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第17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77章 第177章

    陆淮的气息划过耳畔。他俯着身子, 低着头。

    嘴唇不经意地擦过她小巧的耳朵, 若有似无。

    叶楚怔住,动作一僵。

    她的耳朵极为敏感, 耳根随即红了起来。

    陆淮限制着叶楚的行动,他的拥抱中隐隐带着一丝压迫感。

    她虽不晓得陆淮为什么要这样做,却也只能保持身体不动。

    以免他更用力抱紧她。

    方才在陆淮过来之前,叶楚已经准备入睡了。

    因此, 现在她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衣裳。

    她察觉到陆淮手指的冰冷触感, 仿佛冬日寒冰掠过。

    深夜时分, 陆淮拥着仅着单衣的叶楚。

    他恍若未觉,冰凉指尖轻点她的身体, 只是在感受着细润躯体的温度。

    她抿紧了唇。

    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夜色愈发深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在拥抱中,陆淮的身体渐渐暖了起来。不知怎的,屋内愈加热了。

    叶楚能感觉到气氛的细微变化, 她隐隐有着担忧。

    于是,她没有挣扎, 没有反抗。

    她僵在那里,似是怕他有进一步的动作。

    陆淮倒是有别的心思。

    他将她的身体仔细感受了一遍,无法分辨出梦里那人和她的身体有何异同。

    只得作罢。

    虽说如此, 但是他仍然没有松手。

    软香在怀,手感细腻,冬夜又这样冷, 他舍不得放。

    陆淮闻着她的清香,不晓得过了多久。

    直到叶楚开口。

    “陆淮?”

    陆淮淡淡地嗯了一声。

    叶楚:“你有什么事情不明白吗?”

    陆淮记起了方才他来到这里的目的。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视线变得清明。

    他这才松开了手。

    叶楚的长发已经有些乱了,披落在肩上。

    陆淮顺手替她拨弄了一下长发,很快收回了手。

    他望向她的眼中,她有些不解。

    “没什么。”

    陆淮的眼睛静而深。

    叶楚怔住。

    他深夜来到叶公馆,只是为了……

    抱这么一下?

    叶楚看向身后墙壁上的钟:“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咳,轻不可察的一声咳嗽响起。

    陆淮掩盖了他的心思,再抬起眼时,面上已经带了几分严肃。

    “我来找你,确实有一些疑问。”

    陆淮恢复得极快,仿佛方才那人并不是他一样,但她又不会同他追究。

    叶楚问他:“怎么了?”

    见叶楚穿得单薄,陆淮给她披了一件外衣,这才同她讲了起来。

    陆淮简单说了一下苏家马场的事情。

    在马场的那批人中竟有一个贺家小厮。贺洵去查过了,追踪到的那些人都已经咬毒自尽。

    安排此事的人知道陆淮多疑,因此还留下了把柄和踪迹。但无论怎么追查,线索都指向贺家。

    从表面上来看,这件事的幕后黑手就是贺家,证据确凿。

    若不是陆淮对贺洵极为信任,这种调查结果足够以假乱真。

    但他们清楚得很,在背后操控此事的人,正是寒塔寺的净云。

    净云自认为隐藏得好,他的确没有露出马脚,也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事实上,在先前江洵带叶楚探查寒塔寺时,亲耳听到净云和费先生的对话,他在那时就已经暴露了。

    叶楚:“莫清寒离开了上海,这事可能并非他的授意。”

    陆淮:“他已经知道汉阳的事情,也知道我们两人去过了。”

    叶楚点头,因为陆淮在身边,她从来没有担心过此事。

    反正莫清寒一直想要知道他们的关系,现在两人不再遮掩后,倒是满足了他的想法。

    不管他会怎么出招,他们接着便是了。

    陆淮问:“你有没有想过,莫清寒背后的人是谁?”

    叶楚思索几秒,眯起了眼睛:“有一个人。”

    陆淮追问:“谁?”

