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第200章(庆祝200章发红包)-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00章 第200章(庆祝200章发红包)

    贺公馆。

    贺洵独自一人坐在房中。

    房内并未开灯,光线昏暗,静极了。

    这些天的哭声犹在耳畔,此时却渐渐变得遥远起来。

    贺洵站在窗前,眉眼隐在黑暗之中,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这时,贺洵的眼神微微恍惚,之后便缓缓合上了眼。

    他任由自己的意识放空,逐渐沉入寂静中。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贺洵已经变成了江洵。

    江洵的目光沉静,他转身走到电话旁,拿起了电话。

    江洵要给陆淮打一个电话。

    电话被接起,陆淮的声音传来。

    江洵开口:“我是江洵。”

    陆淮嗯了一声。

    江洵继续说道:“能否让我见纪彦儒一面?”

    陆淮早就猜到了此事,他晓得等贺家的事情告一段落后,江洵必定会出现。

    之前陆淮同魏峥一起去见了纪彦儒,过后魏峥定会将听到的事情告诉江洵。

    贺洵小时候被拐一事与纪彦儒有关,江洵知道后一定会想亲自询问纪彦儒。

    陆淮应下:“这件事我会替你安排。”

    江洵:“多谢三少。”

    两人说完后,很快就挂了电话。

    江洵从魏峥口中得知绑架一事的背后主谋正是纪彦儒。

    之后他来到了暗阁,成为了一个杀手。

    而贺洵虽然知道自己是被人拐走的,但是他并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一切有关暗阁以及那些阴暗之事,贺洵全然不知。

    所以这次监狱之行,必须由江洵前去。

    陆淮接到江洵电话后,就联系了邵督察。

    邵督察也清楚纪彦儒所说一事与贺家有关,贺洵必定想要问个清楚。

    邵督察安排好时间后,立即告诉了陆淮。

    两辆汽车同时在监狱前停下,江洵和陆淮走下了车子。

    夜色弥漫,四周空气沉寂,唯有夜风偶尔吹过,刺骨万分。

    江洵神色凝重,他朝陆淮点了点头。

    两人一同往监狱里走去。

    漫长的走道似乎没有尽头,原本淡然的江洵却在此时失了镇定,脚步有轻微的凌乱。

    陆淮故作不知,目光落在前方。

    他们走到纪彦儒的牢房前,江洵停了片刻,才推开了门。

    此时,纪彦儒坐在椅子上,手脚皆铐着铁链,他低着头,神色不明。

    听到有人进来,纪彦儒没有立即抬头。

    过了一会,他才抬眼看去。

    一开始,他将视线放在了陆淮身上。

    纪彦儒冷笑一声,话语中带着讽刺:“三少想知道的,我都已经说了,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陆淮面不改色,丝毫没有将纪彦儒的话放在心上。

    陆淮:“我只答应过你,让你暂时不死,并没说要保下你的性命。”

    纪彦儒清楚事情已成定局,他已经无力回天,便不再多言。

    他偏开了头,目光恰好扫过江洵。

    纪彦儒愣住了,动作一僵。

    陆淮和江洵都未做伪装,自然会被认出。

    纪彦儒面色一沉,怒火冲上眼底,情绪瞬间激动起来。

    “是你!你是贺洵。”

    纪彦儒从椅子上站起,想朝贺洵的方向走过来。

    但是铁链限制了他的行为,他被迫摔回了椅子上。

    铁链滑过地面,发出沉闷的摩擦声,落在牢房之中。

    此时,纪彦儒的模样狼狈,面容狰狞。

    但这一幕落进江洵眼里,他却根本不为所动。

    原本默然不语的江洵开了口:“我确实是贺洵。”

    做了这么久的阶下囚,纪彦儒早就失去了以前作为教授的儒雅淡定。

    纪彦儒出口嘲讽:“当年我故意找人将你拐走,没想到你这么幸运,居然还能在多年后平安回来。”

