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第18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80章 第180章

    莫清寒回到单间车厢后, 仍旧没有放下疑心。

    想起方才的情形, 莫清寒仔细思索后,觉得有些问题。

    贺家是华商会的成员, 所以,他曾经调查过贺洵。

    贺洵一直在国外留学,近段时间才来到上海。即便贺家是上海滩有名的富商,也并未传出过贺洵的风流逸事或花边新闻。

    除非必要商业事务, 贺洵不常和女子一同出现。

    莫清寒眸色暗沉, 那么餐车中的那个女子, 会是谁?

    贺洵是过来找她的吗?还真的只是随意找个座位坐下?

    若是这女子本就与贺洵相熟,却在他面前装作与贺洵并不认识的样子, 那这个女子的身份就极为可疑。

    莫清寒的眸色冷了几分。

    莫清寒的手下也隐在了这列火车上, 随时听他的指令。

    莫清寒瞥了手下一眼,声音阴冷:“去查查方才餐车里的那两人。”

    手下领命,过一会儿,手下回来了:“主子, 那对男女在同一节车厢。”

    话音刚落,莫清寒周身的气息愈加阴暗, 车厢里的空气仿佛也凝住了。

    窗外的光此时变得暗淡了下来。落在身上,彻骨的冰凉之感漫了上来。

    莫清寒眸底隐着冷意,这两人偏偏在同一节车厢里, 是巧合还是本就相熟?

    他本就多疑,无论这女子与贺洵先前是否认识,他都要去打探清楚。

    莫清寒决定, 今天晚上,他要过去一趟。

    此时,外头的光仿佛又沉了几分,莫清寒的身影愈加寂寥。

    今夜,火车不会多做停留,与外界的通讯暂时切断。

    火车轰隆轰隆驶进深沉的夜色。

    窗外漆黑一片,那些景物仿佛都被笼在幽暗的夜色中,在这寂静的冬夜显得格外苍凉。

    莫清寒迈着步子,来到叶楚和贺洵所在的车厢。

    车厢里坐着很多人,莫清寒抬眼看去,贺洵坐在那里,对面是餐车中的那个女子。

    莫清寒继续不动声色地看着,女子后面坐着一个男人。

    在那个位置,可以清晰地听见女子和贺洵的讲话。

    莫清寒看清了里头的情形,便在走道上等着那人出来。

    过了一会儿,那个男人走出了车厢。

    那人忽然感觉到光线暗了几分,仿佛有一片阴影压了下来。

    他抬头看去。

    一个陌生人站在他面前,气场有些冰冷。

    那人开口:“有什么事吗?”

    莫清寒的声音极低:“你去换个座位,这个座位归我了。”

    然后,莫清寒拿出几块大洋。

    那人原本有些迟疑,当他看见银元时,便立即开口:“我自己去找座位。”

