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第20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02章 第202章

    容沐抬头,看向陆淮。

    这个男人面容极为陌生,并不是这里的守卫。

    枪声消散,容沐的房间又在房子深处。因此,容沐并不知晓外头的事情。

    容沐皱眉:“你是?”

    陆淮上前几步,声线低沉:“我是来带你走的。”

    他的猜想得到了证实,真正的容沐被莫清寒囚禁在这里。他要带容沐离开。

    房内寂静极了,光线昏暗,但陆淮的气质依旧冷冽。

    陆淮做了伪装,此时在容沐看来,他的面容十分平凡。

    容沐心生怀疑,没有回答。

    陆淮晓得容沐的心思:“我知道你在怀疑我,我给你五秒钟考虑的时间。”

    “如果你不愿离开,就继续呆在这里。”陆淮一字一句。

    陆淮不再看他。

    这里不宜久待,陆淮不会给容沐更多考虑的时间。

    时间很快就到了,陆淮转身,往房外走去。

    还未行至门口,陆淮就听见了身后极轻的脚步声。

    陆淮眯了眯眼,是容沐跟了上来。

    陆淮早就料到,容沐虽仍在警惕自己,但他不想被继续囚禁,他必定会选择离开这里。

    两人走出了房门,一路无话。

    陆淮不急不缓地走着,但是他不动声色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这里或许还有莫清寒的人,他必须极为小心。

    突然,陆淮脚步一滞。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硝烟的气息。

    陆淮凝神听着,周围仿佛还有导火线燃烧的声音。

    虽然极为轻微,但仍被陆淮捕捉到。

    陆淮心中有了一个极不好的预想。

    这里即将爆炸!

    陆淮看向周围的手下,提高了声音,面色极冷:“立即撤离!”

    手下们心里一紧。

    他们立即向其他人传达了陆淮的命令,然后迅速往外跑。

    容沐看见陆淮神情严肃,他虽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紧跟着陆淮。

    陆淮的手下一进这间宅子后,就四处分散,去寻找那些房间里有没有别人。

    他们制服了大部分人,但有一个人被抓住之前,已经点燃了导火线,未被陆淮的人发觉。

    他的家人受莫清寒掌控,如果宅子出事,他们不能活下来。

    所以,他宁愿自己死,也要杀了这群人。

    他很快就引爆了屋子的□□。

    陆淮跑向门口,容沐快步跟上,手下们也跟着三少往门外跑去。

    他们刚离开这间宅子。

    这时,骤然传来一声巨响!

    空气仿佛被撕裂了一般,地面都似震动了几分。

    剧烈的爆炸声响彻云霄,随即而至的是炽热的火焰,火焰迅速蔓延,熊熊烈火仿佛永远不会停歇。

    四下空气极为灼热,即便在这严寒的冬日,温度也烫得惊人。

    剧烈的浓烟漫起,呼吸都变得困难。

    爆炸声刚响,陆淮下意识压低了容沐的身子。容沐是重要角色,陆淮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两人一同俯身。

    同时,身后传来巨大的冲力,两人身子往前一倾,避开了爆炸。

    另一头,叶楚坐在车里,等待陆淮的消息。

    这时,爆炸声骤响,清晰地传入叶楚的耳中。

    叶楚的心一揪。

    是爆炸。

    她猛地扭头,朝宅子那里看去。

    上一世,司各特路出了车祸,叶楚和陆淮死在了爆炸中。

    那这次陆淮有没有出事?

    叶楚慌乱极了。

    此时爆炸声歇了下来,叶楚立即打开车门,下了车。

    叶楚往戴士南的宅子跑去。

    那座宅子已是一片狼藉,叶楚看见的是剧烈的浓烟,还有被火焰染红的天空。

    火势极大,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要被吞噬了一样。

    叶楚十分担忧,目光往周围看去。

    陆淮在哪?

    叶楚的心跳得极快,她的手有些微微颤抖。

    叶楚仍往四下看去,然后,她的目光一凝。

    陆淮站在那里,安然无恙。

    叶楚心下一松,眼里带了些许湿意。

    陆淮也看见了她,他的视线直直落进她的眼中。

    爆炸声刚歇,陆淮尚且听不清楚四周的声响。

    陆淮声线低沉,对着叶楚讲:“不要过来。”

    他不能确定之后还会不会有爆炸,这里极其危险。

    叶楚脚步一滞。

    陆淮往身后看去,有几个手下没有出来,在爆炸中丧生。

    陆淮眉头紧皱,沉声道:“赶快撤离!”