    江洵正好想问此事,他目光沉静极了,默然看着那人。

    江洵语气平静:“我确实经历了一些事情,不过没能如你所愿,我依旧还是活了下来。”

    纪彦儒果然被刺激到了,他面色阴冷:“只可惜我当年做的不够绝,不然你根本不会站在这里。”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的笑了。

    冰冷的笑声落下,更显得纪彦儒目光凶狠。

    “贺家这个新年可不好受吧,贺兆死得这么突然,想必你们并没有心情过年了。”

    纪彦儒靠向椅背:“我虽然在你身上失了手,但是贺兆的死已成既定事实。”

    闻言,江洵身侧的手握紧。

    不过,他很快就收敛了情绪,面上半分不显。

    江洵问:“你还记得当年有个小女孩吗?她目睹了这一切。”

    “你对她做了什么?”

    江洵不确定这件事,现在只是在试探纪彦儒。

    纪彦儒眯起眼睛,似乎在回想以前的事。

    事情已经过去太多年了,记忆变得遥远起来,他有些记不清了。

    但当年贺洵一事是他亲手所为,这些年,纪彦儒一直以为贺洵失踪,甚至死亡,他心中暗喜。

    有关贺洵的事情始终被他牢记在心,纪彦儒的记忆虽然有些模糊,可是他仍旧想了起来。

    纪彦儒看向江洵:“那个小女孩?”

    他冷笑了一下:“那人可是因为你才出了事,要不是她看到了那一幕,我就不会顺便将她绑走。”

    “就因为你,她的一生全都毁了。”

    牢房静默,纪彦儒的声音清晰异常,不断传进江洵耳中。

    江洵眼神恍惚,身子有些僵硬。

    他的心似乎被掀起了一角,夜风倾泻而下,遍体生寒。

    他肯定,那个小女孩就是罂粟。

    江洵调查过当年贺洵失踪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他得知叶家大小姐叶姒也在十三年前失踪,一周后,她确认死亡。

    和贺洵被绑架的时间相同。

    当江洵第一次见到罂粟的时候,他能察觉到,这具身体面对罂粟时会有隐隐的内疚感。

    在贺洵出事的时候,江洵的人格并未出现。现在他理清了那段记忆,并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当时,贺洵一定见到了罂粟的脸,但却不知道罂粟的结局。

    看来,这就是原因了。

    江洵艰难地开口:“那个小女孩最后去哪了?”

    江洵替贺洵将此事问出口。

    纪彦儒声音沉沉:“这我就不清楚了,更何况,她是生是死都还没有定数。”

    此时,牢房内寒气逼人。

    江洵明白,罂粟所经历的这一切皆因自己而起。

    若不是因为他,罂粟也不会无法和家人相认,爱人惨死,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他欠罂粟的太多了。

    他们已经不能从纪彦儒那里得知更多的消息,于是他们便离开了牢房。

    陆淮察觉到江洵的神情不对,他并未作声,而是将江洵口中的这件事记在了心里。

    看来此事有蹊跷,他必须要好好查一查。

    ……

    那天晚上,陆淮带叶楚去了督军府。

    果真如他所想,只要和叶楚在一起,就能梦见他们的前世。

    前世,叶楚是他的妻子,所以督军府的很多地方,都有他们的回忆。

    她说的没有错,他确实是她最信任的人。

    不过,陆淮早就已经无视了她先前讲过的一句话。他们两人关系复杂,一时之间解释不清。

    他的注意力倒是放在了另一处。

    新婚之夜,他们竟只是看了一场大雪。

    陆淮没有梦到别的事情,他有些不悦,这个新婚同他的想象有些不一样。

    处理完贺洵的事后,陆淮给叶楚打了一个电话。

    他的语气镇定,她听不出任何不对之处。

    陆淮没有讲别的什么,只是请她去了一家咖啡馆。

    他们分明一日前刚在督军府见过,陆淮却又请她去喝咖啡。时间很急,上午打来的电话,约的是傍晚。

    尽管如此,叶楚并未起疑,一口应下。

    陆淮很早就到了咖啡馆,他在里面坐着,思索了一下。

    他们前世是夫妻,但叶楚的态度却有些奇怪。

    她似乎不怎么喜欢他碰她?

