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第19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95章 第195章

    温热气息触碰着叶楚的耳朵,有些痒意漫了上来。

    没想到她的身体这样敏感,竟有些微微颤抖了起来。

    叶楚咬紧了唇,努力克制住她的情绪。

    她开了口,声音听上去极为镇定:“母亲,你什么时候来的?”

    叶楚仿佛一直没有注意到苏兰来到自己的院子,她的语气有些疑惑。

    陆淮的唇角牵起,小骗子的演技一如既往地好。

    两人本就已经靠得极近,他不由得收紧纤腰处的手。

    叶楚的身体僵了一下。

    她不能动。

    因为现在的他危险极了。

    门外苏兰在讲话:“见你房间亮着灯,便想着找你讲讲话。”

    她敲了几声门,似乎想要开门。

    叶楚急忙出声,阻止了她的行为:“有什么事情吗?”

    所幸陆淮进来的时候,已经锁了门。

    苏兰停了手:“没什么大事,若是你困了,早些休息便是了。”

    叶楚心下一松,陆淮的手却没有停下来。

    陆淮的手指随手一捻,勾住她的头发。他的动作轻极了,仿佛怕伤着了她。

    他勾着她的发丝,把玩着。

    叶楚握紧了拳,却被他的手温柔包裹。

    陆淮轻笑开口:“莫让你母亲起疑。”

    叶楚的声线克制得很:“今晚看了一些书,眼睛累极了。”

    苏兰听到了叶楚的解释,也并未起疑。

    叶楚的房间一片黑暗,从外面看来,十分正常。无人知道里面的那张床上还藏了一个人。

    苏兰讲了一声:“阿楚好好睡觉,那我先走了。”

    寂静万分的深夜,外面走道上,脚步声响起,渐渐消失。

    苏兰越行越远。

    房间外面恢复了平静,但是危机并没有解除。

    叶楚的身体放松,反手抓住陆淮的胳膊,往后一顶。

    她迅速朝床下滑去,逃离了束缚。

    叶楚的举动突如其来,陆淮怔了一下,但他反应极快。

    他立即抓紧那只细润柔软的小手,往里一拖。

    她被他拽回怀中。

    陆淮笑了,声线柔和:“叶二小姐。”

    他继续环住她的身体。

    “既然我是登徒子,也要尽好登徒子的本分。”

    叶楚咬紧牙关:“你!”

    她却不敢再骂,省得他有那样多的借口。

    他们两人躺在床上,衣服整整齐齐,因为方才的动作,仅仅起了一些褶皱。

    陆淮的声音冷静:“先前的事情还没有讨论完,我们继续。”

    他忽的松了手,叶楚趁机翻过身,试图逃离掌控。

    陆淮猛地按住她的手,压在床上。

    叶楚眼睛一眯:“不是要接着讨论吗?”

    陆淮厚颜无耻:“这样讨论就够了,不是吗?”

    叶楚呆了几秒,一时之间,她竟无言以对。

    陆淮声线沉沉:“容沐这阵子定会再来叶家。”

    叶楚被他拢在身下,不能动弹。

    她嗯了一声,声音不重。

    陆淮俯身看叶楚,对上她的眼睛,两人目光相接。

    陆淮的语气认真:“你虽要应付他,但小心为重。”

    叶楚微微点头:“我知道。”

    陆淮直起了身体,留给叶楚空间。

    “至于那个假和尚净云,我去解决。”

    虽说是讨论,但却是单方面的调戏。他们的谈话结束后,陆淮才松开了手。

    叶楚身体一翻,立即下床。

    陆淮嘴角浮起笑意,他也下了床。

    陆淮走到桌子旁,拿起茶杯,竟给叶楚倒了一杯水。

    他的神情严肃:“方才情况紧急,多有得罪。”

    叶楚:“……”

    陆淮的态度变得也太快了些,在叶楚眼中看来,这句道歉着实没有诚意。

    她默然看着他,自是没有接过那杯水。

    陆淮继续讲:“今晚冒犯了,实在抱歉。”

    他当然留了一手,也没有说,日后会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

    叶楚低头看了一眼,杯中水光隐隐浮动。

    她再抬头看去,屋子里隐隐有着光,能看到陆淮的目光诚挚。

    叶楚思索片刻,伸手接过他的那杯水,算是原谅。

    陆淮立即收回了手,安分得很。

    叶楚手中拿着那杯水。

    因是冬季,水是傍晚时分送过来的,早就冷透了。

    但指尖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临走前,陆淮停在门口,看了眼叶楚,视线落在那杯冰冷的水上。

    他关了门,留下一句话,意味深长。

    “你身子热,多喝些冷水。”

    叶楚彻底怔住了。

    有这种道歉方式?

