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第17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78章 第178章

    同陆淮商议后, 叶楚买了去北平的火车票。

    两人分头行事, 但愿能一切顺利。

    天光亮了,四下浮着微微的雾气, 落在脸上,是浅淡的沁凉。

    一辆黑色的汽车驶离了贺公馆,往火车站的方向开去。

    汽车停了,一个男人走下车。

    正是贺洵。

    贺洵踱着步子, 慢条斯理地走到站台, 然后, 停下了脚步。

    今日,他要去北平一趟, 去查看那边的生意。

    贺洵不经意地往四下看去, 站台上的人寥寥无几。许是因着天光还早,人们还没来,声响轻微。

    空气冰冷至极,带着凛冽的寒意, 火车站仿佛都沉在这片萧瑟的寂静中。

    慢慢地,细碎的脚步声响起, 站台上的人逐渐多了起来。

    叶楚易容后,也坐上了汽车,准备离开叶公馆。

    叶楚坐的是督军府的车, 陆淮派了人,送叶楚去火车站。

    苏兰很放心,所以没有让叶公馆的人跟来。

    叶楚提着行李, 在站台缓缓停下了脚步。

    她往周围看去,然后,目光凝在了某处。

    她一眼就看到了贺洵。

    贺洵身材高大,气质随性散漫,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叶楚的目光悄无声息地掠过贺洵,为了谨慎起见,她很快就移开了视线。

    叶楚离贺洵不近,两人中间隔着好些人。

    但贺洵极为敏锐,即便叶楚只是偶然看了他几眼,他仍是察觉到有人在注意他。

    贺洵体内存在着两个人格,虽然两人互不干扰,但是贺洵有时候会不自觉带出江洵的习惯。

    江洵是暗阁的杀手,他最擅长隐藏行踪,若是有人跟踪他,他会立即发现。

    因此,贺洵对这种事很敏感。他确定方才有人在跟踪自己。

    贺洵的神色依旧是那样漫不经心,但是眸底带了隐隐的冷意。

    他转过头,往四下看去。

    眼前是陌生的面孔,耳边是喧嚣的人声,一切看上去极为寻常。

    贺洵的目光状似不经意地掠过某个人,那人面容平凡,此时正看着前方。

    和其他人一样,等着火车的到来。

    贺洵收回了视线,嘴角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他的目光静静落在前方。

    汽笛声响起,在清冽的空气中,似乎也变得悠长起来。

    稀薄的雾气里,火车沿着漆黑的铁轨而来,视野逐渐变得清晰,缓缓地在站台停下。

    车门打开,人们上了车。

    火车轰隆隆地远去,带走了那些喧嚣,站台归于一片静默。

    叶楚提着行李,走上了火车。

    为了安全起见,陆淮给了叶楚一个假身份。

    姓陆。

    暗卫跟着叶楚,在这一路上会保护叶楚的安全。

    叶楚经过一节节车厢,路过那些乘客,然后,止了脚步。

    走进车厢,里面的布置干净整洁,叶楚把行李放好了。

    叶楚准备交待暗卫一些事,她打开门,正要往外走去。

    发觉门口站着一个人。

    叶楚望了过去。

    那人闲闲地靠在那里,身形颀长,气质散漫。

    他方才正低着头,听见开门声,便抬头看了过来。

    清冷的阳光落下,映亮了那人的面容,愈加显得他五官立体。

    贺洵。

    叶楚一愣,但她很快镇定下来。

    现在她做了易容,也用了化名,贺洵不可能会认出自己。

    贺洵直起身子,向前走了几步,站在叶楚跟前。

    他的目光落在叶楚身上,薄唇一勾:“这位小姐,方才我注意你很久了。”

    听上去像是故意在和叶楚搭讪。

    叶楚抬起头,目光淡淡:“先生,有事?”

    一个女子遇到陌生男人的搭讪,态度冷淡,最是寻常不过了。

    江洵和叶楚是朋友,叶楚和江洵相处时,状态极为放松。

    虽然此时在她面前的人是贺洵,但叶楚这次来北平,是来跟踪江洵的,她并不想让他发现自己。

    贺洵挑了挑眉:“若是我说有事,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她跟踪自己上了火车,还伪装了面容,看来她要做的事情与自己有关。

    若不是贺洵对这件事极为敏锐,他也不可能发觉她的真实身份。

    叶楚不回答,过道一片寂静。

    阳光倾泻,车厢内视野清明。而未被阳光照到的地方,光线有些昏暗。

    叶楚的脸一半沉在阳光里,姿态平静,面容清冷。

    冬日的阳光细弱温暖,尘埃浮浮沉沉。叶楚的影子映在地上,阳光拉长了她纤瘦的身影。

    叶楚不说话,贺洵并不在意。

    他看了叶楚一眼,又往前走了几步,踏进了光影里。

    贺洵开口:“我姓贺。”

    叶楚:“贺先生好。”

    贺洵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小姐去北平吗?做什么事情?”

