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第20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01章 第201章

    陆淮说了那样多意味深长的话,叶楚却没有反应。

    他抬了抬眉,没有开口,倒是直起身看她。

    看来叶楚的意思是,要让他直接动手了?

    陆淮伸手,抚上她的发丝,勾起一缕头发,吻了一下。

    长发被他把玩着,于叶楚而言,有牵扯感。

    她觉得有些疼了。

    陆淮低头,闻了闻她身上的清香,嘴唇擦过她的额头。

    叶楚的额间传来痒意,像是有什么东西轻柔地掠过。

    她似乎不经意间微微偏了偏头。

    叶楚的动作虽轻,但避开了陆淮的嘴唇。

    陆淮笑了,他的眸光渐深。

    尽管叶楚是在躲避。

    但在陆淮眼中,她总是不自觉地撩拨他。

    陆淮松开了缠住她长发的手,微微俯下身来。

    他沉默地观察着叶楚,她的呼吸平静。

    她似乎仍是没有醒过来。

    叶楚动了动身体,假装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

    她的身体柔软,像一只温顺的小猫。

    陆淮觉得她可爱得紧,他收紧了手,抱紧了这只小猫。

    他顿了一顿,停下了手,看了她一眼。

    软玉在怀,陆淮怎么不敢造次?

    他轻笑了一声。

    毕竟,这可是他的小夫人。

    陆淮的视线落向叶楚的耳垂,嗯,就从那里开始吧。

    他覆身上去,微微张嘴,轻咬了一下。

    陆淮的嘴唇触及她耳垂,紧接着,叶楚只觉得一阵酥麻之感瞬间漫上耳朵。

    这种奇异的感觉沿着她的脊背逐渐往下……

    叶楚的身体被他撩拨得敏感,她有些崩溃了。

    叶楚面临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继续装睡还是睁开眼睛?

    她尚且没有想明白,陆淮的嘴唇已经移到了她的脸颊上。

    叶楚忽的不敢动半分。

    她的身体蜷缩在他怀中,他温热的气息扑打在她的脸上。

    叶楚知道,如果她睁开眼睛,她将面对陆淮的脸。

    陆淮的目光总能看透她的心底,她不敢和他对视。

    陆淮的唇贴上她的肌肤,却略微停顿了一下。

    他没有移开唇,但另一只手沿着叶楚的手臂下滑,轻轻覆上她的手。

    陆淮伸出手指探进衣间,抚摸着她的脉搏。

    尽管叶楚在刻意压制着她的呼吸,但不断加快的脉搏却泄露了她的秘密。

    陆淮牵起了唇角:“叶楚?”

    叶楚有些紧张,他的气息近在咫尺。

    他仿佛知道她在装睡,却又不拆穿她。

    叶楚难免慌乱。

    因为即便是前世,他们两个人也不曾有这样严密贴合的姿势。

    很快,陆淮又换了一个称呼。

    他的声音小心翼翼,极为珍重。

    他道了一声:“夫人?”

    叶楚的呼吸凝住,停了一秒。

    紧接着,她鼻子一酸,忽的有伤感袭上心头。

    陆淮紧贴着她的身体,自是能察觉到她的异样。

    他伸手抚摸着叶楚的脸颊。

    陆淮的动作极轻,像是在安抚她。

    他眸光沉沉,他的小夫人心思重。

    她一个人藏着许多事,不知道她有多辛苦。

    叶楚的双眼依旧紧闭,泪水却没有落下。

    她不想睁开眼睛,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脆弱。

    罢了,随他怎么做好了。

    谁让他是陆淮呢。

    是她前世今生都喜欢的人。

    过了一会儿,叶楚的情绪逐渐平复。

    陆淮的手指落在她的嘴唇上。

    手指一点又一点地移动着,逐渐描绘着她的唇线。

    “果真是睡着了。”

    叶楚听见了陆淮极轻的笑声。

    叶楚的身体僵着,她猜测,他的眼底一定有着笑意。

    她不敢睁眼。若是她不知所措,定会被他调笑。

    陆淮缓缓开了口,低沉的声线响在寂静中。

    “夫人,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

    “若是你再不醒来……”