    叶楚忽然意识到,他给她倒了一杯冷水的原因。

    她方才被陆淮撩拨得乱了心神。

    现下他让她喝水,是让她好好冷静一下……

    叶楚眼睛一沉,快步走到窗子旁边。

    她开了窗,面无表情地把那杯水泼进了黑夜里。

    窗外是已干枯的枝条。

    重重夜幕之下,那个人早已消失无踪了。

    ……

    翌日。

    黄昏时分,日光渐沉,天色愈加暗淡。

    容沐每日都会来叶公馆,给叶钧钊诊治。苏兰晓得这个时辰容沐差不多该到了。

    苏兰便在门口等容沐。

    暮色四合,光线昏暗,四下有些看不分明。

    路上寂静无声,月光照亮了道路,泛着浅淡的白。

    不一会儿,幽暗小路上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他的脚步不急不缓,看上去极为从容。

    容沐迈着步子,来到了叶公馆。

    苏兰迎上去,开口:“这段时间都要麻烦容大夫了。”

    容沐医术高明,叶钧钊的病已经好多了,苏兰十分感激。

    只不过就要劳烦容沐每日来叶公馆了。

    容沐:“不麻烦,我只希望叶先生能早日恢复健康。”

    他们一面说着,一面往前走去。

    苏兰:“听说容大夫是天津来的?”

    她听说容沐的家乡在天津,现在只是随口问起。

    容沐敛眉:“我在上海出生,很快就随家人去了天津。”

    苏兰了然:“这样啊。”

    容沐状似无意地问起:“叶太太呢?”

    苏兰:“我和先生都是上海人,但叶家祖上好像是从别地过来的。”

    容沐眸色微动:“是吗?”

    他正想继续问。

    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母亲。”

    他们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去。

    幽暗的夜色中,一个少女站在那里。

    月光倾泻下来,四下静谧无声。少女的肌肤雪白,姿态宁静极了。

    是叶楚。

    容沐的目光深了几分。

    叶楚快步走了过来。

    方才叶楚远远地看见容沐与母亲讲话,她心里有些焦急,立即赶了过来。

    叶楚来迟了一会,并没听清两人的对话。

    她不知道容沐的目的,不晓得容沐要对叶家做些什么。容沐的心思藏得极深,她目前只能见机行事。

    母亲不知晓容沐的为人,容沐又恰好救了叶钧钊,母亲定是以为容沐是个心善的人。

    叶楚只能减少他和母亲的接触。

    叶楚走到苏兰身边,止了脚步。

    苏兰笑着开口:“阿楚。”

    叶楚看向容沐,对他点头,就算是打了声招呼:“容大夫。”

    此时叶楚早就敛下了所有情绪。

    容沐:“叶二小姐。”

    叶楚随口找了一个理由:“父亲情况如何?”

    容沐:“还需诊断过后再做判断。”

    叶楚:“还请容大夫多多照料。”

    容沐开口:“叶二小姐言重了。”

    容沐瞥了叶楚一眼。

    她神色平静,话语间极为真诚。

    容沐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叶钧钊的房间到了,他们三人走了进去。

    天色已晚,屋内亮了灯。柔和的光线落下,屋内气氛安宁。

    叶钧钊靠在床边,脸色已经好了许多。

    容沐走了进来,叶钧钊直起身子,态度极好:“容大夫。”

    容沐来到桌边,放下了药箱。

    然后,他走了过来。

    容沐落座,让叶钧钊伸出手,他要给叶钧钊把脉。

    容沐修长的手指放了上去。

    他低头,凝神把脉。

    屋内极为安静,苏兰和叶楚都没有开口。

    容沐一面把脉,一面开口:“近日感觉如何?”

    叶钧钊:“身体好了许多,但头还有些疼。”

    容沐:“你余毒刚清,身子损害了些,但没什么大碍。这段时间静养即可。”

    他这样说,证明叶钧钊已经无事,叶楚和苏兰心下一松。

    苏兰:“多谢大夫。”

    容沐:“不客气。”

    容沐收回手,让叶钧钊躺下,好好休息。

    他则来到桌边,低头写起了药方。

    叶楚的目光落在容沐身上。

    容沐背对着叶楚,他的背影悠然宁静,落下笔来极为轻缓。

    每回容沐诊治的时候,叶楚都会在旁边。

    叶楚晓得,如今下毒之人已被抓,容沐为了避开嫌疑,此时被他医治的人,绝对不能出事。

    叶钧钊的药不会有问题。否则,容沐就会暴露自己。

    而容沐恐怕会在其他方面做手脚。所以,叶楚会盯紧了他。

    这时,容沐停下了笔,把药方递给了苏兰。

    容沐开口:“和先前一样,药一日喝两次。”

    苏兰接过药方:“嗯。”

    容沐拿起药箱,准备离去。

    苏兰:“容大夫慢走。”

    容沐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叶楚这才看向苏兰:“母亲,方才你和容大夫在聊什么?”

    苏兰:“不过是随口聊聊罢了,怎么了?”