    两人对视一眼,她的目光沉静。

    叶楚讲出了一个名字:“戴士南。”

    叶楚曾同陆淮说过,莫清寒前世没有出现在上海前,行踪诡秘,无人知晓。

    她隐瞒了一件事,莫清寒曾做过戴士南的手下一段时间。她只同陆淮讲,莫清寒会在华东地区。

    但是,陆淮的调查中,并未在戴士南的人中找到莫清寒。

    不仅如此,陆淮在整个华东地区都没有找到莫清寒的踪迹。最后,他派周副官去往别省,才查到了汉阳。

    先前他们没有怀疑过,莫清寒背后是否有势力。但交手以来,他出招凶狠,不留余地,仿佛毫不惧怕。

    他这样做,必然有鬼。

    近段日子,叶楚思来想去,将线索对准了一个人。

    戴长官是陆宗霆的好友,同时,也是最忠诚的下属。

    戴家和陆家是世交,在陆淮尚未出世前,戴长官就同陆家一直往来。

    陆宗霆对戴士南极为信任,并且,戴长官来到上海的时候,都由陆淮接待。

    上一世,戴士南一直都是站在陆宗霆这边的。莫清寒来到上海后,处处同陆淮作对。

    即便莫清寒曾是戴士南的手下,他也没有偏袒,依旧帮着陆淮。

    他没做过任何不利于陆家的事情,最后甚至因为挡了莫清寒的路被杀。

    所以,叶楚起初没有怀疑过他。近日,莫清寒步步紧逼,她才有了这个念头。

    叶楚解释:“我当时没有怀疑过戴士南,更何况,他是陆家世交……”

    那时,他们刚开始查莫清寒,尚未找到线索,如果她提出这个想法,容易混淆视听,影响判断。

    陆淮点头:“我理解,戴士南的行为没有任何错漏。”

    陆淮明白得很,叶楚刚投诚,她不说,一是不想影响戴长官在他心中的观感,二是不能对他造成错误引导。

    若是陆淮直接按照她的想法去调查,万一找错了人,或者打草惊蛇,反倒不好。

    叶楚开口:“我原本以为,莫清寒很有可能借着戴长官的势,在外做事。”

    陆淮补充:“但若是戴长官和莫清寒刚开始目标相同,后来才反目,也不是没有可能。”

    陆淮很快就相信了叶楚的话,并和她想到了一处。

    虽说近日才怀疑到戴士南,他的嫌疑确实很小,但他们不得不查。

    陆淮同叶楚聊过后,便趁着夜色,离开了。

    ……

    这天,江洵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北平的电话。

    电话铃声在静寂的房中蓦然响起,划破清冷的空气。

    江洵走上前,拿起电话。

    电话那头响起了一道声音。

    那人开口:“江洵,你前几天去看戴深了?”

    那人声音微哑,平静之下带着一丝黯然。

    江洵并未多言,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两人说完这件事后,同时沉默了,空气有一瞬间的微微凝滞。

    江洵下意识捏紧了话筒,眼神微微恍惚。

    这件事似乎对他们影响颇深,两人对此都讳莫如深,不想继续说下去。

    那人很快转移话题:“叶家那边怎么样?”

    江洵也恢复了原先的样子:“前阵子,有人想对华商会下手,动到了苏家。”

    话音刚落,那人的呼吸一滞,没有立即说话。

    江洵声音刹那间低沉了几分:“苏家马场出事,杀手目标是苏明哲,但险些杀了叶楚。”

    江洵已经对此事做过调查,也同陆淮分析过这件事。

    他知道当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那人定会非常关心。

    那人立即开了口,声音带着明显的焦急。

    那人努力抑制住不稳的声线:“她没事吗?”

