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第20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06章 第206章

    方才桌上茶杯即将落地时,那人居然准确无误地接到。

    根本就不像一个眼瞎之人。

    看来此人虽然眼不能视物,但是他的听觉和触觉都异常敏锐。

    此时,气氛紧绷,静默森冷,紧张的空气在大堂内流动着。

    秦骁看向那人的眼中,他的眼睛灰黑一片,所有光亮在他眼底消失,神情木然。

    秦骁皱了皱眉,不知此人是什么身份。

    “我不会和你交手,你还是回去罢。”

    秦骁下了逐客令,他转过身子,要将大堂的门打开。

    这时,身后的瞎子开了口。

    “少讲废话,现在就开始吧。”

    瞎子毫无波澜的声音落进大堂,散在空气中。

    秦骁听见拐杖驻地的声响,随后发现那人很快就来到了自己的身后。

    秦骁察觉到瞎子的大致方向,在瞎子发起攻击时,他立即侧身避开。

    秦骁瞬间转头,看清了背后的情形。

    瞎子用来攻击秦骁的武器,正是他手中的拐杖。

    原本脆弱的拐杖,到了瞎子手里,变成了一把能够杀人的武器。

    秦骁闪开的瞬间,瞎子侧耳听去,在短短一瞬间就辨认出了他的方向。

    瞎子回回紧逼,立即再次出手。

    拐杖凌空而来,速度极快,直往秦骁的要害而去。

    瞎子今日的目的就是要试探出秦骁的深浅。

    在面对步步杀意时,秦骁是否还像先前一般,不取人性命。

    秦骁后退,避开杀招。

    瞎子上前,动作利索,完全不受眼瞎的影响。

    大堂空荡寂静,只有瞎子的拐杖偶尔打到桌子时,发出的声响。

    瞎子声音冰冷,他开口:“别人与你交手,你却只会处处避让。”

    “我看你的武馆还是别开了。”

    瞎子的语气平平,却明显带着挑衅。

    他就是想要激怒秦骁,看秦骁会不会对他下狠招。

    不过,秦骁却根本不为所动。

    “我不伤无辜之人的性命,你不必激我。”

    秦骁本就心性坚定,不会被外物所迷惑。

    几句挑衅之言,又怎么会影响到他。

    秦骁一面退让,一面观察瞎子的动作。

    他不会主动攻击,只会在找出瞎子的弱点后,最后将其制服。

    瞎子冷哼一声:“那你就将性命留在此处好了。”

    瞎子手下的招式越发狠厉,他来这里之前,调查过秦骁。

    先前看黑市比武的那些人说过,秦骁最大的优势,是他的模仿能力极强。

    他能迅速掌握对手的招式,并且找出对方的弱点。

    因此,瞎子特地不断地变换招式,不让秦骁轻易察觉出。

    瞎子越是攻击秦骁,越是失望。

    瞎子接下这一单,不仅是因为丰厚的酬金,还因为他听说过秦骁的名声。

    想要同他一决高下。

    如今,秦骁只会一味地避让,根本就是浪费他的力气。

    瞎子出手更加狠决,招招杀意。

    既然秦骁这么无用,那就顺便取走他的性命好了。

    瞎子不再存着试探之心,而是想直接杀死秦骁。

    秦骁当然意识到了,瞎子心境的变化。

    但是,秦骁镇定万分,情绪根本没有受到影响。

    秦骁发现,由于瞎子不能视物,他不会贴身攻击自己。

    瞎子只会借助拐杖,趁机拉开两人的距离。

    瞎子则始终留在他的防守范围内,不会轻易靠近。

    面对瞎子不间断的攻击时,秦骁轻松应对,他看了一眼窗外的月色。

    月光忽明忽灭,夜色正浓,万物静籁。

    天色已经不早了。

    他并不想在此浪费时间。

    丁月璇在等他,他还要去大都会接她回家。

    秦骁将视线放在瞎子的拐杖之上,若是要将此人制服,只需拿走他的拐杖即可。

    虽然瞎子始终和秦骁保持着一段距离,不让秦骁靠近。

    但这对秦骁来说,并不是难事。

    秦骁放轻脚步,隐匿气息,放缓了身子,避让一旁。

    瞎子动作只稍稍一滞,秦骁就找准了他的缺点。

    秦骁一把抓住打向他的头顶的拐杖,立即一夺。

    瞎子只觉手上一空,拐杖瞬间到了秦骁的手中。

    瞎子和那么多人交手过,拐杖相当于是他的一部分,从没有人从他手中夺走过。

    而秦骁只是微微出手,拐杖就易了主。

    秦骁拿起拐杖的另一头,弯曲的扶手勾住瞎子的脖子。

    瞎子一愣,他知道自己已无力反抗。

    他这才知道,秦骁作为黑市比武的冠军,果然名不虚传。

    尽管他今晚败在秦骁手下,但是他也得到了有用的信息。

    空旷的寂静中,秦骁的声音忽的落下。

    “胜负已分,你可以离开了。”

