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2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0章 第20章

    车门猛地在叶嘉柔眼前关上, 吓得她措手不及, 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叶嘉柔忿忿不平,可她又不敢在陆三少面前讲些什么。要是惹怒了他, 她清楚自己的下场。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叶楚和陆三少坐在里面,哀怨地随着周副官坐到后面那辆车中。

    另一头,叶楚清楚得很,陆淮邀请她上车, 只是为了试探她。

    叶楚上车前仔细想过, 在陆淮这次的试探中, 她怎样做才能保全自己,让自己处于最有利的境地。

    叶楚告诉自己, 如果她不是那个怀特路上救陆淮的女学生, 不是昨晚和陆淮打斗的少女,现在她面对陆淮,应该是什么态度?

    她不能表示出一丝心虚,也不能有任何闪躲, 她只是一个在路上偶遇陆三少,又被他请上车的人, 仅此而已。

    若换做旁人,上海滩人人忌惮的陆家三少,在他们车熄火时, 施予了援手。他们一定会含着敬畏恭谨之心,感激陆三少的相助之恩。

    千百种念头在叶楚的脑海里回转,方方面面她都要考虑周全, 因为只要有一丝不慎,都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想好了如何应对,叶楚上车后,微微一笑,打破了车内的沉寂:“多谢三少送我回家。”

    “今日叶家的车熄火了,幸好有三少出手相助,叶楚在这里多谢三少。”

    陆淮并没有看叶楚,他淡淡地回了一句:“不客气。”

    随即,陆淮眸光微动,声音低沉:“这条路真不好走,叶二小姐,你说呢?”

    陆淮语气平静,声音没有任何波动,落在叶楚耳内,却让她心中警铃大作。

    陆淮这算变相承认了,车熄火是他作的手脚,昨晚试探她身手,今日又请她上车,这一切都是陆淮的手笔。

    陆淮把一切都摊开了,摆在了叶楚的面前,他就是要看看自己如何回答。

    这条路确实不好走,如果她的回答让陆淮不满意,或者没让陆淮放下戒心,陆淮绝不会对自己客气。

    叶楚定了定神,开口:“路虽不好走,但我相信无论多难的情况,都在三少的掌控之下。”

    “陆三少的雷霆手段,上海滩人人敬佩。”

    叶楚没有正面回答陆淮的问题,她从另一方面入手,降低陆淮的戒心。

    一面她表明了自己只是无名小卒,以陆淮的能力,无需把自己放在眼里,即便有哪里不妥,陆淮依旧能够掌控全局。

    另一面,叶楚奉承了陆淮。因为叶楚知道,自从她上了陆淮的车,她就已经处于弱势,适当地放低姿态没有坏处。

    不过,叶楚虽会恭维陆淮,但她说的话恰到好处,她不会让陆淮看轻自己。

    闻言,陆淮这才抬眼望向了叶楚。

    眼前的少女安静地坐着,年岁不大,面容俏丽,肤若凝雪。她嘴上说着奉承的话,面上却不卑不亢,眼底没有任何踌躇之态。

    仿佛刚才的话不是从她嘴里说出的一般。

    陆淮问出了刚才那句话,就是想试一试叶楚的深浅。

    他想过叶楚会辩解,也想过叶楚会撒谎,但他没料到叶楚避重就轻,说得却是奉承自己的话。

    奉承的话陆淮听惯了,那些人卑躬屈膝的模样陆淮也看厌了,但叶楚身处劣势,却能借着恭维的话,来表达她并不会对自己有所威胁。

    嗯,感觉还不错。

    陆淮呵了一声,语气浅淡:“叶二小姐真是口齿伶俐。”

    叶楚眼眸微垂,像是没有听出陆淮的话外之意:“叶楚嘴拙,当不起三少的称赞。”

    陆淮不动声色地看着叶楚,突然发问:“叶二小姐学过防身术吗?”

    那晚叶楚出现在怀特路,有没有撞破自己的行踪?昨晚又出现在严家私宅,是刻意还是偶然?

