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第19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92章 第192章

    陆淮忙碌极了, 一边是上海滩中毒人数的增多, 一边又是和平饭店的事情。

    一整天下来,他竟没有休息的时间。

    中午时分, 陆淮仅仅小憩一会,却梦到了那晚的大世界游乐场所。

    在梦里,他自然又和那个女子在一起。

    梦境中的那个地方是大世界的剧院,走道的灯亮着, 光线微弱。

    听着身边的人讲, 龚先生刚刚说完评弹。

    他们两个人顺着人潮往外走。

    陆淮察觉到他的手里是细润柔软的触感。

    她的手中握着他的怀表。

    而陆淮握着她的手, 他的手掌包裹住她纤细的手指。

    他牵过叶楚的手,这种感觉同她一模一样。

    周围的人继续沿着走道, 朝前走去。

    陆淮的步子停了, 他微一用力,抓紧叶楚的手,她也跟着一停。

    前面的那些人已经离开了剧院,这时, 头顶的灯倏地灭了。

    叶楚的呼吸声就在陆淮的身侧。

    黑暗中,只有他们两个人。

    陆淮转过她的身子, 让她同自己面对面。

    他俯下身去,似是想要看清楚她的脸,又好像要做些别的事情。

    陆淮逐渐靠近她的脸, 气息贴紧。

    四周静谧万分,怀表滴答声音清脆。

    她发间清香传来,他摸索着, 继续往下……

    这时,陆淮猛地从梦中醒了过来,周身是冬日冰冷的空气。

    陆淮发觉现在他身处在和平饭店中,只是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长时间维持同一个姿势,导致他颈部发酸。

    又做梦了。

    这个梦和上海的大世界游乐场有着关联。

    陆淮的嘴唇抿成直线。

    他没有猜错,只要和叶楚一同去过的地方,就有他的记忆。

    而陆淮带着她走遍那些地方,便能追述起记忆,尽管他并不知道,那些过去是什么。

    但是场景和画面都极为清晰,她的身体和那些感觉都熟悉至极。

    陆淮目光渐深,难道会是他们的前世吗?

    寂静的房间里,怀表滴答作响。

    陆淮低头看去。

    秒针认真走着,他手中握着那块怀表。

    陆淮晓得,叶楚同这块表定有关联。

    陆淮很想去叶公馆,看看她到底隐瞒了他什么。

    但现在不是说此事的适当时机,只能等到中毒一事结束后再去找她。

    陆淮快步拿起桌上的黑色大衣,一边披上大衣,一边往门口走去。

    他坐上车子,出了门。

    ……

    叶楚同陆淮说了学术会议一事后,陆淮就派人盯紧了那些人。

    叶楚只晓得在学术会议上会出事,但是并不知道背后的下毒者究竟是谁。

    参加学术会议的都是一些学识渊博的教授。

    这几日,暗卫会一直隐藏在那些教授的身边,监视着他们,直到学术比赛结束。

    只要他们一有动静,暗卫就会立即向陆淮汇报。

    然而,在这几日里,那些教授都没有出现异样,也没有和任何可疑人士接触过。

    学术会议在新城饭店举办。

    会议的前一天,教授们就住进了饭店。

    会议厅定在了二楼,陆淮乔装易容,住进了饭店的三楼。

    那些暗卫散在饭店各处,伪装成饭店里的工作人员,时刻监视着那些教授的动静。

    这一天,会议如期举行,期间没有发生任何异常。

    一切都相安无事,仿佛这仅仅只是个再寻常不过的会议。

    会议结束后,那些人来到了饭店大堂,准备用餐。

    陆淮已经给暗卫下了命令,他们假扮成饭店的侍应生,埋伏在那些人的四周。

    陆淮则坐在不远处,他伪装成一个来用餐的客人。

    他故意带了一顶帽子,帽檐压得极低,不会被人发现。

    陆淮一面看着手中的菜单,一面注意着那些人的动静。

    那些教授依旧有说有笑,他们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

    一开始,餐厅里仍然平安无事。

    当午餐用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有人察觉到不适。

    那人刚站起身子,就失去了意识,倒在了地上。

    前来用餐的客人看到这一幕,先是有些慌乱,但随即镇定了下来。

    他们以为只不过那人身体出了问题,才会突然病发昏迷。

    没想到事情远远没有结束,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侍应生,快去叫救护车!”

