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第18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81章 第181章

    罂粟没有说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长久的寂静。

    仿佛有许多事情堆积着, 心中隐痛沉沉,令她无法开口。

    江洵的语气淡然:“我明白, 你不想让她知道。”

    “放心,她绝不会发现的。”

    罂粟顿了一会,才开口:“多谢,江。”

    江洵声音温和:“改日再见。”

    他搁了电话, 晓得罂粟并不想多聊。

    江洵离开了这家俱乐部, 回到了贺家的宅子里。

    这件事被贺宅附近的暗卫回禀到了叶楚那里, 她得知后,并未做些什么。

    夜幕已经降临, 江洵走到桌子旁, 留了一些字。

    清晰分明的字迹落在素白纸张上,钢笔被搁了下来。

    江洵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他知道, 明早醒来后,这具身体是属于贺洵的。

    除了完成任务以外, 江洵不懂与人相处。

    有些事情,只能交给贺洵去做了。

    ……

    第二天,贺洵醒来的时候, 已是十点了。

    昨日奔波了许久,他的身体累极了。

    贺洵穿上衬衫,随手拿起一件暗纹西装。

    他系领带的时候, 发现桌子那里放着一张纸条。

    贺洵眯了一下眼睛,领带已经系好,他走过去,拿起纸条看。

    上面写了几行字。

    是他自己的字迹,但是贺洵知道,这张纸条出自江洵之手。

    麻烦你了,替我赔罪。

    底下附上了一个酒店的名字,正是昨日叶楚入住的地方。

    贺洵抬眉,他知道江洵受人所托,要去照料叶家。

    不晓得他做了什么事,惹得叶楚不高兴了。

    只不过,江洵竟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贺洵笑了一声。

    尽管如此,贺洵仍是收起了那张纸条。按照江洵的交待,去了那家酒店。

    贺洵让前台给叶楚打了一个电话。

    知道来人的身份后,叶楚下了楼。

    贺洵开了车门,闲散地靠着,见到她来,瞥向她的方向。

    贺洵开口:“叶楚,请你去德中饭店。”

    叶楚的语气冷淡:“贺校董,你不是要去处理家中生意吗?”

    贺洵先前在火车上帮过她,两人达成了一致战线。

    但因为昨日之事,叶楚明白,江洵并不想让她知道委托人的身份。

    现下她叫贺洵校董,倒也疏远了几分。

    贺洵并不回答,说了另一句话:“这顿午餐是江洵请的。”

    他的视线直直落过来:“你去,还是不去?”

    叶楚怔了几秒,朝着贺洵走去,坐进了车里。

    贺洵关上车门,发动了汽车。

    黑色汽车平稳地行驶在北平的街道上,来来去去的行人从窗外掠过。

    贺洵漫不经心地问:“叶楚,你喜欢吃什么?”

    叶楚摇头:“没什么特别喜欢的。”

    这是实话,叶楚不讲究这些。

    但贺洵就不同了,顺南货号少东家,人人都晓得,他最重享受。

    贺洵眼底带着调笑:“你不答,或许我应该问问陆淮?”

    叶楚偏头,看向窗外:“他不知道。”

