”看到审讯室里站着一个人。

    外面是明亮的光线,里面满是森森的寒气。

    黑暗中,那人漠然站立,安静异常,通身的气质不容忽视。

    他的脸隐于黑暗,看不分明。

    那人是真正的莫清寒。

    门在身后合上,那个替身忽觉得眼前一暗。

    光亮寂灭,黑暗立即沉沉落下。

    仅有的光线被黑暗吞噬,莫清寒的身影很快消失了。

    方才的几秒内,那个替身已经确认好了莫清寒所站的位置。

    他稳了稳心神,然后往前走去,一直走进了黑暗的尽头。

    “主子。”

    他恭敬地叫了一声。

    莫清寒嗯了一声:“辛苦了。”

    莫清寒并未多言,声音极冷,泛着淡淡凉薄。

    狱卒本就不是要真的关押那个替身,他只是为了让真正的莫清寒进入汉阳监狱。

    半个小时之后,就是守卫巡逻的时间。

    时间一到,狱卒立即打开了审讯室的门。

    黑漆漆的大门被拉开,莫清寒从里面走出。

    莫清寒此时早已卸下了易容,现在旁人看到的是他真实的面容。

    他穿着囚服,却丝毫未损他的气质。

    他的眼睛暗沉幽冷,深不见底,透着与他年龄不符的冷静和阴寒。

    看到这个人,就仿佛能够看到寂静无人的午夜长街,寒意森森。

    狱卒感觉到了强烈的压制,心头不由漫上一丝冷意。

    狱卒按照监狱长的吩咐,将莫清寒带回了牢房。

    监狱里有不少莫清寒的人,当他跨进牢房的一刹那,他们就立即发觉了。

    虽说两人的面容一模一样,但是一做对比,高低立判。

    莫清寒的气质阴冷,那种寒彻能透出骨子。

    当他们意识到那人是真正的主子后,安静地偏开了头,极为小心。

    再过一会,就是早上八点了。

    放风的时间到了。

    狱卒和往常一样,一一打开了牢房的门锁,将犯人带到空地上放风。

    汉阳监狱里,囚犯分成两股势力,一部分人听莫清寒的话,另一部分人则听明爷的。

    两方势力相互抗衡着,倒也相安无事。

    莫清寒走出那间牢房后,他的手下立即跟在了他的身后。

    用来放风的四方院子很大,莫清寒的手下立即占据了一片空地,将不相关的人都赶到了一旁。

    他们随意站在莫清寒的附近,其实已经围成了一个圈子,莫清寒被围在了中间。

    其中一个手下孙行很快上前,向莫清寒禀报,这段日子汉阳监狱的情况。

    孙行语气恭敬:“主子,这里曾经新进过一个囚犯,带走了魏峥。”

    莫清寒听到这句话后,眼眸一缩,情绪却半分不显:“继续说。”

    当时,已经有人向他汇报过,一个行踪不定的囚犯将魏峥带走。

    莫清寒现在才知道,原来那个人正是陆淮假扮的。

    所以,陆淮进入监狱的目的只有一个,是为了带走暗阁前首领。

    孙行称是:“那人身手极好,进来第一天,他就打败了明爷的人。”

    孙行简单快速地将陆淮单挑明爷手下的事情说出。

    莫清寒皱了皱眉:“明爷?”

    汉阳监狱分成两派,除了明爷的人,剩下的都是他的人。

    陆淮想在监狱里站稳脚跟,就必须取得别人的信任,从而将魏峥带出去。

    为什么陆淮会先找明爷?而不是来找“莫清寒”。

    孙行:“那人不知是想引起明爷的注意,还是别的,他很快就得到了明爷的信任。”

    莫清寒不曾开口,一直听着手下那人的汇报。

    孙行接着说道:“明爷还让那人去过一趟档案室。”

    莫清寒眉眼一沉,周身的温度都似乎冷上了几分,脸上尽是寒霜之气。

    孙行强忍着退后的冲动,仍旧站在莫清寒的面前一米处。

    陆淮只是想带魏峥离开监狱。

    但明爷收服人心的办法,是主动让他给自己做事。

    陆淮选择靠近明爷,是因为觉得“莫清寒”可疑。

    既然自己的替身引发了他的怀疑,陆淮一定会看自己的档案。

    莫清寒不能确定的是,陆淮会不会知道他的另一重身份?

