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第18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83章 第183章

    叶楚怔了一怔。

    陆淮略微直起身子, 望向叶楚的眼睛。

    两人呼吸轻浅地起伏着, 仿佛局促了几分。

    他瞥了一眼叶楚,视线扫过她的脸。

    她的脸颊已经浮起一些红, 却仍未开口。

    没有等她回答,陆淮便自作主张。他晓得在车内做得再亲密,外面的人也无法看清。

    寂静的车内,空气中隐隐有暧昧凝住, 响起了陆淮的低沉声线。

    他又道:“这里不太方便。”

    “先下车再说。”

    叶楚:“……”

    陆淮的手伸向叶楚旁边, 替她开了车门。

    他牵起了嘴角, 笑意渐深。

    下了车后,陆淮行至叶楚的身旁, 停了几秒。

    陆淮提醒了她一句。

    “别忘了你要做什么。”

    叶楚下意识挽住了陆淮的手, 她的嘴唇抿成直线。

    他侧过头,看着两人环紧的手臂,轻笑了一声。

    叶楚能察觉到陆淮的目光,她却直视前方, 并不扭头看他。

    他们一同走进了那家餐厅。

    这家餐厅的构造极为西式,靠门的这一面全是玻璃, 能将里面看得清楚明白。

    午餐时间未到,陆淮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既能让那个委托人看到他们在做什么,自己又能晓得四处环境。

    为了方便行事, 陆淮坐在叶楚身旁。

    他故作不经意地搂住了她的肩膀,动作十分自然。

    想到附近有人正在观察着他们,叶楚的身体不由得僵了一下。

    陆淮轻声开口:“放轻松。”

    他的话对叶楚似乎极有效果, 她渐渐舒缓,任由他搂着。

    陆淮嘴角浮起笑意:“你觉得那个委托人会在哪里?”

    他们两人的余光瞥向周围,却没有发现可疑人物。

    叶楚说:“应该藏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陆淮:“那我们点单吧。”

    他仍是不松手,一只手继续搂着叶楚,另一只手拿起了菜单。

    叶楚接过陆淮手中的菜单,帮他看了起来。

    陆淮的手一空下来,便要找些事情做。

    在叶楚看菜单的时候,他替她将长发撩到耳后,温热的指尖擦过她的耳朵,带起了一丝热意。

    点完单后,他们又坐着,闲聊了一会。

    过了几分钟。

    陆淮忽的靠近叶楚,身体贴了上来,灼热万分。

    叶楚扭头看去,她想借个位,旁人定不会发现其中的弯弯绕绕。

    她略加思索,很快做了决定。

    叶楚接近陆淮,呼吸愈发急促。

    眼看着她的唇就要贴上去……

    这时,空气中骤然响起了一道枪声!

    子弹猛地飞了过来,擦过陆淮的耳侧,他们不远处的玻璃瞬间被击碎。

    剧烈的声音响彻整间餐厅!

    随着枪声响起,餐厅顿时乱了,暧昧氛围立即消散。

    陆淮和叶楚的动作一滞,他们的反应极快,远离对方的身体。

    两人同时看去,那颗子弹竟射入了墙面。

    尽管玻璃碎裂,但范围极小,周围也没有人。

    目标准确分明,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开枪人便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那里留下了一个弹孔。

    带着极其强烈的警告意味!

