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第20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03章 第203章

    北平的宅子。

    陆淮和叶楚同床共枕,安然入睡。

    另一个房间里,容沐独自待在那里。

    天色暗淡,夜色沉得厉害,厚重的云层覆盖了天空,遮挡了月色。

    窗外是漆黑的夜色,房内是晦暗的灯光,气氛有些沉闷。

    容沐躺在床上,他思绪沉沉,翻来覆去,久久难以入睡。

    夜愈发深了,容沐的思绪却愈加清晰了起来。他直起身子,陷入了沉思。

    今日,他终于走出了这座牢笼。但是,他的心依旧没有放下。

    那些人称救他出来的那个男人为三少,当时三少进入屋子,说要带自己离开,让自己考虑一下。

    当时他迟疑了一会,因为不知这人是敌是友,没有立即应下。

    但是容沐很快坚定了决心,无论如何,总比囚禁在这里好。

    他还是跟着三少离开了。

    此刻,容沐的心沉了下来,他的心情极为复杂。

    一方面他获得了自由。他想从那座宅子里出来很久了,但守卫监视着他,他找不到机会。

    他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要被困在那里了,没想到自己还有出来的一天。

    另一方面容沐陷入了深深的困惑。

    他不清楚三少的身份,也不知道此次他被带出来,会不会进入另一个牢笼?

    三少是否要利用自己做些什么?

    方才爆炸发生时,因为三少,他才躲过了一劫。

    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三少却要保住自己的性命,看来三少一定另有目的。

    容沐看向窗外,夜色深沉,寒风掠过窗边,猎猎作响。

    三少执意要救自己,或许与莫清寒有关。他极有可能是莫清寒的仇人。

    容沐恨极了莫清寒,如果三少救出自己,是为了对付莫清寒,那么他愿意配合。

    容沐下定了决心。

    他决定第二天就去找三少。

    这天晚上,容沐彻夜未眠。

    翌日。

    天光亮了起来,柔和的光线落下。窗外是浅薄的雾气,在空气中浮浮沉沉,格外清冽。

    容沐站起身来,往房外走去。

    房门打开,外面是陆淮的手下。

    容沐看向他们:“我想见三少一面。”

    陆淮和手下说过,若是容沐要来找他,就把容沐带过来。

    手下:“你跟我来。”

    房门关上,容沐离开。

    ……

    另一头,陆淮睁开眼睛。

    昨夜,他在梦里挣扎许久,意识尚不清醒。

    但是,陆淮知道叶楚在他身边,她陪了他一整夜。

    陆淮起身下床,发现叶楚坐在那里。她的衣服已经梳理得整齐干净,看不出昨夜是否被他拉扯。

    而他认了出来,叶楚穿得仍然是昨天的那套衣服。

    叶楚没有回房换衣服,这证明她确实留在了他的房间里。

    陆淮沉默地凝视着叶楚,手心里仿佛还残留着她柔软熟悉的触感。

    他朝她走了过去,她抬眼看来。

    这时,房门被敲响,手下的声音响起:“三少,有人找你。”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

    是容沐。

    他们早有预料,容沐会来找他们。昨夜陆淮带容沐回宅子后,并没有立即带他来讲话。

    陆淮这样做,就是要让容沐考虑清楚,他要不要站在自己这边。

    如此看来,经过了一个晚上,容沐已经做了决定。

    陆淮开口:“进来。”

    房门打开,容沐走了进来,他抬眼望去。

    屋内坐着一对男女,正是昨日救他出来的人。

    陆淮开口:“坐。”

    容沐落座。

    容沐顿了一会,开口:“我有没有什么能帮到你们的?”

    他寄人篱下,不得不主动投诚。

    陆淮:“囚禁你的人是莫清寒吗?”

    容沐咬着牙:“是。”

    容沐看向陆淮,迟疑着开口:“你到底……”

    容沐想清楚,陆淮对莫清寒的态度,他是站在哪一边的?

    陆淮声线沉沉:“你只需要知道,我和他是对立的。”

    容沐彻底放下心来。

    陆淮又问:“莫清寒上次来北平,是不是来找你的?”

