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第17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74章 第174章

    上海的空气愈渐寒冷, 冰凉的风呼啸而过, 阵阵凉意袭来。

    今日,贺家人在华懋饭店吃饭。

    饭桌上觥筹交错, 谈笑交谈,气氛极好。

    贺洵穿着一件质地高级的深色西装,他坐在那里,气质散漫。

    贺太太有时会和贺洵讲话, 他也只是漫不经心地答上两句。

    贺洵伸出手, 拿起了酒杯。

    房里光线明亮, 深色的酒水映着透明的酒杯,清晰极了。

    这时, 贺洵的脑海里忽的闪过了什么, 他察觉到有些不对。

    贺洵动作一滞。

    下一秒,贺洵眼底的散漫尽数散去。

    他再抬起眼时,目光极为沉静,方才的漫不经心都敛了下去。

    此时的贺洵, 已经变成了江洵。

    今日江洵要去做一件事情。此事对他来说,极为重要。

    因此, 江洵便出现了。

    江洵缓缓地把酒杯放下。

    他掩下眼底的情绪,看向贺太太,低声道:“母亲, 我有事先离开了。”

    江洵刻意隐藏了真实的声音,因此,在贺太太看来, 江洵的声音与往常并无不同。

    贺太太没有发觉到不对劲,她点了点头:“早点回家。”

    江洵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房门被关上,那些喧闹的声音远去,江洵身子微微一松。

    他抬脚走了过去。

    苏家人今日在华懋饭店吃饭。叶楚和苏明哲也在这里,苏家人待叶楚极好。

    房里有些闷热,叶楚便想着先出来走走,等会再回去。

    走出房间,冰冷的空气袭了上来。

    走廊宽阔,光线明亮,叶楚缓缓走着。

    这时,拐角处似有一个人走了过来。

    叶楚抬眼看去。

    这人侧着身子,但仍能看出他五官立体,轮廓分明。

    是贺洵。

    贺洵微低着头,快步往前走着,但脚步与平日相比,仿佛有些凌乱。

    叶楚怔了几秒。

    她有了一个念头。

    叶楚想起上次江洵和她说过,他的体内存在两个人格,一个是贺洵,另一个则是江洵。

    此刻华懋饭店的人不少,叶楚有些担心江洵的情况。

    江洵算是叶楚的朋友,叶楚想上前看看。

    叶楚刚要起步,这时,她身后有一个人走了过来。

    叶楚离开房间没多久,苏明哲也出来了。

    苏明哲看见叶楚在前面,便要叫她回房间。

    待他走过去时,目光不经意看了过去。

    他恰好看见贺洵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苏明哲和贺洵同是华商会的成员,贺洵与他关系不错,他经常会在苏老爷子面前提起贺洵。

    苏老爷子对贺洵有几分好奇,一直想找机会见他一面。

    苏明哲没料到,今日贺洵也在这里,不如叫贺洵过去,和苏老爷子见一面。

    于是,苏明哲唤了一声:“贺洵。”

    声音落进了两个人的耳中,极为清晰。

    江洵的身体微微一滞。

    叶楚心里一惊。

    表哥怎么过来了?

    江洵听到了苏明哲的声音,眉头微紧。

    苏明哲就站在那里,他若是不转身,容易引起苏明哲的怀疑。

    江洵隐藏眼底的情绪,然后他转身,看了过去。

    柔和的光线下,他的面容逐渐清明了起来。

    仍是贺洵的那张脸,但是眼底隐隐带着几分沉寂。

    轻不可察。

    贺洵的视线掠过苏明哲,然后,他的目光淡淡地落在了叶楚身上。

    看清了贺洵的神色,叶楚晓得,她方才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现在在她前面的人,确实是江洵。

    江洵说过,他的秘密只有她和他的老师知道。

    叶楚不能让这件事暴露。

    这一刻,叶楚的心思千回百转,她做了一个决定。

    叶楚偏头,看了苏明哲一眼:“表哥,方才我听别人提起,贺校董有事要离开。”

