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第19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91章 第191章

    夜幕被映得明亮。

    这一轮烟花持续了半个小时。

    为了让大家在过年期间有愉悦心情, 大世界极为用心, 在全国各地请来了很多人。

    这次十天的盛会,又有京剧名角, 又有鼓书名家,里面的大小剧院里已经坐满了人。

    现在烟花结束,那些戏很快就要开场了,围聚在底下看烟花的人, 便渐渐散了。

    待到场内的人变少了, 他们四人才走了下去。

    阿玖的身子不好, 沈九一直在旁跟着。

    阿玖离开上海很早,那时大世界还没有开办, 她觉得稀奇, 便一直看。

    路上小贩众多,各处灯火明亮。响起的说话声、叫卖声,只融于上海平静的夜晚,并不吵闹。

    阿玖看了眼陆淮和叶楚, 她想给他们两人独处的机会。

    她用口型讲了一声,我不怕。

    沈九会看好她, 附近还有暗卫,无论有什么事情,都能很快解决。

    更何况, 陆淮知道大世界的安保工作做的好,四处都有警卫,他也不能一直拘束着阿玖, 他们便分头走了。

    陆淮和叶楚穿过人群,周围的人虽在讲着话,却无法打扰到他们。

    “你以前来过大世界吗?”

    “来过的。”

    “何时来的?”

    叶楚不答。

    这时,她眼睛一瞥,瞧见不远处走来两个人,眼熟得紧。

    叶楚仔细一看,发现竟是秦骁和丁月璇,两对人迎面撞见。

    叶楚和丁月璇好久没见,两人仍旧不会生分,秦骁则同陆淮讲话。

    不知道丁月璇为何会到大世界来,叶楚一问,才晓得沈九给了他们票子。

    叶楚笑了:“你和秦骁,是怎么回事?”

    “我这边分明没什么,倒是你……”丁月璇的眼神暗含深意。

    她放低了声音:“你同三少,是什么时候发展起来的?”

    丁月璇早就晓得他们的事情,后来又在报纸上看到陆三少追求叶楚的新闻。

    她现在这样问,不过是为了转移话题,让叶楚不要关心她和秦骁罢了。

    “此事说来话长。”叶楚想了想,“不过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定不会瞒你。”

    丁月璇听她这样讲,自然高兴。

    叶楚和丁月璇倍感想念,现下凑在一起,话就讲个没完。

    过了一会,她们回头看,发觉秦骁和陆淮站在那里。

    他们两人本就不是话多的人,此时不过是在等她们。

    “快去吧,三少在等你。”

    叶楚脸一红,朝陆淮跑了过去。

    叶楚到了陆淮面前,抬眼看他,见他眸光沉沉,不晓得等了多久。

    四人又分散,陆淮和叶楚行至黑夜里。游乐场所极大,他们在里面散着步,倒是无人打扰。

    陆淮说:“你同夜来香的关系很好。”

    这是肯定句,陆淮向来知道此事。

    叶楚点头:“你晓得的,她刚来上海时,我们就认识了。”

    他看她一眼,仿佛是随口问起:“我和她,你同谁的关系更好?”

    叶楚怔了一怔。

    一时之间,她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

    陆淮只是喜欢看她不知所措的样子,他的视线落向她的耳朵。

    白皙的耳朵泛起了红,耳垂精致小巧,却也已经红透了,仿佛触感烫极了。

    陆淮沉默地看着,他在想,若是摸上去,又会是什么感觉。

    没想到,叶楚低下头来,声音很轻:“我同你相处得更久。”

    陆淮愣了几秒,嘴角浮起了笑意。

    叶楚虽没有正面讲,但话里的意思十分明显。

    见叶楚垂眼,陆淮不再逗她。

    旁边有小贩在卖东西,陆淮看了一眼,便走过去。

    叶楚站在那里,陆淮转身走回来,他递过来一个小袋子。

    叶楚将那个袋子拿在手中,借着附近的灯光看了一眼。

    上面写着,派克什锦糖袋。

    这是外国的糖,满满一整袋。

    她忽的笑了,但嘴硬:“我不是孩子,拿这些逗我做什么?”