    贺洵扫了一眼叶楚。

    他晓得,只要提到陆淮这个名字,她就愈发敏感起来了。

    贺洵笑了一声,转动方向盘,车子拐了一个弯。

    一路上,两人并未多言,贺洵注视着前方,他们很快就到了德中饭店。

    ……

    叶楚和贺洵踏入了德中饭店,两人选了个靠窗的座位。

    侍应生上了一壶茶,茶水倒入杯中,瞬间白烟袅袅。

    在叶楚他们进入饭店的同时,一个女人也出现在了饭店的门口。

    她里面穿着一件孔雀蓝的湖绉旗袍,勾勒出她的身形。

    外头却披着件黑色大衣,随着她的走动,隐隐露出里面莹蓝色的布料。

    她动作极轻,安静地穿过大厅,来到了饭店的两楼。

    她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包括叶楚和贺洵。

    仿佛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客人。

    德中饭店是环形构造,她穿过了一条漫长的走廊,到了对面那幢楼。

    那个女人走进了包厢,坐了下来,随后将窗户拉开了一条缝隙。

    从楼上的窗户往下望去,恰好能看见叶楚他们。

    她的脸闪过窗边,露出精致白皙的下巴。

    那人正是做了伪装的罂粟。

    叶楚和贺洵都不曾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们。

    叶楚手捧着茶杯,小口地喝着茶。

    热茶烫口,正好驱散了一身的寒冷。

    罂粟靠在窗边,一直将视线放在叶楚身上。

    原本她冷着一张脸,当她看见叶楚的时候,却不由得弯起了唇角。

    她的脸上始终带着一丝笑意,像是偶尔掠过冰冷冬日的温煦阳光。

    这时,大堂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叶楚和贺洵同时放下了茶杯,向外面看去。

    茶底轻轻碰触桌面,发出细小的摩擦声。

    一群面容严肃的男人走进了饭店,他们手上执着枪,沉着一张脸。

    他们来势汹汹,目光扫视整个饭店,似乎要找什么人。

    叶楚皱了皱眉,和贺洵对视了一眼。

    两人没有作声,却下意识提高了警惕。

    饭店里的气氛瞬间紧绷,沉沉压在人的心上。

    一群持枪男人突然而至,包围了整个饭店。

    来饭店用餐的客人立即骚动了起来,人声嘈杂,乱成一片。

    “全都给我安静!”

    门口站着十几个人,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往前走了一步,沉声喊了一句。

    声音响起,四下瞬时安静了下来。

    手中的枪支擦到他的皮带,发出铿锵之声,清脆万分。

    只余下此起彼伏的呼吸声,落在寂静的空气中。

    所有人都不敢出声,生怕下一秒,那黑漆漆的枪口就对准他们的脑袋。

    那个男人从怀里拿出一份文件,随即提高了声音。

    “我有搜查令在身,刚才接到可靠消息,说是有反动分子藏在这家饭店。”

    “大家不用担心,我们会放大家离开,但是……”

    顿了顿,男人继续说道。

    “所有人想要走出这家饭店,必须要接受巡查,必要的时候会搜身。”

    男人此言一出,饭店又起了喧闹之声。

    他们满脸的不情愿,并不想配合这次的行动。

    他们来这里是想用餐的,而不是得到别人的拷问。

    不过,客人的小声抗议没有持续太久。

    男人重重地跺了一下脚,厚沉的靴子踏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饭店里又一次恢复了安静,陷入沉默之中。

    男人皱紧了眉:“现在,你们一个个走出饭店。”

    刚开始还无人动身,等到那些执枪男人陆续进来,带着明显的威迫之意时,才有人站了起来。

    叶楚和贺洵坐在靠近里面的位置,短时间内不会被盘查到。

    他们决定静观其变。

    客人一个个走出饭店,却没有发现可疑之人。

    当盘查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二楼突然冲出了几个男人。

    他们头上带着宽边沿帽,帽檐压得很低,遮住一部分脸。

    那些人手上也拿着枪,他们借着二楼的扶手,将枪靠在上边,朝着下面开枪。

    他们动作利索,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枪声乍响,子弹划破冰冷的空气,直向门口而去。

    恐惧如同这幽幽日光,遍及各处。

    尖叫声和惊呼声四处响起,打破令人窒息的僵滞气氛。

    随着枪声的响起,一名客人应声倒下。

    二楼的那些人正是来人口中说的反动分子。

    他们藏匿于饭店之中,如今行踪暴露后,被层层包围,无处逃脱。

    于是,他们想着借助杀人一事,制造骚乱,趁机逃走。

    现在,他们的愿望达成了。

    那些客人发现有人死在他们面前,瞬间慌了,到处乱窜。

    他们纷纷往门外涌去,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楼下乱作一团,连那些执枪的男人都被冲散了。

