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第20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05章 第205章

    即便这家酒店的隔音效果好,但在叶楚和陆淮的打斗中,已经砸碎了一个花瓶,弄倒了一对桌椅……

    此人住在隔壁房间,他们发出的声响过大,正好落进了他的耳中。

    他本想是来查看这里的动静,但看到陆淮他们时,他也是已婚人士,怎会不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

    他就顺便提醒了他们一声。

    叶楚正想辩解,她的肩膀却被陆淮搂住。他整个身子靠了上来,她试图离开他的怀抱,却失了讲话的先机。

    陆淮已经开了口,他的声音略带歉意。

    “若是打扰到你了,我替夫人说一声抱歉。”

    叶楚的身体一僵,但门外那人的眼神已经变了,她似乎再也无法解释清楚。

    那人不便在这里留太久:“没事,注意就好。”

    陆淮一笑,随即关上了门。

    叶楚眼睛一眯。

    陆淮忽视了她不悦的神情,温柔地唤了一声:“夫人。”

    “如果你方才没有玩得尽兴,那我们就继续吧。”

    “陆淮。”叶楚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气。

    陆淮知道,这次叶楚是真的动怒了。

    不过,他还是没有歇了逗弄她的心思。

    叶楚前世是自己的夫人,想必更亲密的事,他们也做过不少吧。

    只是她以为他没有想起来,现下才害羞了。

    陆淮声音沉沉,嘴角却带着笑意:“那人说的没错。”

    “我们的确打扰到别人了。”

    叶楚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近日里,她也不晓得,陆淮为何变得无耻了。

    方才被两人撞倒的椅子还倒在一侧,叶楚瞧了一眼。

    下一秒,她伸出脚,将椅子用力一踢,砸向陆淮的方向。

    陆淮看到叶楚的眼神,就猜到了她的心思。

    当椅子滑向他的时候,陆淮已经站在旁边,轻松避开。

    陆淮看着椅子滑向了身后,撞到了桌角。

    桌角上的茶杯已经摇摇欲坠,他立即伸手接住,将其放回了桌上。

    陆淮微笑:“这次动静不能太大了。”

    他的解释充分:“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为所欲为。”

    叶楚眼睛一眯,她自然知道不能发出太大声响。

    “不必提醒了。”

    叶楚的笑意有些冷,她朝陆淮走了过去。

    陆淮眼眸一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他站在原地,没有移动,而是等着叶楚走近。

    等到叶楚快走到陆淮的面前时,陆淮忽的伸出了手。

    陆淮的手往前袭去,方向恰好是叶楚的胸前。

    虽说他也想尝试一下她柔软的触感,但现在似乎不是适当的时机。

    所以陆淮已经控制好了力道,确保自己不会真正碰触到。

    不过,陆淮清楚,叶楚不会想到这一点,她绝对会往后躲避。

    这样她就落进了他的陷阱中。

    果然,叶楚瞧见陆淮的动作,立即有些慌了。

    她立即向后退了一步,步子不稳。

    叶楚的反应在陆淮的意料之中,正好顺了他的意。

    叶楚的身体往后仰去,陆淮伸手接住,他的手掌覆在她的腰间。

    陆淮只觉腰肢纤细,柔软异常。

    叶楚的视线恰好和陆淮对上。

    下一秒,陆淮没有给叶楚多余的时间准备,他环住叶楚腰部的手臂用力。

    陆淮趁机往前一带,叶楚整个身子撞进他的怀中。

    熟悉的体温从身后源源不断地传来。

    叶楚侧着头,陆淮看不清她的神色。

    叶楚的手忽然覆上陆淮的腰间,陆淮动作一滞。

    清脆声音响起,他的皮带扣被她解开了。

    陆淮没想到叶楚竟这样心急。

    他怔了一怔。

    怀中的叶楚趁机脱离,陆淮手上的温热立即消失。

    她的手微微用力,顺便抽走了陆淮的皮带。

    冰凉的皮带被叶楚握在手心,她抬眼看向陆淮。

    她抬了抬眉:“三少,现在滋味如何?”

