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第19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93章 第193章

    光线落在容沐身上, 他穿着一身素净的长袍, 面容淡雅,气质极为干净。

    叶楚看清了那人的面容。

    她的心一紧。

    是莫清寒。

    他顶着容沐的脸, 来到了叶公馆。

    叶楚心底的不安得到了证实。

    莫清寒的目光掠过叶楚的脸。

    两人视线相交。

    叶楚握紧了手,指甲嵌进了掌心,隐隐传来疼痛。

    随即而来的是彻骨的冰冷。

    前世和今生,两辈子的仇人, 此刻就站在她的面前。

    叶楚恨极了。

    但她必须装作自己不知道容沐是莫清寒。

    莫清寒极为敏锐, 她若是表现得有任何异常, 都会被他怀疑。

    于她而言,现在他只是德仁堂的一个大夫。

    叶楚的手倏地松了些。

    叶楚垂下眼, 收敛了情绪。

    下一秒, 她看了过去,眼底极为平静。

    叶楚走到苏兰身边,停了脚步。

    容沐并未发现不对,他语气温和:“叶二小姐。”

    叶楚淡淡地说道:“容大夫。”

    苏兰听见两人的话, 随口问了一句:“你们认识?”

    容沐声音平静:“我们曾一同救过人。”

    他故意这样说,听上去他和叶楚好像很熟悉似的。

    叶楚心里冷笑了一声。

    莫清寒心思狡诈, 他想拉近与叶家的关系,她绝不会让他如愿。

    叶楚的语气带着疏离:“那时容大夫早就离开了,我独自守在医馆看着的。”

    她刻意绕开他的话, 撇清两人关系。

    叶楚看向苏兰:“对了母亲,就是我们学校话剧演出的那段日子,我在国泰大戏院那里遇到了一个昏迷的孩子。”

    轻描淡写的两句话, 方才的话题便扯远了。

    苏兰本是随口一问,并没有继续问下去。

    容沐听出,叶楚是在与他保持距离。

    容沐瞥了叶楚一眼。

    她的面容清冷,仿佛带着一丝防备。

    容沐移开了视线:“叶二小姐善心重,自会有福报。”

    叶楚:“哪里的话,我还要多谢容大夫救了父亲一命。”

    不论怎样,叶钧钊的病确实是容沐医治的。叶楚在明面上,要表达对容沐的谢意。

    容沐淡然地回答:“这是医者的职责。”

    叶楚的心里浮起一丝讽刺之色:“希望容大夫日后也能这般宅心仁厚。”

    但叶楚面上半分不显,语气极为平淡。

    她在讽刺他,云淡风轻的外表下,其实藏着一颗狠毒的心。

    容沐打着救人的名义,实则在处处算计旁人。

    叶楚垂下眼,情绪遮掩得极好,容沐并未察觉到不对劲。

    时间不早了,苏兰便让丫鬟送容沐出去。

    容沐离开了房间。

    门被合上,叶楚心口一松,不用再应付他的虚伪。

    夜幕沉沉落下,光线愈加暗淡,四下漆黑一片。

    容沐踱着步子,神情极为清润。

    容沐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听说你们的三小姐在北平,不晓得二小姐去看过没有?”

    他知道叶三小姐去北平念书,并不在这里。

    容沐这样问,只有一个目的。他想知道叶楚最近的行踪。

    丫鬟低声道:“二小姐前阵子刚去过北平。”

    容沐脚步一滞。

    他声线依旧温和:“是吗?”