    ……

    瞎子试过秦骁的身手后,立即回去,向闵爷汇报今晚的情况。

    瞎子说:“秦骁从不主动出手,他并不想伤我。”

    “我多次用言语挑衅,处处下杀手,他始终没有回击。”

    闵爷看向瞎子,开了口:“但是你仍旧输了。”

    瞎子握紧了拐杖,陷入沉默。

    安静了半响,瞎子继续说道:“我可以肯定,秦骁绝不会伤人性命。”

    闵爷点了点桌子:“你去领剩下的一半酬金。”

    瞎子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房门随即被人关上,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渐远。

    闵爷转开了头,将视线落在紧闭的窗户上。

    现在,他确认了秦骁的性子和传闻中一样。

    秦骁绝不会插手他们的事,那么,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

    清会作为上海滩最大帮派之一,自是能知晓各类传闻。

    无论是小道消息,还是时事动向,他们都有自己的渠道去打听。

    一家歌舞厅即将开张,这件事虽没登报,但私下已经有了一些流言。

    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曹安却已经掌控了消息。

    据传这家歌舞厅的名字已经定好了,叫百乐门。

    百乐门来势汹汹,早已寻好了地址,估计是想在法租界分一杯羹。

    大都会近日处于半开业状态,沈九倒是有闲情逸致,他给员工和手下们都放了长假。

    作为一个戏迷,他除了往督军府跑,还时常去昆曲社。

    曹安得了消息后,立即去昆曲社找到了沈九。

    他下了车,快步往里面走去。

    有位昆曲名角来了上海,沈九正在看戏。

    待到一出戏结束了,曹安才上前,向他汇报了这个消息。

    “九爷,一家新的歌舞厅要开张了。”

    沈九慵懒地应了一声:“嗯?”

    “不知幕后老板是什么来头。”曹安摇头,“我没有打探出来。”

    沈九抬了抬手:“无事,切莫因为一些风吹草动而扰乱心神。”

    曹安皱眉:“九爷,这个百乐门似乎资金雄厚。”

    沈九缓缓扭头,看了曹安一眼。

    见到九爷并不紧张,曹安的表情舒缓下来。

    沈九开了口:“大都会作为最顶尖的歌舞厅之一,能在上海屹立不倒,自然是有原因的。”

    曹安笑了:“是,九爷。”

    沈九并不担心:“若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要怕,那清会还怎么在上海滩待下去?”

    至于这家百乐门歌舞厅,资历少,根基不稳。

    百乐门想在法租界开张,想必要费一番心思了。

    ……

    另一头,北平。

    陆淮和叶楚正坐车前往火车站,一路上,气氛有些沉默。

    透过余光,陆淮看了她一眼。

    尽管那日陆淮为了记起前世,已经做了很多努力。

    解了叶楚的睡衣扣子,差点偷袭成功,她甚至连他的皮带都抽掉了……

    但陆淮仍是没有梦到前世和她亲密的场景。

    准确的来说,陆淮并没有做梦,这不符合先前回忆起前世的规律。

    他们很快就要坐火车回上海了。而这两天,陆淮没能和叶楚说上话,除了买火车票一事。

    虽说叶楚喜欢陆淮,但她毕竟也是有脾气的。

    要是对某人解睡衣和袭胸这种事视之不理的话,估计日后无法收住他的性子。

    北平昨日落了大雪,今日气温极低,天空却澄澈万分。

    两个人各怀心思,上了火车。

    ……

    这列火车从北平前往上海,两人将独自相处极长的时间。

    他们照旧选择了两个隔壁的卧铺车厢。

    叶楚觉得晾了他两天,陆淮应该能收收他的性子了。

    陆淮对他们前世的某些事情,回忆不起来,只能选择旁敲侧击地问叶楚。

    于是,他们在餐车上有了这两日的第一场对话。

    既然叶楚已经决定理睬陆淮,她自是会主动示好。

    车厢里人声喧闹,有人在聊着近日时事,有人在期盼归家。

    但餐车中段一张靠窗的桌子始终安静万分。

    直至一道清脆的声响落下。

    叶楚将一份午餐搁在陆淮面前,寂静的阳光从窗外照入,映亮了桌面,空气中浮着细小的微尘。

    陆淮瞥了一眼,阳光笼着她白皙的手腕,皮肤通透,隐约能看见血管。在他看来,她的手腕也生得极为精致。

    叶楚的话不多:“这是你的。”

    陆淮到了餐车,却不点餐,正是为了确认她的态度。

    他的嘴角浮起笑意,想来她应该已经原谅他了。

    陆淮忽的一笑:“陆小姐,多谢。”

    叶楚默许了这个称呼:“叶先生,用餐吧。”

    陆淮试探着问:“不气了?”