    这些人都是政府的人,他们不会伤害平民百姓的生命,只能处处受制。

    那些反动分子本就没有人性,他们不晓得,其他人有没有看到他们的脸。

    他们的想法是,将现场的客人全都杀了。

    一个不留。

    他们下了决定后,开始朝着那些人一个接一个地开枪。

    此时,二楼的罂粟也看到了这一幕。

    罂粟气极,她难得展露的笑容瞬间收回,眼神渐凉。

    她向来沉稳的心,却在此时骤然乱了节奏。

    罂粟始终紧盯着叶楚的方向,手上的动作不停。

    她极为熟练地将长袍撩开,手指触及到大腿旁的手.枪。

    旗袍的其中一侧开叉到了腿根,她总是将枪绑在这个位置。

    她将枪取下,迅速上膛,举到了自己的面前。

    半开的窗户中,冰冷的枪口对准了二楼一个男人身上。

    那人试图开枪杀死叶楚。

    这一刻,罂粟的目光极冷,沉静到了极致。

    在杀人的时候,她向来会抛弃自己多余的杂念。

    在这个时候,她只会有一个目的。

    就是杀死目标人物。

    下一秒,她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同一时间,叶楚也注意到了楼上的那个男人。

    那人杀意颇浓,已经将枪对准了自己。

    叶楚眼眸一紧,立即拿出了枪。

    叶楚平静异常,呼吸不曾乱过,眼神中没有一丝波澜。

    仿佛那个被枪指着的人并不是她。

    她执枪的动作很稳,丝毫未惧。

    贺洵霍然侧头,看向楼上。

    他靠近叶楚一步,立于她的身侧。

    他同样发现了叶楚此时的情况,立即收起了散漫之色。

    他将枪握在了手心,举起枪来。

    这一瞬间,三把枪一起对准了那个男人。

    那个试图朝叶楚开枪的人。

    下一秒,三人同时扣动了扳机。

    明明是三声枪响,却似合在了一起,分辨不出。

    子弹破风而去,杀意尽显。

    那人只觉风声从耳畔掠过,瞬间子弹入肉,疼痛彻骨。

    那人手上的力道一松,枪支落地,重重砸到地上。

    他立即往后仰倒,双目睁着,没了呼吸。

    叶楚知道贺洵和她同时开了枪,但是另外一个开枪的人究竟是谁?

    此时,叶楚他们已经顾不得这些。

    那男人的帮手发现同伴已死,开枪的人正是叶楚和贺洵。

    他们立即集中了火力,开始对付起叶楚。

    叶楚根本来不及另作他想,只能赶紧应付起眼前之事。

    接下来的那几分钟里,叶楚明显感觉到那人仍旧在帮他们。

    之后,政府派来的那群人也慢慢控制住了场面。

    那些反动分子要么被制服,要么就被当场击毙。

    罂粟确保叶楚没了危险,就准备离开。

    方才,罂粟当然也看到叶楚朝那人开了枪。

    虽说叶楚会开枪一事,她从江先生的口中听到过,但这回她还是亲眼看到。

    罂粟知道叶楚极为警觉,即便刚才她不出手相帮,叶楚也能化险为夷。

    罂粟收起了枪,她的视线下落,再一次放在了叶楚的身上。

    罂粟轻笑了一声,笑声随即散在寂冷的空气中。

    下一秒,她转身离开,走到这个房间的另外一扇窗户前。

    这扇窗户的外面恰好是一个小巷。

    罂粟打开了窗,没有回头,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场面已经完全被掌控住,叶楚将枪收回。

    这时,她的目光停在了二楼的一个房间上。

    那个房间的窗户微微敞着,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叶楚心口一紧,她立即走上二楼,穿过一条漫长走道,才到了对面那幢楼。

    她走到那个房间前,立即推开了房门。

    房间的门被猛地推开,声音却显得空空荡荡。

    一阵冬日寒风吹进了窗子,穿过整个房间。

    此时,房内无人,只剩下沉寂冰凉的空气。

    房间的窗户开着,叶楚快步走到窗前,往下看去。

    细碎人声涌入房间,烟火气息扰乱了这里的平静。

    底下人来人往,仿佛听到方才枪声,他们的步伐有些凌乱。

    窗外是一条狭窄的小巷,楼上离地面不远。

    若是方才房中有人,定能从这里逃掉。

    叶楚手心覆上窗边,思绪纷乱。

    这时,门外传来一丝动静,叶楚猛地回头。

    贺洵跟着叶楚,来到这个房间。

    他漫不经心地靠在门边,并未走进房内。

    她知道贺洵也发现了有人要杀她,那他是否也看到了那个隐于暗处的人?