    他想到了火车上和贺洵一同出现的那个女子。

    丫鬟离去,容沐的身影被深黑的夜色所笼罩。

    周围寂静无声,容沐停下了脚步。

    贺洵并未传出与任何女子的花边新闻,但贺洵与苏明哲关系不错,贺洵与叶楚走得近,也并不稀奇。

    况且,金门大酒店枪战一事,叶楚和贺洵同在那里。

    这样看来,那日在火车上的女子,极有可能就是叶楚。

    容沐的神色冷了几分。

    容沐知道,陆淮和叶楚去过汉阳监狱,拿到了莫清寒的那份资料。

    他们都见过自己的真容。

    叶楚在火车上就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

    那时他本就对叶楚起了疑心,话语间隐含锋芒,多次试探。

    而她和贺洵联手演了一场戏,让自己暂时放下了疑心。

    他又被她摆了一道。

    不过,莫清寒认为,叶楚并不知道他做了伪装,顶着容沐的身份,成了德仁堂的大夫。

    莫清寒的气息沉沉,他的眸色晦暗不明。

    莫清寒知道他不在上海的这段时间,陆淮对她展开了追求。

    那样高调,上海滩人尽皆知。

    他似乎明白陆淮对她另眼相加的原因了。

    叶楚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女孩子。

    极善伪装,又足够冷静。

    天色幽邃,乌云沉沉,无边的暗色缓缓蔓延开来。

    莫清寒的身影隐在冰冷的夜里,有些看不分明。

    不知怎地,他并没有生气。

    冬日的夜晚那样寂静,寒风袭来,凉意阵阵。

    云朵渐渐散了,清浅的月光落下,道路被照得雪白。

    他忽的笑了。

    ……

    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叶楚一直没有收到陆淮那边的消息。

    但此时情况紧急,叶楚回了房间后,立即给陆淮打了一个电话。

    夜色.降临,陆淮正从广慈医院回来,便得到了叶楚的消息。

    叶钧钊中毒,今日来叶公馆的大夫正是容沐。

    两人约好了见面,陆淮立即赶了过去。

    待到陆淮赶到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尽管叶楚方才极为镇定,但在等待的过程中,她在房间中来回踱着步子。

    身后传来了声音,有人推开了门。

    她的脚步一停,倏地转身看去。

    门一打开,陆淮快步走进房间,他带上门,随手扣上门锁。

    叶楚心下一松。

    陆淮望了过来,他的视线在叶楚身上,他们对视了一眼。

    他似是察觉到叶楚的紧张,朝她走来,将她一把拉进怀中。

    陆淮的声线沉沉,安抚她:“莫怕。”

    叶楚回抱住他,紧贴他的身体,听到他的声音传来。

    她紧绷的身体被他的拥抱软化。

    叶楚独自一人面对莫清寒,心中仍留有几分后怕。

    待到叶楚的状态舒缓下来后,陆淮松了手。

    叶楚关上窗,他们坐在屋子里,这才讲起今日的事情。

    叶楚皱眉:“原来他早已算好了这一步。”

    陆淮:“伯父从商,常年在外行走,想要下毒并不难。”

    叶楚:“莫清寒到底想要做什么?”

    陆淮:“他千方百计靠近叶家,要么就是叶家有他想要的东西,要么……”

    他们同时想到了另一个极坏的可能性:“他是来叶家寻仇的。”

    前世,莫清寒用了叶家女儿作为棋子,却借机毁掉了叶家。

    若是他只是想要什么东西,或者知道秘密,达成目的后,直接离开便是了,为何要令叶家家破人亡?

    除非是两个原因都存在。

    今生,莫清寒对上海滩的人下毒,他的目的已经昭然若揭了。

    “毒会先从几个百姓开始,众人得知此事,并不会多想。”

    “贺兆是第一起死亡案例,上海滩开始人心惶惶。”

    “权贵们接连中毒,他救了那些人的命。”

    “上海滩很多权贵都会保下他。”

    莫清寒回上海后,中毒这件事才全面爆发。

    尽管医院也能治疗,但恢复期缓慢,德仁堂的大夫容沐能尽快治好一个病人。

    他的医术在上海滩早有名气,不会惹人怀疑。

    “叶楚。”陆淮顿了顿,“学术会议上的那群教授已经全部身亡。”

    叶楚一惊:“什么?”

    陆淮的手覆了上来,握紧她的手,安抚她的心神。

    “他们找了一个替死鬼,南洋大学的教授纪彦儒。”

    莫清寒走了一步好棋。他同时达成了两个目的,一是取得权贵的信任,二是顺利接近叶家。

    叶楚缓了缓:“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陆淮手中温度传来:“你今日做的很好。”

    陆淮将她搂紧怀中:“不能让他发现,我们知道容沐就是莫清寒这件事。”

    既然莫清寒布了局,那么他们就给他铺一张网,让他自己落进来。

    莫清寒尚未现身之时,陆淮并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现下局势已经调转,他们早已清楚容沐是假的,但莫清寒却认为自己的伪装瞒天过海。

    莫清寒想借容沐的身份行事,那么他们就从这里入手。

    一切思路已经清晰明了。

    陆淮声线低沉:“敌在明,我们在暗。”

    “只要拆穿容沐是假的,这个身份将在上海无法立足。”

    叶楚嗯了一声。

    细小的声音从他怀中传来,她的呼吸在他胸膛前。

    陆淮不由得扶起叶楚的身子,他俯身看着她的眼睛。

    昨日不过短短休息一会,他又梦见了她。

    陆淮早就已经确定,梦中那个人是叶楚。

    他有很多话想要问她,现在这个时候,却不能说出口。

    陆淮的目光沉沉,叶楚觉得他今日有些奇怪,似乎要告诉她什么事。

    她问:“怎么了?”