    陆淮的唇角一勾,没有关系。

    他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

    另一头,叶公馆的车子停在了门口。

    叶楚下了车,她毫无察觉,走进了咖啡馆。

    她按照约定,到了那个房间,推门而入。

    陆淮听到声响,抬眼看了过来。

    他的眼中隐藏着笑意:“来了?”

    这是在陆淮确认叶楚身份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叶楚点了点头,合上门。

    陆淮看着门在她的身后关紧,嘴角浮起笑。

    他已经吩咐下去,没有他的命令,无人能进这个房间。

    叶楚走到陆淮的对面,坐了下来。

    陆淮声线淡淡:“我已经替你点好了。”

    叶楚的视线落在了桌上,她本想伸手去拿,但怔了一怔。

    这里分明是一家咖啡馆,但桌上却放着几个透明的玻璃瓶。

    透过玻璃,能看见酒水在里面微微晃荡。

    叶楚眼睛一眯,是酒。

    她已察觉到了不对之处,立即想收回手,却被陆淮制止。

    陆淮的手掌覆了上来,快速按住叶楚的手。

    顷刻之间,他微抬起她的手,已经将其抓进了掌中。

    陆淮开口问了一句:“叶楚,怎么了?”

    叶楚抬眉:“不是喝咖啡吗?”

    陆淮笑了一声,并不回答。

    他一边摩挲着她的手,一边起身朝她走去。

    陆淮行至叶楚身旁,用手轻轻一带,她的身体往他那里靠去,很快就被他拢在身上。

    叶楚不由得身子一移,陆淮借机坐了下来。

    咖啡馆的沙发不大,却能刚好坐下他们两人。

    没有给叶楚任何逃脱的机会,陆淮刚落座,就已经有所动作了。

    夕阳已沉,窗外夜幕缓缓降临。

    房间里仅仅亮了一盏小灯,微弱的光从不远处飘了过来。

    这时,陆淮的嘴唇贴了上来,在叶楚脸上停留片刻,她的肌肤柔软细腻。

    那是一个极为轻浅的吻,带着陆淮的气息。

    叶楚的身体僵住了,滚烫的红晕瞬间爬上脸颊。

    陆淮很快就移开了唇。

    他不过是碰她一下,她的反应却跟他想象的不同。

    难道说,他妻子的性子十分害羞?

    陆淮松开了手,叶楚的状态也随即一松。

    他注意到了她身体的反应,抬了抬眉,有些不悦。

    陆淮长臂一伸,继续搂上叶楚的肩膀。

    他单手开了酒瓶盖子,拿起酒瓶,往杯子里倒酒。

    陆淮的杯中倒了半杯威士忌。

    他把酒杯举到叶楚面前:“喝酒。”

    叶楚握紧了拳,却没有动手。

    陆淮笑了笑,咬着她的耳垂,感受着她的细润。

    叶楚虽想反抗,但抵挡不住身体泛起的酥麻感。她咬了咬牙,努力让自己不卸下防备。

    陆淮声音轻极了:“不喝?”

    叶楚点头嗯了一声,却反而让他的嘴唇滑过她的脸,陆淮的灼热袭上她的肌肤。

    陆淮诱惑着她:“是不是要我喂你?”

    叶楚立即伸手,握紧酒杯,喝了一小口。她的手迅速离开,远离陆淮覆在酒杯上的那只手。

    陆淮唇角牵起,他将剩下的酒,尽数喝下。

    若是叶楚再看不出陆淮的古怪,她就太不敏锐了。

    陆淮为什么会这样做?

