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第19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90章 第190章

    有一列火车今日将抵达上海。

    莫清寒就在这列火车上。

    莫清寒拿到了新的人.皮面具, 如今他是容沐的面容。

    车身微微摇晃, 火车停了下来。

    莫清寒下了火车,缓缓地往前走去。

    站台上人极多, 声响渐渐高了起来,有些嘈杂。

    他的脚步不急不缓。

    这时,莫清寒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那位太太的声音有些迟疑:“你是……容大夫吗?”

    她瞥见了容沐的侧脸。容沐的德仁堂在上海名声极好,她也受过德仁堂的恩惠。

    她觉得这人看上去极像容沐, 便想着上前和他说话。

    莫清寒的步子一停。

    那位太太的声音继续传来:“我们在上海德仁堂见过的。”

    莫清寒已被认出, 不能离开。

    他的眸色幽沉, 闪过一丝冷意。

    真是麻烦。

    当莫清寒转身的时候,早已敛下了那些冷色。

    冬日的寒风带着一丝凛冽。风吹过他的眉角时, 仿佛都缓了下来, 尽数化成了宁静悠然。

    他的表情风淡云轻,极为清雅。

    此时的他,成了容沐。

    莫清寒看向那位太太。

    这人确实是容大夫,太太开口:“容大夫, 多亏了你,我家先生的腿疾才能好。”

    莫清寒认出她:“你是不是顾太太?”

    顾太太点头:“对, 我家先生姓顾。”

    顾太太想起一件事,关切地问:“容大夫,前些日子, 德仁堂关门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德仁堂暂停营业,大家都有些担心, 不晓得出了什么事情。

    莫清寒神色未变:“医馆停业,只是因为我去了一趟天津。”

    “容某在天津住了很久,那里有些私人事情要处理,所以才回去。”

    回家乡处理事情,这个理由非常合理。

    顾太太了然:“难怪我们都没有在上海看到你。”

    莫清寒的声线极为平和:“德仁堂还要继续开下去,我便回来了。”

    他还要利用容沐的身份行事,又怎会舍弃德仁堂。

    顾太太笑着说:“容大夫医术好,回上海当然是好事。”

    “顾太太言重了。”莫清寒平静地开口,“行医救人,是我的职责。”

    和顾太太聊了一会,顾太太和莫清寒告别,然后离开了。

    莫清寒转身往人群中走去。

    德仁堂。

    四下无人,静谧无声。德仁堂看上去极为沉默,透着几分冰冷的气息。

    莫清寒径直走了过去。

    他打开门,那片寂静倏地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光线倾泻而下,照亮了地面。德仁堂里头有些昏暗。

    莫清寒抬脚,走进了静默之中。

    窗外是呼啸的风声,掠过窗沿,猎猎作响。

    德仁堂里是冷清的空气,四下声响轻微。

    桌上积了薄薄的灰,冬日的阳光微弱,看上去却清晰极了。

    清冷的阳光落下,那些细小的尘埃浮浮沉沉,空气里透着沉静的气息。

    忽的吹来了一阵风,寒冷彻骨,凉意席卷而来。

    那些尘埃散去,空气仿佛沉寂了下来。

    莫清寒望向窗外,眼底尽是寒彻。

    从明日开始,德仁堂会重新开始营业。

    ……

    寒塔寺。

    净云坐在寺庙里,他忽的感觉有人走了过来,沉沉的阴影覆下,带着一丝压迫。

    他心生警惕。

    上方响起容沐平静的声音。

    “净云。”

    净云抬头,细碎的光影里,容沐的脸宁静淡然,气质极为干净。

    净云心神一凛。

    是主子。

    净云站起身,恭敬地说:“主子,您从汉阳回来了。”

    先前汉阳监狱出事了,主子前往汉阳,去处理事情。而净云则盯着上海滩的动静。

    如今,主子回来了,意味着监狱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莫清寒落座,神色阴寒:“我从北平过来的。”

    净云皱眉:“北平那边出事了吗?”