    事情办妥,莫清寒做了伪装,准备过去。

    夜晚时分,车厢内的光线极为昏暗,一切显得安静极了。

    身后仿佛有脚步声响起,叶楚下意识往后面瞥了一眼。

    一个男人背对着她,恰好坐了下来。

    叶楚只看见那人高大的背影。

    即便他并未回头,但仍有一种隐约的压迫感沉沉压了下来。

    叶楚的眉头皱起,觉得有些不对劲。

    虽然叶楚没有看清这男人的面容,但他的身形与衣服,都与先前不同。

    叶楚眼眸微凉,她确认了,身后的男人并不是先前那个人。

    许是因为白日在火车上碰到了莫清寒,叶楚对周围的一切都带着警惕心。

    只要有一丝不对的地方,叶楚总会多想几分。

    叶楚有种直觉,她身后的人,与莫清寒有关。

    叶楚清楚,莫清寒多疑,白天她与贺洵的话,他不会全信。

    无论身后的人是谁,叶楚都不能掉以轻心。

    叶楚知道,现在最关键的,是让贺洵配合自己,演一场戏。

    不能让莫清寒知晓自己的身份。

    莫清寒坐在叶楚身后,隔着一层椅背。

    他收敛了周身的气息,目光沉了下来,凝神听着后面的动静。

    这时,叶楚捂住嘴,咳嗽了起来,空气中响起轻微的声响。

    贺洵看了叶楚一眼。

    叶楚一面咳嗽,一面拿起了桌上的纸。

    叶楚低下头,拿起笔,在纸上快速写了起来。

    黑笔划过纸张,隐约响起轻微的沙沙声响。

    咳嗽声掩盖了写字的声音,听上去并不起眼。

    看清了叶楚的动作,贺洵眉头一紧。

    他不说话,视线继续落在叶楚的身上。

    叶楚伸出手,纸张缓缓移动,放在了贺洵的面前。

    贺洵低头看去,素净的白纸上落着深黑的字,上面写得清楚明白。

    那人有问题。

    贺洵抬起头,视线望了过来。

    叶楚的手正指向她的身后。

    循着叶楚手的方向,贺洵的目光凝住。

    那里坐着一个男人,那男人背对着他们,极为安静。

    贺洵收回了视线。

    贺洵和叶楚对视一眼,他明白了她的意思。

    叶楚身后的男人极为可疑,那男人坐在叶楚身后,说不定就是来探查他与叶楚的关系的。

    既然江洵要保证叶楚的安全,他自然会与叶楚配合。

    这时,贺洵开了口:“小姐,你已经咳嗽半个晚上了。”

    他并没称叶楚为陆小姐,既然身后那人可疑,这个姓氏最好也别暴露。

    叶楚:“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是感冒罢了。”

    贺洵已经知晓了她的意思,叶楚一面说着,一面悄无声息地拿起了桌上的纸。

    她把纸条握在手中,然后收了起来。

    贺洵的声音带着几分关切:“冬季到了,确实应该多加注意。”

    叶楚:“多谢先生关心。”

    他们两人假装不认识,语气听上去有些疏离。

    这些话都进了莫清寒的耳中,听上去她生病了,而贺洵只是对一个陌生女子表达了关切罢了。

    仿佛并没有可疑之处。

    但是莫清寒并没有完全放下疑心,他的身形未动,仍坐在那里。

    叶楚一直注意着身后的动静。

    身后是一片静默,寂静得厉害。

    那个男人没有离开,仍在观察他们。

    贺洵眼眸深了几分,他又开口:“需要我帮你打份热水吗?”

    叶楚:“不必了。”

    莫清寒安静听着。

    听上去那个女子与贺洵保持着距离,贺洵对她关心,但她一直在礼貌地拒绝。

    贺洵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几分散漫:“何必这样客气?我以为我们已经挺熟悉了。”

    话语中有调侃的意味。

    这时,叶楚的语气仿佛冷了下来:“先生,我们仅仅只是同乘车一个下午罢了。”

    莫清寒眸色未变,继续沉吟。

    从这个女子的话中,似乎能够听出,贺洵和她在餐车用餐的时候,两人并不相识。

    但后来,不知怎的,贺洵竟坐在了她对面的座位。

    现在,这个女子生病,贺洵表达关切,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贺洵开口:“我姓贺,你呢?”

    叶楚不回答。

    贺洵笑了:“小姐,一整个下午,你都在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叶楚:“贺先生,萍水相逢,我不想同陌生人说自己的姓名。”

    莫清寒想起,下午与这个女子在餐车上讲话时,她也是如此。

    话语间带着防备,不多说半句。

    听上去这个女子是个警惕性极强的人,无论贺洵怎么讲话,她始终没有放下戒心。

    似乎并没有异常。

    贺洵不讲话了,陷入一片寂静。

    通过这场谈话,莫清寒暂时认为这个女子与贺洵并无关系。

    但他不会全然相信,心底仍带着疑心。

    莫清寒站起身离开了。

    待到莫清寒走远了,贺洵看向叶楚。

    “你认识那人?”

    贺洵觉得叶楚的反应有些异常,似乎对那人带着隐隐的敌意。

    叶楚摇头。

    莫清寒的事情自然不能让旁人知晓。

    贺洵的视线掠过叶楚的脸,她的脸色极为平静,仿佛并没有说谎。

    贺洵语气闲散:“暂且信你一回。”

    叶楚补了一句:“但我感觉他不是好人。”

