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第17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71章 第171章

    夜色四合, 冬日的寒风迎面而来, 吹在脸上,仿佛刀割一般。

    今晚气温极低, 呼吸之间,尽是白气。

    不过,阿越却恍若未觉,他看到那女子离开俱乐部后, 就立即跟在她的身后。

    那人的神色有异, 不知在预谋些什么。

    阿越将手中的帽子戴了回去, 他又成了一副送信人的样子。

    这次,他正大光明地从前门离开。

    为了生存, 阿越很小就开始偷东西了, 他的动作很轻,一般人不会发现。

    尚嫣受过专门的训练,若是有人跟在她的身后,她定会发觉。

    如今阿越年纪尚小, 他还不是日后那个名气极大的神偷。

    只能说阿越很幸运,因为尚嫣此时已经方寸大乱。

    她根本没有精力去注意到身后的阿越。

    接二连三的打击, 以及漫无目的的猜测,都让她失了阵脚。

    莫清寒发现陆淮起疑后,开始寻找原因。

    他认为, 是因为他派人保护尚嫣,而那些人的行踪暴露,让陆淮有了想法。

    莫清寒在离开上海后, 除了一些留在尚公馆的守卫,他撤走了跟在尚嫣身边的其他人。

    尚嫣当然察觉到了这一点,她心中的不安才越来越深。

    阿越跟着尚嫣来到了她的私宅。

    尚嫣进去后,阿越先察看了一些周围的地形,找出防备薄弱,能够隐藏身形的地方,然后才进入宅子。

    阿越极为小心,他借助遮蔽物,将自己隐在不易察觉的黑暗处。

    清冷的月光落下,院子里白惨惨的一片,愈发瘆人。

    阿越的视线落到院子中,就立即皱起了眉,脸上露出厌恶之色。

    方才他一路跟着那个女人过来,没想到会看到眼前这样的情形。

    院子中央立着一根支架,有个男人被绑在架子上。

    男人身上的衣服已经破败不堪,上面尽是斑驳血迹。

    他的眼睛上蒙着一条黑布,眼前一片漆黑,完全不清楚外面发生些什么。

    而那个女人站在几米开外,手上正把玩着一把枪。

    旁人有人递上一块白布,女人接过,小心地擦拭着手中的枪。

    她表情镇定至极,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眼底泛着幽冷之色。

    她的心情似乎不错,和方才在宴会上判若两人。

    原本阴沉的脸,已经缓和了下来。

    下一秒,她慢悠悠地举起了枪,对准了那个绑在架子上的男人。

    她左右晃动着枪,一会指向男人的脑袋,一会又对上那人的心口。

    她好像在苦恼,到底应该先朝哪个部位开枪。

    男人虽然蒙着眼,但却察觉到了不对。

    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全身上下都剧烈地颤抖着。

    尽管受了这么久的折磨,但他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仍旧会感到惧怕。

    她看到那个男人的惨状,却丝毫不为所动。

    枪上装了消.音器,无论她想往何处开枪,都不会被人听见。

    阿越猜到了接下来的事情,他不由得偏开头,不忍再看下去。

    此时,尚嫣兴奋异常,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她的鼻间。

    若是普通人闻到这样的味道,定会不舒服。

    但是尚嫣却最喜欢这种暴戾的感觉,那些人求饶时,就像是蝼蚁,任由她踩捏。

    尚嫣把烦闷情绪抛掷脑后,她不想再掩饰自己的本性了。

    现在上海滩人多眼杂,若是陆续有人失踪,一定会有人起疑心。

    所以,她只折磨同一个人。

    现在仅仅少了他一人,这件事很快就会被遗忘。

    没回上海前,无论她折磨多少人,甚至将他们折磨致死,也会有莫清寒替她掩盖。

    现在莫清寒警告过她,让她不准再这么继续行事,那么后续事情也只能由她自己处理。

    因此,尚嫣可不能让这个男人轻易死掉,她还要同他好好玩玩。

    尚嫣先将枪对准了那人的头顶,她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子弹破风而来,划破冰冷的夜色,准确无误地射向那人的头顶。