    她想到了一个原因。

    陆淮前几次的行为都这样亲密,要么是他已经想起了前世的事情,要么是他猜到了他们前世是夫妻。

    当然,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陆淮借着酒意,肆意胡来,叶楚察觉到他的身体又覆了上来。

    她的呼吸一窒。

    叶楚未经人事,可她的身体是敏感的。

    虽说她是一个有自制力的人,但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

    她并不想被他撩拨得……

    意乱情迷。

    不出所料,陆淮又有了动作。

    叶楚的脸颊一热,那是一个轻浅的吻,带着微醺的酒气和未干的威士忌。

    陆淮只是轻轻吻她一下,嘴唇又很快远离。

    那些微微潮湿的吻,一下又一下地落在叶楚的脸上。

    与此同时,他也在试探着她的底线。

    陆淮在观察着叶楚,看她的身体会有什么反应。

    叶楚知道陆淮是不会就此收手的。

    既然他非要用那些古怪的方式试探,那么,戏弄他一回也无妨。

    叶楚扭头看向陆淮,避开了他的嘴唇,对上他的眼睛。

    叶楚喝了一口酒,她酒量极差。前世,陆淮从不让她碰酒。

    仅仅一口酒,她却是真的醉了,眼神难免有些迷离。

    陆淮怔了一下,此时的叶楚于他而言,极具诱惑。

    她的手从陆淮怀中挣脱,双手绕到他的脑后……

    勾住了他的脖子。

    叶楚的身子有些不稳。

    她倒了下来,直直朝着陆淮而去。

    两个人面对面,她的嘴唇仿佛很快就会贴上来。

    陆淮一愣。

    但叶楚的身体摇晃,微微一偏,她的唇偏离了位置。

    她环紧陆淮的身体,头靠上了他的肩膀。

    她的行为似乎不受自己控制,身子软极了,往下一滑。

    陆淮反应极快,伸手搂了上去。

    一把将她捞进了自己怀中。

    叶楚双眼紧闭,呼吸微微起伏,仿佛睡着了似的。

    陆淮疑惑,他方才不过是让她喝了一口酒罢了。

    她竟被自己灌醉了?

    若是叶楚真的醉了,她现在这副样子,他并不能这样送她回叶公馆。

    陆淮搂紧了叶楚的身子,将她打横抱起。

    叶楚心中一愣,她没想到自己装晕,竟被陆淮抱起。

    她整个人缩在他怀中,不敢动。

    陆淮扫视了一眼,朝着房间另一头的长沙发走了过去。

    这边的位置稍微大些,他将她抱在怀中,让她的身体略微舒展。

    叶楚闭着眼睛,面目沉静,安宁极了。

    陆家伸手抚上她的脸,手感温热,似乎想要做什么……

    叶楚忽的皱眉。

    她发出了一声极浅的嘤咛。

    陆淮停了手,贴近去看。

    叶楚察觉到他的气息迎面袭来。

    她的呼吸微微一凝,又很快恢复。

    不知陆淮是否察觉到了她是在装睡?

    叶楚并没有时间去想,因为下一秒,陆淮的手指已经勾上了她的耳垂。

    他小心地拨弄着。

    一下又一下。

    他冰凉的指尖贴上灼热的耳垂,触到她细软的皮肤,又很快远离。

    他的手指抚摸着她的耳朵,好像那是什么有趣的东西。

    叶楚本就是装睡,她面色不显,努力演好昏迷的状态。

    陆淮叹了一口气:“你啊。”

    叶楚心一紧,似有不好的预感。

    陆淮的嘴唇触上了她的耳垂,精致小巧,好看得紧。

    “不过这样也好……”

    陆淮的声音伴随着他炽热的呼吸。

    “你睡着了,也不会知道我在做什么。”

    他在她耳边呢喃着,也不晓得这句话是在讲给谁听。

    “对吗?”

    叶楚心中暗叫不好。

    她方才只不过想戏耍陆淮一回,却反被他逗弄起来。

    她没有料到,这次试探硬生生被自己熬成了……

    一场持久战。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上下扫视:从哪里开始好呢?

    叶楚:……

    陆淮:再装睡,就亲你。

    庆祝我们一起走到了200章,大家多多评论,到1月25号中午12:00前的所有2分评论,发红包~

    为三少的试探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00章 第200章(庆祝200章发红包)》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