    话音刚落,叶楚手上的皮带立即朝陆淮抽去。

    陆淮侧身闪开,叶楚丝毫不手软。

    当然,她并不会伤害陆淮,现下这般做只是吓唬他。

    虽说一开始有些惊讶,但是陆淮很快就缓过了神。

    叶楚用皮带攻击陆淮的时候,难免会碰到房内的东西。

    陆淮一面顺手扶住那些即将落地的物件,避免发出声响,一面还抽出时间同叶楚说话。

    整个过程游刃有余,闲然自得。

    反倒是叶楚一直在消耗体力,动作变得缓慢下来。

    等到叶楚意识到,这招对陆淮无效,她才住了手。

    叶楚停下了动作,她顺手拿走了桌上的钥匙。

    先前把钥匙放在他那里,是她松懈了。

    叶楚走向门口,打开了房门。

    走廊上的灯光落下,照亮叶楚的脸。

    “晚餐时间过去太久了,三少自己在房间用吧。”

    叶楚说完后,就关上了门。

    陆淮立即跟去,他走到餐厅的时候,叶楚已经不在了。

    ……

    阳光安静地落在地上,屋内明晃晃地亮。

    一个男人坐在屋内,桌上放着两叠资料。男人低着头,他的视线落在资料上,久久未移开。

    那男人拿起左边的资料,细细看了起来。

    素白的纸张上,落着深黑的字,极为清晰。

    左边资料上是沈九和清会的内容。

    沈九,清会头目,名下有大都会、赌场……

    过了一会儿,男人放下手里的资料,纸张被搁在桌上。

    然后,男人移开了视线,目光落在了右边。

    那里是乔六和鸿门的资料。

    男人看得极仔细,越看下去,他的目光越加沉了下来。

    想到鸿门,男人的眼底掠过深深的恨意,手也握紧了几分,指尖发白。

    看完鸿门的全部资料后,男人冷笑一声,把资料放在一旁。

    这时,他看向身旁的一个人,开口:“我们要入驻上海滩,不能惹到和平饭店的陆三少。”

    “我们要做的是,向陆三少示好。”

    当年鸿门、清会、哥佬会三足鼎立,哥佬会覆灭后,陆督军成立了和平饭店来牵制清会和鸿门。

    两个帮派,只要一家独大,都会引起上海滩的纷争。

    所以,他们初来上海滩,要先隐藏锋芒,不然就会惹怒陆三少。

    属下开口:“闵爷,你说的是。”

    闵爷看向属下:“那下一步你觉得该怎么做?”

    属下沉思了一会,说:“上海滩人人皆知,在上海滩法租界能说得上话的人物,除了法国人、陆三少,还有鸿门的乔六爷,清会的沈九爷。”

    “若是我们想在法租界占有一席之地,必须要在鸿门和清会手伸不到的地方。”

    先拿到清会和鸿门势力范围外的地方,日后再慢慢谋划其他事情。

    闵爷点头:“说得不错。”

    在法租界清会和鸿门的势力极大,清会的沈九和法租界巡捕房关系好。而鸿门的乔六背后有法国人撑腰。

    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好惹的货色。

    属下的视线落在桌上,桌上放着法租界的地图。

    他仔细扫了地图一眼,发觉清会和鸿门势力薄弱的地方,只剩下一块区域。

    属下抬头看向闵爷,他敲了敲地图:“爷,你可曾听说过,那块街区上有一个武馆。”

    闵爷轻笑了一声:“那个武馆的主子可是一个重要人物,秦骁。”

    闵爷自然听过秦骁这个人,他是黑市比武的冠军,拿到第一名后,非但没有进入鸿门做事,还同陆三少一起取缔了黑市比武。

    原本一间武馆不足为惧,若是那是秦骁的武馆……他们就必须要将其放在眼里了。

    闵爷又说:“之前我派人去试过他,秦骁似乎有着一个弱点,他为人太过正直,不愿伤人性命。”

    前段时间,闵爷授意手下去秦骁的武馆踢馆,手下并没有暴露闵爷的身份。

    那一次,秦骁没有伤害闵爷的手下性命,只是打伤了他们的手。

    属下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在道上混的人,若是不想伤人性命,怎么能在上海滩混出头?”

    在他看来,秦骁的正直是最无用的东西。不过,这一点恰好可以被他们利用。

    闵爷瞥了属下一眼:“如果想要拿到这片地域的势力,我会再派人试试他的深浅。”

    他只试探了秦骁一次,并不能直接下定论。再试探几次,若是秦骁仍是不愿伤人性命,他才会继续谋算接下来的事情。

    闵爷又问:“之前让你找到的人,有眉目了吗?”