    容沐回答:“他的人.皮面具毁坏了,便来借我的脸重新做一副。”

    陆淮眸色微动,先前那些事情都已变得清晰。

    莫清寒在去北平的火车上,用了真容,那是因为人.皮面具意外被毁坏。

    之后回上海时,莫清寒用了容沐的身份,是因为到了北平后,有了新的人.皮面具。

    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陆淮看向容沐:“莫清寒以你的名义,在上海开了一家德仁堂。”

    容沐怔了一怔。

    随即他的眼底冷了下来:“我祖上曾在上海开过德仁堂。”

    莫清寒拿走了他的身份,更夺走了他的祖业,真是可恨至极。

    陆淮有了一个想法:“我可以恢复你的身份,让你继续回到德仁堂。”

    先前上海滩中毒事件,莫清寒顶着容沐的脸,为那些权贵医治,取得了那些权贵的信任。

    而容沐同样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接近那些权贵。

    容沐医术高明,对德仁堂又极为了解,那些权贵并不会发觉,容沐其实已经换了人。

    这就是陆淮的计划,莫清寒拿走容沐的身份,他照样可以拿走莫清寒经营的一切。

    如此一来,德仁堂不必关门,容沐也能为自己做事。

    况且,容沐对莫清寒有着极深的敌意。他并不会倒戈。

    容沐抬头,愣在了那里,然后,心里浮起一丝喜悦。

    他还可以继续做大夫?

    容沐刚想开口说话:“我……”

    话音未落,他只觉自己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容沐的大脑忽的一空,绝望迅速漫上他的心头。

    他忘了一件事。

    在他刚被绑进那座宅子的时候,莫清寒就给他下了毒。

    容沐在那里的时候,会有人定期给他送解药。即便他离开宅子,没有解药,他依旧活不下去。

    疼痛还在蔓延,容沐感觉全身都传来炽热的痛感,一阵又一阵,越加剧烈。

    容沐不由得摔在了地上,无力再站起来。

    叶楚见容沐这般模样,晓得他出事了。

    叶楚眼神一紧,立即开口:“我去叫医生。”

    叶楚快步往房间外面走去,陆淮试图拉起容沐。

    容沐抬手,制止了他们,轻声道:“不必了,我早就中了毒,这种毒发作时间极短,你们救不了我。”

    容沐知道自己要死了,反而镇定了下来。

    疼痛席卷而来,容沐的声音却越发平静。

    这样死了也好,他得到了解脱,不用再被人操控。

    叶楚的步子停下,目光一凝。

    容沐本就医术高明,他若是这样说,想必是没有救了。

    陆淮和叶楚没有开口。

    房里寂静得很,空气沉沉地落下,极为压抑。

    容沐的嘴角流出了鲜血,极为虚弱:“希望你们能成功。”

    他知道眼前这对男女要对付莫清寒,他们看上去智计高超,莫清寒定不会有好下场。

    容沐感觉到视线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现在分明是白日,容沐却觉得四下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

    空气冰冷至极,凉意笼着他的周身,彻骨的寒冷。

    容沐感觉自己的身子愈发沉了,呼吸也越来越慢,他合上了眼睛。

    很快,容沐就停止了呼吸。

    陆淮看向叶楚,冷声道:“莫清寒早就做好了防备。”

    叶楚皱眉:“即便容沐落到别人的手里,他也不会让容沐被他人所用。”

    这件事情已经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只要容沐离开莫清寒的掌控范围,莫清寒就会要了容沐的命。

    事到如今,容沐死在这间租的宅子中,陆淮他们不能继续在宅子里停留。

    陆淮让手下立即清理现场,他们要离开这里。

    容沐已死,先前的计划已经作废,陆淮只能换一种法子。

    尽管如此,陆淮仍能给莫清寒重重一击。

    容沐在北平出事,莫清寒就不能再借着容沐的身份,隐藏在上海。

    从今以后,莫清寒将彻底失了这个伪装。

    ……

    离开宅子后,陆淮他们立即住进了北平的某家酒店中。

    陆淮易容出了门,来到一家客人较多的咖啡馆。

    现在正好是中午,店内繁忙,不会注意到那些客人的举动。

    陆淮借了咖啡馆的电话,打给了北平警察署一处分局。

    在警察署中,电话响起,一位警官接了起来。

    陆淮刻意变换了声线,根本听不出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

    更不必讲,现在他在北平,认识他的人并不多。

    “永定路八5号的宅子出事了。”

    陆淮说完后,立即挂了电话。

    警官一听,心中发紧,赶紧问道:“你是哪位?”

