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第18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82章 第182章

    伴随着雨声, 陆淮的声音落进叶楚耳中, 仍旧清晰极了。

    她自是知道,任何事情都瞒不过陆淮。

    今日发生了那样多的事情, 不过,她本就没有想过瞒他。

    叶楚抬眼看向陆淮:“先进去再讲。”

    陆淮将叶楚搂紧,雨伞偏向她那一侧,确保她不会被雨淋到。

    两人并肩往酒店里走, 叶楚似是想起了什么, 扭头看了一眼。

    身后是空空荡荡的一片, 贺洵的车子早已经离开,只剩下落雨的声音。

    天色黑透了, 大雨滂沱, 看上去不会停歇。

    陆淮和叶楚转身,进了酒店。

    这次来北平,陆淮用了一个假身份。为了避免旁人发现异样,周副官会先回上海。

    和平饭店若是有事, 由周副官代为处理。大家都会以为陆淮仍在南京,不会怀疑。

    回到房间后, 叶楚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

    一切都收拾好后,已是深夜了。

    陆淮坐在叶楚的房中, 她才有时间同他讲起这几日的事情。

    叶楚提起了那天的火车:“我在餐车上遇到了莫清寒,他没有做任何伪装。”

    陆淮皱了下眉:“我已经查过你坐的那一班火车,乘客名单上没有莫清寒。”

    叶楚了然:“他用了化名过来。”

    陆淮肯定:“但他不可能无缘无故来北平。”

    他们心中清楚, 莫清寒行事谨慎,突然到了北平,定是有要事在身。

    什么事情能让莫清寒离开汉阳?

    他此次不做任何易容,又是为什么?

    “昨日,我跟踪江洵的时候,被他甩掉了。”叶楚说,“他并不想让我知道委托人的事情。”

    陆淮补充:“或许是那个委托人的想法。”

    只要江洵不想透露的消息,他们绝不会知道,线索就断了。

    过了几秒,陆淮的视线落向叶楚的眼睛,他问:“今日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为什么会开枪?”

    方才刚抱住叶楚的时候,陆淮察觉了她身上的硝烟味。他心神一乱,但很快冷静了下来。

    叶楚毫发无损,又平安回来。即便今日她身处危险,但都已经很好地得到了解决。

    尽管陆淮知道,她能够保护好自己,但他仍会时时刻刻担心她。

    叶楚将德中饭店的事情,同他说了一遍。

    陆淮皱眉:“反动分子?”

    陆淮从尚思道那里听到了风声,北平近日有不法分子活动。

    尚思道是副总理的儿子,他有所动作,就代表着政府的风向。

    但此刻,他们更关注的是另一件事。

    叶楚抿唇:“我在德中饭店的时候,发现有一个人在观察我。”

    在对面的那幢楼中,的确能将叶楚这边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陆淮忽的开口:“你觉得那人有可能是江洵的委托人吗?”

    叶楚怔了几秒,点头:“现场陷入枪战,那个人还帮了我们。”

    那个人是谁?

    他的目的是什么?

    若是来意不善,为何会出手相帮?

    夜色愈发深沉,那样多的疑问却无法解答。

    大雨仍在下着,那些秘密仿佛被投入了漆黑的深夜。

    ……

    另一头,莫清寒也在北平。

    那日下了火车后,莫清寒先住进了一家酒店。

    莫清寒极为警惕,在那里住了几日,确认周围无人跟踪的时候,他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此次来北平,他是来找一个人的。

    莫清寒径直离开了酒店。

    他穿着一身黑衣,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整个人气质阴冷,似被黑暗笼罩一样。

    莫清寒压低了帽子,微低着头,走到了街上。

    街道上喧闹极了,行人来来往往。莫清寒快步走着,对周遭的一切视若无睹。

    穿过一条寂静的小路,路的尽头是一座房子。

    莫清寒停下了脚步。

    他往四下扫了一眼,这里极为僻静,没有什么人,冷清得厉害。

    寒风吹了过来,空气冰冷极了,愈加显得这里寂寥万分。

    莫清寒抬头看去。

    这座房子看上去极不起眼。在北平,这样的房子很多,极为寻常。

    而这房子里囚禁着一个人。

    是他今日来这里的目的。

    此时,大门紧闭。莫清寒上前,敲响了门,发出沉闷的声响。

    里面的守卫听见了,提高了警惕,神色严肃:“谁?”

    如果是不相干的人,他会立即动手。

    莫清寒的声音有些低哑:“是我。”

    守卫一怔,主子已经很久没来了。他没有多想,立即打开了门。

    打开门,冰冷的空气袭来。门口站着一个男人,他的气息比冬日还要冷寂。

    守卫极为恭敬,低头:“主子。”

    莫清寒走了进去。

    莫清寒随口问了一句:“他情况如何?”