    贺洵看着叶楚,若有所思。

    但他不再说话。

    这个夜晚极为漫长,火车继续往前,朝着北平而去。

    ……

    不知过了多久。

    这列火车上的广播突然响起,通知乘客北平已经到了。

    原本安静下来的车厢,人声渐起,开始喧闹起来。

    漆黑的铁轨向远处延伸而去,消失在天光尽头。

    火车进站,轰隆声响在耳畔。

    车厢先是一阵摇晃,然后渐渐慢了下来,最终平静。

    乘客要在北平下车,拿上了自己的行李,陆陆续续走出了车厢。

    叶楚和贺洵随着人群往外走去。

    火车刚刚靠站,站台上人潮拥挤,旅客们来来往往。

    叶楚借着整理头发的举动,侧过了头,发现莫清寒也下了车。

    他混在人群之中,四周虽然喧嚣极了,但是他仍旧缓步走着。

    莫清寒似乎在北平有些事要做,他没有多做停留,直接离开了火车站。

    叶楚皱了皱眉,目光冷上了几分。

    叶楚没有跟上去,她晓得莫清寒这人十分敏锐,她绝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踪。

    况且,她此次来北平的目的,是要找出江洵背后的那个委托人。

    那人清楚叶家的事情,并对叶家很感兴趣,叶楚必须要查个明白。

    所幸,现在她身边的是贺洵,江洵并未出现。

    江洵的警惕性极高,要是换成是他,他定会发现自己的目的。

    叶楚对贺洵不是很了解,但是她知道贺洵的戒备心比江洵弱一些。

    人潮熙熙攘攘,站台上的人都往出站口涌去。

    没过多久,旅客都散了,站台上变得空荡荡的,方才的嘈杂之声远去。

    只剩下冬日的刺骨寒风,吹过寂静无人的站台。

    叶楚和贺洵仍旧停在火车站门口,没有离开。

    叶楚问道:“贺洵,你来北平做什么?”

    贺洵散漫自如,毫不遮掩。

    贺洵说出此行的目的:“我会先去贺家的宅子,然后去看看家中的生意。”

    前段时间,贺家将生意交给了贺洵打理,他来北平是看分号。

    叶楚又接着问:“是不是顺南货号的事情?”

    贺洵顿了顿,没有立即回答叶楚的话。

    他俯首看叶楚,动作漫不经心,眼中却含着一丝笑。

    贺洵笑容随性至极:“你问这么多,在火车上却不回答我的问题?”

    贺洵的语气中带着调侃之意。

    面对贺洵的调笑,叶楚面色丝毫未变。

    叶楚声音如常:“答与不答,是你的自由。”

    叶楚的意思是,方才她问贺洵的那些问题,都是贺洵主动回答的。

    叶楚没有任何逼迫的意思。

    闻言,贺洵忽的轻笑了一声:“若是你想同我一起去,那也无妨。”

    贺洵又停了片刻,脸上带着散漫的笑意:“不过,你要怎么同陆淮交待?”

    叶楚:“……”

    见到叶楚耳根隐隐泛着红,贺洵心中了然,却并不拆穿。

    叶楚当然没有从贺洵口中问出其他有效的信息。

    最终,两人在火车站告别,各自去了自己的地方。

    贺洵离开火车站后,叶楚立即没有跟上去。

    此时她和贺洵的目的地一样。

    都是贺家宅子。

    在北平的这段日子中,贺洵都会待在那里。

    待贺洵走后,叶楚坐的车子绕了一个弯,去了贺家宅子。

    叶楚会在附近的茶馆停留。

    她让暗卫时刻紧盯着贺家,看看贺洵是否有所行动。

    一到茶馆,叶楚立即给陆淮打了个电话。

    这趟路程中,叶楚竟然发现莫清寒出现在火车上,并且在北平下了车。

    叶楚不清楚莫清寒想要做些什么,她必须将此事告诉陆淮。

    若是莫清寒一有异动,陆淮就能提前做好防备。

    电话刚刚打出,就有人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陆淮的声音。

    叶楚开口:“我已经到了。”

    叶楚没有向家中报平安,而是先打给了陆淮。

    陆淮的语气和同时有所不同,他听到叶楚的声音后,似乎松了一口气。

    昨夜,陆淮做了一个不好的梦。

    梦中,叶楚消失在他的眼前,他却没有抓住她的手。

    满室的黑暗沉寂,却抵不住他在寂静中骤然响起的剧烈心跳。

    一声响起,又接着一声,清晰传来。

    外头天光渐亮,他竟再也无法入眠。

    此时,叶楚的声音落进他的耳中,陆淮的心莫名静了下来。

    千思百绪皆化成一句话。

    陆淮声音沉沉:“平安就好。”

    叶楚并没有听出陆淮的异样,继续往下讲。

    叶楚顿了顿,接着说:“但是我在火车上遇见了莫清寒。”

    陆淮眼眸一紧,脸色蓦地冷下了几分。

    叶楚讲得详细:“他没有做任何伪装,来了北平。”

    陆淮没有出声,让叶楚继续将这件事讲完。

    叶楚沉声道:“他十分警惕,我不敢派人跟他。”