    陆淮平静地说:“没什么,我记起了一些事情。”

    我们前世是什么关系?

    你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

    近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叶楚心思很乱,陆淮不能再扰乱她的心绪。

    他只能将那些话化为一个拥抱。

    嗯,只是很想她了。

    陆淮伸手抚摸着叶楚的脑袋,他的手指穿过她馨香的长发。

    他的手沿着发丝的弧度,逐渐向下,擦过她的脊背。

    最后落到腰间,又将她搂紧几分。

    叶楚怔了几秒:“你……”

    陆淮:“检查一下,你是否安好。”

    听到这里,叶楚止了声音。

    他的话只是借口,她是知道的,却仍然没有任何抵抗,任由他这样抱她。

    陆淮一只手搂在她的腰上,伸出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

    叶楚察觉到脸上传来温热的触感,陆淮的呼吸极近。

    陆淮微微直起身,望进她的眼中。

    他与她对视,四目相接。

    陆淮沉默地看着,她的眼睛清澈明亮。

    叶楚忽的一怔,她的心跳骤响。

    陆淮开了口:“这件事解决后,我有些话要告诉你。”

    她的声音很轻:“好。”

    夜色已深,即便陆淮不想离开,仍是松了手。

    叶楚透过窗,看着他进了深沉的黑夜里。

    ……

    另一头,贺家的事情极多,琐事缠身,贺洵被绊住了脚。

    这天夜里,江洵得了空,驱车离开。

    自从那日在医院中看到贺兆的死状,江洵就起了疑心。

    贺兆中毒身亡,而在江洵眼中,这件事疑点颇重。

    他记得,多年前,魏峥的家人也是中毒身亡。魏峥一直没有找到凶手。两件事是否有什么关联?

    江洵去找魏峥,眉头紧锁,开门见山。

    “上海滩出现了多起中毒事件。”

    “贺洵的叔叔因此而死,这是照片。”

    魏峥接过照片,心神一凛,他的眼中浮起了沉痛之色。

    “我的家人死时,也是这副样子。”

    江洵:“我怀疑凶手是同一个人。”

    “我虽没有见过那个凶手。”魏峥咬牙,“但我记得他的声音。”

    那个仇人伪装成一个漂泊之人,意外救了魏峥的儿子,在他家借宿。

    魏峥是暗阁阁主,身份敏感,他常年在外,家中无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回家的时候,魏峥才知道家中有位住客,已经借宿了一个月。

    但在他回家的第二日,全家毒发身亡,那个仇人却早已不知所踪。

    这种慢性毒,只有亲近魏家的人,才有机会下毒。

    魏峥行走江湖多年,仇家很多,更何况那人易容伪装,他仅仅见了一面,并不能确认其身份。

    江洵:“凶手已经抓到了,现在被巡捕房的人关进了牢里。”

    魏峥握紧了拳:“我能否去那里一探?”

    江洵点头:“我帮你同陆淮商量。”

    ……

    江洵和陆淮约定见面。

    陆淮一落座,江洵就立即开了口:“关于前段时间的中毒事件已经有了眉目了。”

    陆淮神色一凝:“怎么说?”

    江洵一回上海,就去了医院,那时贺家还未开始处理后事。

    江洵说:“我在医院看到了贺兆的尸体,便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这种中毒事件在以前曾经发生过。”

    “我回去后问了魏峥。”

    江洵晓得魏峥全家中毒身亡,所以才会怀疑,此次上海大规模的中毒事件有蹊跷。

    陆淮皱了皱眉,他知道魏峥的家人全部被人害死,莫非和此事有关?

    江洵继续说道:“魏峥告诉我,他家人的死状和那些人相同,而且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仇人。”

    陆淮立即问:“魏峥能提供那个仇人的线索吗?”

    江洵点头:“纪彦儒现在已经被关进了巡捕房,魏峥记得那个凶手的声音。”

    “只要他去一趟巡捕房,就能知道纪彦儒到底是不是当年那个凶手。”

    陆淮说:“这件事我可以替你安排。其实我和邵督察都认为,纪彦儒只是幕后黑手放出的烟.雾弹。”

    “但是我们已经抓捕了纪彦儒,他们定是有所防备。”

    “所以,我们将纪彦儒严密地看管了起来。”