    按理说,监狱的事情了结后,主子就会直接回汉阳。况且,主子去汉阳前,并未提过他会去北平。

    莫清寒的声音低了几分:“中途人.皮面具损坏,我就去了一趟北平,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

    因为某些意外,莫清寒无法再顶着容沐的脸行事。而容沐被他囚禁在北平,莫清寒便去了那里。

    净云看了莫清寒一眼。

    他的面容俊逸,眸色疏朗,清雅极了。

    仍是容沐的脸。

    想来这便是新的人.皮面具。

    净云试探着问了一句:“那之前的容沐呢?”

    之前的容沐一直被囚禁着,这次见了主子,不晓得会惹出什么事。

    莫清寒冷笑了一声。

    容沐以为会有人来救他,莫清寒就让容沐认清了事实,他永远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冰冷的声音沉沉落下:“他有点不安分,不过现在估计也没了那个心思。”

    净云晓得莫清寒定是警告了容沐。此时,莫清寒看起来心情并不佳,净云不敢再问。

    莫清寒瞥了净云一眼:“我交代你的事情呢?”

    莫清寒以容沐的身份去汉阳前,吩咐净云去做一件事。

    让净云给上海滩的人下毒。

    莫清寒让净云下毒,是为了接近上海那些权贵们。这件事情很久就开始布局了。

    净云低声:“已经有一些人出现毒发的症状。”

    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收网了。

    莫清寒声线低哑:“事情顺利吗?”

    停顿了片刻,净云开口:“其他方面没有出现纰漏。只不过,前几日纪彦儒找过我。”

    “纪彦儒。”莫清寒眯起眼睛,声音冷了几分,“他找你何事?”

    莫清寒晓得,纪彦儒是南洋大学的教授,与净云有过来往。

    纪彦儒的心思隐藏得极深,他并不像表面那样儒雅,他不是善人。

    莫清寒眼眸幽沉,深不见底。

    若是纪彦儒坏了自己的计划,他不会放过纪家。

    净云接着说:“他想让我杀了贺兆。”

    莫清寒了然,语气阴冷:“纪彦儒想借刀杀人。”

    纪彦儒极为虚伪,他想杀贺兆,又不想自己沾手。

    如果事情成功了,纪彦儒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若是事情败露,他也能撇请关系。

    莫清寒看向净云:“你怎么回他的?”

    净云垂眸:“若是我不应他,他就会揭露我的身份。我不得不应下。”

    纪彦儒话语间隐含胁迫,他在逼自己动手。

    莫清寒又问:“你打算怎么做?”

    净云:“让贺兆中慢性毒,一点点要了他的性命。”

    不久后,上海滩很多人中毒的事情就会败露。即便贺兆染上了这种毒,也不会有人怀疑。

    莫清寒的眸色寒彻入骨:“纪彦儒主动送上门,我们可以将计就计。”

    呵,纪彦儒自作聪明,竟然敢打主意,算计到他的头上。

    那他就利用纪彦儒,让纪彦儒成为他们的替罪羊。

    净云询问:“主子的意思是?”

    “上海有人中毒,这件事已经引起陆淮注意。”莫清寒冷声,“我们正好把这件事推到纪彦儒身上。”

    这几天陆续有人毒发,陆淮和巡捕房对这件事极为重视,想要找出幕后黑手。

    莫清寒本就打算把嫌疑引到旁人身上,如今看来,纪彦儒是很好的人选。

    净云晓得莫清寒的意思:“让他做替死鬼。”

    莫清寒语气极为阴冷:“到时候再使一计,一旦事发,旁人只会查到纪彦儒的头上。”

    让所有人以为,中毒一事,是纪彦儒的手笔,是纪家意图扰乱上海滩。

    而他则隐在幕后,悄无声息地便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净云应是。

    ……

    督军府。

    陆淮坐在书房中,思绪沉沉。

    这时,陈妈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杯茶。

    听见了动静,陆淮抬眼看去。

    陈妈把茶搁在桌上,然后低声道:“三少,您的茶。”

    茶水极烫,清冽的茶香漫在空气中。

    “我看见管家给您泡了茶,我便端了过来,正好和您讲些事情。”陈妈又说。

    陆淮晓得,陈妈或许是要讲阿玖的事。

    陈妈轻声道:“阿玖最近身体转好。”

