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第17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70章 第170章

    叶楚只觉得耳根一热, 愈发烫了。

    方才她分明要开口, 却被陆淮打断。

    叶楚的感觉很敏锐,陆淮虽看上去未有动作, 他的手指却在她腰部微微摩挲。

    隔着一层薄薄的裙子,叶楚觉得好似有一道电流划过腰侧。

    一股子痒意漫了上来。

    身旁有这样多的人,叶楚却不能做出任何行为来反抗。

    她决定不把下半句告诉他。

    陆淮若是想猜,便自己去猜罢。

    旁人只以为他们在跳舞, 谁会晓得,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隐隐藏着一丝锋利。

    即便只是跳舞, 也互不相让。

    另一头,她的表哥也来了。

    苏明哲没同叶楚一起过来, 他在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 到达俱乐部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

    苏明哲由侍应生引着,来到了大厅。

    今日,他穿了一件剪裁极好的暗色西装, 系上了条纹领带。

    苏明哲和贺洵同是华商会的成员,两人经常会有生意上的往来。

    这次, 贺洵的俱乐部开张,自然邀请了苏明哲。

    还未进到大厅,苏明哲就听到了丝丝缕缕的音乐声, 隐约从里面传出。

    侍应生为苏明哲打开了门,退至一旁。

    苏明哲走进大厅,清晰的音乐声落进他的耳中。

    大厅一角的留声机传出悠扬的舞曲, 回旋往复。

    俱乐部中一直有音乐响着,在场的男人女士都可以来到大厅中央,共同跳一支舞。

    周围的光线暗淡,明亮的灯光落在中间。

    舞池的一切都能被看得明白。

    原本,苏明哲饶有兴致地看着,下一秒,他的视线突然一转,落在了其中一对男女身上。

    他的眼眸暗了暗,脚步一滞,就这么停在了原地。

    那对正在跳舞的男女正是陆淮和叶楚。

    叶楚的手放在陆淮的掌心,而陆淮的手则放在了叶楚的腰间。

    两人之间的气氛静谧,丝毫不受旁人的影响。

    苏明哲知道男女之间跳个舞,进退有度,最寻常不过。

    但是,他心里仍旧有些不舒服。

    上次陆淮来了叶公馆,向苏兰解释了叶楚学枪的原因。

    从那时起,苏明哲对陆淮的态度有所缓和。

    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够心无芥蒂地接受陆淮追求叶楚。

    心里想的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苏明哲继续看着叶楚,没过多久,他还是偏开了头,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现在是公共场合,苏明哲不会让别人察觉到自己的情绪。

    叶楚似乎并不抗拒,他也并不想打扰到妹妹。

    ……

    陆淮的视线淡淡扫过叶楚的身后,那里有个身影一直在沉默看向他们。

    陆淮开口:“苏明哲来了。”

    叶楚很快反应过来,她的身体微微一偏,试图离陆淮稍微远一些。

    陆淮的手指扣着叶楚的腰,她略有动作,却反被他抱得更紧。

    她眯了下眼睛。

    陆淮的语气淡然:“叶楚,周围的人都在看我们。”

    听到这句话,叶楚的表情果然恢复了镇定。

    陆淮的嘴角浮起笑意。

    这句话对她来讲,向来很有效果。

    叶楚开了口:“这间俱乐部是贺家的。”

    她的声音很轻,仅容他们两人听到。

    叶楚想将江洵的事情告诉陆淮,她会用隐晦的字眼,旁人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

    陆淮已经察觉到了她的意图:“你想提到贺洵?”

    她正要点头,却没想到,陆淮又有了动作。

    “方才说的话仍旧作数,不能提到旁人的名字。”

    陆淮腰间的那只手没有动,他的另一只手轻轻合拢。

    他的手指触碰着叶楚的手指,分明是在抚摸着她的手。

    但动作很小,看上去仅仅只是握住。

    叶楚微微抬眉。

    她合起手指,她的指甲悄然落在他的手心,往里一按。

    带起了一点疼痛。

    舞池灯光落在他们两人身上,彼此对视。陆淮和叶楚都带着笑意,平静的面容之下,隐藏着波浪。

    音乐声起伏着,气氛暧昧极了。

    似要坠入一场梦境。

    ……

    阿越知道,大上海俱乐部在今晚开张,有很多名媛小姐都会去那里。

    阿越调查过,叶楚也在受邀名单上。

    为了接近叶楚,他做了伪装,稍微把自己的模样改变了一下。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阿越动身前往大上海俱乐部。

    阿越将自己打扮成一个送信人的样子。

    他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白色衬衣,外面套了件暗色的棉袍。

    过于宽大的衣服仿佛只是挂在阿越的身上,一点都不合身,显得空荡荡的。

    他还带着一顶帽子,帽檐压得极低,将眼睛遮了大半。

    阿越刚走到俱乐部后门,就被守卫拦了下来。

    “你是什么人?”