    但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汉阳监狱的莫清寒就是德仁堂的容沐。

    莫清寒认为,陆淮应该并不知情。

    这次回去,他仍会多加小心,提高警惕。

    孙行看了看莫清寒的脸色,他虽然惧怕,仍是开口说道。

    “那人故意挑衅魏峥,两人打了起来,之后,狱卒将两人同时关进了审讯室。”

    莫清寒皱起眉,眸子微微一眯,眼神冰冷。

    他大概猜到了整件事情的发展了。

    陆淮本就是想救出魏峥,他一定会先去旅馆查探,并发现了旅馆的不对之处。

    陆淮晓得地道一事后,已经做好了万全的打算,再进汉阳监狱。

    他顺利地带走了魏峥,将魏峥交给暗阁,作为和暗阁合作的礼物。

    莫清寒眸子暗了几分。

    孙行汇报完毕后,退至一旁,不敢打扰到莫清寒。

    放风时间很快就结束了,莫清寒并没有回去牢房。监狱长随意找了个由头,将他带到了档案室。

    档案室和他离开之前一模一样,架子上放置着汉阳监狱囚犯的档案袋。

    档案袋叠成高高的几列,整齐地放在那里。

    莫清寒脸色阴沉,丝毫不曾改变,他径直走到其中一个架子前。

    莫清寒伸出手,修长的手指覆在档案上。

    因为是白日,档案室里并没有开灯,光线稍显暗淡。

    档案室里只有莫清寒一人,他站立在那里,仿佛黑夜一般,四下被重重的阴寒所笼罩。

    莫清寒的一双眼睛波澜不惊,深不见底。

    他的手指往下滑着,准确无误地停在了一份档案上。

    下一秒,莫清寒将其抽出,恰好是他的那一份。

    莫清寒随意翻开,这份档案看上去完好无损,似乎根本就没人动过。

    但是莫清寒知道,陆淮已经清楚了他的身份。所幸,陆淮并没有将他和容沐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为了日后能继续隐藏,莫清寒必须销毁自己的档案。

    不留半点痕迹。

    为此,他还要去找一个人帮忙。

    ……

    莫清寒到汉阳监狱后,监狱长虽面上客气,却并非全然信任他。

    在他尚且还在监狱中时,监狱长打了一个电话,将此事告知了一个人。

    当莫清寒离开监狱,回到旅店,却发现了一件事。

    那里有一个人在等他。

    莫清寒离开地道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天黑沉沉的,莫清寒面色阴沉,似乎有着不好的预感。

    莫清寒抵达旅店,他的人过来,向他禀告了一件事。

    手下的声音瑟瑟发抖:“主子,有人来了。”

    莫清寒没有说话,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在这个时间段,能来到旅店,并指明来找他的人……

    只可能是一个人。

    手下继续道:“他说,他在密室中等你。”

    莫清寒眼底微沉,让他们守住门口,任何人不得进入。

    他独自一人走进了黑暗中。

    密室漆黑一片,空气干燥寒冷,那人隐在暗处。此人身手极好,莫清寒察觉不到他的位置。

    房间寂静万分,他尚且没有注意,啪的一声,忽的响起。

    一处灯光亮起,光线晦暗不明。

    昏暗灯光仅仅照亮一方角落。

    莫清寒看向声音响起的地方,他一眼扫去,顿时心中一紧,怒气上涌。

    那里搁着一个盒子。

    里面存放的是莫清寒母亲的骨灰。

    莫清寒咬着牙,他压抑着怒火,握紧了手,指节发白。

    这时,昏暗安静的密室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莫清寒。”

    这道声音极为耳熟,他的语气中是毫不遮掩的嘲讽。

    “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顷刻之内,莫清寒将愤怒压下,平复情绪。

    他低头唤了一声:“老师。”

    这位被称为老师的人从黑暗中走出,看向莫清寒,一脸鄙夷之色:“不必这么叫我。”

    莫清寒并不开口,身上的阴寒气质已经少了几分。

    老师冷眼看他:“你这几个月都做了什么?”

    莫清寒的声线低哑,一如既往:“我开了一家医馆,用容沐的身份潜伏在上海。”

    他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同老师联系,老师想要知道这些,并不奇怪。

    “哦?”老师说,“有人见过真的容沐,你派人杀了他。”

    莫清寒微微一怔,随即恢复。他清楚得很,老师肯定在他身边安插了棋子。但他并没有资格说什么。

    莫清寒并不否认:“是。”

    老师的语气严厉:“你可知这样容易暴露自己?”

    莫清寒垂眸:“是学生行事不周。”

    老师瞥了莫清寒一眼:“做事干净利落,不要再留把柄。”

    莫清寒继续说:“寒塔寺方丈净云已经埋伏很久,他获取了不少情报。”

    老师语气稍稍缓和:“净云这人,用处极大。除非生死关头,不要作为弃子。”

    莫清寒声线镇定:“我安排人暗杀华商会主席和成员,已成功离间人心。”

    老师冷笑:“但华商会主席现在换上了陆淮的人,得不偿失。”

    莫清寒声音微冷:“但在此次过程中,我已经验证了一件事,暗阁和陆淮已经达成了合作。”

    老师:“你损失了一枚暗阁中的棋子,才得到了这条消息。”

    莫清寒没有说话。

    老师沉声问:“还有吗?”