    叶楚淡淡嗯了一声。

    陆淮郑重其事:“我道歉。”

    叶楚抬眼看他,她的眼底似有笑意。

    她勾起唇角:“是吗?”

    陆淮的眼神认真:“那日在酒店的情况,不会再出现。”

    叶楚不信:“哦。”

    陆淮的目光暧昧:“如果我未经允许,解你的扣子,那就惩罚我……”

    叶楚眯起眼睛:“罚你什么?”

    陆淮凝视着她的眼睛,靠近几分,一字一句地道。

    “我的皮带只好再被你解几次了。”

    叶楚:“……”

    他要的明显是像奖励那样的惩罚。

    但这是餐车,四处都是人,叶楚并不能表现出过激的情绪,旁人甚至只会以为两人在调情。

    她只能低下头来,用完了这顿午餐。

    叶楚搁下刀叉,转身往自己的车厢走。

    陆淮很快跟了上来,叶楚似有察觉,快步走到门前。

    她准备闪身进去,然后关门,不给他进入的机会。

    但是,陆淮的动作显然比她更快。

    他随即按住叶楚的手,顺着她的力道将门一拉。

    几秒内,陆淮就拉叶楚进了那间车厢。

    叶楚被他推在门上,他的身体覆了上来,熟悉的气息迎面而来。

    她瞪眼看他,表情不悦。

    他们两人的动作若是太大,估计又会被隔壁车厢的人误会了。

    叶楚开口:“要是隔壁的人听到怎么办?”

    陆淮笑了一声:“怕什么?”

    他厚颜无耻:“你隔壁车厢住的人是我。”

    叶楚怔了一怔:“……”

    陆淮看着叶楚的眼睛,面带笑意。

    何况,这并不是误会,不过是他同夫人的一点小小情趣罢了。

    叶楚咬牙:“你这是在扰乱火车秩序。”

    “不。”陆淮摇头,并收回了视线。

    他的言语暧昧至极:“我只是在扰乱我们的秩序。”

    陆淮扣住叶楚的手,将其背在她身后。他的一只手绕过她的纤腰,正好环住她。

    他再用腿压制她的身体,逼她靠在门上。

    才收敛了两日,现下有了机会,陆淮又不自觉地上手了。

    叶楚眼风扫向陆淮,他却恍若未觉。

    陆淮的目光温柔,轻唤了一声:“陆小姐。”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叶楚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我姓叶。”

    “是吗?不如查看下你的身份证明?”

    他十分顺手,摸向她腰侧口袋,温热的手摩挲了一下她的纤腰。

    陆淮用手指夹住她的身份证明,轻轻一抽。

    他抬了抬眉:“你看清楚了吗?”

    陆淮替她备好的那个假身份,上面写的就是他的姓氏。

    叶楚的头偏向一侧,避开他。

    方才在餐车中,陆淮只答应了不脱她的衣服,别的事情,自然是能做的。

    陆淮的视线落在叶楚的脸上。

    她的侧脸精致好看,他视线下移。

    掠过她的眼睛、鼻子、嘴唇……

    嗯,他晓得那里的触感极为柔软。

    他的视线继续往下。

    看到她洁白细滑的脖颈,肌肤极薄。

    叶楚穿了一件大衣,但扣子开着。

    她的衣服敞开着,倒是能将大衣的里面看个明白。

    陆淮淡淡一瞥,最里面是白色绵软的衬衣。

    这件衬衣的质地较薄,领口极软。

    一层料子软软地覆在她的胸前。

    窗外的阳光进了屋子,轻浅地落在她的胸口。

    若是透过光看去,那处的风光若隐若现。

    陆淮眯起了眼睛,心生疑惑。

    他的梦中从未出现过两人亲密的情形。

    陆淮觉得有些奇怪。

    无论是在北平还是上海,他们两人怎么会……

    没做些什么。

    这时,火车进了一条幽暗的隧道。

    白日的光亮瞬间消失,被黑暗吞噬,阴影落下,笼罩着这个车厢。

    在微弱的光线下,他们两个人的面目模糊。

    叶楚身上的清香却止不住地往陆淮的鼻间袭来。

    陆淮继续望着叶楚,他的神情看不分明。

    “前世,作为你最信任的人……”

    在黑暗中,陆淮寻到了叶楚的身体,准确无比地埋向她颈间。

    他的嘴唇沿着她的脖子往上滑……

    冰冷的触感掠过她温热的肌肤,一寸又一寸。

    双唇所过之处,皆是温热和冰冷的交叠。

    陆淮找到叶楚的耳朵,嘴唇一覆,轻触上了她的耳垂。

    他的声音缠绕着她的耳朵,带起一阵酥麻感,语调极为暧昧。

    “那我们有没有……”

    她这样诱人。

    前世,他怎么会不把她办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尴尬的事情来了,下一章三少会想起假夫妻的回忆……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月底求营养液~给日常流氓的三少~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06章 第20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39.html