    坐在那人身旁的教授立即上前去扶,没想到他眼前一黑,也陷入了昏迷。

    随着那人的倒下,那些教授陆陆续续发觉到不对。

    他们每个人都感觉到呼吸困难,全身无力。

    纪彦儒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他也出现了相同的症状。

    紧接着,那些前来参加学术会议的教授全部昏迷了,甚至有人当场死亡。

    此时,新城饭店已经彻底骚乱了起来。

    这么多人同时出事,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客人皆是躲避到一旁,不敢再看。

    陆淮眉眼一沉,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他也没有料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陆淮立即站起身来,派人通知了中央捕房的邵督察,让他迅速赶来医院。

    所有陷入昏迷的人都被送往附近的广慈医院。

    陆淮车子跟在后面,他刚一下车,就发现一辆车子停在了他的身后。

    邵督察打开了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

    距离虽不近,但邵督察来得很快,看得出来,他对这件事情极为紧张。

    邵督察看见陆淮,快走几步上前:“三少。”

    陆淮朝他点了点头,两人不再耽搁,立即走进了医院。

    “这次昏迷的人不少,全是参加学术会议的教授。”陆淮提了一句。

    邵督察听到此,面色一沉,神色愈发严肃。

    出事的人实在太多,医生只能将他们安置在病房中,再一一诊断。

    医生护士进进出出,病房的门一开一合,最终紧闭。

    事情发生得紧急,医院还来不及通知病人的家属。

    此时,走廊里安静无声。

    虽然医院里极为寂静,但是空气隐隐绷直,压迫感沉沉落下,紧张异常。

    放眼望去,入目皆是一片白色。

    医院中四处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透着些不详的意味。

    陆淮的视线落在病房方向,背脊直挺,目光沉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时间静默流过,病房的门忽然打开,打破了这一刻的寂静。

    医生终于从病房走出,他认出了陆淮,立即上前:“三少。”

    陆淮点头:“病人如何?”

    医生从未见过这么多人同时中剧毒的场面,他隐约有些不安。

    医生紧绷着脸:“之前别家医院也有过这样的病人,那些人同样也中了慢性的毒。”

    “此次,应该是有人加大了剂量,毒性很重,他们才会立即毒发。”

    陆淮皱紧了眉:“你有没有注意到不寻常之处?”

    医生先是摇头,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开口。

    “确实有一处奇怪的地方,纪教授只中了微量的毒,而其他人都被下了大剂量的毒。”

    邵督察:“纪教授?是那位南洋大学的教授吗?”

    陆淮目光一沉,四周的空气似乎冷上几分。

    这件事绝没有想象的那样简单。

    ……

    陆淮派军队守住广慈医院,巡捕房的人也日夜紧盯着医院。任何人都不会有可趁之机。

    尽管知道那些人绝不会露面,但陆淮要幕后那个人明白,他对这件事极为重视。

    上海的教授们出了事,法租界巡捕房和政府的人都不会视之不理。

    一日后,广慈医院传来了消息,昨天参加学术会议的人中毒太重,无法治疗,全部死亡。

    除了一个人,纪彦儒。

    那里的人已经盯紧了纪彦儒,他们此刻关注的不是他的安危,而是另一个原因。

    纪彦儒已经成了最重要的嫌疑人。

    这批教授中的都是急性毒,毒发太快。几日内,而他们共同接触过的人只有纪彦儒一人。

    纪彦儒刻意让自己也中毒,目的就是洗清他的嫌疑。

    陆淮赶到广慈医院的时候,巡捕房的人已经快要将纪彦儒带走了。

    陆淮眼睛一眯:“邵督察。”

    见到陆淮后,邵督察让手下先停了动作,盯紧纪彦儒,他快步走来:“三少,借一步说话。”

