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第17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72章 第172章

    尚思道是副总理的儿子, 现在是高级参谋。

    他从北平到了上海, 陆淮亲自去火车站接他。

    尚思道的身份重要,若是出了什么事, 后果不堪设想。陆淮必须保证他的安全。

    陆淮:“尚参谋,好久不见。”

    尚思道:“去年在北平见过面后,这是今年头一回。”

    两人曾在北平见过,此次相谈甚欢。

    陆淮的话中暗藏深意:“尚参谋这次来上海, 可以多留几天, 不必急着离开。”

    他正好能够知晓尚嫣做的事情, 绝对会妥善处理好。

    尚思道笑了:“少帅客气了,我也正有此意。”

    这时, 一个人上前在他耳旁小声道:“尚公馆的车子来了。”

    尚思道面色微微一变, 看向陆淮。

    陆淮已经提过,给他在华懋饭店定了一个房间。

    虽说尚思道是尚家远亲,但他到了上海,也没有不见尚家一面的道理。

    没想到, 尚家的人竟直接来了火车站。

    陆淮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不如我派人送尚参谋去尚公馆?”

    尚参谋脸色放松:“多谢三少。”

    尚参谋坐进了车中,陆淮扫了一眼尚公馆的人, 他的脸上虽有着笑容,但笑意却冰冷极了。

    尚家人一心要讨好尚参谋,生怕他不在尚公馆住, 立即派人赶了过来。

    他们贪婪至极,恰巧自己跳进了陷阱中。

    若是尚思道住进了尚公馆,尚家那些腌渍的事情就毫无隐藏之处。

    汽车渐渐开了, 沉默地消失在了路的尽头,也朝着尚家那个黑暗的秘密而去。

    ……

    尚家人给尚参谋备好了房间。

    尚参谋用过午餐后,休息片刻。

    下午时分,尚先生正在书房处理公务,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一个下人走了进来,开口:“老爷,有人给尚公馆寄了一封信。”

    然后,他把信放在了桌上。尚先生接过信,让下人退下。

    尚先生低头把信拆了。

    里面是一张纸,还有几张照片。

    尚先生拿起纸,认真看了起来。越看下去,他的眉头皱得越紧。

    信上写着,尚嫣性情残忍,多次虐待别人……

    他放下信,又拿起了桌上的照片。

    黑色的桌上,零零散散地放着几张照片。

    上面是被虐待的人的样貌,以及日期。

    看上去如此真实。

    尚先生心里极为吃惊,他从不知晓,尚嫣会是这样的人。

    尚先生冷着脸,唤了一声:“叫太太过来。”

    此事事关重大,他要同尚太太商量。

    尚太太走进书房,问:“老爷,什么事?”

    尚先生把信递给尚太太,冷声道:“你自己看。”

    尚太太面露疑惑,她接过信,低头看了起来。

    她眼里尽是难以置信,拿着信的手微微颤抖。

    尽管信和照片已经摆在她面前了,但她还是认为,尚嫣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尚太太立即开口:“老爷,肯定是有人陷害嫣儿。”

    尚嫣离家多年,尚太太对她自然有疼惜之意。

    而尚先生不同,尚嫣是什么样的人,他并不关心,他眼里只有尚家的利益。

    尚先生冷笑一声:“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尚参谋看见这封信。”

    闻言,尚太太猛地一惊。

    尚思道现在正在尚家做客,若是他知道了这件事,后果不堪设想。

    尚太太慌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尚先生一字一句:“瞒下这件事,决不能泄露半点风声。”

    否则,整个尚家都会被尚嫣连累。

    信在他们手上,只要他们闭口不谈,尚参谋不会知道。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门被打开。

    一个人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两人抬眼看去。

    进来的人正是尚思道,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封信。

    尚先生和尚太太心里一凉。

    完了。

    莫非事情败露了?

    尚思道快步上前,把信摔到桌上,冷声道:“你们教的好女儿!”

    方才他的桌上摆着一封信,他看见内容后,怒火上涌,立即过来质问尚先生。

    尚先生低头看去,赫然是方才他看见的信。

    心里凉意森森。

    尚先生气极,寄信的人摆明了是要把这件事宣扬出去,到底是谁的手笔?

    事到如今,尚先生知道,他如果继续隐瞒,只会适得其反。

    尚先生硬着头皮说:“尚参谋,这件事是个误会。”

    尚思道冷笑了一声:“误会?信上写得清清楚楚,尚嫣多次虐待别人,而且如今那人还被囚禁在她的宅子里。”

    尚先生低头,不说话。

    尚嫣离家多年,其实他根本不了解这个女儿。尚嫣到底会不会做这种事情,尚先生心里没有一点底气。

    尚先生小心翼翼地提了一句:“尚参谋,会不会是有人盯上了尚家?”