    枪上有消.音器,枪声未响,消散在静寂的夜风中。

    子弹擦过那人的头顶,那人却毫发未损。

    虽说那人没听到枪声,但是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已经让他猜到了。

    男人动了动嘴巴,嘴唇因为长时间的缺水,而干裂起皮。

    他似乎想说话,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此时的他,早已放弃了挣扎。

    尚嫣又立即朝着那人的手臂开枪,她故意将枪口偏了偏,子弹擦破了那人的手臂,鲜血瞬间流出。

    尚嫣继续开枪,她一面给那人希望,一面又带给他濒临死亡的恐惧。

    阿越虽然转开了头,但是尚嫣的笑声依旧落进他的耳中。

    尚嫣的笑声不重,却又异常清晰。

    森森阴冷铺天盖地地压下,像是有一条滑腻冰冷的蛇,缠住他的脖子,蛇信子时不时擦过他的脸。

    阿越晓得这人有古怪,但不知道居然她这么心狠手辣。

    等到外头的声音歇了,阿越才看向院中。

    那个男人已经被带下去了,尚嫣准备离开。

    阿越一直紧盯尚嫣,他找准时机后,跟了上去。

    尚嫣脸上的郁色退去,嘴角勾起,带着明显的笑意。

    尚嫣很快来到了书房,她让其他人退下后,才走进房间。

    这座宅子位置隐蔽,尚嫣并没有在这里安插太多的人。

    况且尚嫣的人都是莫清寒的,她并不能随心所欲。

    不过,这恰好给阿越提供了方便,他避开了守卫,靠在书房的窗边。

    阿越一面注意着附近的动静,一面侧耳听着房内的动静。

    他现在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形,只能靠听到的声音来判断。

    尚嫣将书房的门落了锁,才走到了桌旁。

    啪的一声,尚嫣打开了桌上的一盏小灯。

    灯光柔和,细细密密地洒在桌上。

    尚嫣走到桌子旁坐下,椅子轻轻滑过地面,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尚嫣拿出钥匙,将左侧的抽屉打开。

    咔嚓声骤然响起,随后抽屉被拉出,伴随着沉闷的声响。

    尚嫣拿出里面的铁盒,盖子上没有丝毫标记。

    下一秒,她将盖子打开。

    盒中放着一沓照片,最上面的那张照片,竟然是方才那个被折磨的男人。

    照片中的他面带笑意,和现在尝尽痛苦的模样大不相同。

    尚嫣展颜一笑,她伸出手将盒子中的照片取出。

    一沓照片被她握在手心,她一张张地将其抽出,看完之后,放置在一旁的桌上。

    尚嫣好似在欣赏,她神情悠然,满意地看着每一张照片。

    除了之前的男人,照片上其他的人都已经被尚嫣折磨死了。

    尚嫣有一个特殊的癖好,在折磨人之前,她会先拍那些人的照片。

    等到他们被自己弄死之后,她会在照片背后,写上具体的死亡日期。

    她喜欢看着一个好端端的人,一步步变成后来的样子。

    这些照片都是尚嫣最得意的收藏品。

    尚嫣看完照片后,心满意足地将其放回了盒子。

    尚嫣锁好了抽屉,检查了几遍,这才离开了书房。

    灯灭了,映在窗户上的光也瞬间消失。

    阿越确认尚嫣离开后,才走进了书房。

    书房虽然已经上了锁,但是这并不会拦住阿越。

    阿越拿出一根铁丝,随意将其折了几下,然后插入了钥匙孔中。

    他的手轻轻一转,门锁就开了。

    阿越推开门,走了进去,随手关上了房门。

    房内寂静,月光穿过夜色,透进窗子。

    此时月光暗淡惨白,就算有光线,也看不分明。

    尚嫣发出的动静全被阿越听到了,他站在门口,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回想起方才听到的声音。

    阿越听到开关的声音,他上前一步,指尖划过桌角。

    他的手边放置着一盏台灯。

    阿越继续想着,那时好像有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

    他走到桌旁,拉开椅子坐下。

    阿越伸手拉了拉两侧的抽屉,只有一个抽屉上了锁。

    阿越打开这个抽屉,发现里面放着一个铁盒。

    他立即查看里面的东西,竟只是一叠照片。

    阿越将照片拿到窗边,他勉强辨认出照片上的人。

    其中一个是刚才看到的男人。

    阿越把照片带在身上,将铁盒放回,重新给抽屉上了锁。

    一切都恢复原样。

    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阿越得到自己的想要的东西后,立即离开了宅子。

    第二天,阿越早早地来在了叶公馆的门口。

    阿越并没有和往常一样,一直守在叶公馆外面,等着叶楚出来。

    昨晚他想了一整夜,越想越觉得不对。

    那个女人这么古怪,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对叶楚出手?