    陆淮也知道这件事。

    医生前几天来看过,如果阿玖能够一直保持好的心态,身体会渐渐康复。

    陆淮声线低沉:“你做得很好。”

    陈妈一直在精心照料阿玖,陆淮知道,陈妈是真心待阿玖好的。

    讲到这里,陈妈看了陆淮一眼。

    阿玖和自己提过,她想去外面看看。

    虽然陆三少说,只要有他陪同,阿玖就可以出门。但是阿玖胆小,她不敢主动和三少讲。

    于是,陈妈今日便来找陆淮,想把这件事告诉陆淮。

    陈妈试探着开口:“小姐近日身体状况很好,即便她出门看看,我想也没有什么大碍。”

    陆淮神色未变,看不清他的情绪。

    陈妈又说:“出去转一圈,看看外头那些新鲜事情,小姐的心情会好上许多。”

    陆淮不答。

    陈妈虽不提,但是陆淮晓得,这是阿玖的意思。

    阿玖想出去看看。

    陆淮沉思,阿玖一直待在督军府,确实不利于她病情的恢复。况且,有他在身边,阿玖不会有危险。

    房里寂静无声。

    陈妈不清楚陆淮的心思,以为陆淮仍是担心阿玖的身体状况,不同意让阿玖出门。

    她的心有些沉了下来。

    这时,陆淮开口:“我会找机会带阿玖出门的。”

    陈妈心里一喜,三少同意了。

    陈妈立即开口:“谢谢三少。”

    然后,陈妈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督军府来了一个人。

    沈九拿着两张大世界烟花会的门票,走进了书房。

    上海滩游乐业众多,大世界游乐场所是个中翘楚。

    临近过年,大世界也想到了一个新法子。十天内,每晚八点开始,烟花盛放,庆祝过年。

    无论是上海人,还是外地人,只要有门票,就能进来看这场烟花会。

    老板同沈九关系不错,才能在上海滩立稳脚跟。晓得沈九喜好玩乐,老板送了沈九许多票子。

    沈九便想着把这票送给陆淮,让他带叶楚去看烟花。

    沈九还把票给了秦骁和丁月璇,他看出了他们之间的暧昧,想要撮合这两人。

    沈九懒洋洋地落座:“陆淮,我拿到一个好东西。”

    陆淮低着头,仿若并不在意。

    沈九坏笑:“一个让你和小丫头相处的机会。”

    陆淮这才看向沈九,声音极淡,“你说。”

    沈九轻笑了一声,一提到小丫头,陆淮便上了心。不过,沈九并不说破。

    他继续开口:“这是上海游乐场所的门票,你可以带小丫头看烟花。”

    陆淮眸色深浅未明。

    陆淮想起方才的事情,他忽的说了一句:“你也带阿玖去看罢。”

    沈九怔了一怔。

    陆淮沉沉的声线再次响起:“阿玖想出去玩,我们便一同出去。”

    陆淮这样说,倒是出乎沈九意料之外。

    拿到门票的时候,沈九也想过带阿玖去看烟花。不过,那里人多,沈九担心陆淮会不同意。

    所以,他便歇了那个心思。

    此时陆淮主动提起带阿玖出门,沈九心里浮起一丝欢喜。

    陆淮看了沈九一眼:“照顾好阿玖。”

    沈九笑着说:“那是自然。”

    他定会护好阿玖。

    待到沈九走后,陆淮望着桌上的票子,若有所思。

    大世界游乐场所的烟花会。

    若是他和叶楚一同过去,是否能梦到相同的场景?

    陆淮叫人去了一趟叶公馆,给叶楚送了一张烟花会的票子。

    很快,叶公馆的白瑛打了电话过来,说叶楚已经同意了。

    过了两日,便到了烟花会。

    这天下午,叶楚在叶公馆中用过晚餐,出门后,陆淮的车子在门口等待。

    叶楚已和苏兰交待过了,苏兰只说了一声,让她早些回家。

    陆淮坐在车里等,叶楚快步小跑过去,坐了进去。

    叶楚问:“你早到了?”