    陆淮眸色暗沉,叶楚的身手、行为作风,完全不像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叶楚正值豆蔻年华,本是读书的年纪,身手却比他的一些手下还要好上许多。

    昨晚确认与他交手的人是叶楚后,陆淮就让人调查了叶楚,方方面面都没有遗漏。

    陆淮看了叶楚的资料,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叶家二小姐,富商叶钧钊之女,从小受尽宠爱,现在在信礼中学读书,人缘极好。

    正是这毫无破绽的资料让陆淮疑心更重,娇宠着长大的富家千金,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

    耳边响起陆淮淡漠的声音,叶楚心神一凛。即便自己刚才对陆淮示好,陆淮还是没有放下戒心。

    怀特路上的打斗,严家私宅的试探,每一次与陆淮的交手,她都在陆淮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叶楚的嘴角浮现无奈的笑意,陆淮心思深沉,一旦起了疑心,不弄个清楚绝不会罢休。

    对上陆淮的目光,叶楚眼神平静:“我自小身体不好,母亲想让我身体健康些,就让我和堂哥学了点拳脚功夫。”

    大伯母和堂哥叶奕修很宠叶楚,叶奕修小时候更是经常来找叶楚玩,现在他工作繁忙,跑叶家的次数才慢慢少了。

    叶楚相信,这些事情陆淮已经调查的非常清楚,他肯定知道,自己没有撒谎。

    最重要的是,叶奕修一向和武馆的人交好,付恬恬更是与他青梅竹马,付恬恬的家人全是武馆出身,教叶楚他们拳脚功夫并不稀奇。

    叶楚认为,这已经是最好的回答。

    听到叶楚的话,陆淮挑了挑眉,目光在叶楚的身上顿了顿,她的脖颈修长,洁白得好似最精致的玉瓷,令人挪不开眼。

    叶楚这话看似平平,其实她已经解释了自己会功夫的原因。

    从资料上来看,叶楚说的句句属实,但陆淮就是觉得叶楚隐藏了一些东西,她绝不只是个普通的富家小姐。

    陆淮盯着叶楚的眼睛,他眸光深邃,语气一如之前那般浅淡,却隐隐带上了几分凌厉:“不知叶二小姐能在我手下过几招呢?”

    陆淮步步紧逼,叶楚却毫无畏惧,反而笑了笑,抬起眼与陆淮四目相接,眸光愈发璀璨了些。

    叶楚面上镇定,声音沉静似水:“三少见笑了,叶楚只是略懂皮毛,雕虫小技怎么能与三少相提并论?”

    “更何况有些人就算身手再好,可是没有三少的心计和思量,这些人根本不足为惧。”

    少女的声音清清冷冷,轻声细语的两句话,就把自己从里面摘了个干净。

    这话既奉承了陆淮,同时又提醒陆淮,就算她身手不错,可是心思不坏,绝对不会阻碍陆淮的事。

    听起来最是真诚不过了。

    “雕虫小技?”陆淮重复着叶楚的话,眸底浮上了一丝极浅的笑意。

    她若身手不好,又怎会接连两次都能在自己手下逃脱。

    真是有趣。

    陆淮第一次开始细细地打量眼前的少女。

    叶楚肌肤莹白,五官明艳动人,尤其是那双眼睛熠熠生辉,眼底仿佛盛满了星光。

    即使被自己步步追问,叶楚的神色依旧从容大方,丝毫不显窘态。

    好一个聪慧伶俐、举止坦荡的叶二小姐。

    陆淮低低地笑了一声,冷峻的面色终于舒缓了些,他把目光从叶楚的身上收回,之后不再出声。

    叶楚察觉到陆淮的视线没有再落到自己身上,她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轻呼了一口气。

    车内一阵静默,过了一会,叶公馆到了。

    叶楚再次道了一声谢,陆淮不冷不淡地嗯了一声。他的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但在她下车后,他却瞥了过去。

    那个少女,面目莹润,姿态从容,她的肌肤犹如白玉,裙摆在纤白的脚踝处停住。他默然看着,她忽的转过头,对着车子招了招手。

    “三少,再见。”

    陆淮一怔,嘴角浮起笑意,对着司机说:“走吧。”

    叶楚看到叶公馆门口停着一辆眼熟的车,那是大伯父的。奇怪,父亲出差了,母亲也不在家,有谁会来找她吗?

    难道说……

    有个丫鬟告诉叶楚:“二小姐,老太太来了。”

    叶楚唇角一勾,瞬间明白了眼下的情况。

    奶奶一定是听到了宴会上的事,要来找叶嘉柔的麻烦了。

    嗯,要不要推波助澜一把呢?