    他还未多加询问,就发现电话那头已经没了声音。

    警官面色一沉,也搁下了电话。

    他走出办公室:“有人打来匿名电话,说永定路那边出事了。”

    警官召集了一批手下,立即准备出发。

    他要去那人口中所说的宅子里查看一番。

    没过多久,北平警察署派出的人就到了永定路的那座宅子。

    宅子里安静万分,没有一点声音,诡异极了。

    警官脸色严肃,没有犹豫,立即推开门走了进去。

    “大家分散开来,仔细查看,每一个房间都不要落下。”

    过了几分钟,就有警员前来汇报,说是在其中一个房间发现了一具死尸。

    死者为男性,房内并无挣扎痕迹。

    去宅子别处查探的警员也陆续回来禀告。

    除了这个房间,其他地方并没有发现异常之处。

    警官来这里之前,已经带上了法医。

    发现尸体后,法医立即上前查看。

    验尸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警官眉头紧皱:“结果如何?”

    法医语气肯定:“这个男人的死亡时间在上午八点,并且是中毒身亡。”

    警官眼睛一眯:“中毒?”

    在法医验尸的同时,警官也派出了人手,去调查这座宅子的信息。

    在验尸结果出来后没多久,手下就回来汇报了。

    手下:“我们找到了这座宅子的主人,前几日,他刚把宅子租出去。”

    警官立即问:“他是否清楚租客信息?”

    手下无奈摇头:“宅子主人没有记住那些人的模样,只知道他们行踪隐秘,不想被人打扰。”

    手下又接着说道:“不过,我们查到那个匿名电话,是在附近的一个咖啡店打出的。”

    警官当机立断,他留下了一批人,看着现场。

    而他则带着剩下的警员来到了那家咖啡馆。

    咖啡馆正在营业,生意很好,店里坐满了人。

    这时,警官推门而入,服务生看见穿着警服的男人走进,立即上前。

    原本咖啡馆还有些声响,此时却一下子静了下来。

    警官询问前台的服务生:“你记不记得有一个男人,借用了店里的电话。”

    “时间大约是中午的十二点。”

    服务生想了很久才道:“那段时间是咖啡馆人手最紧的时候,客人来来去去,我们根本记不清。”

    警官只好空手而归,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北平警察署经过一番查询,查出了死者的身份。

    此人名为容沐,他是上海人,曾长年居住在天津,身份是一名大夫。

    前段时间,他离开天津,去上海开了一家医馆。

    但不知什么原因,容沐竟会突然在北平一家宅子中暴毙。

    还有,那个打匿名电话的人到底是谁?会不会是凶手?

    北平警察署仍旧在调查这起案件。

    翌日,北平的一家报社就将这则消息登了报。

    北平前天才发生一起爆炸案,原因不明。

    昨日又在某处宅子中,发现有人中毒身亡,却不知凶手是谁。

    接连好几天,北平都在谈论这两件事,人心惶惶。

    另一头,陆淮已经达成了他的目的。

    很快,陆淮命人在上海放出消息,说大夫容沐在北平意外死亡。

    消息传播得很快,没过多久,上海滩的人都知道容大夫去世了。

    德仁堂关门,曾经受过容大夫救治的人都深感遗憾,容沐年纪轻轻,竟遭此浩劫。

    陆淮彻底断了莫清寒的一条路。

    这首先是一个警告。无论莫清寒乔装易容成什么样子,他们都能揪出他。

    其次,陆淮要逼莫清寒用他真实身份出现。

    作者有话要说:  预告:下一章会有陆淮的□□,和叶楚的第一次小反攻。

    他们两人之间以后会有很多□□和反攻……然后互相征服~

    再来求一次营养液!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03章 第20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