    陆淮的语气十分认真:“叶楚小姐,你今年不过十七岁。”

    叶楚抬眼看他:“若是加上前世,我早就不止十七了。”

    她正好对上了陆淮的眼睛,两人视线相接。

    陆淮凝视着叶楚,目光沉沉。身旁的黑夜,衬得他的五官更为分明。

    他开了口,缓缓地告诉她一句话。

    “那么在我面前,你可以稍微幼稚一点。”

    从前遇到那些困难,她只能独自面对。

    但现在开始,万事有他。

    叶楚微微一怔,嗯了一声,低头跑开了。

    陆淮笑了,很快跟了上去。

    ……

    烟火会的这天晚上,恰好是贺兆的生日。

    许多贺家人都前来贺公馆祝贺。

    即使贺洵人还在北平,需要处理一些事情,但是他也送来了礼物。

    前来贺寿的人络绎不绝,贺公馆外面停了不少车子。

    贺公馆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欢声笑语不断。

    贺兆站在大厅里,背脊直挺,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贺二爷,生辰快乐。”

    “我夫人身体有碍,不能前来,她深感遗憾。”

    贺兆连连摆手:“无事,身体要紧。”

    “……”

    客人进进出出,口中说的尽是祝福之言。

    等客人都落了座,贺兆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他作为今晚的主人公,自然需要讲几句话。

    人逢喜事精神爽,贺兆眼神清亮,情绪高涨。

    他站在主位上,拿起了酒杯,朝着大家遥遥一举。

    “今日是贺某的生日,大家能赏脸前来,不胜荣幸。”

    “看在我的面子上,大家千万不要客气,尽情享受宴会。”

    贺兆说完后,就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宴会开始。

    接下来,觥筹交错,四处发出酒杯碰撞的声音和交谈声。

    在这样欢庆的气氛中,每个人都忍不住多喝了点酒。

    今天是贺兆的生日,他难免会喝多了酒。

    他暂时离开了宴席,去房间整理一下。

    等到神智稍微恢复清明后,贺兆才回了宴会厅。

    贺兆刚踏入宴会厅,突然觉得身子有些不对劲。

    他眼前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他没想太多,以为只是酒意上头。

    贺兆甩了甩头,连眨了好几次眼睛,可是都没有用。

    面前的一切似乎蒙上了一层白雾,看不分明。

    这时,贺兆又发现耳畔的声音变得遥远,听不大清。

    迷迷糊糊之中,他瞧见有人朝他走来。

    “贺二爷,再次祝贺您……”

    接下来,那人的声音变得慌乱起来。

    “您的鼻子流血了!”

    贺兆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鼻子,他什么也感觉不出来。

    “贺二爷,你没事吧?需不需要我叫人来?”

    在陷入昏迷前,贺兆看到的最后一幕,是那些客人神情慌乱,朝着自己走来。

    下一秒,他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快来人,贺二爷出事了!”

    现场瞬间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贺家的人立即赶来。

    贺兆已经被人扶到了沙发上,但是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他的模样狼狈极了,面色发黑,鼻血流个不停。

    他们看到眼前这一幕,瞬间凉了手脚。

    谁知道,在如此欢庆的生日宴上,竟会出这样的事情。

    贺家的人马上备好了车子,将贺兆抬上车,送往了医院。

    出了这等事,原本参加生日宴会的客人也都散了。

    夜色沉沉,原本冰冷刺骨的夜风更显得苍凉。

    贺兆一到医院,就被送到了急救室。

    贺家的人在外面等着,神色焦急。

    气氛凝重万分,令人窒息。

    走廊上静默一片,偶尔响起几声哭声,却又被人瞬间压下。

    此时,无人出声,压抑极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急救室的门才打开,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可能只是过了一个时辰,而等在外面的人都只觉得时间漫长,分秒难熬。

    医生刚走出,贺家的人立即围了上去。

    贺兆的妻子已经哭得不省人事,没办法再主事。

    贺洵的父亲在北平,政务繁忙,根本无法赶回上海。

    这时候,只能让贺洵的母亲贺夫人站出来。

    贺夫人问医生:“医生,病人怎么样了?”

    医生面带遗憾,摇了摇头:“他中了毒,这次毒发很快,我们也无能为力。”

    “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话音刚落,现场立即响起了哭声。

    原本就已经承受不住的贺兆妻子,听到这个消息后,受到了打击,陷入了昏迷。

    贺夫人稳住心神,她让贺家其他人把贺兆夫人送进了病房。

    她让贺兆的儿女留了下来,去见贺兆最后一面。

    此时,贺兆躺在病床上,面容青灰,一副将死之人的模样。

    贺兆的儿女不忍打扰,站在病床前,小声地啜泣。

    没过多久,贺兆就停止了呼吸。

    这时,贺兆的儿女才敢哭出声来。

    贺夫人鼻子发酸,强忍哭意,她不忍心看下去,走出了病房。

    贺洵远在北平,不一定会知道这个消息。

    贺夫人让贴身侍女给贺洵打了一个电话,要她将今夜发生的事情告知贺洵。

    吩咐完侍女后,贺夫人又向医院借用了电话,她要亲自通知中央捕房的人。

    贺夫人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很快就有了回应。

    贺夫人先介绍了自己的身份,然后提出要和邵督察通话。

    电话那头换了人,话筒中传来了邵督察的声音。

    邵督察开口:“贺夫人。”

    贺夫人虽强装镇定,但是语气中难免带出几分慌乱:“邵督察,贺二爷中毒身亡,希望你能来医院一趟。”

    邵督察一听到中毒几字,立即加重了声音:“中毒?是什么毒?”

