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第16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69章 第169章

    雪花无声无息地落着, 天空深远暗沉, 四下一片静谧。

    一个歌星经过一个黑胶唱片店,店里传来轻缓的音乐声, 她停下了脚步。

    留声机里在放她的歌,那是她最新的歌曲。

    她走了进去,转了一圈,发现店中摆放着很多她的唱片。

    过了一会, 她离开了唱片店。

    她缓缓走着, 迎面来了一个人。

    那人瞥见了她的脸, 走到她面前,问:“你是不是那个大明星……”

    她开口否认:“不是。”

    她伸出手, 把帽檐往下压低了些, 继续往前走去。

    经过一个歌舞厅,她的脚步缓了下来。那是她第一次登台唱歌的地方。

    她抬脚走了进去。

    夜幕降临,歌舞厅依旧灯火通明,寻乐的人们来来往往。

    她往里走去, 来到走廊上,抬眼望去。

    那里挂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并不是她。

    照片上的女人面容陌生, 想必是歌舞厅现在风头最盛的歌女。

    她的照片早就被取下。

    她并不在意。所有事物来来去去,本就是如此。

    她从这个歌舞厅初次开始她的演艺生涯。

    她想了想,继续往前走去。穿过了漫长的走廊, 来到了舞台。

    此时,有一个歌女站在舞台上唱歌。

    她静静地看着那里,思绪沉沉。

    那一刻, 她仿佛看到了当时的自己。

    当年,她第一次登上舞台唱歌,一举一动都极为青涩。

    她穿着素白的旗袍,握着话筒,站在台上,心情有些紧张。

    台下坐满了观众,她定了定神,开始唱歌。

    ……

    她从思绪中抽离。如今,她已成为上海滩最红的歌星。

    但那些记忆永远镌刻在了她的生命里,永不褪色。

    她望着舞厅,仿佛在和过去的自己面对面。

    一步步走到今天,她始终不忘初心,永不放弃。

    时光荏苒,她的信念,终究没有被辜负。

    丁月璇看向舞台,当年的她,青涩、坚定。

    现在的她望着当时的她。

    两人相视一笑……

    这时,导演喊了一声:“卡。”

    所有摄像机对准丁月璇,丁月璇站在舞台下面,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电影已经拍完了,方才拍的就是最后一场戏。

    丁月璇拍那场戏时,想起了她初次在大都会唱歌的时候。

    一幕幕场景在丁月璇眼前掠过。

    现在想来,那些遥远的事情仿佛变得清晰起来。

    她的眼神游离,陷入了思绪中。

    丁月璇拍戏的时候,秦骁一直在旁边看着。他发现丁月璇在发怔,便走了过来。

    秦骁开口:“戏已经拍完了。”

    丁月璇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秦骁。

    陈先生是电影的制片人,他走过来,扫了在场的人一眼,说:“最后一场戏拍摄结束,电影杀青!”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欢呼。

    他们决定过会去新城饭店举办杀青宴会。新城饭店比较近,很快就到了。

    陈先生问过沈九,问他能不能来这次杀青宴会。

    很多镜头都是在大都会拍摄的,大都会给了他们很大的便利。

    陈先生便想着,请沈九来杀青宴会,表达一下谢意。

    曹安过来回话:“九爷有事,宴会就不来了。”

    陈先生只好作罢。

    时间到了,一行人去了新城饭店。

    秦骁作为丁月璇的朋友,自然也受到了陈先生的邀请,来到了这次杀青宴会。

    电影拍摄期间,秦骁一直在丁月璇身边。

    在场的工作人员猜测过,秦骁和丁月璇之间的关系。

    他们心里隐隐有个答案,但是当面并不提。

    大家缓缓落座,秦骁坐在丁月璇的身边。

    陈先生率先开口:“感谢大家这么多天的的配合,这部电影一定会成功。”

    大家纷纷举起了酒杯,气氛极好。

    然后,陈先生看向丁月璇,开口:“夜来香,你演得很好,我们都被你的表演打动了。”