    ***

    叶嘉柔出门参加宴会的那几天,她的娘蒋碧珍一直都没能将心情平复下来。

    蒋碧珍听说,这次的宴会有不少的有钱人家会参加。不管是富小姐,还是贵公子,那里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得去的。

    临近出发的前几天,蒋碧珍就给叶嘉柔灌输了不少勾引人的本事,男人的那一套,她懂得可不少。

    虽说她女儿不是长得国色天香,但是她清楚,男人看重的除了女人的皮囊外,还喜欢享受被女人崇拜的感觉。

    不是蒋碧珍夸自己的女儿,叶嘉柔楚楚可怜的长相就是勾上男人的利器。

    想当年,她就是这么吸引住叶嘉柔的父亲的,她相信自己的女儿一定会比她更胜一筹。

    蒋碧珍一面想着叶嘉柔会被哪个富家公子看上,从此过上飞黄腾达的日子,一面又寻思着,叶嘉柔到底有没有将自己教她的东西都用上。

    正当她烦得在房间里绕圈的时候,丫鬟在门口敲响了房门。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把陷入思绪的蒋碧珍一下子惊醒,她先是一听,确定只是丫鬟的声音,才开口凶了一句。

    “敲门都不会吗?不知道你主子在想事情,再有下次,有你好看的。”

    丫鬟似乎早已习惯了蒋碧珍的态度,她向来知道蒋姨娘的性子,她经常会莫名挨骂。

    可是她要通报的事情却没法推,只能硬着头皮,唯唯诺诺地对着关闭着的门说着:“蒋姨娘,是老太太找你。”

    传完话的丫鬟正准备挨骂,不过她没等到蒋姨娘的责怪,反而房门在她眼前猛地一下被拉开。

    “你说什么?老太太要见我!”蒋姨娘激动得和什么似的,但是下一秒又板着脸,指着丫鬟厉声讲话。

    “你连传话都不会,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说,真是天生是做奴才的命。”蒋姨娘说了一通丫鬟,才心满意足地回去房间里打扮。

    她打开自己的首饰盒子,在里面挑挑拣拣,随后又叹了一口气。

    真是要什么没什么。蒋碧珍可是见过叶楚母亲苏兰的首饰盒,自己的和她的哪能比啊。

    苏兰不就是仗着自己有个可以依靠的娘家么?

    没过多久,蒋碧珍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她猜测这次老太太叫她过去,一定和她女儿叶嘉柔的事情有关。

    看来她女儿没让自己失望,定是被那个富家公子看上了。

    她可是叶嘉柔的母亲,在这种重要时刻,怎么能不出现呢?

    得亏苏兰这个女人不在家,家中如今没个主事的人,可不是就要自己出去撑场子。

    如果蒋碧珍知道自己是要去大厅挨骂的,也不清楚她会不会这么焦急地出门,把脸送上去打。

    蒋碧珍越想越乐呵,她打扮好后,立即提脚往大堂走去。

    另一头,叶楚下了车,没等叶嘉柔,就径直走向大门。

    “姐姐,等等我。”后面传来叶嘉柔气喘吁吁的声音,叶楚走得快,叶嘉柔只能小跑上来。

    下一秒,叶楚的衣角就被叶嘉柔拉住了,叶楚趁势停了下来,看看叶嘉柔想要做些什么。

    叶嘉柔害羞地抿了抿小嘴,似乎想到了一些事,脸上覆上一层淡淡的红晕,眼里露出憧憬之色,神情荡漾。

    “姐姐,你和陆三少之前见过面吗?”叶嘉柔声音细细柔柔。

    “你问这个做什么,莫不是你看上人家了?”叶楚嘴角泛着冷笑,声音却不温不热。

    看来叶嘉柔对陆淮起了心思,叶楚倒是想看看叶嘉柔靠近陆淮时,被陆淮拿枪顶着头的样子。

    到时叶嘉柔就算有机会接近陆淮,也没命享了。

    此时的叶嘉柔可没别的想法,因为她一路上的心神全被三少给占据了。

    叶嘉柔回想起在茶社第一次看到三少的时候,他就像天神一样出现在她的面前。

    高大的身形,卓越的气质,就算那略带冷冽的眉眼也让她的心为三少跳个不停。

    可叶楚上了三少的车,却一直不帮她讲话,还让她和那个可怕的周副官呆了一路。

    哪家的姐妹不是相互扶持,叶楚却总是不盼着她好。

    如果叶楚晓得叶嘉柔心中是何想法,她一定会像严曼曼一样,一脚把叶嘉柔踹进荷花池里,谁让人家“出淤泥而不染”呢,清纯得不得了。

    叶楚话中的讽刺,叶嘉柔却是没听出来,她赶紧摆摆手。

    “哪有哪有,三少怎么可能看得上我,我只是想知道三少和姐姐在车上说了些什么,有没有提到我。”