    并且方才那一枪是冲着陆淮来的。

    陆淮抬眉,那个人按捺不住了。

    ……

    从今天早上开始,罂粟一直守在叶楚入住的酒店门口。

    昨天,叶楚在德中饭店遇到意外时,她出手相帮。

    罂粟知道叶楚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但是她不会告诉叶楚自己的身份。

    过了一会,罂粟看向酒店门口。

    她注意到有人走了出来。

    是一个面容平平的女子。

    尽管她做了伪装,而且和昨日的易容并不相同,但是罂粟知道那人就是叶楚。

    下一秒,罂粟微微皱了皱眉。

    罂粟看到叶楚先走了出来,没过多久,有个男人也出现在她身后。

    那男人身材高大,他上前几步,走到叶楚的身侧。

    他随即低下头,似乎在和叶楚说话。

    先前,罂粟看过陆淮的照片,这人的身形和陆淮极为相近。

    况且,江先生曾经和她提起过陆淮,他虽然性子冷,但是对叶楚的态度不同。

    在罂粟看来,陆淮对叶楚的关心,已经超出了朋友的范围。

    报纸上曾报导过陆淮高调追求叶楚一事,罂粟也看到过这则消息。

    种种原因之下,她已经确定了这个男人的身份。

    他正是陆家三少,陆淮。

    昨日,罂粟并未看到陆淮的身影。

    看来他是昨晚才到的。

    陆淮是因为知道叶楚有危险而赶来的吗?

    罂粟看着陆淮和叶楚上了车。

    陆淮开车,叶楚坐在他的身旁。

    车子启动,驶入长街。

    她立即收起思绪,跟了上去。

    罂粟开车跟在两人的后面,她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并未离得太近。

    罂粟的车子不紧不慢地跟着,她同时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她清楚,陆淮怎么会毫无准备地出门?他身边必定隐藏着他的手下。

    她并不想让陆淮的人发现她的踪影。

    所幸的是,这条街道十分繁荣。

    行人来来往往,车辆也不少,烟火气息颇浓。

    就算有人发现了罂粟在跟踪,她也有办法逃脱。

    罂粟一面跟着,一面注意着车内的情形。

    罂粟察觉到陆淮并没有将车子开得很快,他始终缓缓地向前驶去。

    罂粟知道,陆淮定是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他故意将车子开得慢,是知道身后有人在跟踪他们。