    他举起酒杯,给丁月璇敬酒。

    丁月璇眼神一滞。

    她不会喝酒。

    丁月璇看着酒杯,微微有些迟疑。

    秦骁瞥见了丁月璇的神色,看得出她有些为难。

    他拿起酒杯,开口:“丁小姐不会喝酒,这杯酒我替她喝。”

    然后,他遥遥向陈先生举了举酒杯。

    态度坚决。

    丁月璇怔了一怔,看向秦骁。

    秦骁仰起酒杯,抬头喝了起来。

    深色的酒水流进他的喉咙。

    酒杯空了,秦骁把酒杯搁在桌上。

    陈先生看了秦骁一眼,有些了然,不再开口。

    这一幕被很多人看在眼里。

    他们面面相觑,心里明白了什么,也不再找丁月璇敬酒。

    丁月璇垂下眼,没有说话,看不清她的神色。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侍应生走了进来。

    他把一个盘子放在桌上:“这是凤吞鱼翅。”

    侍应生刚要离开,陈先生叫住了他,有些疑惑:“我们并没点这个菜。”

    侍应生笑了:“这是我们少东家送的。”

    少东家吩咐过了,夜来香来了这里,务必要把最好的菜都拿上去。

    陈先生觉得少东家这么客气,可能是他喜欢明星电影公司的电影罢。

    过了几分钟后,又有菜上来了。

    这次是奶汤蹄筋。

    之后,陆陆续续有很多菜上来,皆是昂贵的菜色。

    秦骁和丁月璇对视一眼,他们觉得有些不对劲。

    新城饭店的少东家为何要这样做?

    秦骁微皱着眉,他提高了警惕。

    宴会结束,大家走出了新城饭店。

    剧组的人在前面走着,秦骁和丁月璇在后面。

    两人安静地走着。

    这时,一个男人走上前,打破了这片寂静。

    段铎是新城饭店的少东家,他对丁月璇仰慕已久,知道丁月璇今日来这里吃饭,便想来见见她。

    段铎手里拿着一束花,他看向丁月璇:“夜来香,恭喜你的电影杀青了。”

    丁月璇抬眼望去,眼前的男子面容英俊,手里还拿着花。

    丁月璇不认得这人,问:“你是?”

    段铎:“我姓段,新城饭店是我家的产业。”

    知道这人的身份,再看他现在的举动,丁月璇有些了然。

    丁月璇:“段公子,你好。”

    段铎怕丁月璇拒绝这花,便说:“这束花送给你,祝你的电影成功。”

    他并不说破自己的心思,用电影来做托词。

    段铎这样说,丁月璇反而不好拒绝了。

    她接过花:“谢谢。”

    段铎看了秦骁一眼,他眉头微皱。这个男人是谁?

    他本想送夜来香回家,现在看来,倒不好提出了。

    不过,他很快就敛下了情绪:“夜来香,天色已晚,那我就先告辞了。”

    丁月璇点头。

    段铎转身离开。

    夜色渐渐深了,空气也愈加冰冷了起来。

    方才的事只是一个小插曲,丁月璇没有放在心上。

    秦骁准备送丁月璇回家,两人上了车。

    秦骁沉默寡言,丁月璇心里装着事,他们都没有开口。

    车内一片静默。

    丁月璇偏头,往车窗外看去。

    乌云幽邃,沉沉地覆盖了整片天空。月亮隐在了云层背后,轮廓看不分明。

    汽车行驶在寂静的街道上,经过喧嚣的大都会,路过热闹的俱乐部……景物从眼前一一掠过。

    夜晚的上海滩冷得彻骨,那些纸醉金迷的地方却喧闹如常。

    这时,乌云渐渐散了,清冷的月光落了下来,照亮了安静的道路。

    丁月璇抬眼,准备开口。

    她没有看秦骁,轻声道:“秦骁,你觉得我的表演怎么样?”