    叶嘉柔眼中的不甘心已经维持不住了,她看向叶楚的眼神带着嫉妒。

    叶楚有时还真想撬开叶嘉柔的脑子看看,是不是里面根本就没有脑子,她怎么就那样蠢呢?

    她似笑非笑地告诉叶嘉柔残酷的事实:“三少不知道你是谁。”

    这句话缓缓地映入叶嘉柔的心里,她眼眶有些红:“姐姐,莫不是在开玩笑,三少分明说让叶家小姐上车,又怎会不知道我的名字呢?”

    叶楚真的服了叶嘉柔,看来她不但没脑子,连耳朵都出了问题。她不耐烦地挥挥手,像赶一只烦人的苍蝇。

    “要不你自己亲自问问,看看三少会不会回答你的问题。”

    叶楚说这话不是在玩弄自己,叶楚和她都在茶社看到宋倩如表白三少的那一幕。三少的冷血和无情,让她现在还浑身发颤。

    叶楚懒得理会叶嘉柔这个猪脑壳,她“不小心”地提醒了一句:“你还是想想怎么和奶奶交代宴会上的事吧。”

    一想到宴会上的落水事件,叶嘉柔就头大,奶奶向来看不惯她和她的母亲,要是晓得自己丢了大丑,还不知道会怎么折磨她。

    不过宴会在这么远的地方举行,哪有人闲得发慌,会把她掉进荷花池的事到处乱说。

    思及此,叶嘉柔也稍微安了安心。

    “嘉柔!”蒋姨娘惊喜地叫了一声。叶嘉柔和叶楚都看向声音的方向。

    打扮得过于隆重的蒋姨娘正脚步轻快地向她们走来,一双眼睛黏在叶嘉柔身上,就像盯上一块行走的金元宝。

    “阿楚也在啊,你们还不知道老太太已经来了吧,现在老太太正坐在大厅叫我过去呢,你母亲还没回来,可能是需要我做些什么吧?”

    瞧着蒋姨娘的打扮,和她口中说的那些事,叶楚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分明是奶奶要准备训斥蒋姨娘,蒋姨娘还生生将她理解成别的意思,还以为是什么好事呢,硬赶着上去找骂。

    看来叶嘉柔的蠢货气息不是凭空而来的,眼前不就有个大傻子吗?

    “姨娘说的没错,奶奶肯定是有要紧事要找你,去晚了可不太好。”叶楚幸灾乐祸地想着,待会可要在奶奶面前多煽点火,毕竟奶奶的骂人功夫可是一流的。

    蒋姨娘不清楚事情是怎样的,难道叶嘉柔还不知晓吗?

    奶奶来大宅,怎么可能是来做些好事的,定是和宴会上的事有关,也不知道是哪个嘴大的,把事情传到奶奶口里。

    叶嘉柔忍不住将眼神放到叶楚的背影上,又是叶楚做了什么手脚吧。叶嘉柔也不想想,叶楚哪能这么神通广大。

    正当叶嘉柔阴森森地盯着叶楚时,叶楚突然转过了身,吓得叶嘉柔赶紧将头扭开。

    没想到转得太猛,脖子上的肌肉一下子被拉伤,害得叶嘉柔一面揉着脖子,一面倾听叶楚对姨娘说的话,表情痛苦万分。

    叶楚不着痕迹地瞥了叶嘉柔一眼,淡淡地收回视线,故作惊讶地对蒋姨娘说:“想必姨娘对宴会上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了吧,嘉柔这回可是被大家记住了。”

    蒋碧珍一听有戏,笑得眯起了眼:“我知道的事情不全,不过也算是了解,我对嘉柔做的事很骄傲。”

    叶楚心头冷笑,面上却带着笑意:“姨娘这话说的不错,嘉柔可是彻底成了名人,我猜奶奶要找你,也是为了这件事。”