    上次闵爷派人砸秦骁的武馆,只是随意一试,那些人的身手极为普通。

    如今,闵爷让属下找了一个高手来对付秦骁。

    属下:“人已经到了,我立即就把他叫进来。”

    属下站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属下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闵爷抬头看去。

    那人拄着拐杖进来,拐杖落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闵爷看向他:“你知道我叫你来的目的罢。”

    那人说:“我自然清楚。”

    闵爷已经让属下和他讲过,此次找秦骁,一是为了试探秦骁的身手,二是试探秦骁的态度。

    闵爷:“你与秦骁打斗,有几分胜算?”

    那人沉吟一会:“并不好说,但我会尽力而为。”

    话虽这么说,那人其实并没有把秦骁放在眼里,他认为自己不会输给秦骁。

    闵爷看了属下一眼,属下把几张银票递给那人:“这是一半定金。事成之后,再给你另一半。”

    那人点头,拿起银票离开了。

    闵爷让这人去试一试秦骁的身手,是想试出秦骁对一个身手极好,且来意不明的江湖人士的态度。

    由此,他们可以分析,之后要对秦骁采取什么措施。

    ……

    春节过后,大都会很快就恢复了营业。

    此时,丁月璇并不在大都会,沈九给丁月璇放了一个长假,她暂时不用登台。

    如今秦骁和丁月璇都在苏州。

    上次秦骁送丁月璇回家,秦骁刚要离开,丁月璇便叫住了他,让他留在自己家里,同他们一起过年。

    秦骁在丁月璇家中住了几日,丁月璇的家人待他极好。

    丁月璇的母亲见秦骁相貌俊朗又行为正直,屡次问她,她对秦骁是什么看法。

    丁月璇却只讲,他们两人现在还是朋友。其他的事情丁月璇并不多说。

    丁月璇的母亲觉得既然两人都尚未婚配,又同在上海,继续相互照料也好。

    同家人告别后,秦骁和丁月璇回到了上海。

    久未回大都会,丁月璇决定先去看看大都会的情况。

    秦骁开车送丁月璇过去,虽然他们依旧话少,但是车内的气氛极好。

    车子停下,丁月璇下了车,往大都会里走去。

    此时大都会还未营业,门口比较冷清。

    秦骁和丁月璇一路走着,这时,迎面走来了一群歌女。

    一见到丁月璇,有个歌女便拉住了她。

    秦骁站在身后默然看着,一群歌女拉着她叽叽喳喳地讲。

    “月璇,你总算回来了。”

    “春节期间,米高梅为了吸引观众,请来了百代唱片公司的歌星。”

    “可不是吗,这几日大都会的生意都被抢过去了。”

    丁月璇不在这里,大都会的生意都冷清了很多,很多人跑去米高梅,就是为了看一眼那个新来的歌星。

    丁月璇皱眉:“九爷有什么想法?”

    歌女尚且未答。

    曹安站在一旁,他的声音响起:“咱们九爷说了,歌星还是自家的好。”

    “夜来香回来了,谁还管百代唱片公司的人。”

    沈九可没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他确定丁月璇回来唱歌后,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丁月璇和秦骁看向曹安。

    曹安:“秦骁先生,丁小姐。”

    他顺便交待一句:“近日胜利唱片公司要同你商议发新歌的事情,九爷让你自己做决定。”

    丁月璇立即开口:“好,我今晚就能回来登台。”

    她也担心大都会的生意。虽说大都会、米高梅和仙乐宫并称上海滩三大歌舞厅,但沈九的态度却太过自在了。

    丁月璇并不晓得,沈九近日成天往督军府跑,顾不得大都会的事情。

    曹安:“有丁小姐这句话,九爷就放心了。”

    他会替九爷看好大都会。

    歌女们渐渐散了,周围慢慢安静了下来。

    秦骁看向丁月璇:“我先陪你回去,换身衣服。”

    她刚回上海,就来了这里。现在知晓了这段时间大都会的事情,也该放下心来。

    丁月璇并不拒绝:“好。”