    叶楚心下一松。

    容沐刚接近叶家,想必不会询问太多事情。

    但叶楚仍是极为警惕:“家中的事情还是不要同旁人讲太多。”

    容沐心思深沉,他做的每件事情都有目的。即便是寻常的问话,叶楚也会多想几分。

    苏兰认为,叶楚这样讲,或许是对陌生人有防备。

    不过,叶楚既然这样说了,苏兰自然会应下。

    苏兰:“好。”

    叶楚神色一松,记起了陆淮的话。

    让她小心为重。

    想到他昨晚递过来的那杯冷水,叶楚的眼睛不由得沉了几分。

    ……

    陆淮带魏峥去了寒塔寺,确认了净云的身份后,立即通知了邵督察。

    若是陆淮想要揭露净云的真面目,还需要邵督察的配合。

    陆淮和邵督察约好了时间,两人在沈九名下的一处茶馆见了面。

    陆淮先开口:“多谢你的帮助,我们才能顺利进入监狱。”

    邵督察连连摆手:“哪里的话,三少和我都是为了上海滩。”

    上回陆淮同邵督察说,这件事已有了眉目,他并没有多问,就让陆淮带着魏峥进了监狱。

    此次,陆淮让他过来这边,定是事情有了进展。

    邵督察接着问道:“三少是不是已有了主意?”

    陆淮要将净云的真实身份告诉邵督察。

    陆淮立即说:“净云的身份是伪造的,他远远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他其实杀人如麻,手上沾满了鲜血。”

    虽然三少并未说完,但是邵督察明白陆淮的意思。

    邵督察怔了怔,他根本没有想到幕后黑手竟然是寒塔寺的净云大师。

    净云大师的声望极高,上海滩里有不少人慕名前去。

    那些人去寒塔寺烧香拜佛,听净云讲佛法。

    没想到这样一个德高望重的大师,竟会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

    陆淮看到邵督察此时的表情,自然察觉到了他的心思。

    陆淮说:“但是我派人查过他,他的案底已经消失了。”

    听及此,邵督察皱了皱眉,事情开始变得棘手。

    陆淮:“不过,我有一个方法可以试探出净云的底细。”

    邵督察立即说:“三少请讲,我定当全力配合。”

    陆淮没有说出魏峥的身份,而是掩盖了一些事实。

    陆淮:“我带一个人去了寒塔寺,那人认出了净云,净云正是杀他全家的凶手。”

    “当年的行凶手段和近日来上海滩中毒案件如出一辙。”

    邵督察猜测,三少口中的那个人,应该就是那晚同三少去了监狱的人。

    陆淮继续说:“我们可以用这个人逼净云亲口说出真相。”

    邵督察慎重地点了点头:“三少放心,我会将监狱里的事情全部安排妥当。”

    邵督察是中央捕房的总督察,陆淮去和上海市市长见面的时候,让他一同过去。

    他们将此事的安排尽数告诉了市长。

    现在只要耐心等待着净云落网的那一刻。

    寒塔寺。

    今天,净云受到了一个邀请。

    监狱长派人来了寒塔寺,邀请净云去一趟监狱,让他去给罪孽深重的犯人念经。

    去年这个时候,净云也同样受到了邀请。

    这回,监狱长命人前来的时候,净云立即就答应了下来。

    他清楚,最近这段时间,上海滩发生了很多事情。

    一连串的中毒事件皆是由他而起,死了不少人。

    如今,上海滩人心惶惶。

    监狱长也不希望监狱里发生暴动,所以才会来请净云。

    和往常一样,这只是一次例行公事。

    因此,净云并未对此事生疑,也不会知道这仅仅只是陆淮给他下的一个圈套。

    按照约定的时间,净云来到了监狱。

    监狱长已经等在了门口,他看见净云到了,立即上前几步,表示欢迎。

    夜风沉寂,安静地吹过这条长街,偶然响起轻微的脚步声,也在下一秒立即消失。

    监狱外面没有任何车子,空荡荡的一片。

    一般来说,不会有人刻意从监狱外头经过,此时寂静极了,同往常无异。

    而今晚注定不会平静。

    净云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他缓缓踱步走向监狱,朝监狱长点了点头。

    这时,监狱长接到了命令,他知道现在只是在和净云演一场戏。

    第一次听到此事的时候,他极为震惊。

    他怎么也想不通,净云大师和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中毒事件有关。

    但是监狱长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此时,他不需要做多余的事情,只需要和平时一样就行了。

    监狱长掩去眼中的神色,抬手招呼身边的一个狱卒,让那人过来。

    “你领净云大师进去,千万不要怠慢了。”

    狱卒点头,应了声是。

    净云抬眼看向那个狱卒,虽然这个狱卒眼生,但是并无任何不对的地方。

    净云提步往里走去,那位狱卒立即跟上。

    净云没有发现这个狱卒已经换了人。

    那人神色自然,样子恭敬。

    净云闲适地走在前面,而狱卒跟在后头,偶尔会向净云讲解一下。

    行至到半路中,那人抬头看了一眼净云。

    他的目光平静,毫无波澜,所有的恨意被他尽数掩去,沉在了眼底。

    那人做了易容,换了伪装,将自己的气息完全隐藏。

    那人正是魏峥,而他的家人全部都死于净云之手。

    净云根本不知道,今日等待着他的将是裁决。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夫人方才身体燥热,喝些冷水,冷静一下。

    叶楚:你……

    现在开始变得污了,昨天的章节被举报,当然作者没写什么违禁内容,没有举报成功。以后还会越来越污,真的开车,希望大家高抬贵手,不要举报好嘛。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95章 第19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