    他的神色闲散,听上去仿佛只是随口问问。

    “这是我的个人隐私。”叶楚抬头:“贺先生,我们才刚认识,不方便告诉你。”

    叶楚不清楚贺洵是否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她提高了警惕,说的每一句话都不露痕迹。

    贺洵笑了。

    她又是这句话。每回遇到她不想回答的问题,她总以这句话来搪塞。

    她看到自己的时候,似乎总带着防备。

    这时,贺洵忽的问了一句:“你去北平见家人?比如姐妹。”

    他的话中暗藏深意。

    贺洵晓得,她有个妹妹在北平。叶家对外称她妹妹在北平念书。

    莫非她是去北平看妹妹的?

    叶楚一怔。

    贺洵说这话,难道他猜到了什么?

    贺洵又漫不经心地说道:“要么就是在北平找朋友,学堂里的朋友。”

    她的朋友严曼曼也在北平,她们关系极好。说不定,她是去北平找严曼曼的。

    叶楚眼眸一紧。

    贺洵现在分明是在试探自己,他已经对她的身份有所怀疑。

    但叶楚面上仍是一片平静,她摇了摇头:“无可奉告。”

    无论贺洵怎么试探,她不透露半分便是。

    贺洵在一旁自顾自地讲,又问了叶楚几个问题。

    叶楚的态度一直很冷淡,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贺洵看见叶楚的反应,他的神色始终未变。

    仿佛他并不在意叶楚的想法,又仿佛他早已知晓了一切。

    光线沉沉,贺洵的神色晦暗不明,令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这时,贺洵看向叶楚:“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小姐贵姓。”

    贺洵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带着几分不羁。

    不晓得她会说出她的真名,还是直接不回答。

    叶楚瞥了贺洵一眼,淡淡地说:“姓陆。”

    声音极轻,落在空气里,却又清晰极了。

    贺洵愣了几秒,随即笑了:“哦?陆小姐。”

    现在上海滩人人皆知,她和陆淮的关系。

    陆淮在杨家宴会上开枪护她、在大上海俱乐部请她跳舞、很多报纸还报道了陆三少追求她的消息……

    一桩桩一件件,都看得出她和陆淮关系匪浅。

    这次去北平,她更是用了陆淮的姓。这么说来,她和陆淮……

    贺洵目光沉沉,他忽的说了一句:“你的易容做的不好。”

    清晰的话落进叶楚耳中,叶楚心一紧。

    她抬起手,下意识摸上自己的脸。

    叶楚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立即放下手。

    但是,已经迟了。

    瞥见叶楚的动作,贺洵笑了:“方才是骗你的。”

    果然试出来了,他一开始就猜到了是她。

    虽然叶楚做了伪装,但贺洵晓得,那张平凡的面容背后,是叶楚的脸。

    叶楚眼睛一眯。

    贺洵多次试探,他果然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贺洵收起了笑意:“陆楚,若是有事,就来前面车厢找我。”

    既然她称自己姓陆,那他就这么叫她罢了。

    虽不知叶楚为何要跟踪他,但他是信礼中学的校董,于情于理总要照拂叶楚。

    叶楚:“好,贺先生。”

    待到贺洵离开,叶楚给暗卫交代了一些事情,便回到了车厢。

    叶楚沉思,贺洵知道了她是谁,但是贺洵没有恶意,她不必太过担心。

    火车向前方驶去,静默的山峦和苍青的湖水飞快地掠过窗外,一切都变得遥远了起来。

    时间静默,缓缓流逝。

    过了一会儿,火车停了下来。

    这时,车内响起了广播。

    “津州站到了,请大家立即下车。”

    “火车故障,将在此站停下,进行修理。”

    “乘客们必须在该站下车,也可以选择转乘另一班火车。”

    “……”

    叶楚听见后,愣了几秒。

    她很快就拿起行李,准备离开车厢。

    车门打开,冰冷干净的空气袭来,叶楚的余光看见了一个人。

    叶楚一怔。

    眼前的人气质优雅,眼底平静而从容,光影落在他的脸上,仿佛都沉寂了下来。

    此时的他,不是贺洵,是江洵。

    叶楚试探地问:“江……?”

    他顶着贺洵的面容,点了点头:“是我。”

    叶楚听到了江洵的声音,她心下一松。

    方才叶楚已经同贺洵说过,她担心江洵并不知道,便又提了一句。

    叶楚说:“我现在姓陆。”

    江洵嗯了一声:“我清楚。”

    江洵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一秒,很快偏开:“我们走吧。”

    叶楚提起行李箱,随着江洵,离开了这条走道。下火车后,两人一同走进人潮。

    那群暗卫认识贺洵的脸,他们跟在身后,隐没在人群中。

    四处是喧闹细碎的人声,所有人都因为火车的故障,被迫下了车。这班火车已经取消,他们只能逗留在火车站中。

    火车站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嘈杂万分。江洵不时看叶楚,确保她无事。

    他们找到了一处空的地方,暂时停下,叶楚搁下了手中的行李箱。

    叶楚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抬眼看去。

    火车站有个牌子,上面写着两个字。

    津州。

    叶楚微微一怔,津州这个地方,她曾经来过。

    津州是秦骁的家乡,上次黑市比武期间,秦骁兄弟得了重病,她来到这里,替他打点。

    身旁响起了江洵的声音,叶楚渐渐收起了心绪。

    江洵开了口:“若是我们想要去北平,必须现在过去买票了。”

    方才那班列车的终点站是北平,现下一出事,大家都被留在了这里。

    叶楚点头,他们去了售票处,没有猜错,队伍已经排得很长了。

    两人开始排队,面上却并不焦急的样子,似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有解决的办法。

    售票员抬眼看来:“去哪里?”