    丁月璇的声音淡淡,听上去有些不太自信。

    过了一会儿,秦骁的声音响起:“我不太懂这些。”

    丁月璇有些失望,她一直想知道秦骁的反应,只是今日才问出口。

    这时,秦骁忽的转头,看了丁月璇一眼。

    秦骁的语气极为认真:“但你演得很真实,就像现实生活中的你一样。”

    他的声音落进丁月璇的耳中,清晰极了。

    丁月璇没有说话,她静静地看向窗外。

    嘴角弯起一丝轻不可察的弧度。

    车窗紧闭,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丁月璇的目光在某处顿了一顿。

    路边有一个馄饨摊,浅白的雾气上升。一对夫妻站在那里,正在收拾东西。

    他们一面整理,一面在说笑。

    冬天的夜晚极为冰冷,但丁月璇的心里却漫上了一阵暖意。

    丁月璇的家到了,车子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丁月璇下了车,往前走了过去。

    秦骁正要开车离开,他的视线不经意落在了副驾驶座上。

    那里放着一只耳环。

    耳环小巧精致,洁白无瑕。

    秦骁晓得,这耳环是丁月璇的。

    今日丁月璇便戴了这副耳环。

    沉思了一会,秦骁伸出手,拿起了耳环。

    他下了车,往丁月璇的方向走去。

    夜色愈加深了,天空黑沉沉的,似墨一样黑,四下光线黯淡。

    丁月璇往前走着,她的脚步有些慢,仿佛在等什么人。

    快要到门口时,她的身后传来秦骁沉稳的声音。

    “丁小姐。”

    丁月璇脚步一滞,嘴角浮起一丝极淡的笑意。

    耳环是她故意落在车上的。

    她等着秦骁来找自己。

    丁月璇转过身,看着秦骁,敛下了神色。

    夜色沉静,皎洁的月光落下,愈加显得丁月璇的面目柔和。

    秦骁开口:“丁小姐,你的耳环落在我这里了。”

    他往前走了几步,伸出手,掌心是一个洁白的耳环。

    丁月璇朝秦骁走了过去。

    来到秦骁面前,她停下了脚步。

    丁月璇低头,伸手拿起了耳环。

    她的指尖冰凉,仿若不经意般,触碰到了秦骁温热的掌心。

    秦骁微微一怔。

    丁月璇的手很快就离开了,那股凉意却仿佛留了下来。

    极其轻微,又似不容忽视。

    秦骁放下了手,垂在了身侧。

    丁月璇没有移动脚步,她仍站在那里。

    然后,丁月璇抬起手,放在了右耳耳垂上,把耳环戴了上去。

    丁月璇的动作轻缓极了。

    她的手指洁白修长,珍珠耳环在她手里,似乎也要失了光芒。

    柔和的月光落下,这一幕落在秦骁眼里,愈加清明了起来。

    地面是黑色的,两人的影子映在地上,轻轻浅浅,却又十分鲜明。

    寒冷的风掠过,但两人恍若未觉。

    丁月璇放下手,她的耳垂上是一串珍珠耳环。

    珍珠雪白,却衬得她的脸更为素净。

    秦骁怔怔地看着。

    丁月璇凝视着秦骁,她忽的开口:“秦骁,你觉得我们是朋友吗?”

    秦骁收起了思绪,点头:“是。”

    丁月璇轻声道:“那日后不要再叫我丁小姐了,叫我月璇吧。”

    她的声音极浅,极淡,落在这静默的夜里。

    秦骁愣了几秒。

    秦骁的视线掠过丁月璇的脸,四下是冰冷的夜色,她看起来安静极了。

    秦骁点头:“好。”