    手下们上了车,几辆黑色汽车驶离了这里。

    其中一辆车子里,坐着叶楚和陆淮。

    叶楚看向陆淮,担忧得很:“我们要去医院。”

    虽然陆淮看上去无事,但是他必须去医院诊治。

    陆淮晓得叶楚的担心,他握紧了叶楚的手:“必须把这件事情压下来。”

    这次北平爆炸案肯定会引起政府的注意。

    陆宗霆是华东地区的督军,如果陆宗霆的儿子出现在爆炸现场,别人肯定会以为他们别有居心。

    叶楚知道他在顾忌什么。

    虽说如此,叶楚仍是眉头一皱,开了口:“你必须接受检查。”

    陆淮声音镇定:“我现在出现在北平,这件事不能被别人知道。”

    “我祖父在北平做官时,有一个旧友,他在中和医院。”

    那人是可信之人。

    叶楚明白陆淮的意思,立即对司机说:“去中和医院。”

    陆世贤曾是北平的高官,人脉甚广,他的朋友一定会帮他隐瞒此事。

    车子飞快行驶,在中和医院门口停下。

    陆淮借用了附近一家店的电话,拨通了号码。

    电话被接起,陆淮开口:“邓伯父。”

    邓骥林是中和医院的院长,是陆世贤的旧友。

    邓骥林停顿了一会,才辨认出陆淮的声音:“陆淮?”

    他记起了他的老朋友:“你是陆世贤的孙子。”

    陆淮:“对,我现在在北平,就在您的医院外面。我想见您一面,不知能否行个方便?”

    邓骥林没有迟疑,立即同意了。

    陆淮让叶楚待在车上,他则带着容沐进去。

    容沐进医院前,陆淮就给他做了伪装,别人不会认出容沐。

    邓骥林的办公室在四楼,陆淮进了医院,往那里走去。

    四楼寂静,并无什么人。

    陆淮推开门,邓骥林坐在里面。

    陆淮开口:“邓伯父。”

    邓骥林抬眼看去。

    他之前见过陆淮,眼前的人并不是陆淮的面容,但是他的声线却与陆淮相同。

    邓骥林晓得,陆淮做了伪装。

    陆淮解释:“我来北平有事情要做,不得已才会如此。”

    邓骥林知道,像陆淮这样的人,有些事情要放在暗地里做,不能让旁人知晓,所以他并未怀疑陆淮。

    况且,陆世贤曾经对他有救命之恩,他自是会关照他的孙子。

    邓骥林点头。

    邓骥林的视线扫过陆淮,他的衣服有些焦黑。并且,陆淮旁边那人也是如此。

    陆淮看清了他的神色,指了指容沐:“这是我的朋友,方才我们遭遇了一起意外。”

    邓骥林闻到了两人身上的硝烟味。

    他眯起眼睛问了一声:“是爆炸吗?”

    陆淮点头,没有瞒他。

    邓院长是可信之人,即便他明日看到了报纸上的新闻,也不会向别人透露此事,

    之后,陆淮和容沐都做了检查,他们并无大碍。

    几个受伤的手下也得到了救治。

    待到一切结束后,陆淮回到车中。

    ……

    他们带着容沐回了自己住的那座宅子。

    来北平前几日,陆淮已经派人租好了房子。

    陆淮和叶楚此次来到北平,行事隐秘,做了易容。

    他们不会用真实身份出现,所以陆家在北平的宅子自然也不能用。

    给容沐安排好了房间,用过晚餐后,两人决定梳理今日发生的事情。

    叶楚进了陆淮的房间。

    他们尚且没有坐下,这时却发生了一个意外。

    陆淮的脚步一凝,他的头仿佛被猛地一击。

    一些画面迅速在他脑中闪回。

    火光、硝烟、巨响……这个场景清晰至极,但却同方才那时有所差别。

    陆淮忽的想起了一场爆炸。

    他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先前在哪里经历过似的。

    像之前那样,陆淮的头痛加剧,他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叶楚立即注意到了他的不对之处。