    守卫皱了皱眉,他看着面前那个面容稚嫩的孩子,心中疑惑。

    阿越抬起头来,神情焦急:“这里有贺先生的紧急信件。”

    阿越手中拿着一封信,他递到守卫面前。

    其实信封里面只装了一张白纸。

    阿越装得很像,而且他的年龄小,容易让人卸下心防。

    来这里之前,阿越就已经打听过了。

    他知道大上海俱乐部的老板是贺洵。

    守卫听了阿越的话,看向他手上的信封,上面的确有着贺先生的名字。

    守卫看了看阿越脸上的神色,决定还是先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具体情况。

    “你先等一下,我要先问别人。”

    守卫叫住阿越,转过头,拨通了电话。

    等到电话那头传来声音时,守卫扭头一看,发现跟前已经没有了人影。

    那个孩子也不知跑哪去了?

    守卫看向门内,根本就没有人进来。

    他愣住了,忘记开口说话。

    电话那头的人连连催促了几声,守卫才回过神来。

    “抱歉,我打错了电话。”

    守卫先是和电话那头的人道了个歉,然后挂了电话。

    刚才那小孩定是闲得发慌,故意开他玩笑。

    守卫暗骂了几句,继续盯着进出的人。

    而此时,守卫口中那个恶作剧的孩子,已经进到了俱乐部里面。

    阿越轻而易举地避开了守卫,来到了大厅。

    他将帽子摘下,夹在自己的手臂下,然后退到了大厅的一旁。

    他的身形隐在黑暗中,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阿越开始环顾整个大厅,找寻叶楚的身影。

    阿越的记性极好,他将叶楚的脸牢牢地记在了脑中。

    等到再次遇见叶楚的时候,他定能在第一时间认出来。

    阿越很快就找到了叶楚,他发现叶楚站在大厅的中央。

    正在和一个男人说着话。

    阿越趁机观察起那个男人,那人身材高大,模样俊朗。那男人低下头,注视着叶楚。

    叶楚的脸上带着盈盈笑意,同那人说着话。

    阿越能看出叶楚此时心情很好。

    这个男人同她这样亲密,不晓得是什么关系。

    阿越的目光停留在叶楚身上,他更关心的是,到底要怎样才能报答叶楚?

    阿越正苦恼着,他头一偏,恰好看到站在一旁的尚嫣。

    下一秒,阿越就皱起了眉。

    那女人有些不对劲。

    阿越从原先的位置离开,他故意绕了一圈,走到了尚嫣的附近。

    他站在不远处,一直盯着尚嫣看。

    阿越发现这个女人什么事都不做,只顾着看着叶楚。

    阿越还看到了她的表情,她的眼底露出了狠厉之色,目光凶狠,可怕极了。

    那个女人的敌意十分明显。

    她的拳头在身侧握紧,指甲嵌在手心都未曾察觉。

    阿越不知道那个人的身份,他有些奇怪,叶楚这般好心肠的人,怎么会得罪别人?

    阿越决定,待会在这个女人离开时,他就跟在这人的身后,看看她到底有什么阴谋。

    阿越明目张胆地观察着尚嫣,不过,此时尚嫣却根本不会发现。

    前几日,容沐离开了上海,但是却未曾和她提起。

    这段时间,尚嫣完全联系不到容沐,自然也不清楚他的近况。

    尚嫣猜测,是不是容沐认为她无用,已经放弃了她,不再让自己为他做事。

    尚嫣思绪纷乱,她受到邀请后,便来到了新开张的大上海俱乐部。

    没想到,她刚拿起一杯酒,就发现了叶楚的身影。

    尚嫣面色一沉,将手上的酒杯随意放置在一旁,立即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

    但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后,她步子一收。

    陆淮来了,他竟当着所有人的面,邀请叶楚跳舞。

    陆淮性子这般冷,却在众人面前做出这样的举动。

    尚嫣差点控制不住情绪,她紧咬着牙,努力让心情平复下来。

    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陆三少对叶楚的纵容。

    他将追求摆在了明面上,给了叶楚极大的面子。

    尚嫣气极,凭什么叶楚就能一直顺风顺水,得到想要的东西?