    当务之急是,苏明哲不能同江洵接触。否则,他会察觉出不对。

    苏明哲并没有怀疑叶楚的话,贺洵既然有事,自然不会再去打扰他。

    以后再找机会,让苏老爷子和贺洵见面便是了。

    叶楚瞥见了苏明哲的神色,晓得他相信了,不由得心下一松。

    叶楚转头看向江洵。

    恰好对上了江洵沉静淡然的眼睛。

    江洵一直注意着叶楚的动作,她的话也清晰地落进江洵的耳中。

    江洵不宜在这里多留,他收回了视线,看向苏明哲。

    他朝苏明哲点了点头。

    然后,江洵转身离开。

    黑色的汽车发动,驶进了冷冽的空气里。

    昆州。

    江洵来到墓园,缓缓往前走去。

    地下是微青的石板路,冰冷坚硬,向前方延伸开来。

    今日,来墓园的人极少。四下一片静默,只有沉沉的冷寂。

    江洵踱着步子,神情凝重。

    戴深葬在这里,他是江洵的朋友。

    而今日是戴深的忌日。

    来到墓前,江洵低头看去。

    墓前已经放了一束花。

    已经有人来看过戴深了。

    江洵晓得,是戴深的爱人来过了。

    风声猎猎作响,周围是冰冷的空气,笼着沉默的墓碑。

    江洵思绪沉沉,想起了曾经在暗阁的日子。

    沉重的记忆向江洵纷纷涌来,带着浓烈的鲜血和刻骨的冰冷。

    ……

    戴深是暗阁中人,他来到暗阁的时间比江洵要早。

    戴深与江洵性情相同,两人渐渐熟悉了起来。

    江洵在暗阁的朋友不多,戴深就是其中之一。

    有一次,暗阁接到了一个刺杀任务。动手的人是江洵和戴深。

    夜色极为静默,厚重的云层在天空中铺展开来,层层叠叠,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江洵和戴深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一座房子。

    房里没有开灯,光线晦暗,入目之处皆是漆黑一片,浓重的阴霾朝两人重重压来。

    他们脚步极轻,冰冷的气息仿佛要融进这深冷的夜色。

    两人隐蔽了身形,屏息静待旁人的到来。

    这是暗阁给江洵的第一个任务,若是没有完成,他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江洵的身子紧绷。

    月色清清冷冷,但四下的气氛幽暗,愈加显得这里寂寥万分。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似响起细碎的脚步声。

    尽管那些人脚步轻缓,但仍被江洵和戴深捕捉到。

    两人眼眸微紧。

    吱呀一声,门开了。

    江洵和戴深同时起身,向来人发动了攻击。

    江洵眼底漫上了杀意,动作极为狠厉,招招不留情。

    寒光掠过,锋利的匕首刺破敌人的脖颈,冰冷一片。

    尖锐的刀锋划破了冷寂的夜色,也撕裂了沉滞的寂静!