    她环上陆淮的手臂,扶住了他的身体。

    陆淮身形不稳,靠在叶楚身上,呼吸声渐渐急促。

    她快步带着他往床边走去。

    陆淮眼前顿时一黑,他不受控制地倒在了床上。

    他的眼睛闭上,竟昏迷了过去。

    ……

    陆淮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上海下了雨,空气潮湿极了。

    他穿了一身军装,去恒兴茶社接一个人。

    叶楚坐在那里,她穿了一身瓷青色的旗袍。她的手中握着一块怀表,是陆淮母亲的那一块。

    一定是他送给她的。

    他们去了叶公馆的旧址,那时,建筑都已经翻新。而叶公馆早就不存在了。

    在汽车离开之前,陆淮同叶楚讲了一句话。

    那晚的宴席结束后,他有些事情要告诉她。

    但是,陆淮并未知道,当晚他想告诉叶楚的事情是什么。

    他们的车子在司各特路上遭遇了车祸。

    当时两人都分了神,他们没有注意到身后有辆车跟上来。

    陆淮一直在看着叶楚,而她也目光游离,沉入思绪中。

    陆淮本是警惕心重的人,但他却走神了,似乎他今晚要同她讲的是极其重要的事情。

    梦境的最后,热浪袭来,火光冲天。

    陆淮看见了叶楚的眼睛。

    那样明亮,那样清澈,前世今生,从未变过。

    他们两人在火光中凝视着对方,她的眼中似有泪水。

    他的心中一直念着叶楚的名字。

    陆淮有话想要对她说,却又记不起来。

    他想抚上她的脸,身体沉重,无能为力。

    ……

    当陆淮沉睡的时候,叶楚一直没有离开。

    夜已经深了,夜幕沉沉,她仍待在陆淮的房间里。

    她坐在床边,抓紧他的手,神色焦急。

    陆淮躺在床上,眉头一皱,他忽的开了口。

    “叶楚。”

    叶楚听到了陆淮的声音,立即有所动作。

    她忙俯身看他,发现他仍是没有醒来。

    陆淮似是察觉到了她熟悉的气息朝他涌来。

    他贪恋地找寻着她的味道。

    陆淮下意识将叶楚往怀中一带。

    她靠上他的身体时,他很快环紧了她。

    陆淮灼热的身体一贴。

    叶楚的身子,带着她特有的清甜香气。

    陆淮的意识不甚清晰。

    但他知道怀里那个人是她。

    陆淮渐渐安心下来,又不由得心神一紧。

    他记不起前世的时候,只有叶楚一个人拥有过去。

    她要隐藏起她的情感,以及仇恨。

    这段日子,她是怎么过来的?

    ……

    他忽的有些心疼。

    陆淮的手不自觉地收紧,拢她往他的身体靠。

    叶楚被箍得有些紧。

    她仅仅转动了一下身子,却被陆淮抱得更紧。

    他触着她的耳垂,轻声呢喃着:“不要走。”

    叶楚无奈,她的身体没有动。

    她的声线柔和:“我不走。”

    昏昏沉沉中,陆淮很快又睡了回去。

    叶楚困倦极了,但她不能移动,只能在他怀里合上眼睛。

    时间一点点流逝,夜愈发深了。

    眼看着叶楚快要睡着了,陆淮却又动了。

    他捕捉着前世的回忆片段,头疼剧烈。

    只要想到她,陆淮就不能自控。

    他的面容沉痛,只能不断地从她的身上汲取力量。

    叶楚睡意渐沉时,忽的被他弄得清醒。

    陆淮翻了一个身,将她压在身下。

    两个人换了一个姿势,他现在覆在上面。

    他伏在她的颈间,呼吸声极轻,他的身子略微起伏着。

    叶楚呼吸一窒,她仔细看去,却发觉陆淮仍在昏睡。

    他的双眼紧闭着,似乎丝毫不觉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楚伸手轻轻握住陆淮的手臂,她想让他从那里下来。

    她试图从他身下逃开。

    不知怎的,陆淮的感觉敏锐得很,他很快就感觉到她想做什么。

    他十分准确地找到了叶楚的嘴唇,并轻咬了一下。

    一个带着惩罚性质的吻。

    过了许久,陆淮终于松开了环住她身体的手。

    但他仍是抓紧了叶楚的手,手指扣上。

    不准她走。

    叶楚没了法子,只能在他身旁继续躺着。

    陆淮翻身下来,躺在她的身侧。

    陆淮的意识模糊,却清楚自己的想法。

    他不希望她只出现在梦里。

    他也不想让她一个人背负着那样多的过去。

    ……

    陆淮舍不得她,也不想放手。

    他不由得捏了捏她的手,确认这种柔软触感是真实的。

    他的小夫人躺在他的枕边,真实无比,确切万分。

    陆淮忽的心下一松。

    这样的话,即便他明日醒过来。

    她也不会离开了罢。

    作者有话要说:  三少睡着的时候也能撩她。

    无论醒着或入睡,各有各的撩法~

    前世的车祸是因为两人都分神了,陆淮在准备和叶楚商议一件事,叶楚刚从叶公馆原址离开。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为睡着也能撩人的三少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02章 第20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