    剩下的那句话,陆淮放在了心中。

    我就要吻你了。

    不等叶楚反应,陆淮的唇就覆了上去。

    她的身体微微一僵。

    他知道她此刻清醒着,心中一笑。

    既然她醒着,那就一同好好享受吧。

    他轻吻着她,那是温热的带着微醺酒气的吻。

    他触碰着她的唇瓣,时而轻咬一下,却不深入。

    像是在试探,又似是在等待她的主动回应。

    叶楚的心跳紊乱。

    一个在清醒状态下的吻,却又令人思绪混乱。

    叶楚的嘴唇柔软至极,因着陆淮的轻探,微微张开,他多次想探进她的唇里。

    陆淮在叶楚的唇齿边流连,她的身子僵着。

    陆淮知道,她并不抗拒,却在紧张。

    他一遍遍吻着她,一点一点让她的身体软化下来。

    到最后,陆淮的唇舌仅仅往里探了一下,尚未撬开她的齿,便生生停了下来。

    他不再继续。

    仿佛是怕自己不能自控,陆淮停住了动作。

    叶楚似是昏睡状态,她微微仰着头,不知是否因为沉迷。

    她的身体极软,被他环在怀中。

    陆淮的嘴唇下滑,埋向她的颈间。

    他汲取着她清甜的香气。

    陆淮能听到她的呼吸急促了几分。

    他的唇角勾起。

    无论叶楚是清醒还是昏迷的,陆淮倒是能确定一件事。

    嗯,看来她的身体还是挺喜欢他的。

    过了许久,陆淮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身上的燥热也逐渐平息。

    叶楚合着双眼,醉意袭来,倒是真的睡了过去。

    陆淮抱着叶楚,听见她平缓安静的呼吸。

    她睡着的样子毫无防备,他又吻了一会才松手。

    ……

    不知过了多久,叶楚才睁开了眼睛。

    陆淮关注着她的动静:“醒了?”

    叶楚抬眼看他,她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

    陆淮此时坐在叶楚身旁,他的举止安分,仿佛并不是先前那个轻薄她的人。

    叶楚嗯了一声,她移开了眼睛。

    陆淮抬眉,她为什么不敢看他?

    陆淮随口问了一句:“什么时候睡着的?”

    叶楚摇头:“不知道。”

    陆淮瞥向她泛红的脸颊,他确认了一件事。

    他吻她的时候,她的确是清醒的。

    陆淮的嘴角浮起了笑意,却并没有拆穿她。

    “我送你回家。”

    叶楚顺从地跟在陆淮的身后,两人离开了咖啡馆。

    所幸他们约定见面的时间是黄昏,现在虽过了许久,但时间尚早,没有超过晚上十点。

    他们坐进了车中,黑色的汽车缓缓发动,带着两人的秘密,驶进了深沉的夜色。

    ……

    第二天,陆淮接到了一个消息。

    陆淮刚从北平回来的时候,就让手下去调查戴士南。

    戴士南虽然是陆宗霆的好友,但是陆淮并未对他放下戒心。

    先前叶楚告诉陆淮,上一世莫清寒曾为戴士南做事,后来戴士南更是被莫清寒所杀。

    但是,这并不能证明,戴士南就是清白的。

    莫清寒所做的事情,有可能是戴士南的授意,是他让莫清寒扰乱上海滩。

    但还有另一种可能。

    莫清寒是戴士南的人,但他所做的事情,戴士南并不知情。

    无论怎样,戴士南都有嫌疑。

    这时,手下进来,低声汇报:“三少,戴士南北平的一处宅子有问题。”

    戴士南在北平有很多处宅子,但是那座宅子看上去有些不太寻常。

    陆淮眸色深浅不明:“继续说。”

    手下开口:“那座宅子的位置极为僻静,奇怪的是,那里似乎有守卫。”

    陆淮眸色微暗,若是宅子里无事,何必找人在那里看守?宅子里必有蹊跷。

    而莫清寒是戴士南的人,若是莫清寒借着戴士南的名义,在他的宅子里做些事情,也并不稀奇。

    手下继续说:“那些守卫极为警惕,也不常出门,一举一动都非常小心。”