    他们进了一个空房间,门口有人看守。

    邵督察面色凝重:“三少,我必须带走纪彦儒。”

    “邵督察,对方故意做的这样明显。”陆淮声音沉沉,“正是为了让我们相信纪彦儒才是凶手。”

    上海滩接二连三有人中毒,这件事来势汹汹,不知幕后黑手到底有何目的。

    纪彦儒是唯一一个从生死关头逃离的人,今日巡捕房的人去了纪家,他们还在他家中找到了毒.药。

    明眼人一看就会怀疑纪彦儒,但是仔细一想,便能知道纪彦儒心思缜密,怎会将事情做得这样明显。

    背后定是有人栽赃嫁祸。

    邵督察探案多年,经验丰富,这样的道理必然清楚。

    但邵督察不得已才会这么做,就算知道纪彦儒教授并不是凶手,仍是要抓他定案。

    邵督察有难言之隐,他思索片刻,开了口。

    “三少,死去的人中有上海市长的亲戚。”

    陆淮沉默了。

    上海市长对这次的中毒事情非常关注,不仅如此,有些权贵也中毒了。

    对方刻意设下这个陷阱,就是要逼法租界巡捕房抓到凶手。

    即便陆淮和邵督察都不相信,但是身后有来自权贵的胁迫,巡捕房的人一定要定案。

    哪怕这些证据明显是假的。

    哪怕真正的凶手依旧逍遥法外。

    这不仅仅是市长的要求,上海那些权贵也需要安抚。否则,事情越闹越大,将会引起上海滩的动乱。

    邵督察握紧了拳:“市长要一个交待,中央捕房不得不从。”

    他低下头来:“希望三少理解。”

    陆淮知道,幕后黑手设计了这一步棋,正是寻找了这样一个替死鬼。

    只要纪彦儒被抓,以后又没有再出现中毒的情况。

    巡捕房的人将不会再查,此事就这样盖棺定案。

    这样他们将再也抓不到真正的凶手。

    短时间内,陆淮很快有了新的办法:“你可以将纪彦儒带去巡捕房,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邵督察神色一松:“三少,请讲。”

    陆淮开了口:“这个人日后还有作用,必须保证他的生命安全。”

    邵督察语气坚定:“如果纪彦儒出了一点问题,我就立即辞去中央捕房总督察的位置。”

    “多谢三少。”

    邵督察离开了房间,他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把他带走。”

    陆淮的视线沉沉。

    中毒一事蓄谋已久,中慢性毒的人尚且没有治愈,已经开始出现生命危险。而中急性毒的死亡人数渐多……

    做这件事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

    杨公馆。

    近日上海滩有很多人中毒,财政司长杨衷也出现了中毒症状。

    杨家立即请了一个大夫,给杨衷诊治。

    杨衷的病情得到了很好的缓解。杨衷睡去,杨怀礼则把大夫送到了门口。

    杨怀礼表达了谢意:“大夫,幸好有你在,我父亲的病才得到了控制。”

    杨衷中毒,杨怀礼极为担忧。所幸大夫医术高明,杨衷已没有大碍。

    大夫的声音极为平静:“杨司长再吃几副药,就会康复。你不必担心。”

    杨怀礼:“谢谢大夫。”

    大夫转身离去,日光照了下来,他的神色极为柔和。

    叶公馆。

    叶楚坐在房里,思虑重重。

    她在等陆淮的消息。

    新城饭店举行了学术会议。陆淮也去了那里,注意着那群人的动静,但她现在还没有收到消息。

    近段时间,上海极为动荡,接连有人出现中毒迹象,贺二爷更是毒发身亡。

    因为广慈医院封锁了消息,所以叶楚并不知道那群教授已经身亡。

    上海滩人心惶惶。

    幕后黑手频频动作,阴谋逐渐展现出来。

    未来的事不可预知,只有一步步往前走,见机行事。

    叶楚望向窗外,目光微沉。

    已近黄昏,日光渐渐落下,光线有些昏暗。

    四下寂静得厉害,格外沉闷。

    时间流逝,暗卫还没有来,叶楚的心仍提在那里。

    这时,一个丫鬟脚步匆匆,走了进来。

    丫鬟语气焦急:“二小姐,老爷病倒了。”