    丁月璇转身,往家里走去。

    目送丁月璇进了那幢楼,过了几分钟,秦骁才准备离开。

    车子缓缓发动,驶进了深沉的夜色。

    丁月璇站在楼上,她低着头,一直看着下面。

    看着秦骁的车子离去,丁月璇笑了。

    ……

    德仁堂,容大夫离开了,莫清寒也消失在上海。

    一时之间,上海滩平安无事。

    莫清寒的身份暴露无遗。

    而这正是陆淮给莫清寒的一个提醒,他的身份早就已经不是秘密。

    陆淮晓得,莫清寒回到汉阳后,定会知道旅店和监狱的秘密已被发现。

    按照陆淮的猜测,莫清寒会先处理后续事件,然后再避一段时间的风头,他暂时不会回上海。

    在他回来之前,正好能够处理掉尚嫣和净云二人。

    就当做是给莫清寒的另一重警告。

    杨公馆一事,陆淮不会轻易放过,他必然要有所还击。

    陆淮心中已经有了计划,他收回了视线。

    桌上放着一份邀请函,是贺家送来的。

    贺家新开了一家俱乐部,名叫大上海俱乐部。

    老板是贺家大公子贺洵。

    开业当日,大上海有一个聚会,会邀请上海滩的名流权贵,名媛千金。

    从前,陆淮向来不会去参加这种聚会,但这次他改了主意。

    既然陆淮已经决定让旁人都晓得他在追求叶楚,那么,这件事就要做得更高调一些。

    陆淮叫叶公馆的白瑛给叶楚送了口信,他希望能在那晚的大上海俱乐部看见她。

    ……

    开业当晚。

    夜色深沉,大上海俱乐部门口人来人往。

    据传贺大公子不但有些商业天分,他还喜欢娱乐,因此,贺家开了一个俱乐部。

    此次聚会,名流云集,大上海花了很多心思,势必要将俱乐部的名头彻底打响。

    黑色的汽车停在了俱乐部门口,叶楚缓缓下了车。

    起初收到邀请函时,叶楚不准备参加聚会,过了一天,苏兰不晓得她为什么突然改了想法。

    叶楚只说,俱乐部老板是学堂校董,那些相熟的千金小姐也会来。

    苏兰并不清楚,叶楚来俱乐部的原因只是陆淮罢了。

    叶楚踱着步子,进了大上海俱乐部。

    今晚,她穿了一身洋装,外面披上了厚重的大衣,并不畏寒。

    进了大厅后,叶楚细细打量了一番。

    贺洵从国外留洋回来,品味极好,里面的装修是法国风格。舞池中已经有了不少人,吧台那里有各式酒水。

    若是累了,在旁边有桌子,坐在位子上休息便是了。

    叶楚脱了大衣,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大上海的老板是贺洵,而贺洵其实是暗阁首领江洵。

    今晚要同陆淮见面,她准备顺便将此事告知他。

    ……

    陆淮进大上海的时候,叶楚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之前,有几个人问叶楚是否要同他们跳舞,均被她拒绝。

    叶楚安静坐在那里,酒也不碰,简单喝些果汁,耐心等待着。

    陆淮开车过来,车子停在了对面的马路上,他从正门进了大上海。

    陆淮走进来时,恰巧看见了贺洵。

    贺洵有些惊讶,他知道陆三少的性子。那封邀请函只是客气询问,却没想到,真的请到了他。

    贺洵笑容散漫:“三少,今日怎么会来大上海?”

    陆淮的原因倒是具体:“我的女伴已经到了。”

    贺洵怔了一怔,陆三少会有女伴?

    奇怪的是,下一秒,贺洵的疑惑已经消失了。

    贺洵不再问,仿佛那是最为寻常的事情。

    其实,因为江洵知道,陆淮和叶楚的关系,所以贺洵在潜意识中也默认了这件事。

    陆淮走进大厅,音乐声缓慢优雅,人人面带笑容,他寻找着。

    很快,他的目光直直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叶楚独自一人坐在角落,只有些许光线,照亮她的脸。

    陆淮穿过人群,径直朝她走来。

    似是察觉到了一道阴影落下,叶楚抬起头来。

    陆淮声线沉沉:“等了很久吗?”