    守卫:“仍是老样子。”

    莫清寒不再说话,迈着步子,往前走去。

    穿过一条寂静的长廊,拐过几个弯,他在一个房间前止了脚步。

    黑色的大门紧闭,仿佛是一道冰冷的枷锁,透着压抑的气息。

    莫清寒走上前,伸手推开了门。

    门被打开,外头的光线倏地涌了进来,割破了这片幽暗。

    莫清寒走了进去,也踏进了浓重的阴影里。

    吱呀一声,门被关上,那些明亮的光影被沉沉地阻隔在了门外,黑暗再次袭来。

    莫清寒抬脚往屋里走去。

    分明现在是白日,天气晴好,但这里,寒寂阴暗的气息无处不在。

    真正的容沐被囚禁在这里。

    此时,容沐背对着门口,正在低头看着医书。

    他的背影清瘦笔直,看上去极为清雅。

    听见了开门声,容沐并没有回头,他的目光仍落在书上。

    他被囚禁在这里,有人监视着他的行为,经常会有人进来,看看他在做些什么。

    容沐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几秒后,他缓缓翻过了这页书,嘴角浮起一丝讥讽之色。

    容沐开口:“我今日很安分,你们没必要这么监视我罢。”

    容沐以为,现在进来的人,也是先前那批监视他的人。

    听见容沐的话,莫清寒轻呵了一声。

    在寂静的房里,清晰极了。

    极浅的声音落进容沐的耳中,却好似沉闷的鼓声,重重敲在了容沐的心里。

    容沐心里一紧。

    这声音……

    是他。

    莫清寒。

    容沐永远不会忘记是莫清寒让人囚禁了他,是莫清寒剥夺了他的自由。

    容沐身子一僵,手指也微微颤抖。

    他极力维持镇定:“你怎么来了?”

    莫清寒往前走了几步,声音幽暗至极:“来看看你。”

    他有一件事,要让容沐去做。

    容沐自嘲:“你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

    “我的身份被你拿走了,我的脸也被你夺走了,你还想从我这里拿到什么?”

    他已经一无所有,在这屋子里浑浑噩噩地生活。

    莫清寒阴冷的声音响起,暗藏胁迫:“容沐,我留你的命,不是让你来顶嘴的。”

    无论是谁挡住了莫清寒的路,他都不会留情。

    容沐对他来说,还有几分用处。若不是如此,他不会留容沐一命。

    闻言,怒火涌上容沐的心头。

    容沐原本住在天津,是一名大夫,有一天,一群人闯进他的屋子,把他带走了。

    从那时起,他就被关了起来。

    起初他反抗过,也挣扎过,但于事无补,他依旧被囚禁在这里。

    这座房子四面幽寂,他的一举一动皆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这里不见天光,也望不见外头的情形,仿佛永远也看不见光明。

    容沐先前的生活,简单但是充实。

    而不是像如今这般,煎熬地活着,或许他漫长的一生,就被生生耗在了这里。

    无穷无尽的绝望与痛苦,向容沐侵袭而来,长久以来压抑在内心的情绪,终于爆发。

    容沐转过身,看向莫清寒,怒声道:“我虽有脚,却永远走不出这四方牢笼。”

    “我被囚禁在这里,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分明他还活着,却仿若身处地狱。

    这里是牢笼,坚硬牢固,无路可逃。

    他永远走不出黑暗,此生都将活在沉沉的枷锁之下。

    容沐不甘心,也不愿再过这样的日子。

    莫清寒轻蔑地看了容沐一眼:“容沐,你别把自己说得这么高尚。”

    “我只是限制了你的自由,不让你走出这间屋子而已。你是个大夫,如果你想自尽,有千万种方法去选择。”

    莫清寒看了容沐一眼,眼底是森凉一片。

    莫清寒继续开口:“可是,你还是选择了活下来。”

    容沐医术高明,若是他存了必死之心,他早就可以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他之所以还活着,无非是还抱着希望,以为会有人来救他。

    不过,容沐这个念头注定要落空了。

    他进了这间屋子,就别想再出去。

    莫清寒眸色又冷了几分,即便容沐还有利用价值,但这不意味着莫清寒会容忍他的放肆。

    他不需要一个不听话的棋子。

    莫清寒会给容沐一个警告,让容沐知道,若是他试图反抗,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莫清寒的声音阴寒入骨:“容沐,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容沐一怔,看向莫清寒。

    莫清寒拿起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容沐。

    他的声音阴寒彻骨:“枪在我的手上,如果你不想再活下去,我会立即开枪,结束你的性命。”

    莫清寒一字一句:“容沐,机会只有一次,是生是死,由你自己决定。”

    乌云席卷而来,黑沉沉的云朵层层叠叠,铺满了整片天空。

    天空不再清朗,不见半点日光。幽暗的光线倾泻而下,房里漫上了森冷的寒意。

    容沐攥紧了拳,隐忍至极。

    他从未料到,莫清寒会让他做这个选择。

    往前一步是生路,退后一步是死亡。

    是生,还是死,仅在他的一念之间。

    容沐久久未说话,房里一片静默。

    莫清寒冷笑了一声:“怎么?事到临头,现在知道怕了?”