    蒋碧珍差点没绷着自己的笑容,她恨不得一把拉过叶嘉柔,仔细询问一下她宴会上具体发生的细节。

    到底是攀上了哪家条件这么好的公子哥,会被所有人嫉妒,那些人可不就是因为嫉妒她女儿才会打听叶嘉柔的消息。

    蒋碧珍第一次看叶楚顺眼了:“阿楚的话准没错,嘉柔这事做得好,奶奶肯定也想和我商量一下后续的事。”

    看着蒋碧珍得意忘形的样子,叶楚差点撑不住笑出来。

    叶楚憋着笑:“蒋姨娘还是快些去吧,奶奶等你可是等得急了。”

    是啊,奶奶就等着骂你了。蒋姨娘怕不是个傻子,真是傻人有傻福。

    可怜叶嘉柔一个劲地给蒋姨娘使眼色,但是蒋姨娘愣是什么都没接收到,还以为叶嘉柔想快点和她倾诉自己的宴会上的光荣事迹。

    蒋姨娘了然地对叶嘉柔点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她的意思,让她别急,待会老太太就会变着花样夸她了。

    不是谁都能教出这么好的女儿的。

    眼睛都有些抽筋的叶嘉柔赶忙揉了揉眼睛,母亲在心里理解的东西千万别是她想的那样。

    都怪叶楚话里话外都在刻意引导她的母亲往别处想,也怪她母亲是个笨的,不懂看她的眼色。

    每回她要开口辩驳的时候,叶楚总是以各种理由打断。不过,现在叶嘉柔已经没有心情去想叶楚是不是成心的,因为大厅就快要到了。

    眼看着大厅越来越近,叶嘉柔的小腿开始抽搐起来,她巴掌大的小脸此刻已苍白得不像话了。

    完了,她只盼母亲别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那时候奶奶更不会放过她。

    门被丫鬟轻轻地拉开,叶楚仿佛想到些什么。她微微往侧边避让了一下,令暴露在门口的人正是蒋姨娘和叶嘉柔。

    当门完全打开的时候,一个蓝底白瓷的茶杯从房内飞出,里面微烫的茶水正面洒了蒋姨娘和叶嘉柔一眼,狼狈极了。

    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强烈的怒火:“还不快给我滚进来。”

    叶楚一笑,好戏开始了。

    她们进去后,只见客厅里坐着一个面色红润、五官硬朗的人,正是叶老太。

    叶老太从一个朋友那知道了叶嘉柔做的丑事,她怒火上涌,直接杀来了叶公馆。

    蒋碧珍不知道叶老太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以为自己只是被迁怒了,她脸上堆满了笑意:“母亲,谁惹您生气了?您告诉我,我这就帮您教训他们。”

    一边说着,蒋碧珍一边扫视周围的丫鬟,心想:等她知道是哪个贱蹄子害自己被迁怒,她一定让那人吃不了兜着走。

    叶楚嗤笑,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

    叶老太闻言,更是火大,操起手边的茶盏,又扔了过去:“你脑子被门夹过吗?我骂的就是你!”

    蒋碧珍被叶老太异常洪亮的声音骂蒙了,她连忙躲过飞来的茶杯,茶杯“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

    蒋碧珍一脸委屈,她招谁惹谁啊,明明她什么都没做,嘉柔也攀上了一个好人家,这对叶家来说明明是喜事。

    叶老太手里抱着一只大白猫,它懒洋洋地窝在叶老太的怀里,看见蒋碧珍的蠢样,也给了她一个鄙视的眼神。

    叶老太冷哼了一声,看见叶楚站在那里,声音立马温柔了起来:“阿楚,你站累了吧,快过来坐,别和那两个晦气的站一块。”

    叶楚微微一笑:“好的,奶奶。”

    叶楚坐下来后,大白猫轻声地叫了“喵”,看上去极喜欢叶楚。

    叶老太笑眯眯地看着叶楚,转过头看着蒋碧珍和叶嘉柔,脸又沉了下来:“你们这两个丢人现眼的就站着吧。”

    蒋碧珍撇撇嘴,感情叶楚就是宝贝疙瘩,嘉柔就是捡来的,这心也太偏了些。

    叶嘉柔深知叶老太生气定是因为自己,她只埋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蒋碧珍满脸不解:“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老太掀了掀眼皮,瞪着叶嘉柔:“你的好女儿勾引杨怀礼,还被严曼曼踹下水,这事早就传遍了,叶家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叶嘉柔,你真能耐,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一字一句都透着叶老太强烈的怒火,蒋碧珍傻眼了,怎么回事?嘉柔不是勾引成功了吗?怎么会被人发现,还被踹下水呢?