    江洵声音清和:“津州到北平。”

    “什么时间?”

    “最近的一班。”

    “先生,最近的一班是中午十二点。”

    “两张卧铺单间车厢的票。”

    “抱歉,先生,卧铺车厢的票已经卖完了。”

    江洵扭头看向叶楚,似在征求她的意见。叶楚点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这些。

    江洵看回售票处:“那就坐铺罢。”

    时间十分紧急,在津州车站等了一会,他们并未用午餐,就直接上了火车。

    暗卫也很快跟上来,散入这列火车的各节车厢,确保此次行动万无一失。

    叶楚坐下来,放下行李箱。江洵坐在她的对面,他的余光注意着周围,心中已经了然。

    他极为敏锐,自是知道这里有人。

    江洵问:“他的人也来了?”

    叶楚当然明白江洵口中的他,指的正是陆淮。

    叶楚声线淡淡,嗯了一声。

    她转移了话题:“贺洵,我现在要去餐车,需要帮你带些东西吗?”

    现在他们不在上海,但她仍旧不会暴露江洵的真实身份。

    江洵对此不在意,只让叶楚随便带些食物便是了。

    叶楚独自一人前往餐车的那节车厢,江洵知道有暗卫跟着她。他望着她的背影,待她离开后,收回了视线。

    餐车内人很多,叶楚先买好了江洵的那一份,让暗卫给他带了回去。

    她端着一份牛排,寻找着座位。

    叶楚四处查看,她穿过人群,朝着一处空桌子走去。

    与此同时,有个男人走了进来,他身形高大,却气质阴冷。即便窗外阳光晴好,他周身的阴寒仍不会散去。

    他仿佛警惕心极高,一走进车厢,就装作不经意地扫视着周围。

    叶楚正好坐下,他的视线没有落在她身上。

    在这列餐车中,他查探不到任何危险。

    待到这个男人买好餐点后,车厢已经没有座位了。

    他扫了一眼,仅留一张桌子那边有空位,那里坐着一个女子。

    她的背影有些眼熟。

    男人略加思索,朝她走了过去。

    他在叶楚的面前坐下,目光掠过她的脸。

    那个女子的面容陌生,他并不认识。他收起方才的警惕,低下头来。

    男人坐下的时候,叶楚察觉到有道阴影在眼前。

    叶楚下意识抬眼看去,她不由得心神一紧。

    她的对面坐着一个男人,他的眼睛深黑,五官极为凉薄,面容淡漠极了。

    他没有做任何伪装,似乎认定了,不会有人认出他来。

    但是那副五官,即便他化成灰,叶楚都会认得。

    莫清寒。

    痛苦的记忆漫上心头,潮水一般汹涌而至。

    他害死叶家人,吞并叶家产业,让她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叶楚仿佛回到了那年的上海。冬天冰冷彻骨,她所拥有的一切,伴着寒风,一点一点从她手中被带走。

    她生不如死,如临地狱。

    是眼前这人一手促成了此事。

    恨意从心底升起,叶楚握紧了手中的刀叉。

    若不是叶楚还残留着一丝理智,她无法确保自己到底会做出什么。

    但叶楚明白,她万万不能轻举妄动。

    她只能低下头去,敛起神色。

    快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

    莫清寒似是察觉到了叶楚的视线,抬眼看了过来。

    他的目光看向叶楚的脸颊,她面色沉静,没有什么疑点。

    叶楚此刻做了伪装,因此,莫清寒并不会认出她。

    莫清寒多疑,他忽的开了口。

    “这位小姐。”

    他的声线听上去虽然温和,却好似黑夜,幽暗至极。

    莫清寒的视线缓缓落在叶楚的手上。

    她的手中拿着一把刀子,虚环着,却没有使用。

    他忽的一笑:“你不准备用餐吗?”

    阳光斜射入窗,照亮了面前的餐桌。

    听到莫清寒的声音,叶楚极为镇定,她不能展露出丝毫的真实情绪。

    车窗外,一切景色疾驰而去,影影绰绰。

    叶楚闭上眼睛,压抑又克制。

    短短几秒间,那些黑暗的过往,已经被她极好地隐藏了起来。

    叶楚抬起头来,她的眼底云淡风轻。

    今生,她第一次对上了莫清寒这张脸。

    树影掠过那双眼睛,叶楚的情绪看不分明。

    莫清寒坐在那里,望着她。

    幽暗目光扫过叶楚的脸,她看上去平静极了。

    四下喧闹声音仍旧响着,这里却静默万分,仿佛被沉沉冬日所阻。

    在冰冷的阳光中,喧嚣渐渐平息。

    他的视线落进她的眼中。

    犹如一场无法逃离的宿命。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78章 第17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