    曹安看着他们两人,心想,九爷说得对,秦骁对夜来香果真上了心。而丁月璇似乎也并不排斥。

    看来,不久后他们要考虑一下,如何公布歌星夜来香恋爱的消息了。

    秦骁送丁月璇回了家,他帮丁月璇把行李提上去,然后在外面等着。

    丁月璇在家收拾好了,秦骁又送她回到大都会。

    已是傍晚,暮色沉沉,光线渐渐暗了下来。

    汽车行驶在宽阔的街道上,景物仿佛都染上了夕阳的余晖,安静极了。

    车子停在了大都会的后门,秦骁扭头看丁月璇。

    车里的光线并不明亮,在秦骁的眼底,丁月璇的脸却愈加清晰。

    丁月璇垂着眼,侧脸轮廓美好,气质极为干净。

    秦骁顿了一会儿,才开口:“我要去武馆一趟,还没见过兄弟们。”

    如同丁月璇担心大都会一样,他自然也会担心武馆的情况。

    丁月璇晓得秦骁对兄弟的重视:“你放心去,我就在大都会待着。”

    两人经过苏州几日,关系已经近了很多,说起话来也并不像往常那样拘束。

    秦骁又说:“时间到了,我会来接你。”

    丁月璇看着秦骁:“我等你。”

    丁月璇下车,秦骁望着她。

    四下是昏暗的光线,黯沉一片。丁月璇的肌肤在暗色中愈加白皙,身形看起来纤瘦极了。

    看到丁月璇走进了大都会,秦骁这才收回了视线。

    汽车缓缓发动,驶向武馆。不知怎的,秦骁有些不好的预感。

    到了武馆,天色愈加暗淡,夜幕降临。

    秦骁刚走到门口,一个兄弟过来,他看见秦骁,快步走了上来。

    “骁哥,有人找你。”

    秦骁有些不解,这么迟了,不知是何人找他。

    秦骁问:“是谁?”

    兄弟皱眉:“那人说是你的朋友,我已经和他说过了,你不在武馆,但那人坚持要等你。”

    兄弟停顿了一会,又说:“骁哥,我家里有急事,我先回去了。”

    今日武馆由他看着,其他人都回去了,但是,家里情况紧急,他必须马上赶回去。

    秦骁点头。

    秦骁缓步来到大堂,越往里走,里头光线越是暗淡。

    上海滩的夜晚那样冷冽,月光裹挟着冬夜的严寒,落在地面上,那光亮却是冰冷的。

    行至大堂,秦骁止了脚步。大堂只亮着一盏灯,四下有些看不分明。

    秦骁扫了一眼,大堂里并没有人,寂静得很。

    但秦骁极为敏锐,他能察觉到那人隐在暗处,那人的气息沉在空气里。

    那人分明知晓自己来了,却不现身。

    秦骁开口:“你是谁?”

    周围安静无声,清浅的月光照亮了地面,寂寥万分。

    幽幽的黑暗中倏地响起了一个声音。

    “我来找你,是想和你切磋。”

    沉沉的暗色中,这个声音仿佛极为遥远,落进耳中,却又清晰极了。

    秦骁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里黑暗寂寂,极为黯沉,看不清人的身形。

    过了一会儿,那人缓缓上前,空气中似响起了什么声音。

    秦骁凝神听去,仿佛是物体敲击在地面上的声响,极轻,但是极稳。

    秦骁皱眉看了过去。

    那人慢慢从黑暗中抽离,走进了光影之中,身形愈加鲜明了起来。

    灯光照了下来,映亮了他的面容。

    他面容平凡,手里还拿着拐杖。

    秦骁并未说话,继续看着那人。

    四下安静异常,随着那人上前,空气却仿佛紧绷了起来,透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那人拄着拐杖,往前走着。前面是一张桌子,他的拐杖状似不经意地触到了桌脚。

    桌边放着一个茶杯,茶杯微微摇晃,朝地面落下。

    眼看茶杯就要摔碎。

    那人弯下腰,伸出手,无声无息地接住了茶杯。

    然后,他直起身子,把茶杯轻轻地放到桌上。

    夜色深冷,大堂静谧无声。

    那人神色平静,看向秦骁。他分明看着秦骁,目光却像落不到实处。

    他的视线掠过其他地方,光线仿佛也都敛了下来,不在他眼底停留。

    秦骁细细瞧去,那人的眼睛没有焦距,仿佛一潭死水,不会起一丝波澜。

    秦骁怔了一怔。

    这人竟是个瞎子。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解我皮带?

    叶楚:袭我胸?

    这就是以后陆氏夫妇的日常。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快月底了,为陆氏夫妇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05章 第20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