    他还是要将此事尽快告知叶楚,省得她毫无防备。

    阿越上前几步,靠近叶公馆的大门。

    阿越果然被拦了下来。

    守卫问道:“你要找谁?来这儿做些什么?”

    守卫不会放陌生的人进入叶公馆,查问每一个可疑的人,是他的职责。

    阿越回答:“我找叶二小姐,你能通报一声吗?”

    守卫皱了皱眉,他可不觉得叶二小姐会认识这个少年。

    守卫拒绝了,虽说这人只是个孩子,但是他也不能随意放人进来。

    阿越失望极了,但是他仍旧和守卫沟通着,他们僵持在门口。

    白瑛刚巧从外面回来,这一幕落进她的眼中。

    她一边往里走,一边留意着两人的对话。

    听到叶楚的名字时,白瑛对此事上了心。

    白瑛进了叶楚的房间,将方才的事情同她说。

    当叶楚听到那个孩子的样貌时,怔了怔。

    她的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那人会不会是阿越?

    叶楚不清楚阿越为何会找上门,但她这次必须要见他一面。

    叶楚加快了脚步,往叶公馆门口走去。

    还未到大门时,叶楚听到了一些声音。

    叶楚快走几步,看到了阿越的身影。

    阿越目光一扫,瞧见一旁的叶楚,他的眼睛立即亮上了几分。

    叶楚走到他的面前,朝他笑了。

    叶楚说:“你是那日昏倒在剧院门口的人?”

    从阿越的角度看,叶楚并不会知道他的名字。

    阿越连连点头,没想到叶楚会记得他。

    叶楚又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阿越脸上露出犹豫之色,他不想在这里拿出手中的证据。

    叶楚猜到阿越的想法,她提出建议:“我们一同去附近的茶馆喝个茶罢?”

    茶馆离叶公馆不远,走上一段路到了。

    阿越自然应允了下来。

    进了茶馆的包厢后,阿越才松了口气。

    “昨晚,我去了大上海俱乐部。”

    阿越决定将所有事全盘托出,包括他跟踪叶楚一事。

    叶楚一愣,她不清楚阿越为何要这样做。

    阿越接着说:“我知道那日救我的人是你,想来报恩,昨晚才跟了过去。”

    叶楚有些好奇:“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阿越的脸不由得一热,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链,放在叶楚面前。

    阿越说:“对不起,我在昏迷的时候,偷走了你手上的链子。”

    叶楚晓得他偷了自己的手链,当时却并未放在心上。

    原来,他竟是想要报恩。

    阿越坐立不安,没想到,叶楚没有怪他。

    叶楚摇头:“无事,你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吗?”

    阿越点了点头,将昨晚偷到的照片递给叶楚。

    叶楚顿了顿,接过照片。

    她一张张翻看过去,上面的人她都不认识,全是陌生面容。

    阿越立即解释:“昨晚俱乐部里,一个人看上去对你很有敌意。”

    叶楚忽的想到了那个人。

    阿越的声音继续响起:“我跟踪她去了一个宅子,她在那里折磨别人,这些都是那些将死和已死之人的照片。”

    果然是尚嫣,叶楚心想。

    她晓得阿越定是看到了尚嫣折磨人的场面。

    尚嫣这人警惕性高,按理说,应该会发现阿越在跟踪她,这次却没有注意到。

    叶楚担心阿越的安全:“我知道那人是谁,她极为危险,你以后千万不要以身犯险。”

    在叶楚的眼中,阿越只是个孩子,不需要做这些事情。

    虽说阿越会成为一个身手极好的神偷,但他现在根本就应对不了那些危险。

    没被发现可能是侥幸,下次,他就不一定会这么幸运了。

    叶楚又补上一句:“你听清楚了吗?”