    尚先生认为,尚家势大,旁人嫉妒尚家,做出这种事并不稀奇。

    树大招风的道理,尚思道自然清楚。

    但是,当务之急是,尽快解决这件事。

    尚思道拿着信,目光落在最后一行,眉头紧皱。

    寄信的人说,如果尚家处理此事的态度没有让他满意,他就会揭露这件事。

    届时,上海滩的人都会知道,尚家大女儿以虐待人为乐,妄顾旁人性命。

    尚思道晓得,如果不妥善处理这件事,尚家的名声就会一落千丈。

    这将成为尚家的耻辱,而他也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无论这人的目的是什么,他这样做,是对尚家的一个警告。

    信上有尚嫣宅子的地址,尚思道冷笑:“这件事到底是不是尚嫣做的,去她的宅子看看就知道了。”

    尚思道和尚嫣夫妻准备出发,前往尚嫣的宅子,他们只带了自己的亲信。

    因为此事若是真的,必将成为尚家的丑闻。

    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车子平稳地行驶着,几人心思沉沉,一路无话。

    过了一段时间,车子停了下来,他们下了车。

    往四周看去,这里极为僻静,几乎没什么人。

    一路走去,声响轻微。

    宅子到了,尚思道推开门。

    里面寂静得厉害,仿佛并没有如信中所说的,有人被囚禁在这里。

    宅子里的守卫已经被陆淮的手下制服,所以,尚思道几人一路走来,并未被人发现。

    尚思道他们继续走着,来到院子里,他们抬眼望去。

    尚思道眼眸一紧。

    里面的情形清清楚楚,而且触目惊心。

    一个男人被绑在那里,身上是斑斑血迹,看上去极为虚弱。

    与照片上某一个人的脸完全相符。

    尚思道的手微微攥紧。

    信上所讲的事情,全是真的。

    尚嫣父母也看见了,他们心里慌乱极了。尚嫣竟真做了这样的事。

    院子里的气氛似凝滞了一样,安静得厉害,令人窒息。

    那个男人听到脚步声,以为是尚嫣又来折磨他了。他害怕极了,身体有些瑟缩。

    半晌没有动静,他抬起头,发觉并不是尚嫣,心里一喜。

    他的声音极轻:“救……”

    尚思道刚要问他尚嫣的事,这时,门口传来车子的声音。

    尚思道晓得是尚嫣回来了,他立即转身,同尚嫣父母往角落走去。

    他们的身形隐在了角落里,不会被人察觉。但是,又恰好可以看清里头的情形。

    眼见为实,尚思道准备先看看情况。

    过了几分钟,尚嫣走了进来。

    这里是尚嫣的宅子,尚嫣又正在气头上,警惕性比平日差了许多。

    她径直走来,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尚嫣的目光落在那男人身上,她眼睛一眯。

    下一秒,尚嫣拿起鞭子,便往那男人身上抽去,嘴上说着:“下贱的东西……”

    尚嫣脸上尽是狠毒之色,这一幕全被尚思道几人看在了眼里。

    尚思道怒极,尚嫣虐待别人,证据确凿,容不得他不相信。

    尚思道走了出来,怒声道:“尚嫣,住手!”

    尚嫣一惊,停下了动作,她转身看去。

    身后站着尚思道和她的父母。

    尚嫣又惊又气,她的宅子极为隐秘,他们为何会发现这里?

    难道有人设了一个局,故意引他们来此?

    尚嫣晓得她中了别人的圈套,她气得握紧了手里的鞭子。

    尚思道瞥了手下一眼,手下立即上前制住了尚嫣。

    尚思道的人包围了这里,他们身手极好,尚嫣根本无法反抗。

    形势对尚嫣极为不利,尚嫣晓得,她必须放低态度。

    她极力压抑紧张,轻声道:“尚参谋,怎么了?”

    看见尚嫣这幅装模作样的样子,尚思道气极,他大步上前,用力甩了尚嫣一巴掌。

    “事到如今,你还嘴硬!”

    “囚禁虐待别人,你的心肠如此狠毒,真是尚家的耻辱!”

    尚思道这么生气,不仅是因为尚嫣这样做,丢了尚家的脸面。

    更因着这件事被寄信的人发现,那人手里握着尚家的把柄。而他不得不听那人的命令行事。

    处处受人限制,他何曾遭遇过这样的处境。

    尚嫣的脸上传来尖锐的疼痛,她的眼底露出恨意。

    尚思道转身看向尚嫣父母,面无表情地说:“尚嫣我会带走。”

    尚嫣这人,留不得了。

    尚太太听到这句话,当然晓得,尚嫣如果被带走,定是会丢了性命。

    她立即慌了,尚嫣做事再残忍,那也是她的女儿,她仍想保下尚嫣。

    尚太太求情:“尚参谋,尚嫣知错了,我会好好教育她,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尚先生听了,暗骂不好。

    此事摆明了是有人在设计尚家,这蠢妇想保住尚嫣,她这么做,会害死尚家的。

    尚嫣没了便没了,他本来就对她没什么感情。尚参谋既然不想留尚嫣活口,他们当然不能反驳。

    尚先生立即打了尚太太一巴掌:“你敢质疑尚参谋的话!”