    陆淮并没有刻意甩开自己,反倒是让她跟在后面。

    陆淮的警觉性极强,看来,从酒店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发觉了。

    罂粟并未担心,她仍旧驱车跟在两人身后。

    这时,车子停下,停在了一家餐厅门口。

    罂粟也停下了车子,她远远看着他们。

    陆淮和叶楚并未立即下车。

    没想到,陆淮竟微微俯身,凑到了叶楚耳边,似乎说了些什么。

    外头长街热闹异常,车内一片沉寂。

    那些行人的话语声似乎变得遥远,隐隐隔绝在车窗外面。

    罂粟捏紧了方向盘。下一秒,她又突然放开手。

    陆淮故意亲近叶楚,想要引她现身。

    但是她不会上当。

    陆淮和叶楚下了车,走了餐厅。

    罂粟打开了车门,她下了车,隐没在人群中行走。

    罂粟站在街角,这是他们的视线死角,她隐蔽了自己的身形。

    不过,罂粟很快就失了冷静。

    她眉眼一沉,眸色渐凉。

    周身的空气似乎冷上了几分,她满身的沉寂和四周格格不入。

    陆淮靠近叶楚,两人之间的距离极近。

    下一秒,陆淮竟吻上了叶楚。

    外头喧嚣万分,罂粟耳畔的声音却瞬间消失,随即沉入一片寂静。

    罂粟眸底一沉,她知道,陆淮的计谋成功了。

    她看到这一幕,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罂粟拔枪,上膛,扣动扳机。

    动作一气呵成,丝毫没有犹豫。

    子弹呼啸而去,刹那间穿破空气,冰冷入骨。

    恰好擦过陆淮的耳侧,射入他身后的墙上。

    短促的一声枪响,落于喧闹长街。

    陆淮和叶楚立即分开。

    餐厅内有一瞬间的沉默,气氛绷紧,令人窒息。

    下一秒,餐厅中的客人们开始骚乱起来,他们都想立即逃离此地。

    罂粟目光微冷,她最后看了一眼叶楚,随即转身离开。

    方才那颗子弹仅仅擦着陆淮的耳侧而去。

    但是,他却笑了。

    陆淮晓得,那个委托人已经动了怒。

    所以才迫不得己暴露了自身位置。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立即站起身来。

    两人朝着枪声响起的方向追了过去。

    陆淮和叶楚一出餐厅,便往罂粟原先站的街角跑去。

    他们走出餐厅后,还未靠近那里,就有一些人围了上来。

    这时,竟有一批人涌入街道。

    那些人有意无意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实在古怪。

    陆淮清楚,这件事应该又是那个委托人做的。

    委托人知道自己的位置暴露后,立即找人拦住他们,给自己逃跑的时间。

    那个人的反应极快,想必已经离开了。

    看来今天,他们不会知道那个委托人的身份了。

    当陆淮和叶楚赶到那个街角的时候,人早就消失了。

    巷子幽深,一片空寂,无人停留。

    方才那群拦住他们的人,来自附近一家花店。

    没过多久,手下就将花店老板带到了陆淮面前。

    他有些怕了,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

    花店老板只是拿钱办事,没想到竟得罪了人。

    “谁派你阻拦我们的?”陆淮沉声问道。

    他丝毫没有隐瞒,立即将所有事情交代清楚。

    “不关我的事,我不认识那个人。”

    花店老板连连摇头。

    陆淮接着问:“你有没有看清那个人的长相?”

    他同样摇头:“他穿着黑色大衣,脸也被蒙住了。他身量中等,分不清是男是女。”

    陆淮和叶楚心里明白,那个委托人会做出这样的事,就一定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即便那个人已经暴露自己,但陆淮仍不会知道他的身份。

    ……

    罂粟转身,离开了那里。她的脚步仍旧轻缓,但与先前相比,却快了几分。

    想起方才陆淮的举动,罂粟的眼底就浮起一丝冷意。

    她决定给江先生打一个电话。

    罂粟到了一个僻静的房子,这里四下无人,极为隐蔽。

    她径直走了进去。

    那里有一个黑色的电话。罂粟拿起话筒,拨通了江先生的私人号码。

    时间流逝,电话那头没有人接听。

    罂粟的眼神沉了下来,她的手也握紧了几分。

    罂粟冷着脸,又打了两次。

    电话依旧没有人接听。

    搁下了电话,罂粟沉吟,江先生不接电话,想必并不在他的宅子里。

    那么,他极有可能在暗阁的据点。

    罂粟做了易容,立即离开了房子,前往古董店。

    北平古董店。

    孟十是这个据点的负责人,他低着头,正在看账务。

    现在店里没有客人,冷冷清清的。

    门倏地被打开,凛冽的凉意袭了上来,打破了这片安静。

    有一个人走了进来。

    孟十抬起头,望了过去。

    罂粟走到孟十跟前,停下了脚步。

    罂粟的语气极为平静:“江先生呢?”

    孟十怔了几秒。

    江湖的人都清楚,暗阁阁主姓江。但是,那些人并不会来暗阁找江先生。

    况且,江先生行踪隐秘,即便是暗阁的人,也不常见到他。

    孟十温和地说:“江先生不会见你。”

    孟十看向罂粟,补了一句:“这位小姐,你若是要下单,直说便可。”

    言下之意是,你如果要下单,而且要杀的人符合暗阁的规矩,暗阁就会接下这一单。

    但江先生的面,你是见不到了。

    罂粟本以为来到古董店,就可以见到江先生。没料到江先生仍不在这里。

    罂粟眼底带着隐隐的怒气:“我今日来,就是来见江先生的。”

    她往前走了几步,语气沉了下来:“江先生如果不来,我就在这里等着。”

    她今日定要见到江先生。

    孟十语气微冷:“江先生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的。”

    他已经和这女子说过,江先生不会见她。这女子却对他的话恍若未闻。

    罂粟神色依旧平静,话里却隐含胁迫:“我要见到江先生,现在。”

    一字一句,清晰极了。

    罂粟边说着,她的手边往下移。

    旗袍被掀开了一角,大腿外侧有一把冷硬的枪。

    罂粟拿起枪,迅速上膛,对准了孟十。

    同一时刻,孟十察觉到不对,他的手立即伸向腰侧,也拿枪指着罂粟。

    紧张的空气一触即发,撕裂了这片寂静!