    莫清寒:“我试探陆淮和叶楚,近日才得到真相。”

    “他们表面争锋相对,实则暗通曲款,关系极为亲密。”

    老师:“你抓住了陆淮的软肋,但是这并没有任何用处。”

    莫清寒:“这意味着,陆淮和叶家的关系定不会差。”

    老师明白莫清寒的意思:“你做得很好。”

    叶家有莫清寒想要的东西。若是陆淮和叶家的关系亲近,他们想要接近叶家,必然更为复杂。

    莫清寒提出了要求:“老师,我现在有了新的身份,原先的身份想必不能再用。”

    “请老师销毁我的档案,以免夜长梦多。”

    他并没有说,陆淮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名字。

    汉阳监狱的事情,老师肯定清楚,但他不一定晓得陆淮看了档案。

    老师很快就同意了:“小事罢了。”

    莫清寒低头:“多谢老师。”

    两人并无多言,屋子里深陷一片寂静。

    老师的声音愈发冷了:“你是不是还忘记了一件事?”

    莫清寒怔了几秒:“我没有任何隐瞒。”

    老师冷笑一声:“那你为何要隐瞒你三番两次接近叶二的事情?”

    他继续说:“你多次去找叶二,还将她调查得那样清楚。”

    “原因呢?”

    莫清寒毫不掩盖他的目的:“老师,叶楚只是我的一步棋,我对她没有半点除了利用以外的心思。”

    “我想以叶楚作为切入点,靠近叶家。”

    老师面色舒缓,相信了他:“如果没有我把你从汉阳监狱带出来,你能走到今天吗?”

    莫清寒的语气肯定:“不能。”

    老师的声音响起,重重砸进寂静中,仿佛在提醒着莫清寒什么事情。

    “人活一世,怎能忘记自己最初的目的?”

    “你要的是向陆家报仇。”

    “而我要的是上海。”

    一场棋局,陆家执白子,他们执黑子。

    所有人都落在了这棋盘上,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不到最后一步,胜负未分。

    莫清寒坚定极了:“我从来没有忘记过复仇。”

    老师的脸色瞬间一沉:“如果你真是这么想的,就在你母亲的骨灰面前起誓!”

    莫清寒背部挺直,头颅低下。

    老师:“陆宗霆毁了你母亲的一生,叶家间接害了你母亲。”

    莫清寒的愤怒升起。

    老师的表情漠然,但莫清寒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

    叶家一事,老师的确骗了莫清寒。叶家虽同莫清寒的母亲有牵扯,却不曾害她。

    但即便是撒谎,也是为了他们的大业。

    他一手培养了这颗棋子,并不想让他走入死局。

    莫清寒以复仇为动力,他能不惜一切代价,去得到想要的东西。

    而他最需要的就是莫清寒这样的人。

    老师开口,声音极寒:“你发誓,今生今世绝对不会爱上叶楚。”

    莫清寒眼前闪过那张脸。

    他只是为了复仇才靠近她,仅此而已。

    德仁堂初遇、剧院门口救人、他在寒塔寺刻意接近叶楚……

    莫清寒对叶楚的了解仅限于曾经那份作废的资料,因为她的真实性格,他全然不知。

    他只晓得,他被她骗过了好几回。

    老师冷笑道:“怎么?不敢发誓吗?”

    莫清寒沉默了。

    叶楚的身影在他眼前闪过,清清冷冷。

    不曾在他心中留下半点印记。

    莫清寒的目光幽沉,好似窗外漆黑深夜。

    不知他在想什么。

    一道雷声猛地炸开,震耳欲聋。

    空气湿冷,冰寒的感觉铺天盖地。

    莫清寒终于开了口。

    声音沙哑,寒彻入骨。

    “我发誓,绝不会爱上叶楚。”

    “如果违背了今日的誓言,今生今世……”

    雷声轰隆隆席卷而来,倾盆大雨落下。

    “我莫清寒将永失所爱,身首异处。”

    “万劫不复。”

    凛冽的寒风,在汉阳冰冷的冬天呼啸而过。

    一道白色闪电劈过深夜的天空,整间屋子犹如白昼。

    莫清寒的脸被映亮,他的神情坚定。

    没有人会知道日后究竟会发生什么。

    但是从今日起。

    毒誓已立。

    永不更改。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一波灌溉~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68章 第16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