    叶嘉柔的头更低了,她把自己缩成了一个鹌鹑,恨不得所有人都看不到她。

    叶楚见状,冷冷地说了一句:“嘉柔,勾引杨怀礼的时候你做得挺积极的,现在怎么不敢认啊。”

    别以为你不讲话就可以逃过一劫。

    叶嘉柔眼看躲不过,抬起头来泪水涟涟:“不是的,我只是和杨公子说了几句话而已。”

    叶嘉柔脸色十分苍白,身体摇摇欲坠,仿佛真得受了天大的委屈。

    叶楚语气淡淡,说的话却毫不留情:“嘉柔,当时有几位小姐说,你和杨怀礼手都拉上了,要是大家再来晚点,你们不会还要再做些其他的事吧。”

    叶楚继续开口:“一开始我也是不相信的,可是大家都说你做了这样的事……”

    叶楚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叶嘉柔:“哎,嘉柔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叶嘉柔的眼泪直往下落,杨怀礼只是扶了她一下,她的勾引大计根本还没实施,还谈什么其他事啊。

    叶嘉柔心里冤,眼泪流得更凶了。

    叶老太只知道叶嘉柔勾引杨怀礼,哪知道叶嘉柔还做得这么入骨,她大怒:“你个贱蹄子,做出这么丢脸的事,你还知道什么是羞耻吗?”

    然后叶老太瞥了一眼蒋碧珍,冷冷地说:“姨太太生的就是姨太太生的,果然上不了台面。”

    言罢,叶老太上下打量着蒋碧珍:“你穿这么花哨干什么?钧钊不在家,你想钓哪个野男人啊。”

    “当初就不该让你进门,你嫁进来后,叶家处处不顺,哎呦,真是作孽啊。”

    蒋碧珍哪想怒火又转移到自己身上了,她的脸上青白交错。叶老太以前就不喜欢自己,现在抓到一点错处,就会数落个没完。

    蒋碧珍有苦说不出,她终于尝到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滋味。她狠狠地看着叶嘉柔,要不是她连勾引男人都不会,自己怎么会挨这一顿骂。

    叶嘉柔瞄见蒋碧珍铁青的脸色,心里颇为委屈,连娘都怨上她了,她怎么这么可怜。

    叶嘉柔捂住脸,泪水止不住从指缝间流了出来,那模样好不心酸。

    叶楚冷冷地看着叶嘉柔的做作样,又添了一把火:“嘉柔,你哭什么?难道你觉得那些小姐在诬陷你吗?”

    “大家的心是雪亮的,这么多双眼睛,这么多张口,她们为什么不说别人,偏偏说你?”

    叶嘉柔连连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叶楚太可恶了,明明事情不是这样的,她偏偏要把话讲得让人误会,叶楚果然见不得自己好,逮到机会就会落井下石。

    叶嘉柔哀叹一声,自己怎么这么命苦。

    叶楚打断了叶嘉柔的话:“或者你觉得奶奶说错了?你认为奶奶识人不清,听信了别人的话,所以你才这么委屈。”

    叶楚微皱着眉:“嘉柔,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奶奶做事最公道不过了,她做什么心里都和明镜一样。”

    叶楚转过头看着叶老太,一脸笑意:“而且奶奶是长辈,长辈为大,就算奶奶训诫你,那也是为你好,你何必摆出这幅姿态。”

    叶楚这话既抬高了叶老太,称赞她做事公正。又贬低了叶嘉柔,说叶嘉柔不孝顺,听不得长辈的教导。

    叶老太听清了叶楚的话,对叶嘉柔又恨上了几分,她一拍桌子:“叶嘉柔,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叶嘉柔泪流满面,脸色苍白了几分,叶楚又给自己下了套,她就是要和自己过不去。

    叶嘉柔哭得叶老太心烦,她厉声道:“一天到晚就知道哭,我还没死呢,你就哭个不停,你个晦气玩意,如果把叶家的福气哭走了,我要你好看!”