    阿越怔了几秒,随即露出个笑容:“好。”

    他丝毫没有生气,眼底尽是笑意,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他。

    ……

    阿越走后,叶楚思索一番,此事这般重要,必须要同陆淮讲。

    回叶公馆后,叶楚给督军府打了一个电话。

    没过多久,陆淮就接起了电话。

    叶楚:“我是叶楚。”

    叶楚将先前救过阿越一事告诉了陆淮。

    阿越日后虽是一个鼎鼎有名的神偷,但现在不过是十二三岁的少年。

    上一世,阿越被莫清寒害死,所以今生,叶楚才会极力从莫清寒手中救下他。

    叶楚蹙眉:“阿越跟踪尚嫣,竟被他找到了证据。”

    阿越行踪隐秘,无论是哪个地方,他都如入无人之境。

    陆淮问:“你准备怎么做?”

    叶楚不假思索:“是时候解决尚嫣了。”

    莫清寒去汉阳后,没有再管尚嫣。尚嫣此人,前世替他做了许多坏事。

    她残忍暴戾,他们两人不能留她。

    这同陆淮的想法不谋而合,尚嫣这样猖狂,无非是借着尚家的势力。只要让尚家的人看清她,就已经成功了大半。

    但是,叶楚晓得尚家极宠尚嫣。若是他们知道尚嫣以虐待人为乐后,却一定要压下此事呢?

    陆淮没有顾虑,他倒是清楚另一个消息。

    “尚副总理是尚家远亲,他的儿子尚思道近日要来上海。”

    尚家也许会保下尚嫣,但尚思道绝对不会视之不理。尚家仰仗副总理的权势,只能听尚思道的话。

    陆淮:“这几日,我会去见尚思道一面。”

    叶楚点头:“好。”

    她随口提起:“你好好忙,不必太过劳累了。”

    即便他们谈的是正事,挂电话之前,陆淮仍是留了一句话。

    陆淮的声线淡淡,言语中却带着关心。

    他说:“放心,我会抽空来见你。”

    叶楚怔了几秒。

    这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外面是苏兰的声音。

    叶楚只能对着电话那头讲:“我母亲过来了。”

    陆淮笑了一声:“代我向伯母问好。”

    陆淮的语气淡然,并不想在苏兰面前遮掩。作为叶楚的母亲,他喜欢她女儿这件事,她总要知道的。

    电话刚搁下的时候,苏兰走了进来。

    苏兰随口一问:“在和谁打电话?”

    叶楚迟疑几秒,告诉她真相:“三少。”

    苏兰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她早就已经想过,不会去管叶楚的私人感情。

    至于叶楚和陆淮交往从密……苏兰觉得无事,但是切莫太过张扬。

    叶楚是一个女孩子,苏兰不想看她被卷入流言蜚语,她只希望陆淮能够保护好叶楚。

    苏兰拿了报纸来给叶楚看。

    上面有一篇报道,是关于昨夜大上海俱乐部的事情。

    叶楚微微一怔,这件事竟还登报了?

    她细细一想,前世结婚时,这样的新闻也是铺天盖地。

    当时,陆三少身边凭空冒出一个女子,上海滩的杂志报社都在跟进他们的发展。

    叶楚低头看向报纸,准备看看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

    标题极为醒目,陆三少疑似在追求叶二小姐。

    她再往下看去,那篇文章的笔触着实夸张。

    昨晚,大上海俱乐部,陆三少和叶二小姐跳舞,结束后一同回家。

    两人举止亲密,苏家和叶家已经得知此事。

    据知情人讲,两人进展神速,好事将近云云。

    叶楚面无表情地收起了报纸。

    连她自己都不晓得,他们好事将近了。

    她倒是忘了这一茬,他们的举动将会被上海的报纸杂志紧盯着。

    看来,无论如何都是低调不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查过民国杂志,才写的这篇报道,当时杂志上的八卦,笔触也很夸张。有篇讲电影明星同居的报道,刊登在杂志《玲珑》上,大家可以查查看。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71章 第17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