    他早就晓得容沐的心思,容沐贪生怕死,但表面却故作清高。

    容沐看着枪,神经紧绷。

    那把冷硬的枪正对着他,泛着冰冷的气息。

    容沐一直知道,若是他想死,他早就可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可他并没有那么做。

    他怕死,他并不像表面那样风淡云轻,似乎对什么都不在意。

    千万种思绪交织在一起,挣扎,犹豫、害怕……

    很快,容沐做了一个决定。

    他攥紧的手慢慢松开了,无力地垂在身侧。

    容沐神色极为木然,仿佛平静的湖面,即便有风掠过,也再无一丝波澜。

    他闭了闭眼,开口:“我不想死。”

    莫清寒放下了枪,声音幽暗:“容沐,这是你自己选的路。”

    他早料到,容沐会这么做。

    容沐没有说话。

    乌云散去了些,但天空仍是灰蒙蒙的。

    凛冽的风吹过,这个冬天格外冰冷,彻骨的寒意仿佛永远不会停歇。

    莫清寒开口:“今日我找你,是要你做一件事。”

    容沐的心情平静了下来,他注意到莫清寒这次来,用了自己的真容。

    容沐怔了一怔:“你的脸……”

    莫清寒冷声:“人.皮面具没了,需要再做一个。”

    人.皮面具在汉阳的时候意外损坏,他无法再顶着容沐的脸,在上海行事。

    莫清寒留着容沐,只是要继续用他的脸做人.皮面具。

    容沐应了一声。

    容沐仿佛已经认命了一般,不再多言。

    莫清寒转身,往门外走去。

    门被合上,这个秘密继续被关在这间屋子里,无人知晓。

    莫清寒径直走了出去,日光拉长了他的身影。

    ……

    北平的一家酒店中。

    陆淮和叶楚已经做了易容,正准备出门。

    关于调查那个委托人的身份,他们有了一个想法。

    叶楚没有跟踪成功,江洵对委托人的身份完全保密,但叶楚却在昨日发现了有人在暗中观察她。

    这证明那个人已经知道了,叶楚来北平的事情。

    那人既然对叶家感兴趣,那么,只要叶楚仍留在北平,那人就会来跟踪她。

    陆淮和叶楚下了楼,一前一后,坐进车中。

    酒店附近现在平静安宁,一切暂时没有异常。

    他们两人对视一眼,陆淮发动了汽车。

    汽车的速度不急不慢,陆淮的手靠在方向盘上,同时,他也在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车子渐渐停了下来,恰巧停在了一个餐厅门口。

    陆淮神色淡淡,不经意地扫过四处。

    他知道,附近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罂粟受过专业训练,行踪隐秘,旁人无法发觉。

    更不用说陆淮和叶楚身边有暗卫保护,罂粟察觉后,会更为警惕。

    尽管陆淮已经发现了罂粟的存在,但她的身形隐藏得极好,他并不能确定她现在的位置。

    陆淮的视线落在叶楚身上。

    她低着头,寒风凛冽,她的耳朵有些红了。

    他的目光缓慢下移,细细看着。

    她的侧脸精致,好看得紧。

    陆淮忽的开口,声线沉沉:“我有一个办法。”

    叶楚抬眼向他看来。

    陆淮唇角牵起,他并不想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不过试探一下那人的来意罢了。

    陆淮面容镇定:“此事还需要你的配合。”

    叶楚问:“我要怎么做?”

    陆淮不确定他的方法能否成功引出那人,但仍是做了这个决定。

    毕竟,他存着私心。

    北平晴好的阳光下,陆淮微微俯身,逐渐靠近叶楚。

    他的眸光渐深,眼底的情绪渐渐清晰。

    陆淮侧身,嘴唇接近她的耳朵。

    他的气息温热分明,贴在她的耳边。

    他的声音听上去极为严肃。

    一本正经地调戏她。

    “当着众人的面。”

    “吻我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是不是冬天太冷了,大家懒得回评,感觉评论也变少了。希望这章的卡点能炸出你们!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82章 第18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