    来人未料到房内已有埋伏,他们迟缓了几秒,就与江洵他们展开了搏斗。

    这时,江洵左肩似有一阵凉意,迅速向他逼近。

    速度极快,带着凛冽的风声。

    江洵极为敏锐,早就听见了动静。

    他头也未回,抬起手,直直向身后刺去。

    手起刀落,尖刀入肉。

    敌人应声倒地。

    江洵眼底幽深一片,带着沉沉的杀意。

    他立即转身迎上另一个敌人。

    戴深是暗阁顶尖的杀手,而江洵即便是第一次出任务,他也丝毫没有落于下风。

    两人配合默契,敌人数量是两人的数倍,但是两人动作狠厉,敌人一个个倒下。

    这时,江洵耳边似有风声响起,极其轻微。

    有人在江洵背后,要对他下手。

    江洵已有察觉,但是前方仍有人在纠缠他,那人无法杀死江洵,便刻意阻碍了江洵的动作。

    江洵无法转身,他的背部就暴露在敌人面前。

    江洵眼底寒意森森。

    月亮已完全隐在了云层背后,不见一丝光亮。沉郁的夜色下,笼着浓烈的杀意。

    电光火石之间,戴深迅速来到江洵身后,为江洵挡住了敌人的袭击。

    而戴深的手臂被对方刺中。

    在同一时刻,江洵的匕首径直往前刺去。

    冰冷的匕首没入敌人的心口。

    江洵和戴深同时击毙了两个敌人。

    ……

    江洵蓦地从思绪中抽离,眼底漫上极深的沉痛。

    寒风掠过,带着几分凛冽,周围的空气愈加冰冷了起来。

    江洵和戴深关系极好,两人一直相互扶持。

    江洵从不向戴深提起他的过去,戴深也是如此。

    进了暗阁,生死不由己。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旁人的控制之下。

    完成了这次任务,等待你的将是下一次更为残酷的任务。若是失败了,会面临极严厉的惩罚。

    亲人、友情……在暗阁面前是最无用渺小的事情。

    他们从始至终只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杀人。

    江洵想过改变暗阁的规定,他做了很大的努力。

    后来,戴深在那件事中,丢了性命。

    思及此,江洵的眼睛一暗。

    周身气质变得冰冷。

    ……

    在华懋饭店用过午餐后,江洵离开上海,苏明哲则带着叶楚去了一个马场。

    苏明哲玩马的事情,苏家人都晓得。苏明哲向来将苏家生意打理得极好,他没什么别的爱好,只是喜好娱乐。

    苏明哲没有遍地风流的情.事,也不会三天两头被记者拿来写新闻,玩马并不是什么大事。

    苏家置办了一个马场,不久前才投入使用。苏家巨富,这个马场的名气自然不小。

    不少富家子弟都会带着朋友到这里来。当然,若是名媛千金想要学马,这里也有温驯的小马。

    自从上回听过陆淮的话后,苏明哲不再像从前那样,过分拘束叶楚。

    原本,他不会让她尝试这些危险的活动。不过,既然她的枪法都这样精准了,想必骑马也不是一件难事。

    苏明哲给叶楚备了一身骑马装。

    这个马场筹备以来,苏明哲就已经给她买了一匹性子和顺的小马,现在已经养大了。

    这匹马极为温顺,平日里不惹事也不吵闹。它的眼睛明亮万分,看上去温和极了。

    在苏明哲的搀扶下,叶楚上了马。

    即便叶楚是陌生人,这匹马却没有抵触,苏明哲放下心来。

    苏明哲状似不经意地问起:“陆淮没有教你骑马吗?”

    叶楚笑了笑:“我们没有来过马场。”

    苏明哲的目的达到了,他露出笑容:“有些可惜了。”

    陆淮虽举止有礼,但谁晓得,叶楚学马的时候,他会不会做些什么亲密举动。

    现在,苏明哲心下一松,却又不会在叶楚面前表现出来。

    叶楚缓慢地骑着马,这里地面空旷,十分宽敞。因为有阳光的缘故,冬日的风少了几分寒冷。

    苏明哲牵着马绳,在叶楚身旁走着。

    身后忽的传来了一道声音:“苏大公子。”

    他们的步子一停,苏明哲拉住了小马,扭头看去。

    那人小跑过来,低声在苏明哲身边讲了几句话。

    叶楚隐约听到华商会几个字,似乎是商界的事务。

    这时,苏明哲面色一沉,他看了看叶楚,眼底包含歉意。

    叶楚立即开口:“表哥,若是有事,你可以先离开。”

    苏明哲没有否认:“我帮你把马牵回去。”

    叶楚摇头:“我想再留一会,它的脾气这样温驯,不必担心。”

    苏明哲思索了几秒,他也不想约束叶楚,便同意了下来。

    待到苏明哲的背影消失了,叶楚唇角一勾。

    她牵紧了马绳,马的步伐快了几分,往前跑去。

    午后阳光正好,虽迎着风而去,但她这样一活动,身体也渐渐热了。

    马继续跑着,她已经离先前的地方远了。

    叶楚轻轻一拉,这匹马很听话,收了步子,速度放缓。

    方才叶楚没有告诉苏明哲真相,前世陆淮教过她,只不过她已经很久没有练过罢了。

    她对苏家的马场不甚熟悉,准备好好打量一番。

    却发现了不远处的一个身影。

    那个人背部笔直,身形颀长高大。

    他骑着马,朝她走了过来。

    叶楚微微一怔。她只是起了一个念头,为何他会出现?

    随着他的靠近,那张脸也清晰了起来,五官熟悉得很。

    那匹马的步子渐渐放慢,停在了她的面前。

    陆淮唤了一声:“叶楚。”

    他的声音真切,叶楚这才意识到,方才那一幕并不是她的幻觉。

    叶楚心生疑惑:“你怎么会在苏家马场?”

    陆淮没有遮掩他的心思:“我知道你会过来。”

    叶楚一怔,她不由得移开了视线。

    陆淮的嘴角浮起笑意:“一同走走吧。”

    叶楚嗯了一声。

    陆淮掉转马头,他走到叶楚身旁,他们的马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

    陆淮随口问起:“苏明哲呢?”

