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7章 第17章

    重头戏终于来了。

    今晚是严曼曼的生日宴会,托叶嘉柔的福,叶楚对严曼曼上辈子穿的礼服记得很牢。

    因为叶嘉柔的陷害,叶楚和严曼曼在宴会上穿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衣服。但这回,该轮到叶嘉柔了。

    叶楚坐在梳妆台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胸前的长发,她等不及要参加今晚的宴会了。

    一切准备就绪后,叶楚便出了门。

    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里,叶嘉柔正对着镜子细细描绘自己的妆容,她看着镜中穿着红色洋装的自己,满意地笑了。

    在临近出门的那几天里,叶嘉柔被她的母亲蒋碧珍耳提面命过,参加聚会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机会。

    勾搭上一个有权有势的公子哥。

    叶楚的外祖父是个富商,而叶嘉柔的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百姓,若是她想要处处压叶楚一头,就得从现在开始谋划。

    叶楚是天子娇女,自然不需要担心婚事,但是叶嘉柔就不一样了,她要想嫁得比叶楚好,还得靠自己。

    叶嘉柔回想起母亲对她说的那些话,她忍不住叹息,叶楚根本没有比她优秀多少。

    难道就因为自己的母亲是姨娘,而叶楚的外祖家却能为她撑腰,自己就要时刻低她一等吗?

    叶嘉柔真的不甘心。

    叶嘉柔眨了眨眼,将眼中的泪意逼回去,她暗自下定决心,只要她更加努力,就一定不会被叶楚牵制着走,叶楚对她的同情和施舍她受够了。

    叶楚和叶嘉柔同时出门。巧的是,她们在楼梯上碰了面。

    叶楚看着叶嘉柔身上的红色洋装,笑了。

    事情一直在往她希望的方向发展。

    叶嘉柔看着叶楚身上的素白旗袍,也笑了。

    严曼曼今晚穿的就是素白刺绣印花旗袍,上次自己在服装店里费尽口舌,终于让叶楚买下这件旗袍。

    那么在今晚的宴会上,叶楚就能惹怒严曼曼,她也尝尝被人针对是什么感觉。

    两人的心思千回百转。

    “姐姐,这身旗袍真适合你,衣服美,人更美。”叶嘉柔先出声,眼睛亮亮地看着叶楚,似乎真的在夸赞叶楚。

    “这件事不用你说,我也清楚。”叶楚顿了顿,上下扫视了一下叶嘉柔,说出的话处处为她着想。

    “之前我就说过你平时穿的衣服太寡淡,可是今儿穿上这么件艳丽的衣服,怎么感觉还是差不多,算了,下次我再找找有没有适合你的吧。”

    叶楚一副为她好的样子,说完后摇着头走开,叶嘉柔的笑容却僵在了脸上。

    夜色深沉,照理应该是看不大清路了,但是那通往宴会的长廊上,竟是灯火通明,像白日一样。

    叶楚和叶嘉柔前后脚走进大厅。

    在场小姐都将视线放在了叶嘉柔身上,叶嘉柔有些窃喜,但是完全没有表露出来,她睁着大大的眼睛,害羞地向大家点头。

    之前陈息远经常和她说,她的眼睛最漂亮,水汪汪的,惹人怜惜。

    叶楚正在往里走,就听到了身边那些贵小姐的议论。

    “昨儿叶家三小姐才惹怒严曼曼,现下又要作什么妖?叶家二小姐也不管着点。”

    “可不是吗,明明知道严曼曼为人狭隘,还穿一样的深红洋装,是该说她蠢呢,还是心大。”

    “这叶家二小姐和三小姐虽说是同根,但是中间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若是我,也懒得揽这些麻烦。”

    “看来今晚又能看出好戏了。”

    这些名媛小姐咯咯地笑了,看到叶楚后,又特地压低了声音,将话头转到其他地方去。

    叶楚环视了一周,看到点心区的付恬恬,抬脚走了过去。

    点心区的点心甜咸皆有,各具特色,一看就知道花了不少心血。

    “恬恬,你今早不是刚说肚子不舒服,现在吃这么多,行吗?”叶楚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付恬恬刚将自己盘子里的东西解决完,她一看见叶楚,就立即放下盘子,抹了抹嘴。

    “我才刚开始吃,阿楚可别生气。”付恬恬差点没噎住。

    叶楚知道付恬恬因为吃得太多,而不舒服,于是给她定下个要求,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绝对不能暴饮暴食。