    而她却像一个弃子,被人丢在这里,不闻不问。

    尚嫣不想再继续待下去,如今多看一秒都只会给她添堵。

    她转身走出了大厅。

    尚嫣目光微沉,嘴角紧紧抿起,脚上的步子飞快。

    今晚,她需要好好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

    尚嫣准备去她的私宅一趟。

    阿越瞧见尚嫣离开,他迅速跟了上去。

    ……

    大上海的聚会结束了,众人纷纷往门口走。

    虽说此次聚会办得极好,但他们关注的另有其事。

    今夜的意外之喜,显然是陆家三少和叶二小姐的事情。

    这个冬夜寒冷至极,他们的热情却丝毫不减。

    这时,叶楚正站在大上海俱乐部的门口。

    有些人看见了她,便停在门口,想要知道情况。

    “叶二小姐,你同三少是什么关系?”

    “三少是不是在追求你?”

    “……”

    叶楚不答,她沉默地站在那里,身影清清冷冷。

    替她解答的人,是苏明哲。

    “他们只是朋友。”

    苏明哲站在叶楚身旁,护着她。流言纷纷扰扰,他不想令她卷入其中。

    这里人群拥挤,他的汽车停在不远处,他想带叶楚过去。

    半分钟后,有一辆黑色汽车停了下来。

    督军府的车子停在了大上海的门口。

    陆淮下了车,他的目光落在叶楚身上,径直走来。

    凛冽的冬风吹着,她安静站着,抬眼看向陆淮。

    陆淮俯下身来,他轻轻开口。

    “能送你回家吗?”

    叶楚点了点头。

    陆淮的嘴角似有笑意,他的面容再不像从前那样冰冷。

    众人的视线围绕着叶楚和陆淮。

    他们目光片刻不离,不想错过任何一幕。

    莫非三少真的在追求叶二小姐?

    所有人都看到,陆三少亲自为她开了车门。

    叶楚坐进了陆淮的车中。

    苏明哲正想拦下他们,却对上了陆淮的眼睛。

    他看见了陆淮的口型,无声地告诉他一句话。

    给我一个机会。

    一时之间,苏明哲的步子一停,竟没有再阻拦他。

    苏明哲很快就有了决策,他将自己的车子留在大上海附近。

    他坐进了陆淮的车里。

    最后,陆淮、叶楚和苏明哲三人一同回了叶公馆。

    这是苏明哲做的妥协。

    陆淮将他们送到后,没有逾矩行为,很快就离开了。

    叶楚同苏明哲道了一声晚安。

    回到了叶公馆后,天空忽然开始下雨了。

    叶楚进了房间,躺在床上,想了很多。

    她发怔地看着天花板。

    不知怎的,心绪也不能平静。

    过了许久,叶楚无法入睡。

    雨声极重,风雨被窗子关在了外面。

    恍惚间,叶楚隐约回到了他们初遇的那一个雨夜。

    ……

    夜幕黑沉沉的,大雨倾盆而下。

    雨点从空中砸下,猛地敲击着地面。

    一个少女在雨夜中奔跑,大雨已经浸湿了她的衣衫,她却恍若未觉。

    正是叶楚。

    叶家败落,为了护住叶楚,亲人接连身亡,她是莫清寒的目标。

    而就在半个小时前,她藏身的那间小公寓已被发现。

    叶楚回去的时候,察觉到了诡异人影,立即躲了起来。

    莫清寒派人围堵了那里,正等着她现身。

    叶楚很快就逃离了,她漫无目的地跑着,不知往何处走。

    不久前,她刚刚记起先前发生的那些过往,是一本书中的内容。

    按照小说的发展,这个故事已经接近了尾声。

    剩下要解决的只有两个人,他们都是莫清寒的敌人。

    一个是她,还有一个是陆三少。

    叶楚的步子一转,很快跑向了威尔逊路,那是督军府的必经之路。

    莫清寒权势虽大,现在却没有动督军府的人,那条路应该是安全的。

    彻骨的冰冷遍及全身,大雨继续落着,叶楚浑身烧得厉害。

    若是她想要为叶家报仇,只能依靠陆三少的帮助。

    陆三少的性子极冷,尽管希望渺茫,叶楚也必须要尝试。

    这是她唯一的出路。

    一辆黑色的汽车从雨中驶来,划开了雨幕。

    叶楚见过这辆车,那是督军府在车子,车中之人应该就是陆三少。

    她快步跑了过去。

    叶楚闭紧双眼,拦在了车前。

    周副官坐在驾驶座上,车子猛地停了下来。

    车身摇晃,陆淮抬眼看去,那里站着一个纤瘦的少女。

    她站在风雨之中,大雨浇灌,大风侵袭。她的脸上却毫无惧色。

    陆淮的声线极冷:“你去看看。”