    叶嘉柔立马住了嘴,不敢发出声音,那小脸一抽一抽的,看上去分外可怜。

    这时,叶老太怀里的大白猫轻轻地跳了下来,它慢悠悠地朝着叶嘉柔和蒋碧珍走了过去。

    这猫长得极漂亮,通体雪白,一双大眼格外有神。在叶老太的精心照料下,猫儿的身材有些圆润。

    大白猫优雅地走着,但是蒋碧珍和叶嘉柔的脸色却变了变。

    这大白猫是叶老太的命根子,无论叶老太去哪,她都会带着大白猫。如果大白猫亲近谁,叶老太对那人的态度也会很好。

    偏偏这大白猫和蒋碧珍她们不对盘,一看到蒋碧珍和叶嘉柔,大白猫一定会过来挠上几下。

    蒋碧珍正想着,大白猫突然弓起背,猛地跳到她身上,狠狠地给了她几爪子。

    蒋碧珍痛得叫了起来:“哎呦……”,大白猫又瞄上了叶嘉柔,它眼睛一咪,又在叶嘉柔手上留下了几个抓痕。

    叶嘉柔痛极了,但她不敢出声,强忍着泪水,一脸委屈。

    做完这些事,大白猫转过身,它来到叶楚脚下,讨好地蹭了蹭叶楚,一边叫“喵……”,叶楚笑着把它抱在怀里。

    叶老太说:“看看你们那晦气样儿,猫儿都看不过去了,以后再做出这种事,我绝对不会饶过你们。”

    蒋碧珍愤愤地想,这臭猫每回看到自己,一定会挠几爪子,也不知道这老太婆怎么想的,养个猫比人还精贵。

    但她只敢在心里抱怨,面上却低眉顺眼的。

    叶楚看着叶嘉柔一脸痛苦的样子,笑了笑:“嘉柔,你其他地方不争气也就算了,我只希望你以后少做些丢人现眼的事。”

    叶楚的话十分轻柔,看叶嘉柔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妹妹。

    叶老太赞同:“阿楚说的是,你看你姐姐多为你着想,还不谢谢你姐姐。”

    叶嘉柔气急,叶楚哪在帮自己讲话,但是她只能柔柔地说:“谢谢姐姐。”

    “不用谢,我也是为家里好。”叶楚欣然接受了。

    叶楚送走了叶老太,然后这场事件便这般轰轰烈烈地落下了帷幕。

    ***

    叶楚的小日子过得舒坦,但好友付恬恬却不是。付恬恬要去北平散心,叶楚送她去了火车站。

    车站里人头攒动,到处都是等车的人。他们大多行色匆忙,提着行李快速地走进检票口。

    付恬恬有点伤感:“阿楚,这些天都见不到你了。”

    自从发现付恬恬爸爸外面有女人后,付恬恬和她的母亲就不打算搭理他了,哪怕付恬恬父亲一直在讨好她们,她们的态度也很冷淡。

    前几日,付恬恬母亲已经去了北平的姐妹家,今日学堂放假,付恬恬也买了车票,准备前往北平。

    叶楚:“你就当去北平散散心。”

    付恬恬这段时间一直不开心,叶楚都看在眼里,希望这次北平之行可以让她舒缓心情。

    火车快要开了,付恬恬不舍地和叶楚挥了挥手,叶楚也笑着和她招招手。

    送走付恬恬,叶楚从火车站出来,面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她刚从家里出来时,就发现自己被跟踪了。

    因为急着要见付恬恬,不想错过车开的时间,叶楚并没有采取措施,甩掉身后的人。

    刚才在火车站时,为了不让付恬恬担心,叶楚也神色如常,没去理睬那群人。

    但是,这并不代表叶楚乐意后面跟着尾巴。

    叶楚的眼神一暗,如果自己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下,这会让人非常烦躁。

    有谁会派人跟踪一个毫无背景的女学生呢?

    想来也就只有那位曾经试探过自己的陆家三少了。

    虽不知陆淮为什么还要派人跟踪自己,叶楚的心情总归不会太好。

    叶楚微侧过头,后面跟踪的人立马停了脚步,隐藏了身形。叶楚冷冷一笑,继续往前走。

    上辈子叶楚和陆淮学过反追踪术,即使只学了几成,也足够应付后面那些人了。

    她记得陆淮曾说过的话:“叶楚,尽量让局面对自己有利。”

    ……

    叶楚挑了挑眉,嘴角一勾,她要甩掉身后那群人。

    陆家三少,这可是你教我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下夹子后每天日万!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0章 第2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