    尚太太捂着脸,不敢再提。

    尚思道看着尚嫣父母,冷笑一声:“你们行事嚣张,打着我父亲的名义,在外面作威作福。”

    “我念在你们是我的远亲,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虽在北平工作,但是尚嫣一家做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

    他父亲是副总理,尚嫣一家依仗着这一点,行事便全然不顾后果,树敌良多。

    说不准就是因为如此,才有了今日的祸患。

    尚思道冷眼瞧着,是时候敲打敲打这些不知好歹的人了。

    尚思道语气极寒:“如今有人对尚家下手,你们占了极大的责任。”

    “尚家能提拔你们,自然也能毁了你们,日后该如何行事,你们自己掂量清楚。”

    尚思道一字一句:“若是再让我知道你们败坏尚家的名声,我绝不会饶过你们!”

    尚嫣父母听见后,害怕极了。他们自身难保,尚太太更是不敢再为尚嫣求情。

    尚思道把尚嫣带走了。

    尚嫣离开私宅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

    夕阳的光线落下,染红天空。

    尚嫣的身子被缚,却比先前敏锐许多。

    察觉到了一道视线后,尚嫣抬眼看去。

    对面茶楼那里站着一个人,她冷眼旁观这一切。

    尚嫣看清楚了那张脸后,她眼眸一缩。

    那个人是叶楚。

    叶楚容色极寒,眼底冰冷至极。

    她站在高处,俯视着尚嫣。

    尚嫣的手捆在后面,嘴中塞了东西,她既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上海的冬季这样寒冷,凛冽的风吹过。

    叶楚依旧清冷淡然,而尚嫣已经成了阶下囚。

    尚嫣的嫉妒和愤怒都化成了绝望。

    她心如死灰,一颗被暴露行迹的棋子,便是彻底毫无用处了。

    莫清寒绝不会来救她,他只是觉得少了一个负累。

    尚嫣被带上了车,叶楚望着那辆车,久久没有言语。

    回去后,尚思道让手下调查,到底是谁寄了这封信?是谁盯上了尚家?

    身居高位,尚思道和他父亲的行为要极其小心。多少人盯着他们,他们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再三。

    可是,无论他怎么调查,都查不到信是谁寄来的。

    寄信的人做事极为谨慎,半点痕迹都不露。

    尚思道眯了眯眼,看来那人势力极大,尚家日后行事定要多加小心。

    没过几日,一条新的传言出来了,尚家大小姐又一次离开了上海滩。

    大家对此事已经见怪不怪。

    据说这一回,尚嫣倒是认认真真同尚家告了别,想必也是知道自己做得不好。

    但是除了尚家以外,没有人知道,她这次的告别是永远。

    莫清寒前世借着尚家之势,在上海滩引起风浪。

    没想到,今生,尚嫣还没有让尚家完全相信她,这个棋子就被摘掉了。

    从此之后,莫清寒失了尚家的助力。

    ……

    陆淮约了叶楚,到恒兴茶社见面。

    陆淮提过,他有些事情要做,或许会迟些再到。

    叶楚仍是早早出门,进了包厢后,点了一壶茶。

    今日阳光晴好,即便气温低,空气中也透着几分暖意。

    她坐在里面,一边等待,一边喝茶。

    叶楚并不焦急,她的行为从容得很。

    不过,她等到的是另一个人。

    门口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叶楚抬眼看去。

    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走了进来。

    竟是阿越。

    阿越知道了尚嫣的事情,虽说尚嫣离开了上海,他仍是有些放心不下。

    阿越不晓得叶楚的情况,便又跟过来看看她。

    叶楚虽觉得奇怪,但还是笑了:“阿越。”

    昨日阿越离开前,他亲口将他的名字告诉了她。

    阿越迟疑了几秒,唤了一声:“姐姐。”

    叶楚微微一怔,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阿越的面色沉了几分,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我……”

    不是故意的。

    阿越没有说话,却反被叶楚打断。

    “阿越,喝杯茶吗?”叶楚坦然接受了这个称呼,绕开了方才几秒的尴尬。

    阿越笑了。

    他们尚且还没有聊到什么事情,这时,有人推门而入。

    那个男人穿着一身军装,身形高大,面容冷峻。

    他关上门,周身的气质冷冽至极。

    阿越看了他一眼,见他容色冷冷淡淡。

    而当他的视线落在叶楚身上时,却意外柔和了起来。

    阿越有些好奇。

    那天晚上,阿越在大上海俱乐部见过这人,同今日的仿佛不太相同。

    当时他在同叶楚跳舞,两人看上去极为亲密,不晓得是什么关系。

    阿越看向叶楚:“姐姐,这个人是谁?”

    陆淮这才注意到阿越的存在,目光淡瞥了一眼,想必他就是叶楚提到过的那个男孩。

    看上去十二三岁的样子。

    陆淮的表情淡然,语气镇定,极低的声线落下两个字来。

    他给了阿越一个答案。

    “你的姐夫。”

    作者有话要说:  阿越:???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72章 第17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