    陆淮沉思,这样看来,这些守卫更像是在监视宅子里的人。

    陆淮想起,先前莫清寒去了北平,叶楚在火车上,看见了莫清寒的真容。

    依着莫清寒的性子,他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定是出了什么事,让莫清寒无法再用容沐的脸,不得不让自己的真容展现于人前。

    之后莫清寒在北平待了几天,回来时他用的是容沐的身份。

    这样看来,北平那里必隐藏着什么事情。

    或许就和真正的容沐有关。

    他如果没有猜错,北平的宅子里囚禁着一个人,那人是真正的容沐。

    陆淮冷声:“继续盯着那里。”

    手下离开。

    陆淮目光沉沉,若真如他所想,真正的容沐被莫清寒囚禁,所以莫清寒才顶着容沐的脸行事,有恃无恐。

    那陆淮就把真正的容沐带回来,揭露莫清寒的身份。

    看来,他有必要去一趟北平了。

    ……

    陆淮接到这个消息后,开车去了叶公馆。

    他同叶家下人讲了一声,便快步进了叶楚的院子。

    门并没有锁,陆淮只是敲了几下门,就主动推开了门。

    叶楚听到了动静,她回头一看,发现是陆淮。

    陆淮开了口:“今日不是来找你喝酒的。”

    叶楚脸一红。

    陆淮也记起了那天晚上,他忽的一笑。

    他说:“若是你那天的酒没有喝尽兴,等我从北平回来以后再说。”

    陆淮的话中暗藏深意,那晚他虽吻了她,却没有深入。

    下一回,待到她清醒的时候,再给她一个真正的吻。

    叶楚正想反驳,却被陆淮打断。

    他收起了调笑的神情,已经开始讲正事了。

    陆淮:“我知道莫清寒先前为什么去北平了。”

    叶楚的话一收,随即严肃起来。

    陆淮:“我的人在北平找到戴士南名下的一间宅子。”

    “那个宅子被严密看守,进出的人很少,都会经过查证。”

    叶楚眯起眼睛:“莫清寒未做易容就赶去北平,他一定有要紧的事情。”

    他们同时确认了一件事,那里肯定有莫清寒的秘密。

    那个秘密极有可能是容沐。

    陆淮开了口:“我会坐今天下午的火车去北平。”

    叶楚不假思索:“我跟你一起去。”

    陆淮说:“好。”

    这一回,陆淮只同叶公馆的人招呼了一声,就将叶楚带走。

    明面上叶楚是去北平看同学,陆淮顺道送她过去。

    叶家人早已默许陆淮和叶楚的交往,陆淮并未多费口舌,他们立即答应了。

    到了北平后,陆淮和叶楚住进了一间已经租好的宅子里。

    他们都做了易容,旁人不会认出来。

    ……

    北平。

    陆淮的手下一直隐在暗处,监视着戴士南的那处宅子。如今,事情有了一些眉目。

    手下汇报:“三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去那里送物资。”

    陆淮了然,莫清寒极为谨慎,里面的守卫要盯着容沐,不会经常出入宅子。

    那就需要有人给他们送些必需用品。

    陆淮的人如果要进入宅子,救出容沐,可以伪装成送物资的人。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房里的那些守卫为了谨慎起见,不会轻易放人进入。

    因此,送物资的人必定有暗号,暗号正确,守卫才会开门。

    陆淮声线沉沉:“抓了那个送物资的人,问出暗号。”

    守卫领命,离开了房间。

    因为他们无法确定宅子里的情况,此事危险,陆淮并不想让叶楚和他一同进去。

    但叶楚执意要求陪他过去,所以,陆淮和手下进宅子的时候,她会在外面的车子中等待。

    万事俱备,只待明日的实施。

    翌日。

    黄昏时分,光线暗了下来,天空染上了红色。

    日光沉沉落下,宅子立在夕阳的余晖中,安静极了。

    一个人带着帽子,微低着头,缓缓往宅子走去。

    他是陆淮的手下,伪装成送物资的人。

    陆淮则带人隐在周围,天色愈加暗淡,他们的身形极不明显。

    陆淮的人悄无声息地包围了宅子,宅子外面的守卫已经被他们处理掉了。

    而屋内的守卫并不多,只要房内的守卫打开门,他们就可以闯进去,救出里面的人。

    手下们神色严肃,握紧了手里的枪。

    枪装上了消声器,即便等会出现意外,他们也不想让里面的人发现。

    空气愈加沉寂了下来,周围寂静得厉害,呼吸都缓了几分。

    那人走到宅子前,停了脚步。

    他抬起手,敲响了门。

    沉闷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片寂静。

    房内的守卫听见后,心生警惕:“是谁?”