    “恬恬乖,等你身体好了,我就带你去吃好吃的。”叶楚拍拍付恬恬的脑袋。

    明明付恬恬比叶楚高了半个头,但是一到叶楚面前,气势就低了不少,就像叶楚的妹妹一样。

    叶楚一边盯着付恬恬,一边拿起一块茶糕,端起盘子慢慢吃着。

    以叶楚为中心,旁边围上了一圈名媛小姐。她们和叶楚的关系不错,叽叽喳喳地和叶楚攀谈起来。

    “你那妹妹是不是穿错衣服了,要不去提个醒?”叶楚人缘好,大家都愿意做个顺水人情。

    开口的人是尹时言。她是军政部总务厅厅长的女儿,长得乖巧,脾气又好。

    尹时言笑眯眯地告诉叶楚:“听说严曼曼穿得也是红色,虽说没什么好避讳的,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严曼曼的家世不俗,但是也不能成为大家忌惮她的理由。她那刁蛮钻牛角尖的性子,让每个人都想退避三舍。

    不是因为害怕,纯粹是不想惹得一身骚。

    而这件事本来就是叶楚一手促成的,她又怎么会亲手破坏呢?

    叶楚看了叶嘉柔一眼,收回脸上的讥讽之色,装作一副无奈的样子。

    “不是我没提醒过,可是我想做这恶人,却有人不领情。”叶楚叹了口气,“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总喜欢和我反着来?”

    听完叶楚的话,那些小姐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她们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纷纷安慰叶楚。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都懂。”尹时言虽是父亲最宠爱的小女儿,她家里也有几个不省心的姨太太。

    在场小姐的家中几乎都有姨太太生的孩子,虽说不是水火不容,但是关系总归不会太好。

    叶楚这么为姨太太生的女儿着想,叶嘉柔却不领情,她们忍不住对叶嘉柔的观感又差上了几分。

    叶楚在这边不遗余力地抹黑叶嘉柔,叶嘉柔却开始察觉到不对。

    根据叶嘉柔侍女汇报的消息,严曼曼今晚穿的礼服是一件素白色刺绣印花旗袍。为了不和严曼曼撞衫,她特地避开所有白色衣服。

    但是宴会厅里有不少穿着素白旗袍的人,难道除了她,其他人都没有打听过严曼曼今晚的礼服吗?

    用脚趾头想想,叶嘉柔也知道不可能。

    叶嘉柔已经没有之前的镇定,她环顾四周,看了一遍又一遍,她竟然找不出一个穿着红色洋装的人。

    细密的薄汗覆上叶嘉柔的额头,她不停地告诉自己,事情一定不会是她想得那样。

    下一秒,叶嘉柔就得到了答案。

    严曼曼从门口走了进来,穿着一件精致的红色洋装,款式竟然和叶嘉柔的颇为相似。

    宴会厅中没有一个和她穿相同衣服的人,严曼曼满意地点头,这件枣红色的洋装是她特地从英国买的。

    染色、布料以及款式都是一流,在上海滩可以说是独一件。

    当严曼曼的眼角扫到宴会角落那一片红色时,眼眸一紧,然后毫不掩饰地向叶嘉柔表达了自己的怒火。

    叶嘉柔似乎怕极了,严曼曼的性子大家再清楚不过了,明里暗里的折磨够她吃一壶的。

    现在叶嘉柔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肯定是叶楚故意陷害自己。

    严曼曼看着叶嘉柔身上的洋装,气得手直发抖。现在她不好对叶嘉柔做些什么,之后叶嘉柔可有得好受了。

    对身侧的一个侍女招了招手,严曼曼在侍女耳边吩咐了一些事情。

    叶楚一直在注意严曼曼那边的动静,她知道严曼曼肯定是要做些什么。

    “啊!”

    果然,宴会的角落里响起了一声尖叫。

    一个侍女对着叶嘉柔不住地道歉,因为她不小心将菜汤倒在了叶嘉柔的衣服上。

    此时的叶嘉柔狼狈极了,她还没在宴会上待上多久,就碰到了这么狼狈的事。

    叶嘉柔怯生生地站在哪儿,眼睛里满满都是控诉和委屈。

    经此一遭,叶嘉柔也没法在宴会上待下去了。她只能回房间换套新的衣服。叶嘉柔一边拍着衣服上的脏东西,一边抹着眼泪,真是哭得我见犹怜。

    拐过一条走廊,叶嘉柔看到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站在荷花池边,她细细辨认,居然是财政司长的儿子杨怀礼。

    随后叶嘉柔微微垂头想了片刻,咬了咬嘴唇,脚步一拐,往着荷花池去了。

    在这厢发生的事,叶楚都一清二楚。《红粉佳人》中的男二正是杨怀礼,在这次宴会上,叶嘉柔认识了颇有背景的杨怀礼。

    在男主出现之前,杨怀礼一直为叶嘉柔保驾护航。陈息远是个不中用的,遇到杨怀礼后,他差不多就是一颗弃子了。

    而杨怀礼是严曼曼喜欢的人。叶嘉柔准备攀上杨怀礼,这件事要是被严曼曼发现了,那该会多有趣呢。

    既然叶嘉柔自己要作死,那就顺便送严曼曼一个人情好了。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7章 第1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