    叶楚摇头:“不久。”

    陆淮微微俯身,对上叶楚的眼睛,他伸出了手,像是一个邀请。

    陆淮忽的开了口:“叶二小姐,能否赏脸跳支舞。”

    叶楚怔了几秒。

    她看向四周,许多人已经朝这里看了过来。

    前世,她虽会跳舞,但许久未跳,早就已经生疏了。俱乐部里人多,她怕给陆淮丢了面子。

    叶楚轻声:“我已经很久没有跳过了。”

    陆淮的嘴角浮起笑意:“我也从来没有同女生跳过舞。”

    叶楚仍在迟疑:“若是我……”

    话未讲完,陆淮的手已经覆了上来。

    叶楚只觉得手上一热,她受到他的牵引,竟缓缓将手放入了他的手心。

    身不由己。

    陆淮轻笑了一声:“何必犹豫,你已经回答了。”

    叶楚低头看去,她的手被陆淮抓紧。他动作不重,却也绝不会给逃脱的机会。

    她不由得脸一红。

    陆淮带着叶楚,往舞池走。

    原本喧闹的人群,竟渐渐静了下来。

    那些人甚是讶异,不自觉地替两人分出了一条路来。

    陆淮牵着叶楚的手,穿过人群,到了舞池中央。

    陆淮穿了一件黑色西装,叶楚穿了一条洋裙。两人十分相配,引人侧目。

    他们的视线都看了过来,三少竟同一位女子举动亲密。

    他们从未见到过这样的场面,这是头一回。

    头顶的灯光明亮,将叶楚的脸照得清楚。她的眉眼精致,气质清冷。

    那些人认了出来,那是叶二小姐。

    若是记忆没出错,叶二小姐正是前阵子,三少在杨公馆枪击案中救下的那个人。

    不晓得两人何时有了关系?

    看向舞池中央,陆淮一只手牵着叶楚的手,柔软细腻的触感被他抓紧。

    他另一只手,缓缓下滑,落在她的腰间。

    他用手虚环住她的腰,只是指尖堪堪接触到,极为有礼。

    即便如此,叶楚的洋裙很薄,她仍能感觉到他指尖划过的那种温热感。

    叶楚抬眼看向陆淮,看进他的眼底,她的脸颊有些发烫,仿佛紧张了起来。

    陆淮晓得她在意旁人目光:“不必紧张。”

    叶楚点头。

    音乐声舒缓,舞步缓慢。在旁人的侧目之下,他们的身体靠得很近。

    步子简单得很,叶楚暂时也不会出错。她心下一松,关注着眼前的陆淮,不去想别的事情。

    两人一边跳舞,一边讲着,只有他们知道的事。

    陆淮随口提起:“你曾经活过一世。”

    叶楚眯了一下眼睛,不晓得他要问什么。

    陆淮又说:“上一世,你有没有跳过双人舞?”

    叶楚迟疑几秒,没有回答。

    她自然是和人一同跳过舞的,不过也就是眼前的这个人罢了。

    陆淮已然猜到,若是她迟疑了,答案就是肯定。

    他又问:“我认识那个人吗?”

    叶楚思索几秒:“认得。”

    她正想告诉陆淮:“他……”

    你就是那个人。

    叶楚话未讲完,没料到,那双放在腰间的手猛地一收。

    陆淮的动作很轻,不易察觉,这个举动突然,叶楚却心一紧。

    旁人看不出陆淮的异样,只能看到叶楚的身子往他怀中一靠。

    叶楚微微怔了几秒,察觉到他那只手已经环紧了她的腰。

    两人的呼吸近在咫尺,气息交缠。

    他望着她的眼睛,似要将里面的情绪看个明白。

    陆淮开了口。

    “在这种场合,不要提到别的男人。”

    他的手沿着她腰线的弧度,紧紧贴合。

    扣紧了她的腰。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自己和自己吃醋,是不行的。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69章 第16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