    贺夫人答:“医生说是一种慢性毒,但不知为何急性突发了。”

    邵督察声音一沉:“你们先别忙着处理后事,一切事情等我来了再说。”

    贺夫人处理完一切事情后,再次回到了病房。

    ……

    大世界游乐场。

    陆淮和叶楚在前面走着,有个人在后面快步走过来。

    那是陆淮的暗卫,他得了消息,需要禀告。

    暗卫望着他们,迟疑了几秒,仍是上前,陆淮和叶楚步子一顿。

    暗卫开口:“三少,出事了。”

    陆淮眼睛一眯:“何事?”

    “顺南货号的贺二爷死了。”

    “急性毒发,但和先前那些人是同一种毒。”

    叶楚怔了,问了一句:“贺兆?”

    一股凉意漫上心头,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僵住。

    暗卫点头:“是。”

    叶楚想起来了,前世死掉的那个商人正是贺兆。

    贺兆是贺洵的二叔,在顺南货号有着极高的地位。

    看见叶楚的反应不对,陆淮立即交待暗卫派人去医院。

    他扭头看向叶楚:“我先送你回家,然后去处理此事。”

    叶楚心神已乱,陆淮搂着她的肩膀,穿过人群。

    叶楚被陆淮牵进了车子里,他皱了皱眉,俯身抱住她。

    陆淮的拥抱温暖,她才勉强缓过来。

    前世并未经历此事,叶楚的印象不深刻,所以此时才想到前世那个中毒身亡的富商是顺南货号的贺二爷。

    叶楚分明知道但却不能做什么,现在想起,只觉手脚发凉。

    陆淮抚着她的背:“前世死去的那人是贺兆?”

    她嗯了一声。

    陆淮继续抱着叶楚,他的怀抱给她安全感。

    在他的安抚下,叶楚的心绪渐渐平静,思路清明,竟记起了一些事来。

    “不知是否会有一个学术会议在新城饭店举办。”

    “在那个会议上,那些教授会出意外。”

    前世,学术会议紧接着贺兆的死亡,两件事情间隔的时间极短。

    叶楚让陆淮立即去查,如果这个学术会议也提前了的话,那些教授的生命危在旦夕。

    果然如他们所预料,随着上海中毒人数的增多,贺兆的死亡提前发生。

    那么,新城饭店的学术会议是否也会像上一世那样,造成多人死亡?

    陆淮将叶楚送回了叶公馆,她望着黑色汽车远去,眼中是遮掩不住的烦忧。

    直到苏兰叫她进去,叶楚才回过神来。

    这个夜晚,陆淮赶去了医院,叶楚辗转反侧。

    他们两人都彻夜未眠。

    ……

    北平去上海的火车。

    窗外是深沉的夜,漆黑的树影掠过。车内光线昏暗,贺洵的脸色看不分明。

    接到了贺家的电话,贺洵就上了火车,现在火车已经快到上海了。

    时间缓缓流逝,贺洵的心也愈加沉了下来。

    二叔与贺洵关系不错,没想到,他连二叔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二叔的离世,让贺洵十分悲痛。

    贺洵敛下了情绪,细细沉思。

    二叔是中毒而死,而先前没有任何征兆。中毒一事极为古怪,看来是有人悄无声息地给二叔下了毒。

    贺洵眸色越来越冷。

    贺家势大,有人要对贺家下手。

    贺洵忽的想起,前段时间上海也发生过类似的中毒事件,这不可能只是巧合。下毒的人预谋已久。

    贺洵眉头越发紧了。

    这时,广播传来声音:“火车已经抵达上海。”

    贺洵拿起行李,下了火车。

    人潮涌动,声响渐高,可是这寂静的夜,依旧透着萧瑟的气息。

    夜色已经沉得厉害,贺洵缓步走出了站台。

    湿冷的空气迎面而来,那股冷意一直笼在贺洵周身,没有停歇。

    贺家派了人来接贺洵,黑色的汽车停在那里,看上去极为冰冷。

    贺洵俯身,上了车。

    汽车发动,往医院的方向驶去。

    开车的是贺家的司机,他看了贺洵一眼,低声道:“贺少爷,节哀。”