    陆淮没有接着说下去,江洵也明白他的意思。

    通过纪彦儒这个棋子,他们就能顺藤摸瓜,找到背后的凶手。

    和江洵谈话结束后,陆淮就立即离开了。

    他马上去联系了邵督察,他准备连夜带魏峥去巡捕房一趟。

    巡捕房。

    一辆黑色汽车停在巡捕房门口。

    此时已经夜深,黑夜沉寂,冷风袭来,街上早已空荡荡的。

    车内坐着两个人。

    正是陆淮和魏峥。

    他们身上穿着狱卒的衣服,脸上都已经易了容,不会有人认出他们。

    陆淮早就和邵督察打过招呼,邵督察收到通知后,立即打点好了一切。

    身上这两套衣服也是邵督察给他们的。

    魏峥忽的开口打破了这一刻的寂静。

    “谢谢三少。”

    让我有机会亲口质问仇人。

    陆淮晓得魏峥此时的情绪激动,虽然被魏峥紧紧压下,但是他的脸上仍旧带出几分。

    陆淮提点魏峥:“此次行动不能被其他人知道,你不要轻举妄动。”

    魏峥慎重地点了点头。

    这时,陆淮拿出了怀表。

    表盖一开,时钟滴答走着。

    陆淮看了看时间,合上了盖子:“时间到了。”

    陆淮和魏峥立即下了车。

    之前,陆淮已经和邵督察约定好了时间。

    邵督察会利用换班的机会,将其中一班守卫全部换成自己的人。

    这样就能让陆淮他们顺利进入牢房。

    纪彦儒关在巡捕房最里面的一间牢房里。

    那里是间独立牢房,看守紧密。

    魏峥一步一步往里走,他的步子迈得极为艰难。

    此时,走道光线不亮,只有几盏灯亮着。

    四周沉寂万分,寂静之中,只有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巡捕房黑暗干燥,寂静的走道就像是一条没有尽头的幽幽小巷。

    魏峥越往里走,那些过往越是浮现在他的眼前。

    家人惨死的模样以及他苦苦寻觅仇人的那些日子,皆成了他的心魔。

    魏峥面色沉沉,眼底漆黑一片。

    陆淮注意到了魏峥的反应,他知道魏峥的情绪不对。

    当他们走至牢房前,停下脚步的时候,陆淮提醒了一句。

    “你要记得我刚才说的话。”

    这时,魏峥才回过神来,他的眼睛瞬间恢复了清明,随即朝陆淮点了点头。

    两人进入牢房后,看见有个人背对他们坐着。

    那人正是纪彦儒。

    之前,纪彦儒一直试图和狱卒沟通,说他是被人陷害的,但是狱卒都不曾理会。

    他知道无力回天后,只好保持了沉默,始终坐在静寂的黑暗中。

    纪彦儒很清楚他现在的处境,这些全都是由净云一手造成的。

    纪彦儒软硬兼施,用净云以前做过的事情威胁他。

    他让净云为他杀人,而净云却动了别的心思,趁此机会,摆了他一道。

    事情暴露后,净云刚好顺手推舟,将全部罪责都推到了自己身上。

    而净云却置身于外,将事情摘得一干二净。

    纪彦儒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他不晓得要如何逃过这一局。

    陆淮面色沉沉,叫了一声:“纪彦儒。”

    纪彦儒听到声音,立即回头。

    纪彦儒认出了三少的声音,但是他并不知道三少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

    魏峥看到纪彦儒后,垂在身侧的手立即握紧。

    他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恨意,甚至因为怒气过深,而微微颤抖。

    “纪彦儒,你还记得我吗?”

    纪彦儒眯了眯眼,上下打量。

    他疑惑道:“你是谁?我从未见过你。”

    魏峥听到这个声音,心神一凛。

    魏峥立即转头看向陆淮:“不是他。”

    陆淮皱了皱眉,这件事其实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

    陆淮的视线落在纪彦儒身上,他忽的开口:“纪教授,我知道你是无辜的,只要你说出真相,我就有办法保你出去。”

    陆淮并不确定纪彦儒是否和此事有关联,所以他故意说出那些话,诱导纪彦儒说出背后凶手。

    若是纪彦儒和幕后黑手有牵扯,陆淮绝对不会放过他。

    纪彦儒从未进过牢房,这几日的经历快让他发疯了。

    没有人同他说话,也不会有人听他解释。

    原本他是一个受人敬仰的大学教授,如今却成为了阶下囚。

    落差之大,让他根本无法承受。

    现在终于出现了一丝转机,纪彦儒定会牢牢把握住。

    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前段时间上海的中毒事件并非我所为,但是我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

    纪彦儒看着陆淮,声音落在安静的牢房之中。

    “那人是寒塔寺的净云大师。”

    作者有话要说:  三少:可以开始收网了。

    1.第160章提到净云和魏峥在汉阳监狱的时间错开。净云离开后,魏峥才进去,他从未听过净云的声音。

    2.魏峥不想逃狱的原因是全家覆灭,失去了所有希望。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93章 第19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