    尽管叶楚语气平静,但是她仍旧带出了几分恼怒。

    陆淮知道,这是叶楚第一次正面遇上莫清寒。

    但她做得很好,没有半点慌乱。

    陆淮应声道:“我会派人去查,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叶楚嗯了一声:“好。”

    两人都有事要做,虽是想念,却很快就挂了电话。

    叶楚不知道的是,陆淮在接到她的电话后,就从南京出发了。

    他在南京多停留一会,只是想确认她的安全。

    陆淮会来北平找她。

    半个小时后,暗卫向叶楚汇报,贺洵离开了贺家宅子。

    叶楚已经做好了另一副伪装,她立即跟了上去。

    若是此时贺洵变成了江洵,叶楚跟踪他,定会被他发现。

    但她必须跟过去。

    如果江洵不想让叶楚查探真相,他一定会想办法甩掉她。

    要是他转变了心思,决定将委托人的消息透露给叶楚,那么她就有机会知道事实。

    所以,这一切都要看江洵的态度。

    江洵刚走出贺家宅子,就发现有人跟踪他。

    此时,贺洵消失,江洵出现。

    江洵看见跟踪自己的那个人,是一个面容平凡的女子。

    尽管那人十分谨慎,但是江洵还是立即发现了。

    江洵最擅长隐匿身形,所以江湖上没有知道暗阁阁主的行踪。

    江洵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那人的身份。

    是叶楚。

    叶楚又换了一副样子,和火车上的不同。

    方才江洵在火车上碰到叶楚的时候,他就做了猜测。

    叶楚来北平,要么是为了跟踪自己,要么就是另有目的。

    现在他可以确认了。

    看来叶楚想知道他背后的委托人到底是谁?

    江洵状似无意地看了一眼叶楚,他微微一笑,宁静优雅,毫无异状。

    下一秒,他的步子一拐,走进了一家酒馆。

    叶楚看到这一幕,同样跟了进去。

    酒馆里人声喧闹,光线晦暗,留声机放着歌曲,偶尔的一阵笑声也随即隐在其中。

    叶楚下意识皱紧了眉,但她的目光仍旧跟随着江洵。

    她不清楚江洵是否已经发现了。

    江洵缓步而行,他优雅自如地穿过人群,一点也没受四周环境的影响,惬意极了。

    他在酒馆中绕了一些路,却又始终和叶楚保持相同的距离。

    江洵故意制造出一种假象,好像他真的会将让叶楚见到那个委托人。

    而酒馆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女子。

    她的面容并不出众,偶然对上她的眼睛,却忽觉锋芒闪过。

    她面前的桌上放着一杯洋酒,她的手握住了酒杯,却没有要喝的意思。

    酒杯的酒悠悠沉浮,闪着细碎的光。

    她的眼睛一抬,恰巧落在江洵和叶楚身上。

    女子面色如常,她举起酒杯,喝了一口酒。

    江洵随意偏了偏头,视线落在了女子身上。

    仅仅只是一瞬,江洵就转开了头,仿佛那人对他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

    江洵没有在这里久留,转身出了酒馆。

    看到江洵离开,叶楚也重新跟了上去。

    叶楚知道江洵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但她不知道他有何想法,会不会将那个委托人的身份告知她。

    江洵走出酒馆后,又来到了一家俱乐部。

    此时,江洵并没有继续让叶楚跟着他。

    江洵只是花了一点时间,就将叶楚甩掉了。

    叶楚很快就发现她跟丢了江洵。

    看来江洵仍旧不想让自己知道真相。

    江洵甩开叶楚后,来到了俱乐部的一个房间中。

    房内无人,寂静无声,外面的喧闹全被隔绝在外,逐渐变得遥远。

    江洵拿起房中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没等多久,电话就被人接起。

    江洵立即出声:“罂粟。”

    他知道方才在酒馆的时候,罂粟也发现了不对,立即离开。

    不然他不可能打通这个电话。

    电话那头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在哪里?”

    江洵说出了俱乐部的名字。

    江洵接着说道:“事情有变,取消行动。”

    罂粟的声音继续传来:“刚才你被人跟踪了。”

    罂粟语气平静,似乎对这种事习以为常。

    江洵停了半晌,说道:“那人是叶楚。”

    罂粟呼吸一滞。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次日。

    叶楚:你怎么来北平了?

    陆淮:别讲话,让我抱抱。

    陆淮将叶楚拉入怀中,细细感受一下她的身体。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80章 第18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