    陆淮摇头:“没多久。”

    若是等她的话,怎么样都不算久。

    许是听了陆淮先前的话,叶楚穿得极为保暖,大衣裹紧,围了围巾。

    陆淮看了她一眼,随即收回了视线,发动汽车。

    汽车离开叶公馆,驶进了逐渐落下的夜幕中。

    叶楚望着窗外,越往大世界开,外面的道路就越繁华。

    大世界游乐场所,叶楚去过几回。

    父母带她来过,前世她甚至同陆淮来过一次。

    叶楚没有思索太多,她扭头看向陆淮的侧脸,他专注认真,她放下心绪。

    下了车后,那里早已经有一辆车子在等着他们。

    沈九在车旁靠着,神情慵懒。

    见到陆淮他们到了,他收起了那副不正经的样子,将阿玖牵了下来。

    阿玖笑着朝叶楚跑过来,环住她的手,欣喜得很。

    叶楚摸着阿玖的脑袋,阿玖凑上来,蹭了蹭她的肩膀。

    见到哥哥在旁边,阿玖很快松开了手。

    她看了陆淮一眼,希望他能好好把握机会。

    沈九带走阿玖,他们两人在前面走。叶楚和陆淮慢步跟在后面。

    叶楚说:“阿玖看上去很好。”

    陆淮嗯了一声:“阿玖情况稳定,是时候出来走走了。”

    愈往里走,大世界里的人愈多。陆淮一边走,一边护着叶楚。

    尽管入夜后,空气寒冷,但冲着烟花会的名头,仍是有很多人过来。

    四周人声喧闹,议论纷纷。

    “我刚回上海,就听到烟花会这档子事,有趣得紧。”

    “除了烟花会以外,大世界还有别的地方。”

    “听说老板请了苏州评弹的龚先生来,现下正在曲艺场中。”

    “连龚先生都能请到,大世界真是有心。”

    “……”

    叶楚不由得步子一顿,停了几秒。

    陆淮开口:“若是你想看,看完烟花后,我陪你去。”

    叶楚向来对评弹没有兴趣,只是因为苏兰喜欢,她才多听了一下。

    但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落进陆淮眼中,他向来关注着她。

    想到这里,叶楚的唇角扬了几分。

    他们随着沈九去了一幢建筑,站在天台,视野宽阔。

    老板晓得陆三少和沈九爷都要来,特地寻了一处安静的地方。

    既不会被旁人打扰到,又能欣赏到烟花。

    陆淮站在叶楚身旁,望见她低头的侧脸。

    叶楚往下看去,他们站在天台,下面是来往的人群。

    烟花会在八点准时开始,大家都在等待。

    沈九和阿玖站在另一头。

    沈九晓得阿玖不能听到过重的声响,先前在人潮中走时,他就已经处处注意。

    在烟花声响起前,沈九很快蒙住了阿玖的耳朵。

    阿玖怔了一怔。

    她没有害怕那些声音,反倒被沈九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住,愣了几秒。

    烟花绽放在夜空中,空气里弥漫着烟花特有的硝烟味。

    随后,阿玖笑了出来。

    沈九移开了手,耳朵涨红,抬头看向天空,遮掩起心思来。

    这一边,陆淮注意着怀表的时间,却刻意没有提醒叶楚。

    离八点差一分钟时,陆淮默默收起了怀表。

    叶楚没有回过神,烟花的声音却乍响。

    忽然间听到声音,震耳欲聋。

    尽管叶楚从不惧怕这些,她的身子仍是僵了一下。

    陆淮借机搂上了她的肩膀。

    他轻笑了一声:“胆子真小。”

    两人抬头望去,烟花绽放,色彩明艳。

    他们的嘴角不由得浮起笑意。

    陆淮伸手,将她往自己这边一带。

    叶楚靠在了陆淮的肩膀上。

    他顺势环上她的腰,身体贴上去,贴紧她的身体。

    他的头微微一偏,靠上她的头。

    冰冷的冬夜。

    两个温热的身体紧贴在一起。

    不自觉寻求着彼此的温度。

    头顶是上海深蓝色的夜空。

    烟花盛放,璀璨至极。

    作者有话要说:  大世界是历史上存在的,民国时期的一家游乐场。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冬夜一同看烟花,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90章 第19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