    叶楚虽然强装镇静,但是她的声音仍旧带出些不安情绪。

    叶楚问道:“刚才你有没有注意到这里有人?”

    闻言,贺洵立即做出了回答。

    “没人,是你看错了。”

    贺洵的声音似乎很遥远,落入房中。

    叶楚此时的心中乱极了,她并没有注意到,贺洵刻意改变了声音。

    这时候,他已经收起了散漫的模样,直起了身子。

    他的目光沉静,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此时他已经是江洵了,但叶楚并未发觉。

    江洵眼底眸光暗了下来,藏起了这个秘密。

    ……

    因为意外的发生,这顿午餐最终告吹。

    制服了反动分子后,政府派人安抚了德中饭店。他们顺便感谢了方才贺洵和叶楚的出手相助。

    现今世道很乱,两人用枪,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情。

    叶楚并不想声张此事,得到了那些人的理解。

    所幸她做了易容,无人会知道,叶二小姐来过德中饭店,并参与了一场枪战。

    待到贺洵送叶楚回去的时候,已是晚上了。

    黄昏时分就下起了雨,现在,雨势愈发大了。

    叶楚看着窗外,北平的夜景,隔着一层朦胧雨雾,和上海滩的不同,有着另一番感觉。

    但她此刻心神不定,一直在想那时发生的事情。

    即便车子已经停了,她仍恍若未觉。

    贺洵见状,忽的开口唤了一声:“叶楚。”

    叶楚这才回过神来。

    贺洵瞥向窗外:“有人来找你。”

    车子外面落着雨,叶楚开了车门。

    雨水的声音清晰地响着,地上已经积了薄薄的水。

    黑漆漆的夜晚,她抬眼看去。

    那人站在夜里看她。

    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望进她的眼睛。

    他的目光深邃,片刻不离。

    仿佛等待了很久。

    叶楚的心无法安定,这时忽的静了下来。

    她下了车,朝着他跑了过去。

    大雨仍旧没有停,叶楚直直地跑向陆淮。

    陆淮的手一伸,搂住叶楚纤瘦的肩膀,将她的身体轻轻一带。

    不但将她拉入了伞中。

    还拉她进了自己的怀中。

    几日不见,陆淮只觉怀里那人有些瘦了,她的衣服被雨水打湿。

    叶楚任由陆淮抱着。

    下着雨的夜,一切不安的情绪就这样平息下来。

    她的头埋了进去,有些沉迷。

    陆淮撑着伞,单手环紧她的身体。

    他没有忍住,不由得低头吻向她的发间。

    寂静雨夜中,他的嘴唇贴上她乌黑的长发。

    吻落下,与此同时,一股硝烟气味漫了上来。

    陆淮的动作一滞。

    雨势渐大,从夜空砸落,雨水敲打着伞面。

    陆淮眼眸紧了几分。

    他察觉到了危险,她仿佛经历了什么。

    潮湿的雨水气息、她身上若有似无的清香、无处不在的硝烟味道……

    夹杂在一起。

    短暂的温存和方才的危险并存。

    大雨中,陆淮眸色渐深,他抱紧了叶楚。

    在他的拥抱下,她的身体显得有些单薄纤瘦。

    陆淮从南京过来,刚下火车,就到了叶楚所住的酒店。

    他不远千里,风尘仆仆,前来看她。

    却没有料到,她会在北平遇到危险。

    夜色深沉,陆淮拥着叶楚的身子。

    他开了口,温热声线响在她的耳畔。

    他的声音低沉,似乎动了怒。

    “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三少来北平了~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81章 第18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