    叶楚一五一十告知:“我们从华懋饭店回来,他有事先走了。”

    想到华懋饭店,叶楚忽的记起了另一件事。

    她在那里遇到了贺洵,帮他遮掩了一番。而贺洵的秘密,她尚且没有同陆淮说。

    叶楚:“对了,我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

    陆淮动作一滞,扭头看她。

    叶楚的语气认真极了:“江先生是民国第一杀手,却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陆淮接着开口:“贺洵时常在外,贺家人却不管此事。”

    “江先生行踪不定,暗阁无人知道他会在哪里。”

    “他们出现的时间绝不重合。”

    “你想告诉我,江先生就是贺洵?”

    叶楚一惊:“你早就猜到了?”

    陆淮轻笑一声:“方才你同时提到了他们两人,我才想到的。”

    陆淮先前接触过这两个人,他们身形很像,气质面容完全不同。谁会将贺洵和暗阁首领联系到一起?

    贺家大公子曾在年少时候失踪过一回,后来又回到了贺家,自是备受宠爱。

    那段时间,他应该是被人带去了暗阁。

    暗阁的训练极为凶残,不晓得他是怎样在那种环境下生存下来的。

    ……

    讲着讲着,陆淮和叶楚已经走出了一段路。

    马的步子很慢,踏入一片树林,踩在枯枝上面,听见了细微的声响。

    陆淮和叶楚对视一眼,但他们动作不变,看上去十分寻常。

    他们都发现了一件事。

    叶楚的马虽温驯,举动却有些异常。进了树林后,它有些焦躁,仿佛察觉到了什么。

    陆淮抬高了声线,问叶楚:“要不要和我同骑?”

    陆淮朝她伸出手来,她没有迟疑,将手放入陆淮手中。

    他们的手掌贴在一起,冷风吹过,只觉对方的手温热至极。

    陆淮略微用力,叶楚离开了那匹马,他护住了叶楚的身子,将她放在自己的前面。

    他搂紧叶楚的肩膀,她整个人都被他拥进怀里。

    即便周围出现危险,她也绝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他们的动作看上去亲密极了,任凭是谁,都会觉得两人只是因为树林偏僻,想要做些什么罢了。

    陆淮贴紧她的耳朵。

    “有人在这里安排了一场埋伏。”

    叶楚点了点头,察觉到他的气息近在耳边。

    他们分明已经在树林中停留了一会,那些人却没有开枪。

    说明目标并不是陆淮或者叶楚。

    这是苏家马场,若是陆淮没有猜错,那群人的目标是苏家人。

    陆淮试图抱得更紧:“你不必担心,苏明哲怎会看到?”

    叶楚似有抗拒:“但是他很快就会过来了。”

    他们这一番话,讲给林中的那群杀手听。

    陆淮维持着原先的动作,将叶楚搂在怀里,他们同骑一匹马,他用颀长身体挡住她。

    陆淮清楚得很,杀手并不想声张此事,绝对不会将他牵扯进来。

    而只要他们两人一离开这片树林,陆淮的暗卫就会立即动手。

    身前那个少女的身体柔软,陆淮又不自觉拥紧几分。

    旁人看来,这两个人你侬我侬,仿佛丝毫不在意外界。

    他们安全地走出了树林。

    离开树林一小段距离后。

    身后骤然响起了枪声。

    陆淮唇角一牵,暗卫已经动手了。

    树林被重重包围,那些人没有可逃之处。

    他环紧叶楚的手依旧没有松开,有意无意地摩挲着她。

    叶楚听到枪声,她正在注意身后的动静,此时也没有发觉陆淮的举动有哪里不对。

    她问:“那些人是谁?”

    借着这个时机,陆淮继续贴紧她的耳侧。

    “他们的目标不是我。”

    “是苏家?”

    温热气息袭上来,低沉声线萦绕在她的耳畔,耳垂处泛起一丝红。

    陆淮的视线缓缓落下,身后紧张的局面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

    那群杀手看了不该看的事情,动了不该动的杀心,怎会留下他们的性命?

    他的人会处理好的。

    树林中,暗卫和杀手陷入枪战,激烈万分。

    树林外,他怀里拥着她,低头沉入那片清香。

    这里的气氛却安静祥和,不曾受到干扰。

    身后硝烟味弥漫,她身上却传来清浅香味,一阵又一阵,扑进他的鼻间。

    仿佛他们在艰难危机的时刻,汲取着片刻的温存。

    这种危险的味道。

    愈发令人沉迷。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这章这么甜,求一波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74章 第17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