    那人听到叶楚名字的时候,原本冰冷的声音,划开了一丝裂缝。

    江洵知道那人担心,立即解释:“还好有三少在,他又一次帮了苏家,并把这件事压下来。”

    江洵清楚马场出事那日,叶楚同陆淮一起。

    只要陆淮在叶楚身边,陆淮就不会让叶楚受伤。

    那人先是顿了顿,再次出声的时候,语气放缓了许多,听上去已经放松了大半。

    那人之前也从江洵的口中,听说过三少的名字,也晓得三少三番两次帮助叶楚。

    那人轻笑了一声:“陆三少对她还挺上心。”

    江洵仍旧拿着话筒,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

    但是,他忽的转开了视线,目光飘远,落在窗外。

    窗外阳光正盛,温煦明亮。

    窗户开了一条细小的缝隙,阳光侵入,照在窗前的那一寸天地中。

    江洵眸色深深,面色如常,却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江洵收回了视线,不再看向窗外。

    他轻声嗯了一声。

    江洵似乎不想再聊,随口岔开了话题:“你最近在做什么?”

    那人说:“我的任务结束了,近日回北平。”

    江洵沉吟了片刻,问道:“要不要见一面?”

    那人迟疑几秒:“好。”

    等那人挂了电话后,江洵才将电话放下。

    他起身走到窗边,他把窗户拉开了些,阳光瞬间倾泻而下,照亮了整个房间。

    ……

    贺洵去找他母亲的时候,贺太太正在看账本。

    贺洵走进书房,问了一句:“在做什么?”

    贺太太听到贺洵的声音,立即抬起头来,对他笑了笑。

    贺太太回答:“年底了,有些账要再算算。”

    贺洵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这一年,顺南货号的生意都交给贺洵打理。

    贺太太一边看一边道:“你做得很好。”

    贺洵今年刚回来上海,贺家就让贺洵来着手处理家中生意。

    她晓得贺洵定能做好这件事,语气中带着毫不遮掩的赞许。

    顿了顿,贺洵说道:“我想去北平一趟。”

    贺太太抬眼看他:“怎么了?”

    贺洵接着说:“我们在北平有分号,不晓得情况怎么样。我想去看看。”

    贺太太的目光温和,望向他。

    贺洵继续道:“父亲一直在北平,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过他了。”

    贺太太摆了摆手:“无事,过年他就回来了。”

    贺洵点头:“到时候我同他一起回来。”

    贺太太又看了一眼贺洵,笑了声:“好。”

    ……

    叶公馆吃晚餐时,叶楚听人提起,今日曾在火车站见到贺家的人。那人问了,听说贺大公子又要去北平了。

    叶楚立即想起了一件事,她想到之前在去北平的火车上曾见到贺洵。

    那时她在火车上看到贺洵的时候,还有些意外,甚至怀疑了他。

    叶楚晓得有人托江洵来关注叶家,她一直在猜测那个委托人的身份。

    上辈子那些和叶家有关的人都被她猜过了,叶楚将他们同此人联系起来,却始终没有猜出来。

    她怀疑江洵这次去北平,就是去见那个委托人。

    除了他们几个,其他人并不知道江洵就是贺洵。

    即使贺洵做些什么事情,他们也不会猜到江洵身上。

    江洵完全可以借着贺洵的身份来遮掩行踪。

    叶楚想去一趟北平,但是去北平之前,她要和陆淮见一次面。

    这件事她不能擅做主张,所以她必须要同陆淮讲。

    尽管她不认为陆淮会立即答应她的决定。

    叶楚做下决定后,马上给督军府打了个电话,她请陆淮去了咖啡馆。

    叶楚提前到了包厢,她特意挑选了一家僻静的咖啡馆。

    这家咖啡馆的客人不多,正好可以不受打扰。

    叶楚算着时间,陆淮应该快到了,她替他点好了黑咖啡。

    她知道陆淮喜欢黑咖啡,待到他过来时,咖啡的温度也正好。

    当陆淮进房间的时候,叶楚抬眼看他。

    叶楚笑了:“陆淮,我已经替你点单了。”

    陆淮眯了眯眼,看着叶楚,他觉得有些古怪。

    陆淮问:“黑咖啡?”