    那人平静地开口:“送物资的。”

    声音落在空气中,传进守卫的耳中。

    守卫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他们并未放下戒心,视线落在门口,继续等待门口那人的动作。

    若是暗号不对,门口站着的就不是主子的人。

    那他们就会立即动手。

    空气清净极了,沉沉的压抑落下。

    门外的人抬起手,敲了三下。

    沉闷的声音响起,守卫依旧盯着门口,没有动作。

    他们身子紧绷,没有放下疑心。

    过了一会儿,门外的那人再次敲了三下。

    而那人眼神沉了下来,另一只手已经放在了腰间。那里有着一把枪。

    只要守卫开门,他就会开枪杀了守卫,进入宅子。

    守卫们对门外的事情一无所知,他们听见敲门声后,心下一松。

    暗号正确,门外确实是主子的人。

    其中一个守卫站起身,准备开门。

    其他守卫则收回了视线。

    门打开,门口那人映入守卫的眼帘。

    那人低着头,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他的面容。

    守卫眉头一皱,觉得有些不对劲,想让他抬起头来。

    他还未出声,这时,一把枪抵上了他的心口,触感冰冷。

    那人扣动扳机,开了枪。子弹打入守卫的体内,因着装了消声器,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四下寂静无声。

    守卫睁大了眼,却发不出一点声音,立即停止了呼吸。

    屋内的其他守卫并未发觉这里的动静。

    那人伸出手,扶住了守卫,往身后做了一个动作。

    意思是,事情已成。

    陆淮的人看清了,他们立即上前,准备进入宅子。

    开门的守卫许久未过来,其他守卫这才觉得有些奇怪,往门口走了过去。

    待他们来到门口,才发觉那个守卫已经倒在了地上。

    而门口站着一批陌生的人,最前面的那人身形高大,气质冷冽至极,令人心生惧意。

    守卫们心下一沉,有人闯入宅子。

    他们刚要拿枪,杀了这批人。

    陆淮已经举起枪,对准了他们。陆淮的手下也面无表情地对他们射击。

    杀机乍现!

    枪声消散,四下寂静,但那杀气愈加浓烈。

    空气仿佛紧绷了起来。

    子弹破风而来,划破冰冷的空气,射入他们体内。

    守卫们完全没料到这批人会直接闯入屋内,他们没有任何防备。

    外头是寂静的街道,里面是无声的射杀,空气中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陆淮做了万全准备,守卫们很快就被击毙。

    陆淮瞥了手下一眼:“看看屋内还有什么人。”

    如果还有莫清寒的人,就抓住他们,尽量留活口。

    陆淮径直往里走了进去。

    他要看看,屋内囚禁着什么人。

    走道寂静无声,一路走来,都没碰到什么人。

    陆淮继续往前走,来到一个房间前面。

    黑色的大门紧闭,门口没有莫清寒的人,已经被陆淮的人处理了。

    陆淮推门走了进去。

    房里有一个男人。

    开门声骤然响起,打破了沉滞的寂静。

    那人有所察觉,转过身,看向陆淮。

    四下是幽暗的光线,那张脸却清晰极了。

    眉眼舒朗,气质淡然。

    陆淮眯了眯眼。

    这人便是真正的容沐。

    作者有话要说:  三少:夫人,你的身体还是挺喜欢我的。

    叶楚无力辩解:我……

    三少:没关系,我的身体也很喜欢你。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新的预收打滚《小可爱,到我怀里来》

    遇到她之前,贺少桀骜不驯,嚣张跋扈。

    遇到她以后,贺少收起了他的脾气,百依百顺。

    他什么都不要,只要她一个微笑。

    贺少每日内心s:她真可爱,好想占有她。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01章 第20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