    方才叶钧钊一下子昏迷了,面色极为难看。

    下人连忙通知了苏兰和叶楚。

    叶楚的心一沉。

    她立即站起身,往门外走去。

    叶楚脚步极快,很快就到了叶钧钊的房里,苏兰已经到了。

    来到床前,叶楚看了过去。

    叶钧钊脸色苍白,此时闭着眼,神情有些痛苦。

    私人医生正在诊治叶钧钊,半晌,他皱着眉:“老爷中了毒,情况有些棘手。”

    叶楚心神一凛。

    又是中毒。

    她皱着眉,心里百转千回。

    那个幕后黑手莫非也对叶家下手了?

    叶钧钊情况极不好,叶楚心里十分担忧。

    私人医生又开口:“老爷的病情只能暂时缓解,并不能完全治愈。”

    叶楚和苏兰的心一凉。

    叶楚看向苏兰,握紧了她的手,安抚苏兰。

    苏兰按捺住慌乱,她忽的想起了一件事。

    苏兰看向叶楚,开口:“我听说杨司长也中了毒,杨家请了一个大夫。”

    “再医治几日,杨司长的病就好了。”

    情况危急,苏兰认为,说不准这个大夫可以治好叶钧钊的病。

    苏兰说:“我们还是请这个大夫过来吧?”

    叶楚顿了顿:“好。”

    苏兰转头,看向丫鬟:“派人去问问杨家,是哪个大夫,把他请到叶公馆来。”

    丫鬟应是,前往杨家。

    叶楚看着苏兰,安慰道:“母亲,父亲会没事的。”

    叶楚也极为担忧叶钧钊的情况,但在这种时候,她不能慌乱。

    苏兰点头,不再开口。

    房里的气氛沉闷极了。

    大夫还没来,苏兰便让叶楚先回房。待到大夫来了,再派人叫叶楚过来。

    叶楚回了房间,过了一会,丫鬟敲门:“二小姐,大夫到了。”

    叶楚走出了房门。

    此时的叶公馆安静极了。大家都放缓了脚步,说话声也小了很多。

    空气仿佛都沉滞了下来。

    风吹过树叶,簌簌声响,极为轻微,很快便散在了风里。

    刚走到门口,门开了一道浅浅的缝隙,里头隐隐传来细碎的说话声。

    叶楚脚步一滞。

    苏兰的声音带着几分感激:“大夫,谢谢你。”

    大夫声线平和:“不必客气。”

    这道声线极为熟悉。

    落进叶楚的耳中,清晰极了。

    叶楚的心一紧。

    她的心里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叶楚稳了稳心神,推门进去。

    光线倾泻而下,微微照亮了地面。

    叶楚抬眼望去。

    一个人侧着身,微低着头,正在收拾药箱。

    他的手修长洁净,动作轻缓极了。

    光线有些昏暗,勾勒出他的身影,淡然悠远。

    深冬的风极凉,忽的吹了过来,带着几分凛冽。

    即便看不清他的面容,叶楚心里的不安却愈发重了。

    叶楚抬脚走了过去。

    房里的空气凝重,令人呼吸一窒。

    容沐似是察觉到了动静。

    他缓缓转身,望了过来。

    夕阳的光影掠过容沐的脸,他眉眼疏朗,清雅极了。

    光影映在了他的眼底,仿若平静的湖面,不起一丝波澜。

    入暮时分,夕阳又沉了下来,天空仿佛染上了红色。

    那是一个寂静的黄昏。

    日光拉长了影子,映在了地面上,明明暗暗,愈加清晰了起来。

    容沐凝视着叶楚。

    嘴角浮起一丝轻不可察的笑。

    笑意中带着几分淡薄。

    作者有话要说:  统一回复,中毒事情解决后,陆淮会想起前世。

    中毒是一个很大的转折点,会妥善处理。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92章 第19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