    贺洵不答。

    车内是死一般的寂静,空气沉沉覆了下来,压抑极了。

    四下是浓郁的夜色,寂静的夜里,他的身影显得极为沉默。

    仿佛要融进了这片冷寂。

    汽车缓缓往前开去,一路无声。

    过了一会儿,汽车停了下来。医院到了。

    贺洵下车,车门合上。

    在医院门口,贺洵碰到了走出来的贺家人。

    贺家人眼睛都泛着红,神色疲倦。

    二叔离世,是对贺家的一个极大打击。

    贺洵快步走上前,扶住了贺夫人,唤了一声:“母亲。”

    贺夫人眼睛发红:“贺洵,你二叔走了。”

    贺洵眼底闪过一丝沉痛,开口:“母亲,你先回家休息。”

    巡捕房还要调查二叔的死因,二叔虽暂时不能下葬,但是贺家仍要着手准备贺兆的后事。

    今晚,对贺家来说,必定是极为沉重的夜晚。

    贺夫人点头,声音有几分疲倦:“贺洵,你去看你二叔最后一面罢。”

    贺洵握了握贺夫人的手,然后他迈着步子,往医院里头走去。

    贺洵脚步不停,却比平日快了几分。

    二叔现在在停尸房。

    他要去那里看二叔一眼,和二叔告别。

    走道有些漫长,四下安静得厉害,愈往里走,愈是冷清。

    这种寂静极为压抑,让人心头愈加沉闷了起来。

    今晚的月光十分微弱,窗外漆黑一片。

    走廊上有灯,柔和的光线落下。但这光线昏暗极了,道路依旧黯沉。

    贺洵走在阴影里,他的身形极为静默。

    来到了停尸房,贺洵停下了脚步。

    门口恰好碰见了一个医生。

    这个医生认出贺洵:“贺少爷,巡捕房的人之后会来调查贺兆的死因。”

    贺洵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巡捕房的人担心现场会被毁坏。

    医生又低声说了一句:“贺少爷,节哀。”

    贺洵未看他,嗯了一声,抬脚往里走去。

    门打开,贺洵走进了黑暗里。

    他抬眼看去。

    那里有一张病床,二叔就在那里。

    贺洵眼底的伤痛越发浓了,他走了过去。

    二叔静静地躺在那里。

    他的脸上很干净,已经被贺家人打理清楚。

    但他的面色青黑,是中毒的迹象。

    贺洵的手垂在身侧,微微收紧。

    二叔中的是烈性毒,二叔走得并不安详,死前也在痛苦中度过。

    他会找出是谁害了二叔,给二叔一个交代。

    房里愈发寂静,空气有些凝重。

    贺洵转身,离开病房。

    贺洵走在过道上,缓缓往前走去。

    这时,贺洵忽的脚步一滞。

    昏暗的光线下,贺洵的脸色愈加清明了起来。

    他抬起眼。

    那些悲痛渐渐散去,他的眼底尽是沉静和从容。

    现在,他是江洵。

    贺兆离世,贺洵的悲伤情绪,江洵也能感受得到。

    方才贺洵去看贺兆的时候,江洵发现了一丝不寻常之处。

    他决定回去确认一下。

    江洵立即转身,往停尸房的方向走去。

    打开门,沉滞的寂静被打破。

    江洵抬脚走了进来。

    清冷的月光透窗而入,微微照亮了地面。

    江洵是暗阁杀手,在很多事情上,比旁人要敏感很多。

    贺兆中毒一事,江洵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江洵微微俯身,看向贺兆。

    江洵的视线落在贺兆身上,看得十分仔细。

    贺兆脸色极差,身子也已经僵住了。

    江洵的眉头微微皱起。

    贺兆的中毒症状极为眼熟。

    他仔细回想,竟记起了一件许久以前发生的事情。

    若要确认这种毒,江洵要去问一个人。

    江洵转身,离开病房。

    这里再次陷入静默。

    江洵走出了医院,贺家的车仍停在门口。

    司机看见江洵,唤了一声:“贺少爷。”

    他以为眼前的人,仍是贺洵。

    江洵垂下眼,平静地说了一句:“嗯。”

    江洵上了车。

    黑色的汽车驶进了深沉冬夜,沉沉黑暗落下,汽车慢慢隐没在那片暗色中。

    上海的冬夜那样冰冷,凛冽的寒风呼啸而来。

    今晚极不平静,如同这暗潮涌动的上海滩,那些秘密仿佛都逐渐浮出了水面。

    江洵望向窗外,眼底晦暗不明。

    那是重重夜幕,寂静极了。

    而上海滩注定不会再平静。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91章 第19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