    罂粟拿枪威胁孟十,神色极为冰冷。

    而她的对面,站着面无表情的孟十。

    两人执枪对峙,互不相让。

    他们中间隔着凝重的空气,冰冷彻骨。

    两人僵持在那里。

    这时,店里走进一个人。他的脚步极为轻缓,面色淡然从容。

    正是江洵。

    先前他的身份是贺洵,去处理了贺家的事情。

    所以,他才没有接到罂粟的电话。

    江洵来北平后,没有到古董店来过。今日,他便想着来这里看看。

    没料到,刚进古董店,便看到这样的情形。

    江洵脚步一滞,唤了一声:“罂粟。”

    罂粟听见了江洵的声音,她眉头微紧,立即转身,拿枪对准了江洵。

    轻浅的阳光落下,漆黑的枪口映着冰冷的光泽。

    罂粟看向江洵,声音极冷:“你终于来了。”

    孟十的枪还指着罂粟,但罂粟恍若未觉。

    孟十看见罂粟的举动,怒声:“阁主,这个女人她……”

    江洵神色未变,他看了孟十一眼。

    声音极为镇定:“孟十,放下枪。”

    孟十犹豫:“但是,阁主……”

    江洵缓缓地说:“我欠她一条命。”

    讲到这里,江洵眼底闪过沉痛,仿若平静的湖面,撕开了一条裂缝。

    孟十怔了一怔,但他没有多问,转身离开了古董店。

    店门关闭,四下一片静谧,但这安静中却带着几分沉闷。

    江洵将古董店的窗户拉上了窗帘。

    店里的顶灯打开,四下一片寂静,没有人会知道店内有什么。

    江洵的视线重新落在罂粟身上。

    罂粟冷笑了一声:“如果不是我今日亲眼看到,我还不知道陆三对叶楚如此亲密。”

    “我让你照看叶楚,你就是这样做的?”

    罂粟的怒火仍没有平歇。

    江洵:“三少他并没有恶意。”

    陆淮虽喜欢叶楚,但江洵看得出来,陆淮对叶楚极为尊重。

    江洵并不知道今日发生了什么事情。

    罂粟冷声:“我先前不是让你盯好他吗?”

    有江先生照看叶楚,罂粟才暂时放下心,让叶楚与陆三待在一处。但是,江先生让她失望了。

    空气沉静了下来,隐含着一丝压抑。

    罂粟面无表情地拿枪指着江洵,始终没有放下。

    江洵转身,来到桌边。

    桌上暖着一壶茶,孟十知道江先生今日要来,已经备好了。

    光影掠过江洵的脸,他的神色从容淡然,清雅极了。

    江洵拿起茶壶,往杯子中倒了茶,茶水缓缓注入瓷白色的杯中。

    江洵端起茶,走到罂粟面前,搁下了茶。

    一举一动极为优雅。

    空气清冽干净,屋子里宁静极了。

    罂粟面前放着一杯茶,她的神色松了几分,放下了枪。

    罂粟的语气已经缓和了:“江,你方才在哪里?”

    罂粟并不知道江洵的另一重身份,她之前没有通过私人电话找到他,现下才问起来。

    江洵并不回答:“有些事情要处理。”

    罂粟低头喝了一口茶:“我跟踪了叶楚几天。”

    她丝毫没有将昨日德中饭店的贺洵和眼前这个人联系起来。

    罂粟:“你说的没错,她同顺南货号的贺洵是朋友关系。”

    江洵嗯了一声,态度温和。

    罂粟眼睛一眯:“但陆三这人心思深沉。”

    “他为了引我现身,竟这样对待叶楚……”

    这时,桌上的那个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罂粟和江洵对视了一眼。

    江洵快步走到电话旁边,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响起了一道低沉声线:“江洵。”

    江洵的眼眸一紧。

    他平静地开口:“陆淮。”

    陆淮笑了一声:“你果真在古董店中。”

    电话已经接了,江洵没有任何理由。

    陆淮又说:“我到了北平,想同你见一面。”

    陆淮声线淡淡,听上去只是极为寻常的一件事。

    但又似乎已经设下了一个陷阱。

    可江洵不能回避,必须回答这个问题。

    江洵没有拒绝:“怎么见?”

    陆淮目的明确:“我会到北平的古董店来找你。”

    空气中隐隐弥漫一股阴谋的味道。

    他的声音冷峻,随口问了一句。

    “你意下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  罂粟三少斗智斗勇,给美艳的罂粟求一波营养液~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83章 第18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