    叶楚点了点头,唇角带着笑意:“你喜欢喝,不是吗?”

    陆淮心下了然,坐到了叶楚对面的座位上。

    他双手交叠,放在面前的桌上。

    陆淮身子微微前倾,看进叶楚的眼睛:“叶楚,说吧,你想做什么。”

    叶楚怔了几秒,随即一笑:“我的想法,总瞒不过你的眼睛。”

    陆淮总是这样,他能够看破她的心思。

    陆淮收了笑,眉眼沉冷:“你要做什么危险的事情?”

    他似乎已经猜到了,叶楚想做的定不会是简单的小事。

    叶楚立即摇头:“我只是想去一趟北平。”

    陆淮皱了皱眉:“北平?”

    叶楚接着解释:“有人看见贺家在火车站买票,贺洵他又要去北平了。”

    陆淮清楚叶楚想做些什么:“你觉得不是贺洵想去北平,而是江洵。对吗?”

    叶楚点头:“我怀疑江洵是去见那个委托人。”

    陆淮继续猜测:“你想去查委托人的身份?”

    之前陆淮向叶楚说过委托人一事,江洵说过他来上海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因为受人委托,来照顾叶家。

    叶楚自然想知道那人是谁。

    叶楚明白什么事都瞒不过陆淮,她点了点头:“嗯。”

    陆淮说:“我很快也会离开上海,到南京去。”

    叶楚抬眼看他:“你去南京做什么?”

    陆淮没同她说过。

    陆淮顿了顿,接着说道:“查戴士南。”

    他们明白对方的想法,无非都是想要知道真相。

    两人没有讲话,都在想对方的事情。

    陆淮清楚,若是江洵发现了她,反倒会保护她。

    陆淮相信江洵的能力,他知道有江洵在,定不会让叶楚出事。

    就算那人不是江洵,而是贺洵,他也不会做出对叶楚不利之事。

    无论是江洵还是贺洵,都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陆淮忽的站起了身,此时,他眉眼间并无任何情绪。

    他站在原地,目光直直落在叶楚身上,眸底似暮色沉沉。

    陆淮声线极低,对叶楚说了一句:“过来。”

    叶楚不解,仍是从座位上站起,走了过去。

    叶楚还未走近,陆淮就上前了一步。

    趁着叶楚没有注意,陆淮忽的朝她伸出了手。

    一双温热的手覆上叶楚的手臂。

    陆淮微微用力,将叶楚往他这边轻轻一拉。

    叶楚呼吸一紧,随即感觉到身子朝陆淮倒去。

    叶楚还没反应过来,忽觉光线一暗,黑影落下。

    下一秒,她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鼻间尽是陆淮的清冷味道。

    一重又一重地将她包围,无路可逃。

    叶楚只觉自己心跳骤然加剧,清晰地响在耳畔。

    陆淮收紧了手臂,将叶楚抱得更近了些。

    他微微俯身,鼻尖碰触到叶楚的头发。

    灯光在后,背影在前。

    陆淮看着他和叶楚相拥的影子,投射在地板上。

    陆淮身材高大,将叶楚完全覆住。

    陆淮偏了偏头,嘴唇碰触叶楚的长发。

    一个吻轻轻落下。

    那个吻落在叶楚的发间,陆淮控制得极好,她毫无察觉。

    就当是不能见面这几天的一个弥补。

    房间中静默一片,叶楚不晓得他做了什么,陆淮嘴角浮起笑意。

    抱了许久,陆淮开口。

    “你去北平,我会派人跟着。”

    叶楚嗯了一声:“你也要一路小心。”

    作者有话要说:  冬天太冷了,码不动字,但是日万fg不能倒!陆氏夫妇身处异地,作者还是有办法发糖。现实不行,还有梦啊~不过他们很快就重聚了~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看在这么作者勤奋的份上,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77章 第17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