    周副官下了车,走向叶楚:“你在这里做什么?”

    叶楚忽的睁开了眼睛,她的目光坚定。

    周副官不由得一愣。

    方才拦车一事,叶楚是迫不得已。只有这么做,她才能同陆三少讲上话。

    哪怕一句话也好。

    睁开眼的时候,叶楚还在颤抖。

    很快,她恢复了平静,言语极为笃定:“我有事情,要找三少。”

    “我是叶钧钊的二女儿,叶楚。”

    富商叶家破产一事,闹得纷纷扬扬。叶家的财产已被莫清寒接手,这件事,陆三少不可能不知道。

    周副官眉头一皱,竟没有拦她。

    叶楚有了几秒的机会,她立即往那辆车子跑去。

    车门紧闭着,车窗露出一道极窄的缝隙。

    陆淮穿着一身军装,他的侧脸冷峭,五官冷峻,他并不看她。

    叶楚提高了声线,对着车窗里的人讲了一句。

    “莫清寒是陆督军的私生子。”

    陆淮面色不显,却偏了一下头。

    他的视线扫了过来,淡淡瞥了她一眼。

    他们四目相接,目光接触。

    今夜的这场大雨,依旧没有停歇之势。

    两人对视。

    他瞧见了那双清亮至极的眼睛。

    他坐在车里,未沾雨水,她站在雨中,狼狈不堪。

    下一秒,他伸手打开了车门。

    车门刚开,叶楚心下一松,但她忽觉天旋地转,身子不受控制。

    她一头栽倒下来。

    倒在了陆淮身边。

    陆淮怔了一秒,扭头看向叶楚。

    乌黑的头发,紧紧贴着泛红的脸颊。即便是昏迷,她的嘴唇却抿成直线,蹙着眉。

    淋了那样大的雨,叶楚已经发了高烧。

    长时间的焦虑和紧张令她的身体愈发虚弱。

    她隐约唤了一声:“母亲……”

    声音细小,轻柔极了,却仿佛是压抑长久才从喉咙中吐出来的字眼。

    同方才拦车那时的勇敢不一样,此时的她脆弱得很。

    周副官:“要将她放在后面车中吗?”

    陆淮的视线缓缓下移,落在她身上。

    她的身体已然被雨水浸湿,看上去愈加瘦弱。

    他开了口。

    “不必了。”

    “我会带她回去。”

    寂静深夜,他的声线低沉万分。

    叶楚躺在陆淮身边,仍在昏迷。他微微低头,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陆淮解开了扣子,很快,一件军服盖在了她的身上。

    风雨交加的夜晚,汽车缓缓驶入了督军府。

    那是陆淮和叶楚的初遇。

    ……

    叶楚忽的从梦中醒来,她的心脏猛烈地跳动着。

    沉痛感袭了上来,她不由得握紧了手。

    那个雨夜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清晰如昨。

    与此同时,陆淮也睁开了眼睛。

    他方才竟做了一个梦,似乎梦到了一个人。

    陆淮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但他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女子。

    她身形纤弱,皮肤苍白,被大雨淋湿。

    陆淮记得梦中的场景,但他记不起她的脸。

    一道闪电猛地掠过,似要将夜空劈裂。

    陆淮偏头看向窗外,梦里也是这样的雨夜。

    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他眯起了眼睛。

    仿佛有什么事情,记不起来似的。

    大雨未休,陆淮思及此,头忽的疼了起来。

    这一个夜晚,雷雨交加,寒风凛冽,没有停歇。

    作者有话要说:  两条线并行,陆淮的追求和他恢复记忆。在追求过程中,解锁亲密举动或特殊场景,会解锁新的记忆~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晋江最近抽了,app章节目录不能显示,大家看最新章,可以点最新更新~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70章 第17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